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礼物》微随笔 ——微随笔

陶老一生酷爱文学,著书无数,名篇佳作如云,是当代著名作家,时任某知名文学杂志主编。他素来提倡文学要从娃娃抓起,并身体历行,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义务担任了某小学文学社团的辅导老师。陶老授课灵活,方式新颖,注重孩子的兴趣培养,有时还自掏腰包买些学习用品来激励孩子们进行写作,对孩子们的作文总是认真批改,有时批至深夜,累的腰酸背痛,他却乐此不疲。

  这还不算可怕
  
  最近,省里在开展安全生产先进企业的评选活动。据说,谁能评上,谁就能获得省里30万元的奖金。桃树坳煤矿年年都有伤亡事故发生,可县里的领导为了这30万元的奖金,竟也将这家煤矿作为安全生产先进企业上报给了市里,市里又上报给了省里。最后能不能评上,还得要由省里的评审小组来实地检查验收才行。
  
  这天,省里的“那班人”在市、县有关负责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桃树坳煤矿。带班的“头头”是一位很认真其事的领导,他不仅要听汇报,而且还要实地查看一下。哪知,当他们“一班人”一来到采煤点上——也就是深入到矿井里去,就猛然听到“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原来是塌方了,他们身边的十五、六个采煤工人全都眨眼之间被活埋了。
  
  省里带班的“头头”说:“哇,我的妈,太可怕了!”这时,在旁边的矿长说:“这还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有时候竟然同时塌两三个地方,一下子活埋三、四十个人——那才叫可怕呢!今年四月中旬的时候,我们矿里就曾经塌过一次的,整整活埋了四十五个人,如果您看见了,嗨!保管您会惊叫得发出喊声来咧……”
  
  
  刚开过廉政会
  县里的刘书记从市里开会回来了,一回来,人家就问他这次在市里开的是啥会?他说:“就是要加强机关的廉政建设,不能搞腐败。”随后,县里的各单位、各部门都传达这样的会议精神。
  
  刘书记从市里开会回来后,没过多久,就是年底了——也就是春节的时候了。这时,县委机关管后勤的李局长来到了刘书记的办公室,他说:“刘书记,马上就是年终岁尾了,县机关的干部职工辛辛苦苦地工作了一年,为党和人民作出了不少的贡献,按照过去长期以来的做法,每到过年的时候,都得给大家发一点‘福利’,今年上面对这管得很严,市里又刚开过会,对这有明确的规定,您认为今年的‘福利’还给大家发不发?”
  
  刘书记说:“每到年终,给大家发一点‘福利’,这是我们县多年来形成的规定,虽然前不久市里刚开过会,不准‘乱来’,但廉政建设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建设好的,得慢慢地来,不能操之过急,磨子也不是一天錾成的,你说是不是呀,老李?我看就这样吧,市里刚开过会,也不能让这会‘白开’,既然上面强调廉政建设,那我们现在也得要搞廉政建设才行,上面的话不能不听,不能跟上面作对;我们给大家发年终‘福利’还是要发,老规矩不能改,不过今年的‘福利’要少发一点,不要发去年那么多了;去年发得多,今年发得少,这就可以说明我们如今是在用实际行动搞廉政建设了,也可以说是我们如今是在按照上面的要求办了……”
  
  
  真不亏是局长
  
  
  最近,局里在机关大院新建了五个很大的花池。为了增加其美感,需要在花池水泥外墙的面壁上粘贴白色的瓷砖才行。我们局里没有基建科,像这样的“小修小建”都是局办公室负责实施的。我是办公室的主任,自然这活就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地落在我的肩上。
  
  八个花坛,很快就被请来的三、四个泥水工给三下五除二地建起来了,接着就该粘贴瓷砖了。关于这瓷砖,局里事先没有准备,也就是说没有现成的货,现在要用就只得去买。即此,我便向财务科拿了一笔钱,准备上街去。其实,买这瓷砖一点儿也不难,街上大把大把的,离我们局一里来路就有一家建材店,这家店子就有瓷砖卖,我决定就到这里去买。
  
  不想,这时我们局的邹局长急忙找到了我,他问我这瓷砖准备到什么地方去买?我对他说了我的打算,可哪知他一听就给我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他说我要去的那家建材店所卖的瓷砖不好,价钱又贵,千万不能到那里去买。我问他,那该到什么地方去买?他说,城西的园岗路有一家名叫“鑫源”的建材店所卖的瓷砖很好,价钱又便宜,要买这瓷砖的话,我要求你最好就到那里去买,只有这家店子的瓷砖才是我们最需要的,也是最符合我们要求的——别的店子都不行。
  
  局长的话,就是圣旨,不能违背,不能不听,于是我便租赁了一辆“昌河”牌的面包车前往城西的园岗路去买瓷砖。到那里一看,瓷砖虽说跟别的店子没有什么两样,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但价钱却比人家的店子要高,一箱瓷砖(这瓷砖是用纸箱包着的,一箱100片)最低要比人家贵三、四块钱;可是,既然局长“点兵点将”特意地要我到这里来买,哪怕贵,也得要买呀,你不买的话,那不是跟局长作“对”吗?不是给局长难堪吗?最后,我便朝这家店子买了250多箱瓷砖,共花费7600多元(这瓷砖30多块钱一箱的),在这里买,比在别的地方买多出1000多块钱。
  
  我真的不明白,本来这卖瓷砖的店子离我们局一里多路就有一家,而且人家卖得比这里还便宜,况且路比这儿要近得多,到这里来,要多走二十五、六里,可局长为何偏偏要叫我舍近求远专门到这里来呢,这是为何?后来,通过多方的了解和打探,终于才晓得,原来城西园岗路的那家建材店是邹局长的舅子(也就是他老婆的弟弟)开的。哦,难怪咧!
  
  邹局长真不亏是“局长”啊,聪明,脑子灵光,很会想“点子”。他叫你到他的亲戚的店子里来买,而不向你说明他与这家店主的关系,怕留下“徇私”的把柄,遭人揭发,而只是说这家店子是“如何如何的好”,硬是要求你到这家店子里来买——而且是不买不行,让你不明根底,以为他是出于一片好心,在为局里着想——他采用这种“含而不露”、“朦胧隐晦”的手法,从而就照顾他的亲戚做了一笔生意,让他多赚了1000多元(这1000多元是比正常的店子所卖的价多出的钱,如果算上这250箱瓷砖本来的利润,那就更多了)。
  
  嗨!邹局长,真值得人“佩服”的邹局长啊!高!高!高!妙!妙!妙!天下当官的,都得向你学习才行呀!
  
  
  
  请你们文明一点
  
  
  A市在开展“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活动,具体负责这一创建工作的是市里的黎副市长。该活动已开展了两年多,且已经省里批准,现已上报给了中央。据说还等十来天,中央就要来人检查验收了。
  能不能验收合格?这可是一个大问题!主要还得看这个市里平时抓的效果怎样,看全民的文明素质如何。为了实地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这天星期五,黎副市长独自一人便特地到街上去走了一圈,也就是深入到“第一线”去,作了一个“微服探查”。
  
  可哪知,当他刚走到“大新百货”商场的门前时,竟突然见两个青年男子在吵架,一个说:“老子日你的姐姐!”一个说:“老子日你的妹妹!”谁也不晓得是什么事,竟让他们这样互相谩骂的。
  这还了得!市里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他们竟这样丝毫不顾,就好像这活动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要是中央来人检查验收,碰到他们这样的人,那两年多费心费力的“创建”不就完蛋了?不就白费了?这样一想,黎副市长即怒火万丈,当下他便走上前去,厉声地说:“你们这两个狗东西,骂什么骂,啊——?请你们文明一点,现在市里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中央马上就要来检查验收了,你们晓不晓得呀,啊——?”
  
  岂料,这两个青年男子不知道黎副市长的身份,他们见黎副市长这个“过路人”竟然这样的爱管闲事,而且还说话这么的不中听,于是他们便说:“我们吵我们的架,关你什么屁事,啊——?日你的老娘!你的身子是不是发痒啊,想欠揍啊?”黎副市长回击道:“混帐王八蛋!就是因为关我的事,我才管;否则的话,我才没有闲心来理你们呢!”
  
  正在他们你你我我“舌战”不休的时候,一个巡警走来了。巡警不认识黎副市长,再加上黎副市长穿得也很朴素,不像一个当官的人,于是巡警便没好气地说:“喂,你们这三个兔崽子,互相之间骂什么骂,是不是吃多了没事做呀,啊——?操你们的大爷!请你们文明一点,我们市里正在开展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活动,要是你们这样给市里的创建工作‘抹黒’,小心老子把你们抓起来……”
  
  
  
  纯属子虚乌有
  
  
  梅溪村的人口超生现象严重,有人用书信把它暗地里反映给了县委袁书记。
  
  袁书记接到此信后,非常地重视,当下即指示计生局(计划生育管理局)要赴该村调查,如情况属实,将严肃地追究这个乡领导的有关责任。
  
  县计生局接到袁书记的“指令”后,很快就组织了一班人马,准备到梅溪村去实地查看查看一下,在他们还未去之前的头一天,就用电话通知了这个乡,告诉了该乡他们要来的目的。
  
  乡政府接到电话后,乡长很是着急。其实,这个乡的乡长早就知道梅溪村的超生现象,但只是他没有去管——也许是他懒得管,不爱去管。在他看来,抓乡里的经济建设才是第一位的,才是至高无上的的,至于计划生育嘛,那是可有可无的,那是无足轻重的。好,妈妈的!只是出乎意料,现在大祸临头了,县里要来调查此事了,这该如何办?
  
  你应知道啊,计划生育可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呀,全党上下都非常地重视呀,各地各部门实行的都是“一票否决制”呀(一票否决制,就是你这个地方其他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好,但若是计划生育不合格,那你其他各方面的成绩也都是等于“零”,也得取消你这个单位当年“评先表模”的资格)。如果调查组来调查,梅溪村的超生现象完全属实,没有什么丝毫的虚假,他们再把这一情况向县里的领导一报,那毫无疑问的,他这个乡长很有可能就要被罢黜免职了。
  
  此事,关系到丢官不丢官的问题,很显然,非同小可,马虎轻视不得!于是,乡长即立刻派人连夜赶到梅溪村去,找到该村的负责人,说是上面要来调查计划生育了,叫他们该如何如何地来应对,千万不要出什么“漏子”,不要出什么舛错。
  
  待安排布置妥当后,第二天,县计生局的一班人马就来到了这个乡。先是美酒佳肴地一番招待,等招待好了后,接着他们便在乡里有关人员的带领下,坐车来到了梅溪村。
  在村里,他们就分头挨家挨户地走访,仅一个上午就已调查了一百多家。可这一百多家,天!哪有什么超生超怀呀?别说超生超怀了,就连那些女人的影子也难以看到一个(当然这里指的是那些能生育的年轻女人,而不包括那些老妇女在内),他们所见到的都是清一色的男人。那么,试问一下,这个村的女人现在都到哪儿去了呢?嗨,谁知道啊!对此,他们就开始怀疑那个给袁书记写反映信的人了,是不是在无中生有信口开河地乱讲。
  
  计生局的那班人马回到县里后,县委袁书记即向他们询问梅溪村的情况,他们回答道:“经我们认真细致的调查了解,梅溪村的超生情况纯属子虚乌有,完全不存在——因为我们在那个村子里转了一整天,就连一个女人的影子也都没有看到过,您想,连女人都没有,哪有什么超生超怀呀?这是人家凭空乱讲的,一点儿也不可信,您千万别把它当真……”
  
  
  


  几位老者在公园聊天。
  “我家邻居的儿子副局转正局了,昨天他家庆贺了一天!”
  “我有个老同学,儿子从科员升为科长,当时他多高兴啊,可二年后,儿子判刑十年。”
  “上个月判无期的区长,原是个教师,要不当区长,会有如此下场吗?”
  “以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是君子当官,焉知非福!”
  “这跟当官没关系。人啊,不管做什么,关键是要学会做人!否则,你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二
  几天后,几位老者在公园又碰到了一起。
  “恭喜你啊!听说你儿子也副局转正局了?”
  “是啊,这小子还算争气!”
  “这都是你教育有方啊!”
  “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三
  局长办公室。
  “局长,你桌子上怎么放着个空笼子啊?”
  “这是我父亲特意送我的礼物,嘱咐我放在桌子上。”

同学聚会那天 解小花在KTV里唱了一首”等你爱我” 全程一片寂静
林语被盯得不知所措满脸茫然 歌毕
解小花说了一大串让人觉得他窝囊又让人心疼的话  
初三那年体考他带着38°9的体温在31°的蓝天白云下跑完了1000米
他说他不因为什么 只想多考几分能跟上她的脚步
高一她交了男朋友他找到她在桑树的蝉鸣下对她说让她收收臭脾气好不容易找个男朋友别被人家甩了
高二她分手了 她提的 原因她喜欢上一个高三的学长整日送毛巾买水 他怕她累
忙不过来 天天在操场和学长打球 出去吃饭也是他请客
句句不离她的好最后她追到了学长 酒后他说希望你对她好点
高三学长去了外地在大学里交了新的女朋友就这样把她甩到了一边
她拉他去喝酒吃肉 他是一杯倒那晚却陪她喝了一箱
她吐的满身他摇摇晃晃把她扶到了宾馆趴在她床头看了她一夜

  清晨,他走出家门,东方淡淡的朝霞红,映在了蓝天。轻轻吹来的晨风,又清又凉,他忍不住举起双手,张开大口,做起了深呼吸,好爽。
  随后,他放下双手慢步走向了田野,走上了河堤。
  河堤上,几只小鸟在他前面叽叽喳喳不停地雀跃,似是对他的热情迎接,他放慢了脚步,深怕惊吓了他们。
  河堤下,河面静静,河水清清,鱼儿来回穿梭不停。
  “啊!这不是自己小时候光着屁股游泳的清水河吗?”他有些激动。
  河两边,一片片金黄色的麦穗,和不远处一幢幢房屋及远处一座座青山,在彩霞的映照下,如画。几个早起的人,像是在画中游。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边住…”看着这美丽的家乡,他兴奋地哼起了歌。
  突然,身后响起了汩汩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只见刚才静静的河面翻腾着污浪,散发着阵阵污臭,清清的河水已混浊不清,他又惊又恨。这一幕似乎也激怒了老天,天空顷刻乌云翻滚,狂风夹着暴雨倾盆而下。
  “臭老虎!臭老虎!”
  猛然,他叫着睁开了眼睛,见自己睡在床上,还围着人,不觉楞了一下。
  “萧大伯,你总算醒啦!”
  “我……这……”
  “你在医院,昨晚你又辛苦又淋着暴雨,晕过去了。”
  “哦。那臭老虎?”
  “我们接到你的电话,立即赶了过来。现在已被强制停产,等候处理。”
  “好!臭老虎总算抓住了!”
  “萧大伯,谢谢你!为查找这臭老虎整整七个晚上,真辛苦你了!”
  “杨队,为了咱家乡山清水秀,应该的!”
  
  

  在文学社里,一个名叫张晓亮的同学引起了陶老的注意,他非常调皮,平时听讲不怎么认真,日常练习也不怎么突出,但每次文学社组织写作比赛时,他都能写出让陶老吃惊的文章,次次获得头等奖品。在以后,陶老就更加关注张晓亮,采取多种方式鼓励他写作,有时将他写的作文当作范文读给同学们听,有时将他的作文张贴在校外文学园地上展览,有时还奖励他一个小红包或学习用品,张晓亮也特争气,每次受到奖励后都能写出好的文章。“是根好苗子,一定要把他培养好。”陶老暗暗地对自己说,他坚信,张晓亮长大后肯定在文学创作路上有所作为。张晓亮的语文老师和陶老是挚交,谈起张晓亮时,老师告诉陶老,晓亮以前有抄袭现象。陶老摇头,不可能,小小的年纪怎会染上这些陋习,再说作文都是命题作文,如何抄袭?

图片 1

  在陶老的建议下,张晓亮如愿以偿地担任了文学社副社长,一下成了学校的小名人。在一次学校举行的感恩征文中,他的一篇《追忆父亲》深深地打动了陶老,文笔流畅,感情真挚,让陶老最为感动的是没想到晓亮父亲早逝,母亲下岗,家境如此不幸的张晓亮却如此坚强、乐观,他决定将他的作文推荐到省里一家知名报纸发表。

现在毕业聚会他唱了一首”可以了”听的林语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歌毕他说”这些年一直是你在走我跟在你身后我累了以后你要好要不然对不起我的不打扰”走不到的路就算了我们永远停在这了

  有了陶老的推荐,不几日,作文就在报纸上发表了。陶老想给晓亮一个惊喜,文学社活动期间,陶老趁课间没人,偷偷地将报纸放进晓亮的书包,当陶老拉开晓亮的书包时,一本《小学生作文精选》映入他的眼帘,他好奇地翻了几页,清楚地看到了一篇《追忆父亲》的文章,除署名不同外,其余内容完全与张晓亮的作文相同,作文很明显是抄袭的。

  “你的作文是不是存有抄袭现象?”陶老小心地问道。

  “没有。”晓亮干脆地答道。

  陶老拿出了那本《小学生作文精选》,让晓亮自己看看。

  “这不叫抄袭,我爸爸说了,这叫借鉴。我见爸爸在杂志和报纸上经常发表借鉴的文章,现在已是市里的名人……”张晓亮得意地辩解着。

  “你爸爸?!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张涛。在XX局工作。”张晓亮说。

  “XX局的张涛,是你爸爸?!”陶老惊叫起来。

  张涛以前就是陶老一直看好的写作者,在他编的杂志上采用了他的多篇文章,其中他还向国内有名刊物推荐了6篇予以发表……陶老打开电脑,在百度上果然搜到了他推荐的6篇文章早在2004年就发表了,内容完全一致,只是署名是他人的。

  陶老陷入了沉思:张涛,一个丢失良知与文心的小贼不足道,关键是问题发生了可怕的扩散,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