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之小关顿时来了灵感

听说好友小周要想网络征婚,小关顿时来了灵感。
小关和小周兴趣相投,她们共同喜爱盆栽。之前,小周已经为此投入一万多元,小关则花费超过了两万元。但是,由于她俩都是居民楼的高层住户,因此栽培的花草难以接受地气而一直长势萎靡。
“你得找个住在一楼有独门独院的,否则不嫁!”小关给出招数:“那样的话,你我的盆栽都可以让对方安置妥帖,叫他一拖二!”
于是,小周开出征婚条件:“诚觅年龄相仿男士,要求具备花情花意但绝不花心,有房有单独院子、能够一拖二者为终生伴侣。”
很快就有包姓男子回复:“我心肝肺俱全,花心却实在与我无干。只是这一拖二么,你若是有那个气量、我若是也有那个胆量,法律能够不追究么?我国的一夫一妻制可是实行多年了啊!”

民国名士里有意思的特别多,傅斯年又是其中翘楚。与别的名士不同的是,傅斯年生性豪爽,疾恶如仇,臧否人物,敢怒敢言,人称“傅大炮”。的确,傅斯年给人的感觉是雷厉风行,充满霸气。不过,他也有风趣随和的一面。
傅斯年和罗家伦同为胡适的学生,同为“五四”健将,两人共话天下大事,引领学界风骚,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友。1923年冬天,罗家伦遭窃,衣物尽失,几乎到了“裸体归天”的悲惨境地。傅斯年闻讯,以“山外魔生”为名写信给罗家伦,调侃地劝慰道:“昨晤姬公,闻真人道心时有不周,衣冠而往,裸体而归,天其欲使真人返乎真元耶!不然何夺之干净也?”又说:“今写此信,是告诉你,我有一外套,你此时如无解决之术,则请拿去。虽大,容或可对付一时。帽子,我也有一个,但恐太小耳。”罗家伦接信后,哭笑不得:“傅大胖子,就知幸灾乐祸!”
傅斯年确实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大块头。昆明的人力车夫,拉起车来总是飞快地跑,可傅斯年上了车,车夫很是吃力。有一次,车子翻覆了,车夫不但不道歉,反而怪傅斯年过胖过重,要他赔车子。罗家伦笑问傅斯年:“你这个大胖子怎样和人打架?”傅斯年不假思索地答:“我以体积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
刘半农去世后,北大中文系急需教员,文学院院长胡适便出面向史语所借罗常培救急。傅斯年一向尊重胡适,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为了配合罗常培的工作,傅斯年还给他配备了助理,三年后所配助理竞达三人之多。谁知罗常培去了北大之后,迟迟不见回来,傅斯年只好向胡适要人:“莘田兄‘借出三年,可谓‘久借不归’,无专任研究员老是‘借出’之理也。”但北大方面还是没有动静,傅斯年无可奈何地自嘲:“孙、周是想占便宜却赔了夫人又折将,我是一片好心,没想到也赔了将才又折兵。”
傅斯年患高血压,到美国进行治疗。住院期间,傅斯年的体重足足减少了三十磅,仅有的几套衣服都太大了,裤腰大出了四寸。病愈回家的那一天,傅斯年一跨进屋门,就用只手紧缩着裤腰对妻子说:“我现在可称为楚腰细,再也不是傅大胖子了。”
傅斯年抵达台湾时,恰逢台湾有轻微地震。傅斯年不由笑道:“我真不愧是一个要人,一到台湾,便有地下礼炮向我致敬。”
在台湾大学任校长时,傅斯年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他还邀请我国第一位留英学生李祈到台大任教。为了留住李祈,傅斯年破例给她配了住房。一次,李祈神色慌张地冲进傅斯年的办公室,说附近农民养的一只红脸番鸭咬破了她的袜子,鸭嘴接触到她腿上的皮肤,怕染上“狂鸭病”。傅斯年听了,哈哈大笑:“只闻有狂犬症,未闻有狂鸭症也。”李祈也怪,她坚持让傅斯年买下那只鸭子,送到医院去化验,傅斯年只好照办。证明鸭子没有病后,李祈才算安心。傅斯年笑着对李祈说:“你有任何条件我都答应,只是希望你以后多穿几双厚袜保护你的腿,因为我没有钱再买鸭子了!”

李宇春同学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滴,非常的“欠扁”。而且几年了,一直都不改。如果是和她“旗鼓相当”的人出马,倒是能聊出点火花;但要是遇上“q值”差一点儿的,根本就是“人间惨剧”。
一、能噎死人的超酷回答 2008年sk电讯注资太合麦田的新闻发布会
记者:宋总现在还是单身吗? 李宇春:那是他的个人问题,我帮不上忙。
2006年天津专辑签售会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几成熟的艺人? 李宇春:我不是牛排。
2005年比赛期间的某次采访
女记者:听说女孩子都抛下自己的男朋友,去为你拉票了,你有什么感觉?
李宇春:那你去了吗? 二、彪悍的哲理和逻辑
2007年北京生日音乐会,天娱传媒送了李宇春一个价值20万元的金话筒作为生日礼物
记者:对这个20万元的话筒,你有什么想法? 李宇春:它再贵也是一个话筒。
2007年南京巡演发布会及访谈 主持人:玉米是很特殊的歌迷。
李宇春:我不这么看,玉米也是来自于老百姓。 2006年赴深圳签售时,在电台做节目
主持人:我发现你很有想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有想法的?
李宇春:我一直都很有想法,只是以前没人问我。
2005年swatch的亚洲区代言发布会 记者:你代言swatch的费用是高了还是低了?
李宇春:低了。 记者:为什么低了你也接呢?
李宇春:跟价格相比,我认为价值更重要。 三、相当“欠扁”的回答
2007年劳伦斯颁奖典礼的台下 玉米:春春,过会儿你要去颁奖吗?
李宇春:年纪大的人才颁奖。 某次采访
主持人:走在太合麦田,公司的同事都怎么看你? 李宇春:我一般都目不斜视。
四、“臭美”的孩子的回答 2007年杭州巡演前的电台采访 dj:李宇春这次来瘦了。
李宇春:年纪大了,就没有婴儿肥了。 2007年杨澜的《天下女人》访谈节目
主持人:你觉得自己性感吗?是或者不是?
李宇春:如果说不是我觉得有点违心;如果说是呢,我又觉得很自恋。
五、对玉米和熟人的回答(说实话,她对着熟人的时候特别“欠扁”)
2006年mac慈善义卖会
玉米:春春,有两个玉米就要结婚了,你能对他们说点儿什么吗?
李宇春:好好过日子吧。
2006年的某次活动中,主持人让玉米们为她唱一首歌。台下的玉米们合唱《冬天快乐》,场面甚是感人
主持人:春春你有什么感想? 李宇春:调起高了点儿……

深受人们爱戴的相声大师、幽默大师侯宝林先生,一言一行都幽默,都会给人以欢笑。就是在文革之初他被打成黑帮分子挨批斗的时候,还常常出招让大家高兴。
有一次让他参加黑帮会,他心想:你说我黑帮我就黑吧!于是他头戴黑色帽,身穿黑色衣,脚蹬黑色鞋姗姗来迟,最后一个走进会场。郭沫若先生佯说他开会不积极。他却说他是最积极的:“我专门到街上买来黑衣、黑帽、黑鞋,穿戴整齐之后才快快来到会场。”郭老说:“那么你是名副其实的黑帮了?”侯先生用双手解开上衣,露出挂在胸前的“红心”(红色硬纸板剪的“心”)对大家说:“不!你们看我的衣服是黑的,心是红的呀!”侯先生的言行引起大家哈哈大笑,一时间会场气氛异常活跃。

半块香皂
有位上海观众来信说他想呼吁相关部门授予某家餐厅卫生先进单位称号,的确,现在能在菜里吃出半块香皂的餐厅真的不多了。
代沟现象越来越厉害
一位母亲对女儿非常生气:这就是现代的年轻人!16岁就交上了男朋友,却忘记了自己母亲32岁的生日。
吻戏
做主持人,认识不少演艺圈的朋友,有空了也去他们拍片现场看看,我经常注意片场的临时演员。前不久去一个片场,导演正跟临时演员说话:待会儿有场吻戏,你演不演?那位临时演员特高兴:演演演,一定演。导演一回头:场工,把狗牵过来吧!
天的女婿
以前我们看《三国演义》的时候,曾经看到诸葛亮和别人斗嘴,讨论谁才是天的儿子。今天我们把这个问题重新提出来:天的儿子是谁?天的女儿是谁?天的女婿又是谁?在下的答案是这样的,天的儿子叫我材,因为天生我材。天的女儿叫丽质,因为俗话说,天生丽质。
台下:那天的女婿呢?)小蔡,不该你发言的时候不要乱发言。天的女婿你不知道?李连杰啊,因为他的老婆就是利智。
即席赋诗
要说小蔡这生日过的真风光,生日礼物除了小狗,还收到各种贺卡、小玩具、小文具,反正都是些温馨一派的小礼物,贵重礼物,一件都没有。没人肯为小蔡花钱啊,为人失败啊。还好,吃饭的时候,胖胖主编即席赋诗一首,算是安慰了小蔡受伤的幼小心灵。
诗全文如下: 大海啊,你全是水; 骏马啊,你四条腿; 爱情啊,是嘴对嘴;
小蔡啊,你普通话还不如刘仪伟。 拍风景
张艺谋和刘德华这两位大牌惺惺相惜,拍完《十面埋伏》以后,老谋子给刘德华一张照片,照片后面写了些夸刘德华的话,还说下一部见。刘德华礼尚往来,也还了一张,写着:与您合作是我的幸福。不过据说后边还有一句:下次多给我点儿戏吧,别老拍风景了。
情侣打架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的火气都特别大。那天,我在街上看见一对情侣打架,那女孩儿抡胳膊抽男孩儿耳光,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男孩儿留,太狠了。不过,更狠的是那男孩儿,他竟然泼了女孩儿一脸水,把女孩儿妆给卸了。
人造美女
中国首届人造美女大赛八月将在北京举行。组委会表示:要把人造美女与自然美女区别开来,这样比较公平!我觉得区别开来也简单,多设几个技术奖项,比如最佳缝合奖、最佳面部抛光奖,对了,还有最佳原材料奖。依照惯例,获奖者都要发表感言。我替最佳人造美女的获奖者虚拟了一封感谢词:没想到自己能获得最佳人造美女奖,我真是太激动了。感谢我的脸蛋百忙之中赶来参加比赛。感谢我的肚子,它也为这次比赛做出了巨大牺牲,我还要感谢我的双眼皮、我的酒窝、我的鼻子、我的眉毛……我的成功和它们的配合是分不开的,这个奖不单属于我个人,更属于我们这个集体。
海 龟
海外留学归国人员简称为海龟,但现在就业竞争激烈,工作不是那么好找,许多海外留学人员一归国就待业,于是现在又出了个新词??海带。还有的海归派无处发挥,做了盗版贩子,就叫海盗。据说还有一位因为怀才不遇,把头发都愁白了,大家居然叫他海公公。咳,太乱了。
奥运感慨
北京手机尾号1616的朋友发来一条感慨:看到奥运会上中国健儿的优异表现,心情久久不能平息。他有一个美好的设想,如果让夺得110米栏冠军的刘翔和夺得女子万米长跑冠军的邢惠娜结为夫妻,并且生下一个小孩儿,奥运会能不能为这个小孩儿增加一个竞赛项
多媒体改造大学英语课堂
中国人学英语,有一个毛病,就是应用能力不强。有些人,考试能考得头头是道,但是真的要说的话,恐怕就不行了。比如说小蔡,认识的英语单词不少,但会读的就不多。关于这种人的英语水平,有一个说法,叫“哑巴英语”。为了改变这种情况,教育部今年将要投入2000万元,在全国180所大学里进行英语教学改革。重点就是要运用多媒体的手段提高学生的听说能力。你还别说,学生的英语口语还真有提高,都能用英语和老外对话了。

有一次批斗侯先生,侯先生根据上次批斗他的经验,在帽子里做了机关。在批斗他的时候,让他低头、弯腰、挂黑牌,他故意不配合。一喽啰恶狠狠地说:“老实点。”同时按下他的头。喽啰松开手,侯先生的帽子弹起二尺高,又引得满场大笑。尽管有人大声叫喊:“不许笑!”许多人还是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

又一次批斗会,侯先生低着头,弯着腰站在台上,一个小头目为了制造革命气氛,领头喊口号:“打倒侯宝林!”喊声刚落还没人跟着喊的时候,侯先生扑通躺下了,小头目说:“起来,起来!怎么躺下了?”侯先生说:“你一喊,我躺下,是我态度积极,认真配合你呀!”会场上又是热烈鼓掌,哈哈大笑,而且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