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礼物》微小说 ——微小说

今年58岁的有财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但在王家庄却是个比较有名的人物,如果谁家来客人,一般都会请他去陪客,因为他陪客有办法。


  几位老者在公园聊天。
  “我家邻居的儿子副局转正局了,昨天他家庆贺了一天!”
  “我有个老同学,儿子从科员升为科长,当时他多高兴啊,可二年后,儿子判刑十年。”
  “上个月判无期的区长,原是个教师,要不当区长,会有如此下场吗?”
  “以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是君子当官,焉知非福!”
  “这跟当官没关系。人啊,不管做什么,关键是要学会做人!否则,你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二
  几天后,几位老者在公园又碰到了一起。
  “恭喜你啊!听说你儿子也副局转正局了?”
  “是啊,这小子还算争气!”
  “这都是你教育有方啊!”
  “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三
  局长办公室。
  “局长,你桌子上怎么放着个空笼子啊?”
  “这是我父亲特意送我的礼物,嘱咐我放在桌子上。”

同学聚会那天 解小花在KTV里唱了一首”等你爱我” 全程一片寂静
林语被盯得不知所措满脸茫然 歌毕
解小花说了一大串让人觉得他窝囊又让人心疼的话  
初三那年体考他带着38°9的体温在31°的蓝天白云下跑完了1000米
他说他不因为什么 只想多考几分能跟上她的脚步
高一她交了男朋友他找到她在桑树的蝉鸣下对她说让她收收臭脾气好不容易找个男朋友别被人家甩了
高二她分手了 她提的 原因她喜欢上一个高三的学长整日送毛巾买水 他怕她累
忙不过来 天天在操场和学长打球 出去吃饭也是他请客
句句不离她的好最后她追到了学长 酒后他说希望你对她好点
高三学长去了外地在大学里交了新的女朋友就这样把她甩到了一边
她拉他去喝酒吃肉 他是一杯倒那晚却陪她喝了一箱
她吐的满身他摇摇晃晃把她扶到了宾馆趴在她床头看了她一夜

  清晨,他走出家门,东方淡淡的朝霞红,映在了蓝天。轻轻吹来的晨风,又清又凉,他忍不住举起双手,张开大口,做起了深呼吸,好爽。
  随后,他放下双手慢步走向了田野,走上了河堤。
  河堤上,几只小鸟在他前面叽叽喳喳不停地雀跃,似是对他的热情迎接,他放慢了脚步,深怕惊吓了他们。
  河堤下,河面静静,河水清清,鱼儿来回穿梭不停。
  “啊!这不是自己小时候光着屁股游泳的清水河吗?”他有些激动。
  河两边,一片片金黄色的麦穗,和不远处一幢幢房屋及远处一座座青山,在彩霞的映照下,如画。几个早起的人,像是在画中游。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边住…”看着这美丽的家乡,他兴奋地哼起了歌。
  突然,身后响起了汩汩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只见刚才静静的河面翻腾着污浪,散发着阵阵污臭,清清的河水已混浊不清,他又惊又恨。这一幕似乎也激怒了老天,天空顷刻乌云翻滚,狂风夹着暴雨倾盆而下。
  “臭老虎!臭老虎!”
  猛然,他叫着睁开了眼睛,见自己睡在床上,还围着人,不觉楞了一下。
  “萧大伯,你总算醒啦!”
  “我……这……”
  “你在医院,昨晚你又辛苦又淋着暴雨,晕过去了。”
  “哦。那臭老虎?”
  “我们接到你的电话,立即赶了过来。现在已被强制停产,等候处理。”
  “好!臭老虎总算抓住了!”
  “萧大伯,谢谢你!为查找这臭老虎整整七个晚上,真辛苦你了!”
  “杨队,为了咱家乡山清水秀,应该的!”
  
  

她独自凭栏,看着江水东流而去。江风吹乱了她的发丝,也吹湿了她的眼眶。她回想那日,禁军冲入公主府说他谋反,她据理力争,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带走。她不知道那日自己是怎样进宫的,只记得,她,父皇母后最宠爱的公主,跪倒在父皇身边,泪如雨下,声嘶力竭,却终究救不了他。

  三十年前的一个麦熟时节,一天中午放工后,当生产队长的有财正要吃饭,突然,二哥急匆匆地一步闯了进来。“老三,刚才有人捎信来说,南刘庄富贵———也就是石头未来的丈人今天晚上要来咱家玩,现在这个季节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招待人家,你说怎么办?”石头是有财二哥的儿子,去年冬天才到部队当兵,当兵前刚与同在公社电影队的南刘庄富贵的女儿小芳建立了恋爱关系。最近,石头寄给小芳一封信,让小芳到部队上去玩,富贵要先了解一下再说。所以,决定今天晚上来认识认识有财二哥一家。

图片 1

婢女来唤她,“公主,如今已是深秋,快进去吧,若是着了凉,皇上和皇后娘娘该心疼了。”她没回头,冷笑:“心疼?父皇母后还会心疼我吗?我与他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他是否谋反,父皇母后会不知吗?若当日我不曾选他做驸马,不把他卷入这政局之中,他也许此时正与妻子温酒烹茶,挑灯剪烛,至少能留下一条性命,万不至于被人诬陷谋反。

  三十年前的婚恋取向,女青年的眼珠子大多都盯在干部、军人身上。虽然石头在这方面占有绝对优势,但由于兄弟姊妹四个,而且都还年纪小,所以家里过得比较清贫,二哥是担心人家看不上自己的儿子。看到二哥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有财心里也不好受,但还是大包大揽地说:“二哥,你回去负责打扫卫生、收拾家务,剩下的有我负责。”

现在毕业聚会他唱了一首”可以了”听的林语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歌毕他说”这些年一直是你在走我跟在你身后我累了以后你要好要不然对不起我的不打扰”走不到的路就算了我们永远停在这了

她是皇上皇后唯一的女儿,明丽动人,他是长安城里的青年才俊,风姿绰约,才华横溢。她与他青梅竹马,从未表露心迹,却知心意相通。母后问她可有驸马人选,她娇羞地说出了他的名字。她终于与他喜结连理。每日晨起,他为她亲手绾发,她与他举案齐眉。她给他看自己吟的诗,他给她亲手描一幅丹青。亲情爱情,好似江水东去,再与她无缘。

  有财利用中午的时间,借遍了全村,才借到四个咸鸡蛋、多半瓢白面。下午,有财领着社员劳动了一阵子,就独自来到村前的沟渠,选择了一段水浅的地方,两头截住,用水桶刮净水,抓了二斤左右大大小小的鱼,又从生产队的菜地里割了一把韭菜。来到二哥家里时,天已快黑了,二哥正急得团团转。有财赶紧把鱼收拾干净后放上一大把盐,用少量玉米面粉搅拌成糊子,将鱼放在糊子里拌了拌,让嫂子下锅煎。然后,又嘱咐嫂子鸡蛋炒韭菜时要多放盐,白面要做成单饼。

自从他走后,她每晚都能梦到他,每次醒来,枕头都湿成一片。

  天黑一段时间后,富贵兄弟俩才来到有财二哥家。一盘煎鱼,一盘鸡蛋炒韭菜,一盘咸鸡蛋,蛮丰盛的一桌菜肴。有财二哥拿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最多也就有一斤酒。是用地瓜干换成的老白干,还是过年时喝剩下的。有财一看,光忙乎菜去了,忘了准备酒,自己家里也没有酒了。但客人已经入席,只好先开席。七钱的酒盅,四个人都斟上。有财端起酒盅说:“来趟不容易,咱们好好喝一顿,先喝为敬。”一仰脖颈干了,其他人也就跟着干了。两盅过后,二哥看了他一眼,心想这样喝酒能够吗?喝第三盅酒的时候,有财说:“昨天,我陪了一个客人,一个人喝了二两酒,我没有见过那么能喝酒的,咱今天也争取喝到那个样。”然后,端起酒盅用嘴稍微酗了酗就放下了,富贵兄弟俩想,二两酒就嫌多了,虽然很想喝酒也不好意思多喝,也跟着酗了酗。“吃菜、吃菜,别客气,到这里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说完,有财领头夹菜。由于每一样菜都做得很咸,客人只好少夹菜,多喝水。就这样,第三盅酒足足喝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富贵兄弟俩看看时候不早了,就说吃饭吧。饭上来了,是四张薄薄的如水桶底大小的单饼。有财先拿起一张单饼,对折后一分为二,递给富贵兄弟每人一块。然后,又拿起一张单饼折了两折,撕成四块,自己拿了一块,给二哥一块。“吃饭,今天咱多吃,锅里还蒸着。”边说边咬了一口单饼。随后,又指着自己手里的单饼说:“前天我陪了一个客人,没有见过那么能吃的,自己吃了这么一大块,也不怕撑着。”富贵兄弟俩几口就把单饼吃了下去,正想再吃点,听了有财的话,就不好意思吃了。有财劝了一阵,富贵兄弟俩只推说吃饱了。富贵兄弟俩走后,二哥埋怨有财:“哪有你这么陪客的,不让客人吃饱喝好,石头的婚事能成吗?”有财笑着说:“没关系,保准能成。”“凭什么能成?”“就凭着咱家会过日子呗。”果然,第二天中午就传过话来说:石头的婚事成了。此后,有财陪客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谁家有客人一般都会请他去陪。

身后脚步声响起,她冷冷说:“不是说过不要再来打扰本宫吗?”

  现在,有财虽然还经常给村民们陪客,但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他不仅会变着法子让客人喝好吃饱,而且还经常喝醉酒。一次,邻居家里来了客人请有财去陪客。客人没有喝醉,他倒先醉了。事后有人问他:“你以前陪客几乎都不喝酒,现在怎么变的能喝了?”“以前生活条件差,不舍得喝酒,不舍得吃菜。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酒开着喝,饭也开着吃,主人不先喝酒客人就不喝酒,你说能不喝醉吗?”有财自豪地说。于是,“主不喝客不喝”成了有财的又一个典故。

身后的脚步略有迟疑,但还是走上前来。

“就是为夫也不行么?”她闻声转来,带着凄艳的笑容,毫无惊讶之色:“你又来陪我了,梦境总是这样完美,可梦终究是梦,终究是梦…

“傻丫头,我回来了!”她再三确认,抱着他放声大哭。

他拿出一封母后写的信:

宁王早有谋逆之心,父皇母后身处庙堂之高,一举一动皆引人注目,我便暗地派遣驸马与宁王故意交好,驸马身份便利之处宁王必然心动,借此参与宁王谋划,掌握宁王一党机要信息,又命御史弹劾驸马谋反,再将驸马捉拿入狱,传出驸马死前留下密信之事。宁王一党自乱阵脚,而此时我与你父皇便派禁军将乱臣贼子一举拿下。吾儿之苦,母后皆看在眼里,只是为江山社稷,不曾使汝知晓,今日将驸马完璧归赵,望吾儿可体谅一二。

信纸上绽出一朵朵泪花。

“我曾说要保护你一辈子,可那日,面对数千禁军,你瘦小的身影却挡在我身前,我被带走的那一刻,听到你的哭声,心如刀割,却不能对你说出实情。不过十几日,你竟瘦了这么多”他眼中满是心疼。

她怔怔地看着他良久,转过头去擦干泪痕,佯装生气:“驸马真是好手段,不如今后便宦海沉浮,定可平步青云!本宫便选聘高官之主,各生欢喜喽!”

他拱手行礼:“娘子真是折杀为夫了,为夫胸无大志,此生只愿守着娘子这最大的事业便满足了。

“那岂不埋没驸马?”

“实乃为夫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