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朱元璋祖坟在哪里 朱元璋出生地和祖坟揭秘

十一长假,将姚雪垠先生的《李自成》重读了一遍。洋洋三百万字的鸿篇巨制,在国产历史小说中,恐怕除了高阳先生的《慈禧全传》,迄今依然没有作品可以比肩,虽然全书是在特殊时期写就,难免在意识形态上有所桎梏,但无论文笔、结构、人物塑造、史料运用,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过去人们往往认为第一卷最佳,其他四卷都失之于拖冗或草率,此次重读,我竟觉得整体都很不错,尤其第五卷,虽然从前读过,虽然明知以大悲剧终结,但读时依旧牵挂着每个人物的命运,猜想着“也许会出现奇迹”……不能不说作者如椽巨笔营造出的氛围,让读者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图片 1

其实中国八三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记载说发生过蛇灾,就连蛇灾的视频也只是看到里面有很多的蛇。但其实这些蛇都是在一个小岛上生活。

你是谁呀 在我梦中化作一朵花 我来嗅 没有香味此刻 你是画吗
我来看白色的小蛇 飘走了化作一缕烟 缠绕在我的耳蜗琴声 我来听
我闭上了眼不自主的跳了起来像一条蛇般婉转像一缕烟般虚幻像一朵花般芬芳像一幅画般和谐也许
忘却了 我梦醒了可是 看见了 你睡着了瞬间 听见了 一缕琴声白蛇 躲进了
一圃花园

朱元璋祖坟在哪里

朱元璋是凤阳人,今天在这个节目中,给大家更正一下,朱元璋其实并不是凤阳人。他家老家原来是江苏省句容县,在那儿是一个淘金户,因为受不了元朝官府的压榨,后来就举家迁徙,一直迁徙到淮河边上。也就是现在盱眙县。

这座风景秀丽的小城就是盱眙,为什么叫盱眙,是因为我们眼前的这座山。我们从画面中可以看出,这座山不高也不大,但它出现在一马平川的苏北平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显得异常奇特了,也许正是这种原因,这座山自古就被往来于这里的文人墨客称之为“第一山”。在这座山上人们能登高望远,张目为“盱”,举目为“眙”,长此以往盱眙就渐渐地变成地名了。

在距离盱眙县城西北二十公里处有两个小村,一个叫明陵村,一个叫祖陵村,这两个村落和明祖陵有什么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从这两个村落的村名来理解总觉得应该和明祖陵有关系,为了解开疑惑,我们摄制组专程到明陵村采访了这里的村民:“在明祖陵没有发现以前,这里就有明陵村、祖陵村,这两个村的村民基本上都姓朱,至于为什么都姓朱,为什么叫明陵村、祖陵村我自己也不了解,不清楚,但离我们村不远,有个地方叫‘大墓头’”。

1962年的5月,南京博物馆考古部一个组进行洪泽湖周围的考古调查,在经过洪泽湖边上的孙大庄时,发现了古代遗址,这个庄上老百姓早就迁走了,因为这儿是经常淹水的,但是除了古遗址之外,庄上遍地是黄色的琉璃瓦,都是破的,这种瓦(古代)只用在皇家的宫殿,一般人是不能用的。看了这个瓦以后,就可能有重要的发现。沿着洪泽湖边上向东去找,大概走了五六百米,发现了那个湖边上一排石刻,大概有两百五十米长,前面两对麒麟还在水里,泥土把它遮着,石狮子后面有两对华表,华表的后是石马,再往北面去,有石人,再往北去,是祭殿,一座大殿。这个大殿的石柱杵,稍有移动,基本上完整地摆在了原地。

这个是帝陵的规制是没有问题了。天安门前还有两对华表,一对在故宫里面,一对在外面,一个盼君出,一个叫望君归。这是劝戒皇帝的。但是华表的体制是帝王莫属,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敢立这个。从我们的发现,可以证明它是明祖陵,为什么证明它是明祖陵呢?一个在孙大庄的南面有一个叫明陵村,这个村上的人都姓朱,可能是守陵的陵户,这是一个情形。根据《泗州志》上的记载,泗州城外就是盱眙县有祖陵,朱元璋祖父的陵墓,所以确定它就是祖陵所在。祖陵志所在《明史录太子史录》里面有记载的。

本来张正祥等专家,准备上报国家文物局,想把这个文物给修起来,这个时间大约有6个月的时间,然后是一场大水又把它淹没了。这一段期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这是一块1974年在盱眙西汉古墓中出土的两块墓葬顶板,在顶板上刻有两幅星象图,这两幅星象图考古学家经过考证发现,它与汉元帝初元五年,也就是公元前44年4月一颗彗星运行记录吻合。在这以前,世界上一直把公元66年耶鲁撤冷出现的彗星图,认定为世界上最早的彗星图,盱眙彗星图的出现改变了这一认定,把人类研究彗星的历史提前了100多年。

盱眙环境幽静又处在交通要冲,因此自古就成为来往行人停留之地,文人墨客路过盱眙“例游第一山,酌玻璃泉,题诗石壁”。在第一山,大大小小的石刻和碑碣就有198块之多。在这里我们如果不是从艺术的角度去评价这些国宝,而是从人文与历史的交融去理解盱眙的文化积淀,无疑这里是一块古老文明的沃土。

从盱眙历史发展轨迹来看,陈胜、吴广、刘邦、韩信、项羽、项良等英雄豪杰,都是在这块土地上“揭竿而起”。

盱眙的“风水”成为朱元璋“肇基帝运”“钟祥孕秀”的圣地,洪武18年朱元璋命懿文皇太子朱标率文武群臣到盱眙,选定杨家墩修建祖陵。一方面能够寄托对先祖的哀思,同时也可以达到他“承天命,治国家”,巩固大明王朝的目的。它是一个风水宝地,为什么又被淹了,这个其实就是跟“黄河夺淮”有关系。做历史,做考古的人,大家都非常关注这个事件。

在苏北平原淮河、运河、黄河有多年纠缠在一起的悲剧历史,黄河决口南下之前,只有运河穿越淮河水道,北上而行,但在南宋建炎二年,东京留守杜充“决黄河,阻金兵”。结果黄河、淮河汇集在一起形成洪泽湖。“斗水六泥”的黄河水,又使泥沙大量淤积,不仅使河、湖高于地上,而且造成河水倒灌,引发水患。一时间淮河两岸鱼游城关、船行树梢、浮尸遍野。明朝诗人张养重就在他的诗中形容当时的情景“洪水倒注势可骇,桑麻到处成沧海,尸骸遍野无人收?数口牵绳逐乱流”,“呜呼,城郭人民尔莫舞,而今四境无干土”。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块块条石砌成的大堤,叫高家堰。高家堰长67公里,这些数不清的条石从什么地方采集来的,至今是个谜,但封建王朝修建这条“水上长城”的目的却非常明确,就是一保祖陵,二保漕运,三保民生。然而高家堰似乎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倒了高家堰,淮扬两府不见面”,虽然统治者不惜工本、耗尽民力,但最终也没有能挽救明祖陵被洪水淹没的厄运。

高家堰至今还竖立在洪泽湖畔,明祖陵却在1680年被一场大水淹没了,成了一座“龙宫”,直到300年后才再次露出水面。

专家把朱元璋出生之谜,包括明祖陵整个情况,其中不外在手头能够掌握的《泗州志》、《泗洪合志》、《明万历西民县志》等这些史料都找来了。这个时候突然从北京传到明祖陵一个好消息。 就是有一套书,是专门研究明祖陵的史料,这套史料,是明万历11年,写当时的事情, 这套书当时是北京图书馆的一批专家在香港书市上,在一个地摊上面发现的。 这本书的名字叫《帝乡纪略》,就是皇帝家乡的记载。主要写明祖陵的情况,总共有13卷,他们当时就把这套资料买回来了,并且对这套书又追踪溯源,结果一查这本书原件,还在日本。是日本侵略中国给掠去的。

由于淮河和洪泽湖水患的影响,使得明祖陵和我们的泗州城,沉沦泽国,淹没于淮河水下,让我们看一看《帝乡纪略》是怎么记载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帝乡纪略》中的一个祖陵形胜图,在这个祖陵形胜图上,可以看出这儿是祖陵,离它不远的是泗州城,泗州城下面就是千里长淮,长淮另一侧,就是盱眙的诸山,由于淮河泛滥,洪泽湖水倒灌,使得泗州城和明祖陵全部沉沦于淮河水下,使明祖陵变成水下皇陵,使得泗州城成为中国水下庞贝城。实物跟文献两者结合,这个在史学界和考古界认为是最好的一种得出科学结论的方法。到这个时候,朱元璋出生地的问题,完全解决了,朱元璋,严格意义上讲,是泗州人,因为祖陵就在泗州附近,第二个就是说他在元朝出生时候,这个地方是泗州的盱眙县。这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明末农民战争,是一段宏伟雄奇,怎样描述也难以呈现全貌的悲壮史诗,其中各种历史的吊诡,足以令后人感慨万千,而李自成毫无疑问是这部史诗的主角,对于他失败的原因,从古到今,各种分析总结的书籍能堆成山高,但是在明末笔记中,有一点被反复提及,那就是——李自成的祖坟被扒了。

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日,河南洛阳福王府邸里,人声鼎沸,烈焰腾腾。王府中堂广场上,烘烧着一口从洛阳郊外迎恩寺抬来的“千人锅”。巨大的铁锅内,撒满姜、葱、蒜、桂皮、花椒以及无数高汤炖煮用料,奇香扑鼻。

在世界上有几大著名的蛇岛,那上面就真的是蛇成灾,各种各样的蛇都在上面,气候和环境都非常的适合蛇的生存。但那是一座无人岛,不会对人产生什么影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一 神秘卖蒜人竟是钦差

熊熊烈焰中,最骇人心目的是,巨锅之中,除七、八只剥皮去角的梅花鹿外,还有一个光头的三百多斤的巨胖活人在里面,他盲人游泳一样瞎扑腾着,时而窜上水面,时而沉入水底,边嚎边叫,好不凄惨。其间,这个连阴毛都被剃光的“猪油糕”样的大胖人刚刚抓住一只浮起的梅花鹿尸体喘息,大锅周围两三千围观的农民军士兵,立刻用长矛戮刺其胳膊,使此人不得不惨叫着放开手,重新在已经微微烧开的热水中“游泳”。

图片 2

崇祯十三年,即公元1640年,在商洛山养精蓄锐的李自成,趁着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的时机,突入中原,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并提出“均田免赋”的口号,赢得民心,队伍迅速由几千人扩大到几十万,接着他攻克洛阳,杀死福王,迫使“督师辅臣”杨嗣昌自杀,在围困汴梁期间,连续杀败左良玉和傅宗龙,整个中原的农民起义已成燎天之势,而明朝连防御兵力都所剩无几。

锅中的巨胖,不是什么寺中和尚,也不是在表演“绝世武功”,此人乃明朝当今皇上崇祯皇帝的亲叔父、明神宗最宠爱的儿子——福王朱常洵;大锅周围兴高采烈围观的人,乃李自成手下的农民军。

但是在八三年的时候中国发了大洪水,很多地方都被淹没了,而洪灾之后是要注意蛇出洞的。因为蛇的洞穴也都被冲毁,所以很多蛇都去田野,草丛里面,甚至到人的家里面去避难。可能这才有了八三年蛇灾的说法吧。但有很多蛇灾是被记载了的。

紫禁城里的崇祯皇帝急得坐立不安,不知是听了谁的馊主意,他于崇祯十四年给陕西总督汪乔年下了一道密旨,让汪乔年扒掉李自成的祖坟,断其“龙脉”,泄其“王气”。

他们正在欣赏的“活物”,正是马上要享受的大餐中的一味主菜——“福禄宴”中的“福”菜。一个时辰过后,煮得烂熟的福王朱常洵以及数只梅花鹿已经被几千兵士吃入腹内,成为大家的美味晚餐。

蛇灾事件

清代有两部笔记,对此事的前后经过记述得特别详细,一部是《筠廊偶笔》,一部是《在园杂志》。

河南本来是富有之乡,但连年灾害,加之明廷七藩封于此地,土地高度集中,贫困人民非死即逃,“桀黠不逞者遂相率为盗”。李自成进入河南之始,手下仅有一千左右兵士,势单力薄,几个月便发展到数万人,农民军一举攻克宜阳、永宁、偃师、灵宝、宝丰等地,杀明朝宗室万安王以及各县官员数百人。也恰在此时,宋献策和朱金星这两个“知识分子”加入了李自成农民军。朱金星是犯法被贬戍的“举人”,宋献策是江湖术士,二人深受重用。

1、2007年6月5日,宣武门校场口五条胡同的居民也遭了蛇灾,这些冬眠了一整个冬天的蛇,纷纷出巢前往外面乘凉…这大树底下好乘凉嘛,这些野蛇们难耐夏日高温,纷纷到大树和胡同寻找“避暑胜地”,部分平房胡同频繁有野生蛇造访,惊得这些民众简直都不敢归家了…

《筠廊偶笔》为清初学者宋荦所撰,多记晚明与前清的各种遗文轶事,富于史料价值。其中记载:崇祯九年,李自成自号“闯将”,率领着步骑兵千余人回到故乡米脂,给祖先上坟,很可能正是这一举动,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并产生了扒坟的念头。

农民军在河南,最大的目标自然是洛阳的福王朱常洵。此人乃明神宗第三子,是宠妃郑贵妃所生,他差点夺了明光宗当时的太子之位。明末“三案”,追根溯源,皆与此人及其母亲大有关系。万历二十九年,明神宗封此爱子为福王,婚费达三十万金,在洛阳修盖壮丽的王府,超出一般王制十倍的花费,并一次赐田四万余顷。就国之后,福王横征暴敛,侵渔小民,千方百计搜刮,坏事做绝。崇祯即位后,因这位福王是帝室尊属,对他很是礼敬。

图片 3

扒人家祖坟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何况是天子亲自下令,崇祯皇帝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跟满人和谈都一路藏着掖着,更别提扒坟这样的事儿了,所以他下达密旨的经过极为传奇。康熙年间的学者刘廷玑在笔记《在园杂志》中记述道:有一天,米脂县令边大绶正在堂上办公,“有一人赴诉卖蒜为兵所抢”,边大绶让他详细讲述事情经过,那人匍匐着爬到边大绶膝前,表面上哀诉自己种蒜如何不易,其实却用手按住边大绶的官靴,往下压了两压,边大绶吃了一惊,再看那卖蒜者的肤色气质,无论如何不像一个多年种地的农民,情知有事,便将他带到后堂,屏蔽左右,卖蒜者这才脱下帽子,撕开一道裂缝,里面有一封信和一道密旨,信是陕西总督汪乔年写的,介绍来人是宫中太监,让边大绶执行那道密旨,边大绶心惊肉跳地打开密旨一看,“乃命掘闯贼祖坟之诏旨”。

这位重达三百斤的肥王爷终日闭阁畅饮美酒,遍淫女娼,花天酒地,也算韬光养晦吧。陕西流贼猖炽之时,河南又连年旱蝗大灾,人民相食,福王不闻不问,仍旧收敛赋税,连基本的赈济样子也不表示一下。四方征兵队伍行过洛阳,军士兵纷纷怒言:“洛阳富于皇宫,神宗耗天下之财以肥福王,却让我们空肚子去打仗,命死贼手,何其不公!”

2、2015年6月8日,黑龙江大庆滨湖广场也发生了蛇灾,许多人全副武装的进行捕蛇,半小时攻击抓获40余条大蛇!这些蛇身长近40厘米,有拇指粗细。抓蛇的几人都穿着长衣长裤,有的人还穿着厚厚的“解放鞋”,由于担心这些蛇里会混有毒蛇,几人不敢徒手抓,而是捡来一米多长的树枝,将蛇从湖边的泥土、草丛中挑起来…

边大绶知道,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崇祯十四年的明政权已经摇摇欲坠,除了京畿之地,长江以北基本处于失控状态,陕西的政府机构看似还保持完整,究其实,大部分形同虚设,政令不通。就连皇帝的密旨都要派太监乔装打扮像做贼一样送来,可见官贼之势,已经逆转。这种情况下,想带人去扒最大一支起义军领袖的祖坟,消息一旦外泄,恐怕自己连米脂衙门都还没走出去,就会被起义军的密探干掉。

当时退养在家的明朝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多次入王府劝福王,劝他说即使只为自己打算,也应该开府库拿出些钱财援饷济民。福王与其父明神宗一样,嗜财如命,不听。

图片 4

边大绶一时间彷徨无计,“忧形于色,寝食俱废”,他的门人贾焕发现了,问他为什么发愁,边大绶把事情一说,贾焕笑道:“这有何难,我知道一个人,足解君忧。”边大绶一听大喜,问他是谁,贾焕于是传令把县衙里的捕快张自祥叫来。

崇祯十四年春正月十九日,李自成率军以大炮攻洛阳。洛阳城极其坚固,农民军军攻了整整一个白天也没攻下。傍晚,城内有数百明兵在城墙上纵马驰呼,城下农民军响应。于是,明朝守城兵因怨生恨,准备献城投降。

3、2015年6月4日,在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也闹了蛇灾,学生小王向学校反映,他在学校绿化带上看到一条眼镜蛇,十分吓人!这条毒蛇躲在道路一旁的绿化植物下,只露出一个头。头部黑色带白色,藏在一旁的洞里。毒蛇看到人后,并不害怕,也没有溜走…据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还有一次一条长约1米的银环蛇进了女生宿舍。之后,学校保卫处工作人员将蛇抓获了…

片刻,张自祥来了,这人平时蔫蔫的,孤言寡语,在捕快中是个不显眼的家伙,贾焕看了他两眼,突然厉声说:“你明明姓李,为什么改姓张?!”

总兵王绍禹闻讯,急忙赶来谕解。哗变士兵大叫:“贼军已在城下,王总兵您又能把我们怎样!”一时间叛兵动手,杀掉守城明军数人,不少人因惊堕城。城外农民军见状,趁乱蚁附攀城,哗变的明军伸手引梯,洛阳即时陷落。

图片 5

张自祥大吃一惊,正要辩解,贾焕道:“我已经全都知道了,你是李自成的亲哥哥,潜伏在县衙里,和其他二十个捕快歃血为盟结成异姓兄弟,准备在李自成打到米脂县城时,开门放贼,你是贼首的亲戚,不但不自首,还甘为内应,横竖都是个死!”

巨胖福王与女眷躲入郊外僻静的迎恩寺,仍旧想活命。其子朱由崧脚快,缒城逃走,日后被明臣迎立南京,即“弘光政权”。别人逃的了,福王没有这福份。很快,他就被农民军寻迹捕获,押回城内。福王熊包一个,见了李自成,立刻趴在地上,叩头如捣蒜,把脑袋磕得青紫,哀乞饶命。

4、2017年8月30日,辽宁省丹东市就闹了蛇灾,丹东大顶子村变得不再平静,因为一条条蛇爬进了千家万户,田间地头甚至连屋里的炕上都出现了一条条一米来长的蛇,这可将村子里村民吓得不行…大家议论纷纷,却毫无办法,只能是看到的时候找胆大的人帮着赶走或者干脆就给杀死!大家都怕得不敢上山干活了,就怕遇到蛇。据说这次的事件很可能是有些人专门买了蛇进行放生的,但是这样把大量的蛇在人们聚居的地方放生显然不妥,后来就有专业捕蛇人原来到大顶子村将蛇抓走…

张自祥吓得扑通一声跪下,磕头求饶,边大绶将他搀扶了起来说:“大明气数已尽,天下早晚是闯王的,届时我的一家老小还要依赖你保全,我不会做自断后路的事情的。”贾焕也笑道:“刚才我说的都是唬你一唬,目的是要搞清你的真身,老兄放心,你那颗脑袋在脖颈上稳稳挂着哩。”然后就提出三人结拜之事,张自祥一看自己死罪得免,还能够跟县令大人结为异姓兄弟,大喜过望,当然同意,从此三人“出则官役,入则兄弟”。

李自成也笑,看见堂下跪着哭喊饶命的三百斤肥王爷,他灵机一动,让手下人把他绑上,剥光洗净,又从后园弄出几头鹿宰了,与福王同在一条巨锅里共煮,名为“福禄宴”,与将士们共享。

图片 6

张自祥完全不知道的是,边大绶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搞清李自成祖坟的具体位置。

农民军中各行各业能手应有尽有,几个昔日大厨子出身的兵卒闻言踊跃,持刀上前,轻刮细剃,先把福王身上毛发尽数刮干净,然后拨去指甲,又以药水灌肠排去粪便,里里外外弄干净后,送大闸蟹一样把他放入大锅中慢炖,笑看他在白汤佐料间上下翻滚。

5、2017年11月8日,广东茂名化州市鉴江区某楼盘,遭遇了骇人听闻的蛇灾事件。该小区业主在一楼地下车库时时常能看到一条条的群蛇出没。一些蛇在频繁钻动,出没于小车下、轮胎内让大家惊恐不已!小区幼儿园门前的草地上的蛇,颜色鲜艳,又粗又长,十分骇人。

二 一只黑碗锁定祖坟位置

事后,李自成手下搬运福王府中金银财宝以及粮食,数千人人拉车载,数日不绝。

此小区一直以来都有蛇踪传说,多个业主在靠近附近的绿化带内频繁发现有蛇的身影,大部分都是1米多长左右、三指粗的蛇。它们大多停靠在草丛石缝里,吐着舌头发出“嘶嘶”声,让附近路过的群众深陷恐慌之中。

按《筠廊偶笔》所记:李自成的祖父名叫李海,父亲名叫李守忠,“坟俱在三峰子乱山中,距县城二百里,山势环拱,气象狞狰”。李海和李守忠死后,都是被同乡一个名叫李诚的人埋葬,边大绶重金邀请李诚为向导,以对李自成的祖坟做一“精确定位”,但“葬年既远,诚亦不能别识”。

作为子孙,一定会去给祖先上坟,于是边大绶在张自祥身上打起了主意,《在园杂志》上所记:他每天跟张自祥饮酒作乐,趁着张自祥醉醺醺的时候,聊起风水之术,连赞李家祖坟一定选在了绝佳之地,张自祥甚是得意,便把祖坟的地点说了出来,边大绶还以打猎为名,“邀之同往”,专门去了一趟三峰子山,确认了李家祖坟的具体位置。

不过,接下来的故事,两部笔记的记载便出现了很大的差别。

我们先来看可信度更高一些的《筠廊偶笔》的记录:边大绶带着李诚一起,来到三峰子山,“至其所,久近墓凡二十有三”,李诚一时间想不起来哪个才是李自成祖父的坟墓,只记得当时在给李海掘墓时,在地下发现了一只黑碗,索性将黑碗一并埋在墓坑里,所以“今但有黑碗者即海也”。

边大绶秉持着“宁可错挖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精神,让手下人把这二十三座坟全部挖开,找出有黑碗的那一个,连续挖了十几座坟墓,里面的尸骨都保持着一定的“血润”,这时有个人高声喊了起来:“这座坟里有一只黑碗!”边大绶过去一看,里面的尸骨黑得像墨一样,“头额生白毛六七寸许”。李诚立刻确认,这就是李海的尸骨,在这座坟的左侧稍下,就是李守忠的坟墓,挖开一看,墓穴里盘有一条白蛇,“长尺二寸,头角崭然,初见人,首昂起三寸,张口向日,复盘卧如故,意思安闲。”而李守忠的尸骨骨节间色如铜绿,生黄毛五六寸许。

边大绶认为:“枯骨生毛亦从来记载所罕见者,遗毒海内,夫岂偶然?”所以他继续扒坟,把所有长了毛的尸骨都捡出来,估计都是李自成的家属,聚在一堆用火烧了。这才算大功告成,班师回城。

《在园杂志》的记载则要复杂得多。边大绶自从确认了李自成祖坟的位置之后,便等待合适的时机,不久他得到消息,李自成的部队即将进犯潼关,边大绶便赠给张自祥白银七千两,让他去投奔闯王,帮自己拉拉关系,还派他那二十位结拜捕快一同前去,以“卫其辎重”。刚刚把张自祥支走,边大绶就带着十余人出了米脂县城,来到三峰子山。只见李自成家的墓地,“上有大树一株,紫藤垂满,掘至棺,藤根包裹千匝。”用巨斧砍断藤根,棺材才得以打开,里面有一头小白蛇,“头角已成龙形,止一眼,其身尚未变”,李自成先人们的尸骨上“皆长黄白毛二三四寸不等”,边大绶杀掉小蛇,把小蛇跟那些尸骨一起“焚之扬灰”。在这篇“扒墓笔记”的结尾,刘廷玑说:“剖棺之日,适闯贼兵败河南,一目为流矢所中——噫,何天意人事符应之速耶!”

这篇笔记比之《筠廊偶笔》,加“料”不少,除了巨大的藤根把棺材包裹“千匝”之外,最引人瞩目的,是那条小白蛇头角已经长成龙形,而且只有一只眼,刘廷玑分明是在强调小白蛇就是李自成的“化身”,及时将其铲除,就断绝了李自成的“成龙”,而且,正在率兵围攻开封的李自成被射伤了一只眼睛,也与小蛇的“止一眼”对上了,这再次证明天人感应是真实存在的啊!

三 边大绶塘报里的“小白蛇”

那么,边大绶扒李自成祖坟,真的看到这么多“诡事”吗?不妨看看他的自述。边大绶在给朝廷的塘报中,讲述了前后经过。他没有提到张自祥,但李诚确系扒坟行动的向导,“曾为贼祖与父赞襄葬事”,而且凭借一只黑碗锁定李海的墓穴也确有其事。

扒坟行动的开始时间是崇祯十五年的正月初二,参与行动的还有三十名弓箭手和六十名乡夫,“一昼夜行一百三十里”到达三峰子山,“时遇大雪,深二尺余,山路陡滑,马不能进”。边大绶带领众人下马步行五六里路,“鸟道崎岖,久绝人迹,旋开道攀缘而上”,终于到达李自成先人们的墓地,“四面山势环抱,气概雄奇,林木翳天不下千余株,大小冢墓二十三座”。在挖开五六座以后,没有发现黑碗,这时天色已晚,众人就在墓地里住了一晚,第二天终于通过黑碗锁定了李海的墓穴,李守忠的墓穴也随之被找到,“顶生榆树一株,枝叶诡异,用斧砍之,树断墓开,中盘白蛇一条,长尺有二寸”。边大绶下令将黑碗和白蛇收好,用于向上级呈验,然后将“骨骸有毛者凡七八冢,尽数伐掘,聚火焚化”,这不算完,还把附近山林的一千三百余株大树,“悉行砍伐,断其山脉”。

做完这些事,边大绶很得意地在塘报里宣称:“逆墓已破,王气已泄,贼势当自破矣!”而收到塘报的陕西总督汪乔年回复边大绶说:“他日功成,定当首叙以酬”。

由此可见,《在园杂志》中的很多记载都不确切,什么小蛇化龙化到一半,什么小蛇只有一只眼,什么藤根将棺材“包裹千匝”,都是一种解恨式的夸张和发挥,事实上,祖坟虽破,王气未泄,仅仅两年以后,李自成就率军攻入北京城,逼得崇祯皇帝在煤山上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当然,明朝的遗老们也许会认为,至少边大绶的举动让李自成最终没有得到天下,在一片石之战中被吴三桂和多尔衮的联合军队打败,从北京一直退到湖北九宫山遇害,这岂不正是“白蛇头角呈龙形而其身未变”的明证吗?问题是,在边大绶的塘报里,可没有这么神奇的记录,那条只想到墓穴里冬眠的小蛇,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被人们寄予了这么多的含义呢?

崇祯十五年,陕西总督汪乔年在襄城被李自成军队捉住,李自成恨他扒自己的祖坟,“割其舌,磔杀之”,而边大绶则在崇祯十七年也被大顺军捉住,他自己思忖必死无疑,谁知李自成在北京登基后下诏,大赦天下,所以他捡了一条命,并在其后大顺军的败退中侥幸逃脱。

不过边大绶终究还是“一扒成名”,明朝的遗老遗少们感激他断了李自成的王气,清代的知识分子们为了迎合大清入关是“替明朝报仇”这一古怪的逻辑,也对李自成口诛笔伐,认为边大绶是有功之人。清代学者王士禛在《池北偶谈》中专门称赞边大绶“发贼李自成祖父墓,贼旋败衄”,给人的感觉是李自成根本没有攻进北京,在祖坟被挖的第二天就一败涂地,走向灭亡,再想到《在园杂志》里的“夸大宣传”,不由得令人感慨:古人若是发起狠来,才不管什么客观事实,真的是什么鬼话都敢胡喷,什么历史都敢篡改的,所以改朝换代前后的那些书,看则看,不可太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