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水浒传》:梁山军兵分两路打方腊,及时雨因何把小张飞分给卢员外?

却说钮文忠见盖州已失,只得奔走出城,与同于玉麟、郭信、盛本、桑英保护而行,正撞着李逵,鲁智深,领步兵截住去路。李逵高叫道:“俺奉哥哥将令,等候你这伙败撮鸟多时了!”轮双斧杀来,手起斧落,早把郭信、桑英砍翻。钮文忠吓得魂不附体,措手不及,被鲁智深一禅杖,连盔带头,打得粉碎,撞下马去。二百余人,杀个尽绝。只被于玉麟、盛本,望刺斜里死命撞出去了。鲁智深道:“留下那两个驴头罢!等他去报信。”仍割下三颗首级,夺得鞍马盔甲,一迳进城献纳。
  且说宋江大队人马,入盖州城,便传下将令,先教收灭火,不许伤害居民。众将都来献功。宋先锋教军士将首级号令各门。天明出榜,安抚百姓。将三军人马,尽数收入盖州屯驻,赏劳三军诸将。功绩簿上,标写石秀、时迁、解珍、解宝功次。一面写表申奏朝廷,得了盖州,尽将府库财帛金宝,解赴京师,写书由呈宿太尉。此时腊月将终,宋江料理军务,不觉过了三四日,忽报张清病可,同安道全来参见听用。宋江喜道:“甚好。明日元旦,却得聚首。”
  次日黎明,众将军公服襥头,宋江率领众兄弟望阙朝贺,行五拜三叩头礼已毕,卸下襥头公服,各穿红锦战袍,九十二个头领,及新降将耿恭,齐齐整整,都来贺节,参拜宋江。宋先锋大排筵席,庆贺宴赏,众兄弟轮次与宋江称觞献寿。酒至数巡,宋江对众将道:“赖众兄弟之力,国家复了三个城池。又值元旦,相聚欢乐,实为罕有。独是公孙胜、呼延灼、关胜、水军头领李俊等八员,及守陵川柴进、李应,守高平史进、穆弘,这十五兄弟,不在面前,甚是悒怏。”当下便唤军中头目,领二百余名军役,各各另外赏劳,教即日担送羊酒,分头去送到卫州,陵川,高平三处守城头领交纳,兼报捷音。吩咐兀是未了,忽报三处守城头领,差人到此候贺都宋先锋将令,戎事在身,不能亲来拜贺。宋江大喜道:“得此信息,就如见面一般。”赏劳来人,陪众兄弟开怀畅饮,尽醉方休。
  次日,宋先锋准备出东郊迎春,因这日子时正四刻,又逢立春节候。是夜刮起东北风,浓云密布,纷纷洋洋,降下一天大雪。明日众头领起来看时,但见:
  纷纷柳絮,片片鹅毛。空中白鹭群飞,江上素鸥翻覆。飞来庭院,转旋作态因风;映彻戈矛,灿烂增辉荷日。千山玉砌,能令樵子怅迷踪;万户银装,多少幽人成佳句。正是尽道丰年好,丰年瑞若何?边关多荷戟,宜瑞不宜多。
  当下“地文星”萧让对众头领说道:“这雪有数般名色:一片的是蜂儿;二片的是鹅毛;三片的是攒三;四片的是聚四;五片唤做梅花;六片唤做六出。这雪本是阴气凝结,所以六出,应着阴数。到立春以后,都是梅花杂片,更无六出了。今日虽已立春,尚在冬春之交,那雪片却是或五或六。”乐和听了这几句议论,便走向檐前,把衣袖儿承受那落下来的雪片看时,真个雪花六出,内一出尚未全去,还有些圭角,内中也有五出的了。乐和连声叫道:“果然!果然!”众人都拥上来看,却被李逵鼻中冲出一阵热气,把那雪花儿冲灭了。众人都大笑,却惊动了宋江,走出来问道:“众兄弟笑甚么?”众人说:“正看雪花,被黑旋风鼻气冲灭了。”宋江也笑道:“我已吩咐置酒在宜春圃,与众兄弟赏玩则个!”
  原来这州治东,有个宜春圃,圃中有一座雨香亭,亭前颇有几株桧柏松梅。当晚众头领在雨香亭语笑喧哗,觥筹交错,不觉日暮,点上灯烛。宋江酒酣,闲话中追论起昔日被难时,多亏了众兄弟。“我本郓城小吏,身犯大罪,屡蒙众兄弟于千刀万刃之中,九死一生之内,舍命救出我来。当江州与戴宗兄弟押赴市曹时,万分是个鬼;到今日却得为国家臣子,与国家出力。回思往日之事,真如梦中!”宋江说到此处,不觉潸然泪下。戴宗、花荣,及同难的几个弟兄,听了这般话,也都掉下泪来。
  李逵这时多饮了几杯酒,酣醉上来,一头与众人说着话,眼皮儿却渐渐合拢来,便用双臂衬着脸,已是睡去。忽转念道:“外面雪兀是未止。”心里想着,身体未常动弹,却像已走出亭子外的一般。看外面时,又是奇怪:“原来无雪,只管在里面兀坐!待我到那厢去走一回。”离了宜春圃,须臾出了州城,猛可想起:“阿也!忘带了板斧!”把手向腰间摸时,原来插在这里。向前不分南北,莽莽撞撞的,不知行了多少路,却见前面一座高山。无移时,行到山前,只见山凹里走出一个人来,头带折角头巾,身穿淡黄道袍,迎上前来笑道:“将军要闲步时,转过此山,是有得意处。”李逵道:“大哥,这个山名叫做甚么?”那秀士道:“此山唤做‘天池岭’,将军闲玩回来,仍到此处相会。”
  李逵依着他,真个转过那山,忽见路傍有一所庄院。只听的庄里大闹,李逵闯将进去,却是十数个人,都执棍棒器械,在那里打桌击凳,把家火什物,打的粉碎。内中一个大汉骂道:“老牛子,快把女儿好好地与我做浑家,万事干休;若说半个不字,教你们都是个死!”李逵从外入来,听了这几句说话,心如火炽,口似猓生,喝道:“你这伙鸟汉,如何强要人家女儿?”那伙人嚷道:“我们是要他女儿,干你屁事!”李逵大怒,拔出板斧砍去。好生作怪,却是不禁砍,只一斧,砍翻了两三个。那几个要走,李逵赶上,一连六七斧,砍的七颠八倒,尸横满地;单只走了一个,望外跑去了。
  李逵抢到里面,只见两扇门儿紧紧地闭着,李逵一脚踢开,见里面有个白发老儿,和一个老婆子在那里啼哭。见李逵抢入来,叫道:“不好了,打进来了!”李逵大叫道:“我是路见不平的。前面那伙鸟汉,被我都杀了,你随我来看。”那老儿战战兢兢的跟出来看了,反扯住李逵道:“虽是除了凶人,须连累我吃官司。”李逵笑道:“你那老儿,也不晓得‘黑爷爷’。我是梁山泊‘黑旋风’李逵,见今同宋公明哥哥,奉诏征讨田虎。他每见在城中饮酒,我不耐烦,出来闲走。莫说那几个鸟汉,就是杀了几千,也打甚么鸟不紧?”那老儿方揩泪道:“恁般却是好也!请将军到里面坐地。”李逵走进去,那边已摆上一桌子酒馔。
  老儿扶李逵上面坐了,满满地筛一碗酒,双手捧过来道:“蒙将军救了女儿,满饮此盏。”李逵接过来便,老头儿又来劝。一连了四五碗,只见先前啼哭的老婆子领了一个年少女子上前,叉手双双地道了个万福。婆子便道:“将军在宋先锋部下,又恁般奢遮,如不弃丑陋,情愿把小女配与将军。”李逵听了这句话,跳将起来道:“这样腌脏歪货!却可是我要谋你的女儿,杀了这几个撮鸟?快夹了鸟嘴,不要放那鸟屁!”只一脚,把桌子踢翻,跑出门来。只见那边一个彪形大汉,仗着一条朴刀,大踏步赶上来,大喝一声道:“兀那黑贼,不要走!却才这几个兄弟,如何都把来杀了?我们是要他家女儿,干你甚事?”挺朴刀直抢上来。李逵大怒,轮斧来迎,与那汉斗了二十余合。那汉斗不过,隔开板斧,拖着朴刀,飞也似跑去。李逵紧紧追赶,赶过一个林子,猛见许多宫殿。
  那汉奔至殿前,撇了朴刀,在人丛一混,不见了那汉,只听得殿上喝道:“李逵不得无礼!着他来见朝。”李逵猛省道:“这是文德殿,前日随宋哥哥在此见朝,这是皇帝的所在。”又听得殿上说道:“李逵,快俯伏!”李逵藏了板斧,上前观看,只见皇帝远远的坐在殿上,许多官员,排列殿前。李逵端端正正朝上拜了三拜,心中想道:“阿也!少了一拜!”天子问道:“适才你为何杀了许多人?”李逵跪着说道:“这厮们强要占人女儿,臣一时气忿,所以杀了。”天子道:“李逵路见不平,剿除奸党,义勇可嘉,赦汝无罪,敕汝做值殿将军。”李逵心中喜欢道:“原来皇帝恁般明白!”一连磕了十数个头,便起身立于殿下。
  无移时,只见蔡京、童贯、杨戬、高俅四个,一班儿跪下,俯伏奏道:“今有宋江,统领兵马,征讨田虎,逗遛不进,终日饮酒,伏乞皇上治罪。”李逵听了这句话,那把无名火,高举三千丈,按纳不住,把两斧抢上前,一斧一个,劈下头来,大叫道:“皇帝,你不要听那贼臣的说话,我宋哥哥连破了三个城池,见今屯兵盖州,就要出兵,如何恁般欺诳?”众文武见杀了四个大臣,都要来捉李逵。李逵把两斧叫道:“敢来捉我,把那四个做样!”众人因此不敢动手。
  李逵大笑道:“快当!快当!那四个贼臣,今日得了当,我去报与宋哥哥知道。”大踏步离了宫殿。猛可的又见一座山。看那山时,却是适遇见秀士的所在。那秀士兀是立在山坡前,又迎将上来笑道:“将军此游得意否?”李逵道:“好教大哥得知,适被俺杀了四个贼臣。”那秀士笑道:“原来如此!我原在汾沁之间,近日偶游于此,知将军等心存忠义,我还有紧要说话与将军说。目今宋先锋征讨田虎,我有十字要诀,可擒田虎。将军须牢牢记着,传与宋先锋知道。”便对李逵念道:“要夷田虎族,须谐‘琼矢镞’。”一连念了五六遍。李逵听他说得有理,便依着他温念这十个字。
  那秀士又向树林中指道:“那边有一个年老的婆婆在林中坐地。”李逵转身看时,已不见了那个秀士。李逵道:“他恁地去得快!我且到林子里去看,是甚么人。”抢入林子来,果然有个婆子坐着。李逵近前看时,却原来是铁牛的老娘,呆呆地闭着眼,坐在青石上。李逵向前抱住道:“娘呀!你一向在那里苦?铁牛只道被虎吃了,今日却在这里。”娘道:“吾儿,我原不曾被虎吃。”李逵哭着说道:“铁牛今日受了招安,真个做了官。宋哥哥大兵,见屯北城中,铁牛背娘到城中去。”正在那里说,猛可的一声响亮,林子里跳出一个斑斓猛虎,吼了一声,把尾一剪,向前直扑下来。慌的李逵抡板斧,望虎砍去,用力太猛了,双斧劈个空,一交扑去,却扑在宜春圃雨香亭酒桌上。
  宋江与众兄弟追论往日之事,正说到浓深处,初时见李逵伏在桌上打盹,也不在意。猛可听的一声响,却是李逵睡中双手把桌子一拍,碗碟掀翻,溅了两袖羹汁,口里兀是嚷道:“娘,大虫走了!”睁开两眼看时,灯烛辉煌,众兄弟团团坐着,还在那里饮酒。李逵道:“啐!原来是梦,却也快当!”众人都笑道:“甚么梦?恁般得意!”李逵先说梦见我的老娘,原不曾死,正好说话,却被大虫打断。众人都叹息。李逵再说到杀却奸徒,踢翻桌子,那边鲁智深、武松、石秀听了,都拍手道:“快活!”
  李逵笑道:“还有快活的哩!”又说到杀了蔡京、童贯、杨戬、高俅四个贼臣,众人拍着手,齐声大叫道:“快活!快活!如此也不枉了做梦!”宋江道:“众兄弟禁声,这是梦中说话,甚么要紧。”李逵正说到兴浓处,揎拳里袖的说道:“打甚么鸟不紧?真个一生不曾做恁般快畅的事。还有一桩奇异梦:一个秀士对我说甚么‘要夷田虎族,须谐琼矢镞。’他说这十个字,乃是破田虎的要诀,教我牢牢记着,传与哥哥。”宋江、吴用,都详解不出。当有安道全听的“琼矢镞”三字,正欲启齿说话,张清以目视之,安道全微笑,遂不开口。吴用道:“此梦颇异,雪霁便可进兵。”当下酒散歇息,一宿无话。
  次日雪霁,宋江升帐,与卢俊义、吴学究,计议兵分两路,东西进征:东一路渡壶关,取昭德,繇潞城、榆社,直抵贼巢之后,却从大谷到临县会合;西一路取晋宁,出霍山,取汾阳,繇分休、平遥、祁县,直抵威胜之西北,合兵临县,取威胜,擒田虎。当下分拨两路将佐:
  正先锋宋江管领正偏将佐四十七员:
  吴用  林冲  索超  徐宁  孙立  张清  戴宗朱仝  樊瑞  李逵  鲁智深 武松  鲍旭  项充李衮  单廷
 魏定国 马麟  
燕顺  解珍  解宝宋清  王英  扈三娘 孙新  顾大嫂 凌振  汤隆李云  刘唐  燕青  孟康  王定六 蔡福  蔡庆朱贵  裴宣  萧让  蒋敬  乐和  金大坚 安道全郁保四 皇甫端 侯健  段景住 时迁  河北降将耿恭
  副先锋卢俊义带领正偏将佐四十员:
  朱武  秦明  杨志  黄信  欧鹏  邓飞  雷横吕方  郭盛  宣赞  郝思文 韩滔  彭舾  穆春焦挺  郑天寿 杨雄  石秀  邹渊  邹润  张青孙二娘 李立  陈达  杨春  李忠  孔明  孔亮杨林  周通  石勇  杜迁  宋万  丁得孙 龚旺陶宗旺 曹正  薛永  朱富  白胜
  宋江分派已定,再与卢俊义商议道:“今从此处,分兵东西征,不知贤弟兵取何处?”卢俊义道:“主将遣兵,听从哥哥严令,安敢拣择?”宋江道:“虽然如此,试看天命。两队分定人数,写成阄子,各拈一处。”当下裴宣写成东西两处阄子,宋江、卢俊义焚香祷告,宋江拈起一阄。只因宋江拈起这个阄来,直教三军队里,再添几个英雄猛将;五龙山前,显出一段奇闻异术。毕竟宋先锋拈着那一处,且听下回分解。

图片 1

想要争夺分数榜第一,这个目标对于现在牧尘他们这支队伍而言,显然是有着不小的难度,毕竟他们现在的分数,已经被姬玄拉开了将近五万的可怕分数。

庞统绰号凤雏,和卧龙诸葛亮齐名,“卧龙凤雏,得一便可安天下”刘备就同时得到了庞统和诸葛亮的辅佐。赤壁之战时,庞统献上连环计帮周瑜击败曹操大军。此后刘备占据荆州,庞龙加入刘备,为刘备献上三条计策拿下益州,可以说在庞统的帮助下,刘备进一步壮大了自己的势力。庞统和诸葛亮虽然是同事,但两人也是竞争对手,难免产生一些火花。这次要为大家讲解的成语“兵分两路”,就和庞统有关,一起来看看背后的典故如何吧。

从晁盖死后直到英雄排名之前这段时间,宋江跟林冲都是亲密战友的关系。林冲把宋江扶正了,做了威正八方的梁山泊主。宋江对拥立他的林冲,给了很多立功的机会。打呼延灼,有林冲在。打大名府,林冲是第二队的头领。打凌州,林冲的使命更重,既要去打,还要看着关胜。真是军书十二卷,卷卷有林冲的名字。

如此庞大的差距,并不是依靠寻常手段就能够拉近的,而这一点,就算是牧尘都心知肚明。

图片 2

为了拿下东平、东昌两府,宋江、卢俊义是分兵进发,像林冲这样的将领,肯定少不了他。这次分人,宋江可是挖空心思,他想赢在“明处”,谁都知道他暗地里搞了小动作。吴用、公孙胜跟卢俊义去打东昌府,他们是去看东昌府这座城池建得好不好的。

所以,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常规手段。

图片 3

众所周知,如今整个灵院大赛中,分数最多的,自然便是榜上有名的十六支队伍,一般而言,这十六支队伍也代表了灵院大赛中的最高战力。

花荣,是怎么也分不到卢俊义那边的。林冲这样的强将,宋江也是留来自用的。

所以,很少会有队伍直接将目标锁定在这十六支队伍上,大多数的队伍,都只会是寻找一些他们所能够对付的队伍,然后抢夺分数,试图在分数上面追上这十六支队伍,而类似直接找上这些顶尖队伍的人,却是相当至少。

打方腊的时候,情况就变了。李逵、花荣、鲁智深、武松始终跟着宋江。林冲就不同,宋江跟卢俊义两次分兵,林冲都分到卢俊义这边。这样的变化,真的说明宋江、林冲之间有了芥蒂?这就像你跟闺蜜之间,不在像以前一样好了。

因为他们知道,那样颇有危险性,他们并没有必要去找这些硬石头。

闺蜜关系恶化,或是因为借钱不还,或是因为抢了男朋友。到底什么原因让宋江不带林冲这条“猎狗”了?林冲就是梁山的战星,攻城克地,难不住他的。原因也许很难。我们就从招安后说起。

但如果牧尘想要追赶上姬玄的话,那么也就只有险中求胜,于是,他家那个目标,锁定上了分数榜第八之后,除了沈苍生他们之外的所有强悍队伍。

图片 4

而且,此次的行动,牧尘并没有再和温清璇一起行动,他仅仅只是拉上了沈苍生,李玄通,苏萱,徐荒四人独自行动。

招安后,宋江、林冲都是朝廷的臣子,都得处理好与高俅、蔡京、童贯等人的关系。宋江尤其看重这些关系,一时的任性,得罪了高俅、蔡京等,以后可就混不走了。

甚至连洛璃,他这次都并未带上,因为他需要洛璃协助温清璇去做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给姬玄带去一些麻烦。

现在林冲不再是山贼,跟高俅又做同僚了,可林冲跟高俅的矛盾还在,高俅想林冲死,林冲仍然恨着高俅。这样说吧,高俅在一天,他还会第二次把林冲逼去别的山头做土匪。这件事情,是必然要发生的。林冲在战场上没被人杀死,身体棒棒的,却病死了,施耐庵就是要完结林冲的故事,免得恶性循环。

他并不需要温清璇与洛璃打败姬玄,但凭借着两女的实力,再加上队友协助,绝对能够让得姬玄他们麻烦不断,至少,他们抢夺分数的效率,将会大大的降低。

图片 5

一般说来,这种兵分两路的举动,在如今的灵院大赛中并不算明智。毕竟这样很容易就被别人汇聚力量逐个击破,但牧尘却并没有这种担忧,因为他对温清璇以及洛璃都是有着极大的信心,两女如果真的联起手来。就算是他,都不敢说真的能够将她们战胜。

在梁山的时候,林冲、高俅还是对立的,宋江不会在意高俅的想法。招安了,宋江就得面对高俅、林冲的恩恩怨怨。那一天,高俅再一次害林冲,宋江会帮着谁?他有心帮林冲,但不能让高俅察觉。

她们联手行动,牧尘几乎比对他自己还要放心。

宋江的梁山军作为先锋,高俅、童贯等都在密切注意宋江人马的动向。林冲再跟着宋江,简直就是树大招风。童贯知道宋江、卢俊义分开来打,他来劳军都只去了宋江一边,卢俊义一边派王禀去的。林冲越不引起高俅的关注,对他越好。

而至于接下来的夺取分数的事,就需要看牧尘的了。

图片 6

林冲还没死,宋江就在死亡名单里写了林冲的名字。读者会说宋江太黑心了,林冲回京城可以请安道全为他治病,可以领封赏。其实这是宋江对林冲的好。林冲在六和寺,还活了半年。林冲回到京城,半年的命都没有。林冲的功越高,高俅下手越重。

一片荒原之中,狂暴的灵力席卷。

图片 7

那狂暴的灵力席卷处。有着数十道身影,不过这显然是一场围剿,约莫二十多人形成围剿阵势,而他们的目标,显然是被围困在其中的一支队伍。

结束语,梁山军兵分两路打方腊,宋江把林冲分给卢俊义的原因,是对林冲的爱,怕高俅对林冲不利。宋江没忘林冲的恩、林冲的情。

不过这支队伍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让得人惊愕的是,节节败退的,却是那联手围剿的四五支队伍。

“嗤!”

尖锐破风声响起,一道人影犹如鬼魅般的窜出,他手持一柄黑色长枪。枪尖犹如是尖利的鹰嘴,锋利之极,灵力涌动间,连空气都是被撕裂而开。

这道人影周身缭绕着极其强悍的灵力波动,他直接是冲进那围剿队伍之中,枪芒迸发,瞬间便是将那围剿阵型撕破。

而那围剿的队伍,顿时混乱,不论他们的队长如何的厉喝,都是再也无法形成联合攻势。

而那道人影则是穷追不舍。短短数分钟的时间,那些围剿队伍,尽数的伤在其手中,最后在一片痛苦的嚎叫声中。他们的院牌,也是被毫不留情的夺取。

“桀桀,以为找了点帮手,就逃得掉我们魔鹫灵院的猎捕吗?真是愚蠢!”

那道人影顿住,露出有些干瘦的身体,那是一名身着黑袍的青年。青年眼神有些阴寒,鼻子有着鹰钩鼻的形状,他一脚狠狠的踹在一道人影身上,直接是将其踢得吐血倒射。

“哈哈,老大,我们又入手了两千分数。”

在那黑袍青年后方,又是有着四道身影掠来,他们望着院牌,咧嘴一笑,道:“照这样下去,我们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赶上那排名第八的牧尘了。”

“牧尘吗?哼,这个家伙最近风头可真是足啊。”那黑袍青年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冷哼道,言语间不无嫉妒之意。

“嘿嘿,老大你也不比他弱,也是没有遇见他,不然的话,我们倒是要见识一下,那牧尘究竟有多厉害。”听到黑袍青年那冷笑声,他的那四名队员连忙恭维道。

黑袍青年听到这些恭维声,面色这才好看一点,刚欲说话,眼神猛的一变,陡然抬头,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山坡,那里,有着数道身影缓缓的闪现而出。

“呵呵,既然你们想要见识的话,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吧,我牧尘在此恭候。”一道清朗的笑声从那山坡上传来,少年那修长挺拔的身子,也是出现在了那一支来自魔鹫灵院的视线之中。

“牧尘?!”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是那魔鹫灵院的四名队员面色剧变,甚至连那黑袍青年嘴角都是微微抖了抖。

“牧尘,我们素来河水不犯井水,你突然间出现在这里,究竟想干什么?”那黑袍青年沉声道,眼中满是警惕与戒备,显然,眼前的人,绝对来者不善。

“想要借许耀队长手中的院牌一用。”牧尘微微一笑,他盯着前方的黑袍青年,这支队伍可并不是无名之辈。

分数榜排名第九,魔鹫灵院,队长许耀,拥有分数四万八。

这支来自魔鹫灵院的队伍,在排名最高的时候,曾经达到了第六名,只不过后来伴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他们开始一路被超越,如今更是落到了第九名。

不过这支队伍的实力极为的强悍,沈苍生他们之前曾经遇见过他们,也算交手过一次,但却是毫无优势,最后只能暂时撤退。

而显然,这支队伍,便是牧尘所挑选的第一支猎物。

“呵呵,原来是想要来抢我们的分数,牧尘队长,你可还真是胃口不小!”许耀怒笑道,他毕竟也算是知道规矩,一般说来,排行榜上的人大多是井水不犯河水,因为彼此都是拥有着一些能耐,在这种时候,用不小的代价来对付他这种队伍,显然是有些吃力不讨好,所以,在他看来,牧尘简直就是被分数冲昏了头。

牧尘一笑,倒并没有再多说废话,直接是用行动表明。

他一步跨出,黑色的雷光顿时从其身体表面爆发而起,胸膛处,七道雷纹直接浮现出来,与此同时,一道赤红光柱从其天灵盖直冲天际,化为一道巨大的魔柱。

牧尘显然是没有丝毫拖沓的打算,一出手,便是将雷神体催动到极致,并且还将大须弥魔柱都是祭了出来。

他这是打算以最雷霆的手段,结束战斗。

“动手!”

牧尘面无表情,他脚掌一跺,身体已是犹如电光般掠出,双手虚抱,大须弥魔柱从天而降,巨大的阴影,笼罩向了徐耀那一支队伍。

在其身后,沈苍生,李玄通他们也是将灵力催动到极致,暴掠而出。

徐耀他们见到牧尘他们杀气腾腾的冲来,面色终于是变得格外难看起来。

于是,更加狂暴的灵力,再度自这片荒原之中爆发开来。

而当战斗最后结束的时候,这片荒原上,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般的蔓延出去,那种惨烈一幕,看得人心惊肉跳。

牧尘凌空而立,他周身的雷光已是散去,手掌一招,那大地上甚至连身体都是被轰进了裂缝中的徐耀袖中,一道流光掠出,化为院牌落在他手中。

牧尘面色淡漠的将分数划过,顿时他手中院牌的分数开始暴涨,最后直接是从六万左右,暴涨到了八万,而名次,也是从第八,提升到了第六。

“多谢了。”

牧尘将院牌丢回给徐耀,略一抱拳,便是直接转身离去,沈苍生他们也是略作整顿,迅速跟了上去。

他们需要立刻赶向另外一支猎物所在的地点。

而随着牧尘他们离开后,那徐耀方才发出暴怒的咆哮,那咆哮声,犹如野兽一般。

当牧尘打败徐耀的同一时间。

在这片辽阔中央地带的某一处,数道人影凌空而立,那模样,正是姬玄那一支队伍。

“队长,牧尘他们的分数突然间暴涨,现在已经达到了第六名…”在姬玄身后,那名为慕枫的青年突然皱眉道。

姬玄闻言,双目也是一眯,他取出院牌看了半晌,道:“那排名第九的徐耀突然掉出了前十六…”

“牧尘胆子这么大?竟然找这种队伍出手了?”慕枫惊道。

姬玄双目闪烁,冷笑道:“看来他是想要来争夺这分数榜第一的位置了,真是天真…”

“那我们怎么办?”慕枫问道。

“我们也开始毫无保留的动手吧,第八名之后的队伍,我们也盯上他们!”姬玄冷声道。

“好!”慕枫咧嘴一笑,道。

姬玄手掌一挥,就欲动身,不过他手掌尚未落下,瞳孔突然一缩,缓缓的抬头,只见得在那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突然有着灵光浮现,紧接着,两道倩影领头的队伍,便是出现在了他们视线中。

“温清璇!”

“洛璃!”

当慕枫在见到那两道熟悉的倩影时,面色顿时一变。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们就别想着去骚扰别的队伍了。”

温清璇笑吟吟的望着姬玄,她玉手紧握着战枪,道:“当然,如果你们看上了我们手中的分数,那就尽管出手,看看我们究竟谁能够吞下谁。”

姬玄的面色,一点点的阴沉下来。

这个牧尘,还真是好手段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