图片 6

贝德士记录下了日军在南京怎样的罪行?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大决战》背后的贡献

“七三一”陈列馆增设“证言墙”揭露侵华日军罪行

贝德士作为一个受过牛津大学和耶鲁大学历史系严格训练的历史学家,通过日军的战争行为,他意识到这是值得被记录下来的,日军的罪行应该被更多的人看到,包括后人,他注重证据的收集与保全,他不仅记录自己亲眼所见的,而且别人向他诉说的,他都会实地调查,确定事实。贝德士除了记录了日军的罪行,还帮助调查南京的战争损失,为后来研究南京大屠杀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70余件侵华日军化学武器文物亮相南京 全面揭露日军罪行

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国家档案局从今日起,开始在官方网站上播出7集网络视频《南京大屠杀档案选萃》,祭奠死难同胞,披露日军的罪行。今天上午,第一集文献电视片《南京大屠杀档案》上线。电视片中讲述了3个关键的人物:冒着生命危险洗印日军屠杀暴行照片的中国人罗瑾、记录南京大屠杀日记的唯一中国人程瑞芳和拍摄大量南京大屠杀电影胶片的美国牧师约翰•马吉。

    电影《大决战》作为真实反映三大战役的历史巨片,公映后,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989年3月,为拍摄这部电影,八一电影制片厂来解放军档案馆查阅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期间,中央军委,第二、三、四野战军,晋察冀军区(华北军区),总前委,各兵团、纵队等大量作战电报、指示、总结、地图,为编写剧本提供了真实丰富的素材。

新华社哈尔滨12月13日电在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位于哈尔滨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增设的“证言墙”正式对外开放,揭露了第七三一部队从组建到发动细菌战、实施人体实验的反人类暴行。

图片 4

10月20日,共约700多幅历史图片、70余件文物、300多枚化学弹模型首次亮相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全面揭露侵华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

首集披露中国版《安妮日记》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部分拍摄内容的史料来源,都是刘义权与同事们辛辛苦苦收集来的。1986年3月至5月期间,他先后到安徽、河北、河南等省相关部门,收集到有关中央军委、第二野战军、中原军区、江淮军区、华北军区革命历史档案400余件。这些材料的收集,凝结着刘义权的辛勤劳动。他不辞辛苦与有关单位沟通、协商,克服种种困难,完成了资料的收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珍贵的档案材料,才让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这段辉煌战史。

“第七三一部队是奉日本天皇一九三六年敕令建立的。这道敕令曾印成多份分发到日军各部队,以便使全体军官一体知悉”。首段证言选取了在苏联远东国际法庭接受审判的原日本关东军军医部部长梶塚隆二的证言。

贝德士

古都金陵,秋雨纷飞。当天下午三点钟,《还人民一片净土——处理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工作纪实展》正式开始,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经智珍老人出席并致辞,
40名大学生在现场朗诵了《和平宣言》。

在1937年最寒冷的日子里,罗瑾,南京一间照相馆的学徒,收下了一名日军军官送来的胶卷。洗印时,赫然发现全是其对中国人进行大屠杀暴行的照片。出于对侵略者的愤恨,他冒着生命危险,将其中16张单独洗印成册,秘藏在寺庙内,后转由其同学吴旋保管。日本投降后,吴旋将这本日军南京屠城的血证转交给南京军事法庭,成为南京大屠杀案的系列证据的第一号。

    用档案揭露侵华日军罪行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研究人员金士成说,梶塚隆二的证言充分表明第七三一部队实施的反人类暴行,是日本自上而下有规模、有组织的集团犯罪,是国家犯罪。

日军罪行罄竹难书,贝德士注意在信件中记录当时的情况,这样就能将南京的状况传到外面去。现在查有实据的贝德士1938年1月10日给黄溥的信函是最早向外界揭露南京大屠杀的珍贵史料。
而且这封信还被田伯烈收入《外国人目睹之日军暴行》一书,复印件也流传到尚未被日军占领的许多地区。
贝德士的书信记载了日军的滔天罪行,他毫不讳言地向妻子描述自己的的所见所闻和艰难的处境,1938年2月1日他给妻子的信中提到:“毫无夸张地说,数千名妇女曾成群的向我们这些人跪下,她们中的许多人发誓宁可死在现在的地方,也不回家遭受强奸和杀戮——因为这星期许多妇女回到她们散落在各处的家之后都被奸污了。”

据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江苏是日本遗弃化学武器已知埋藏数量较多的省份。其中,南京曾于1992年、1998年、2000年在黄胡子山先后3次发现日本遗弃化学武器。镜头前的这位老人名叫经智珍,90岁高龄的她在外孙女的陪同下,近距离了解侵华日军惨绝人寰的暴行。

程瑞芳的日记是唯一由中国人自己记录的南京大屠杀日记,堪称“中国的《安妮日记》”。

    几十年来,刘义权一直奔波在档案收集战线上。1987年4月,他收集了黑龙江省档案馆我军革命历史档案资料128件;同年10月,收集了空军大连医院我军革命历史档案资料46件;同年11月23日,收集吉林省档案馆我军革命历史档案资料97件;1988年4月,又收集黑龙江省档案馆我军革命历史档案424件。刘义权几次进出东三省,搜集了很多珍贵的历史材料,为日后揭露侵华日军罪行提供了有力证据。

据金士成介绍,“证言墙”在内容上既包括在苏联远东军事法庭接受伯力审判中的12名日本细菌战犯口供,在中国辽宁、山西接受审判的部分细菌战犯口供笔供,又涵盖了陈列馆多年来赴日“跨国取证”采集的第七三一部队老兵、“特别移送”参与者、第七三一部队劳工以及细菌战受害者家属的口述证言。

展开剩余59%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经智珍)

程瑞芳是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国际安全区的管理委员会成员。这位笃信基督的妇女,其日记从1937年11月安全区成立记录到1938年3月结束。这份日记详细而真切地记录了她自己看到和听到的大屠杀期间日军烧杀抢掠、强奸轮奸的暴行,以及自己在同胞遭受残害时的心路历程。

   
199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总参兵种部协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侵华日军化学战罪行展览》。为办好展览,兵种部防化局于1994年12月到解放军档案馆查阅了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使用化学武器、我国和国际社会对日指控情况等档案资料、照片,并复制了8份用于展览。这些档案资料,特别是我国军人中毒身亡的照片,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使用化学武器的滔天罪行。

在逻辑排列上,“证言墙”依据证言内容多寡,分为25段证言节选,每一段证言后面标注具体史料出处,累计3762字。以故事为线索,从第七三一部队筹建扩张开始讲述,包含毁证败退灭亡等内容,重点呈现人体实验和细菌战核心罪证。

图片 5

日本人在这块杀啊,烧杀抢啊,日本人在这块就这样不讲道理,化学武器杀人,日本人就是这样。

1947年,程瑞芳还为远东军事法庭提供证词,证实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的暴行。

    正是刘义权与同事们一起征集来的这些宝贵材料,为展览提供了真实可靠的素材。该展览自1995年9月18日开展以来,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好评,对于进一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罪行,搞好爱国主义教育起到了积极作用。

前来参观的哈尔滨市民李路说,“证言墙”讲述了侵华日军人体实验和细菌武器生产等犯罪事实,对揭露侵华日军反人类暴行更具信服力。

被屠杀的中国人民

现场看到,展柜中摆放了数款侵华日军当年使用过的防毒面具原件,以及防毒手套、铁质存贮方盒等文物。

美国牧师约翰•马吉当时就在南京,他亲眼目睹了日军的暴行,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了南京大屠杀记录影片,并设法躲过日军的检查,带往上海,经过拷贝后分别带到美国、英国、德国。胶片中的近百个画面已被翻拍成照片,其中有10幅刊登在1938年5月出版的美国《生活》杂志上。

1938年1月9日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贝德士提到,南京由于战争和日军的暴行,非常危险。道路被破坏和缺乏交通工具,根本不可能出行。尽管数量不多,但日军发生了枪杀和强奸外国人的事件。因为当时的日军并没有努力清理城市,而是还在想着战争,所以贝德士感到,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贝德士记载了许多日军杀戮的罪行:“1万多手无寸铁的民众被残酷地杀害。大多数我所信赖的朋友认为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被杀害的是放下武器或被俘投降的士兵;还有许多妇女儿童在内的普通民众,也被肆无忌惮地枪杀和刺死,就连他们是士兵这一借口也不需要了。”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 刘壁园)

2002年10月,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将其父亲拍摄的南京大屠杀电影胶片及摄影机,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图片 6

我们共展出了70多件文物,展柜中这两件是在南京工地上所发现的侵华日军使用过的防毒面具和过滤器,在过滤器上还有军事秘密的字样。

日军用机关枪和刺刀集体屠杀平民

在南京的日军士兵

南京是中国第一个完成已发现日本遗弃化学武器销毁的城市,现场也利用多媒体等科技手段复原了当年处置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以及销毁的场景。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1月,日军进攻当时中国的首都南京,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进城后,开始对和平居民及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进行连续6星期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数十万南京市民和中国军人遭到屠杀。

由于战乱和日军的暴行,包括贝德士在内的中外人士,均被偷抢了许多财物。日军的强奸行为也愈演愈烈,连大学里也时有发生。战争使南京城内外均陷入混乱,安全区也是人烟稀少。告发和间谍也威胁着人们的安全,校园里也不例外。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工作人员 刘壁园)

国家档案局《南京大屠杀档案选萃》专题的前言中写道,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1937年12月13日早晨,当日军进入市内时,完全没有遭遇抵抗。日本兵云集在市内并且犯下了种种暴行。”“对于一般男子的有组织的大量屠杀,显然是得到了指挥官的许可而实行的。它的借口是中国兵脱下了军服混入在平民之中。中国平民被集成一群一群的,反绑着手,押运到城外,用机关枪和刺刀集体的被屠杀。”“在日军占领后最初6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人以上。这种估计并不夸张,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德国政府从它的代表者得到报告说:‘这不是个人的而是整个陆军、即日军本身的残暴和犯罪行为。’在这个报告的后段中,曾形容‘日军’就是‘兽类的集团’”。

抗日胜利后,贝德士出席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为证人指控日军在南京犯下的罪行。这些证词是他当时记录、搜集的信息。1946年7月16日,贝德士的证词指出,日军对人民态度极坏,数周间发生事件900起。其残虐行为,极为广泛。据金陵大学史迈士调查
,有1.2万非战斗人员被杀,中国士兵武装被接解除后,均被押送至长江畔用机关枪扫射,在72小时内,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埋葬军民尸体达3万具。在金陵大学校舍内收容难民3万人,曾发生强奸事件数百次,日军入城后连日在市内各街巷及安全地带搜索妇女,南京占领后一个月,计有妇女2万人被强奸。

通过幻影成像、场景复原等多种现代化手段,全面揭露了侵华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展现了参与处理日遗化武工作人员不畏艰险、无私奉献,力争早日还人民一片净土的决心。

这场违背人类正义与良知的大屠杀,堪比纳粹德国制造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为严重的法西斯反人类罪行之一。

本文作者:吴涛涛

据悉,此次展览由中国外交部处理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问题办公室和国防部处理日本遗弃化学武器办公室联合主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承办,各界代表近260人出席活动。

2014年2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以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记者 葛勇 江苏南京报道

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国家档案局组织收藏有关于南京大屠杀档案的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选择部分档案制作7集网络视频《南京大屠杀档案选萃》,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揭露日军反人类、反人道的残暴罪行,回击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无耻谰言。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