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微小说 ——微小说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歌声响起来,是小林的手机铃声。小林皱了一下眉头,接着电话快步走出办公室,可同事们还是听到了他父亲的大嗓门。父亲打电话让他回家,意外的是这次没说要钱。

一岁生日的时候,丑小兔用采来的蘑菇搭建了一个城堡,杏鲍菇当城墙,香菇围成房子,小蘑菇成了居民。丑小兔给城堡起名叫“菇菇国”。

“快看啊,飞翔的感觉真棒。大胆地走出来!拍打你的翅膀,你也行的!”


  几位老者在公园聊天。
  “我家邻居的儿子副局转正局了,昨天他家庆贺了一天!”
  “我有个老同学,儿子从科员升为科长,当时他多高兴啊,可二年后,儿子判刑十年。”
  “上个月判无期的区长,原是个教师,要不当区长,会有如此下场吗?”
  “以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是君子当官,焉知非福!”
  “这跟当官没关系。人啊,不管做什么,关键是要学会做人!否则,你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二
  几天后,几位老者在公园又碰到了一起。
  “恭喜你啊!听说你儿子也副局转正局了?”
  “是啊,这小子还算争气!”
  “这都是你教育有方啊!”
  “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三
  局长办公室。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局长,你桌子上怎么放着个空笼子啊?”
  “这是我父亲特意送我的礼物,嘱咐我放在桌子上。”

清明前夕,我又回了一趟故乡,为的就是给五叔上坟。
  我最后一次见五叔,是十五年前的春天。
  “瞧,这个疯子,又开始画圆了!”
  “快来,你们快来呀,赶快把地上的圆全部擦掉!”
  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孩,围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叫喊着,嬉闹着,在村口的空地上玩耍。
  男人只有一只胳膊,右手的衣袖空空如也,墨蓝色的袖管在腋下不时地随风飘动。他,全神贯注蹲在地上,左手握一根约尺长的断柳枝,在雨后的泥地上画圆。只是他的圆还没画好,那帮淘气的孩子,就用脚把他画的线给抹掉了。他不生气,也不骂那些孩子,双脚退后挪过一块地方,重新开始画。
  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五叔。他家最初的老房子离我家只有不足五步路,正处在村里祖宗祠堂的隔壁。我从小就习惯叫他五叔,若按村里的宗谱论起辈份来,我比他还大一派,而且他也不是我五服内的堂叔。我之所以称他五叔,完全是出于尊重他。直到八岁以后,我才真正记事。小时候,我从未见过五叔的父母,更未见过他的老婆,在我的记忆中,他家的房子后来也成了村里公用的老年活动中心。
  听父母说,小时候,我一见五叔就哭。其实他长得一点也不凶,相反的,他整天脸上带着笑。可是,我一见他就躲。我反而不怕村里长相最凶的屠夫老三,而村里和我同龄的孩子只要一提起屠夫老三的名字,就吓得哇哇直哭,因为他们害怕他手中那把寒光闪闪的屠刀。他每回见了男孩,开口总是那句话,“别跑,等我把你的小鸡鸡割下来下酒!”试想,听到这话的孩子,焉有不逃命的?只有我,听到那句话不仅不跑,反而走近他跟前,把鸡鸡露出来,对着他尿尿。因为我知道,他只是吓唬我,根本就不会拿刀割。就因为这,屠夫老三曾对我的父亲说,“小乐子这狗崽子将来一定有大用!”小乐子是我的小名。我记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五叔也在场。或许,这也便是五叔自小就喜欢我的原因之一。
  五叔年轻时人很聪明的。他排行第五,但头上的四个哥哥一个也没有活下来。他的母亲生他时因为难产,当时就去了;他的父亲在他三岁时为队里上山采石头,不幸被一块巨石压死了。于是,五叔成了村里年纪最小的五保户,村里只供给他吃和穿,没有送他上学。令人惊奇的是,五叔从小竟然无师自通,他似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很早就会背《三字经》、《增广贤文》上的经典句子,成人后说起话来出口成章。五叔二十五岁的时候,村里的好心人张罗着帮他找老婆。订亲的那一年大年三十晚上,他自告奋勇帮村里放铳,遇到哑铳时他舍不得丢掉,谁知几分钟后那铳又响了,当时就炸飞了他的右手。于是,好端端的一门亲事也泡汤了。发生这件事以后,村里的老人都说,他家祖上不该在祖堂边建房,那里阴气太重,不利子孙。对于这种迷信的说法,我成年后一直半信半疑,因为乡下有许多事情,似乎用科学的概念永远也解释不清楚。
  我只清楚地记得,自我读书以后,就不怕五叔了,反而一放学就缠着他。记忆中,他为我摘毛桃、捉知了、放风筝、滚雪球。有一天,五叔郑重地问我,“小乐子,你说天底下什么东西最难画?”
  我搔了搔头,“人呗!”
  “不对,人好画呀,你没看见好多画上的人跟真的一样,那都是人画出来的!”
  “五叔,那你说——什么最难画?”
  “圆!你看,不用圆规,也不准用圆形的东西照着描,要想画得很圆,真难!”
  五叔说着,便用左手的中指在地上画起来。
  五叔画得很认真。那是我第一次见五叔画圆。咦,原来他左手画的,比学校的老师在黑板上画的还要好呢!
  “五叔,你真行!”我不由得心中对五叔佩服得五体投地。
  谁知五叔摇摇头,“还差得远呢!小乐子,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我想也没想,就说,“开汽车!”因为同学小强的爸爸当时开着一台拖拉机,常常放学后接小强回家,让大家羡慕得不得了。如果我长大了,能开一辆汽车,那不是要超过小强的爸爸?
  “五叔,你呢?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我想飞!我要飞到天上去——”
  五叔说着,弯下腰来,将左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在原地转了三圈,然后快速地绕圈跑起来。
  “哇,五叔飞得好快!”我站在一旁大声叫着,为五叔鼓掌。我当时在想,要是五叔有一对翅膀,该有多好!他那么聪明,一定能飞得很高的!
  多年以后我想起这段往事,这才明白,原来五叔的梦想是开飞机,因为他从小最喜欢看的电影是战斗片。他坚持画圆,是想证明,他失去了右手,也能一样将圆画好!
  读初中时,我成了住校生,不能天天看见五叔了,只能每周回家一趟。每逢周六的晚上,五叔总要来我家,问问我的学习情况,关心我在学校吃得饱不饱,他还偷偷地给过我几张皱巴巴的粮票,因为六十年代的中国,如果没有粮票,连半个馒头也吃不到。
  读大学的时候,我坚持每月给五叔写一封信。大二那年,父亲在信中说,村里的好心人劝五叔收养了一个女婴,五叔现在当起了奶爸了,天天要喂女儿喝牛奶,要帮女儿洗尿布,忙得不亦乐乎。我读后打心眼里替五叔高兴。是啊,等他的女儿大了,考上了大学,那不就成了他的翅膀么?他想飞多高,他的女儿就能为他飞多高。说不定,她还能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女飞行员呢!
  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五叔的女儿刚满三岁,之前我曾收到过五叔寄来的照片,她长得白白胖胖的,非常可爱。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一天,五叔去田里收菜籽,他三岁的女儿一个人在村口的池塘边玩耍,不小心掉下去淹死了!从此,五叔就变得半疯半傻!他一天到晚,就会蹲在地上画圆圈,谁阻止他,他就朝谁“嘿嘿嘿”地傻笑,既不打人也不骂人。
  
  初春的山野,满眼是青绿的野草。不远处,不时传来几声乌鸦的低鸣。焚香,烧纸,放鞭炮。站在五叔的坟前,坚持拄着拐杖陪我同来、年过花甲的父亲突然想起来了,对我说:你五叔要走的那一年,每逢他清醒的时候,口中常常叫着你的小名,“小乐子,小乐子快来呀,我现在要飞了,你就是我的翅膀呢!”
  我大叫一声“五叔”,双膝跪倒,泪如雨下……
  
  2011-2-29
  

  最近小林越来越后悔给父亲手机了,老家里没安电话,有事儿父亲就用公话。为了方便,小林把自己不用的旧手机给了父亲,父亲确实是方便了,可却不方便了小林。父亲的电话随时都会打过来,不分什么场合。父亲老了,可年轻时吆喝牛练就的大嗓门一点儿没变,打电话当然会先吆喝小林那土得掉渣的小名儿,而且,每次打电话几乎都是为了要钱。家里怎么那么多用钱的地方啊,什么要买化肥农药了,要用收割机割麦子了,表大爷的孙子要过百日了,总之,父亲不缺要钱的理由。小林心里就免不了有些怨言,自己只是个工资不太高的小职员,日子确实过得不宽裕。更可气的是父亲的胃口越来越大,前些日子,父亲掉了个牙,非要镶个很贵的烤瓷牙,小林不得不掏了两千元,可他却只是去乡卫生院安了颗粗劣的假牙。当然,小林的不满只能埋在心里,母亲走得早,父亲拉扯大他哥儿俩也实在不容易。

第二天早上,丑小兔收到一封信,没有署名。信上只有一句话:谢谢这一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鸟爸爸在天空下鼓励着孩子飞翔。

  小林还有个哥哥大林,人很木讷又口吃,四十多岁了还没成家,农忙时和父亲料理那几亩地,平时就到城里打工。大林有的是力气,钱挣得不算少,花钱的地方也不多。想到哥哥,小林的心里禁不住一紧,为他上大学哥哥卖掉了多少力气啊!哥哥就在小林所在的城市里打工,他把自己悬挂在接近竣工的楼房外墙,用极度别扭的姿势把坚硬的混凝土外壳打钻出一个个圆孔。这无疑是个很危险的工作,但小林实在帮不了哥哥什么,只能叮嘱哥哥常到他家里去,哥哥却很少去。

丑小兔上学了。老师让画一朵自己心目中最美的蘑菇,丑小兔就画了一朵绿色的长着一双翅膀的蘑菇。老师说,这样的蘑菇是不存在的,而丑小兔回答说:它在我的心里存在呀,而且蘑菇本来是有翅膀的,只不过我们看不见。

“你的翅膀已经可以让你飞向外面的世界,没事,不要害怕受伤,我在下面接着你,孩子。相信父亲,一定不会让你受伤!”

  周末小林就揣上几百块钱回了家,父亲没提要钱的事,却吞吞吐吐说些不着边的话:“二娃子啊,爹说不定哪天就走了……”“二娃子啊!这些年你给了爹不少钱,是不是爹想咋花都行啊?”小林让父亲有话直说,自家人用不着绕圈子。父亲就去挖盛麦子的大缸,竟然挖出一大包百元大钞,整整六万块!这些钱有小林给的大林挣的也有父亲从嘴里省的。父亲听别人说可以买什么养老保险,要小林也给哥哥买,“我老了,有你哥儿俩,你哥干不动活儿的时候可怎么办啊!”父亲浑浊的老泪流下来,小林的泪也流下来……

放学的时候,学校大门上夹着一封信,却没有署名。信上只有一句话: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可是,可是上次你就没有接住我。”孩子用翅膀碰触另一只翅膀受伤的地方,“哎呦,还有些疼呢!”

  小林带回了父亲从麦子缸里挖出的六万元,六万啊,都能买辆说得过去的私家车了。小林做梦都想有辆车,眼看周围很多人都买了车,人高马大的他却骑着个女式电动车,说不出的别扭。要不,先买辆车吧,等过几年再给哥哥买保险?不行!如果这样自己也太没良心了,父亲和哥哥多不容易啊!其实,不给哥哥买保险也行,等哥哥老了就接到自己家里,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啊!六万块钱真是搅得小林寝食难安……

丑小兔毕业了。在毕业演讲时,丑小兔讲了一个关于蘑菇的故事:很早以前蘑菇都长着一双翅膀,可以自由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但是有一天森林颁布了新的法则,要求蘑菇必须依附出生的树木生长,不能自由迁移。蘑菇的翅膀就慢慢退化了成了“隐形的”。丑小兔说,我们兔子也有“隐形的翅膀”,如果我们想飞,也一定能飞起来。

鸟妈妈为孩子去寻找食物,鸟爸爸依旧在鼓励孩子勇敢地飞翔。

  可是,小林没料到的是大林却出事了。他竟然从施工的楼房架子上失手掉了下来,生命垂危!小林飞奔过去,哥哥用最后的气力交代了后事。大林自己攒了六万块养老的钱,要留给弟弟买车。“老二啊……你看人家都有车了呢!”“人家都有了!”小林上学时,每次哥哥给他买东西都是这么说的,人家有的,哥哥希望弟弟也有啊,可哥哥自己连老婆孩子都没有啊!小林的心破裂成数不清的碎片……收拾哥哥的遗物时,发现一个放音机,是多年前哥哥给小林买的,早被小林扔掉了,哥哥却又带在身边,还用个餐巾缝的袋子包裹着。小林安下放音键,歌声响起来:“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毕业典礼结束后,丑小兔又收到一封信,仍没有署名。信上只有一句话: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这时候,树叶里露出一双狡猾的眼睛。

丑小兔工作了。她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老师。起初,她对工作特别有热情,特别想当一名与众不同的老师。几年下来,却发现,学校和家长要的根本不是对学生本身能量的“唤醒”,而是外在知识和观念的灌输。丑小兔迷茫了,妥协了,越来越和其他老师一样了。奇怪的是,她发现自己收到的匿名信越来越少了。

鸟爸爸看见了什么?狐狸!为什么他会在这?难道他看见几天前,孩子没有飞起来,摔到地上的事情?

有一天,她看见有一只小兔子画了一朵金黄色的长了两只脚的蘑菇。她脱口而出:这样的蘑菇是不存在的。然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鸟爸爸飞到狐狸面前,隔绝狐狸盯着孩子的视线。而狐狸一点都不在乎,慢慢地朝孩子走去。狐狸知道鸟爸爸的孩子飞不了。鸟爸爸微微昂起坚硬的鸟嘴,张开翅膀,一边恐吓,一边往后退。已经退到鸟巢边,鸟爸爸回头看一眼瑟瑟发抖的孩子。

放学后,丑小兔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封信:很伤心,你终于离开了我。十分怀念以前你陪伴我的时光。你还会回来吗?

转过头来时,狐狸的身躯在鸟爸爸眼前放大,狐狸扑到鸟爸爸的身上,都从树上掉到地上,扭打在一起。

信的署名是:你的隐形翅膀。

孩子抬起头,没有看见狐狸和父亲。“啊,爸爸在地上受伤了,我要去帮他。”

鸟爸爸和狐狸对峙着,鸟爸爸掉了不少羽毛,狐狸嘴里流出泛红的口水。

孩子看着爸爸受伤的样子,他忘记翅膀的伤疼,拍打着,飞出鸟巢。

从地上衔住一块石头砸向狐狸。

“哎呦,好疼!”狐狸叫起来。

“哈哈,我就说儿子一定能飞起来的。你输了!别衔石头了,孩子。快向你狐狸叔叔说,‘对不起。’你能飞起来,多亏你狐狸叔叔的帮忙!”

孩子听着爸爸的话,一脸疑惑,嘴的石头仍然衔着,没有丢掉,走到爸爸的身边。

原来,这一切都是鸟爸爸和狐狸叔叔商量好的计划。

听完这一切,孩子扑进爸爸的怀里哭起来了。向狐狸叔叔道完歉后,狐狸叔叔看着他们父子飞回了鸟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