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官网创办西藏电视台之三十四(比烟花寂寞)

​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三十四
—-改善用房条件—-活动板房和迁入无线电厂旧址
作者:比烟花寂寞==编辑:细雨
我在西藏工作将近八年中,从来没有间断过改善电视台用房条件的努力。不过,改善用房可不像设备更新那样顺利。有成功,也遇到不少挫折,由于“文革”后国家经济困难和电视台选址一再出现问题,以至没有修建一平米新房。
一. 活动房子
1978年5月1日,西藏电视台开始试播,在拉萨市委书记罗明同志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借到拉萨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乒乓球室,做电视演播室。在演播室的一侧,建了一座电视车庫,电视车放在里面,就等于电视中心机房了。发射机房借用部队在药王山东面山峰的两间藏式房屋。
试播初始阶段主要是在演播室或现场直播,用房还可以满足工作需要。1979年,自制的录像电视节目逐步增多,并调入一批青年干部,原有用房明显不能适应工作需要。编辑、记者、播音员、工程技术人员没有地方办公,录像设备没有地方存放。解决用房问题迫在眉睫。“文革”后经费十分紧张,新建用房难以实现。一天我看到工人临时居住的活动板房,可以遮风挡雨,而且造价不高,电视台当年经费可以解决。于是我同钱礼孝等同志查看活动板房,认为这是暂时解决用房问题的办法。于是我们从物资部门选购一套活动板房,大约二百平方米。请工人在演播室的西侧打好地坪,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与工人一起动手,架起了活动板房。这样编辑有地方写稿子和编辑录像节目了,播音员有地方做播前的准备工作了,录像设备也有地方存放了。西藏电视台自制的第一个小型电视晚会<元旦小聚>就是李铮铮在这座活动板房里,完成后期制作的。冬季来临,活动板房的缺点暴露无遗,当年的板房不具备保温性能,室内即或点上功率再大的电炉子,也无法御寒。
二.迁入无线电厂旧址
我们在寒冷的活动房子里坚持了一个冬天,转过年来春暖花开,1980年西藏自治区政府将原无线电厂旧址,批给电视台使用。这是坐落在药王山北侧的一个很大的庭院,它紧靠电视塔址药王山主峰,这就缩短了电视中心与发射台的距离,有利于电视讯号的传输。院内有一座二层办公楼房,足够电视台所有人员办公。一个十分高大的厂房,可以改造成电视中心机房和大小演播室。三排宿舍,其中一排是二层石头和土坯结构的楼房,两排一层土坯房,可以容纳电视台全体人员入住。一个大厨房,解决电视台单独开伙的需要。大车间的南面有一个种植蔬菜的大暖窖和一大片菜地。局里调来一位种菜的能手沈永柱同志,在暖窖为大家种菜。丰硕的收获不仅满足电视台职工所需要的蔬菜,还向广播局食堂提供很多蔬菜。这样电视台工作和生活的用房以及必备的设施全部得到解决。此外,大院的西北角还有一个很大的室外厕所(当年西藏还没有室内厕所)。在这里所以强调厕所很大,是与广播局厕所很小相对而言的。当年西藏广播局厕所小便坑少,女同志多,上厕所十分不便。为此在局务会上曾经专门讨论扩建厕所的问题。一位副局长,激动得站起来学着女同志排队上不了厕所,急得一个劲的跺跺脚的样子。开会讨论几次,竟然成为当时的一个难题。而电视台的厕所很大便坑较多,就不存在这样问题了。此外,电视台在文化宫时由于厕所距离很远,女同志值夜班上厕所,很不安全,曾被坏人追逐,若不是跑得快,险遭不测。所以电视台大院里有自己的厕所,工作人员的安全得到了保障。最为可贵的是办公楼前有很大一片空地,可供新建电视中心使用。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电视台大院4.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
这张照片显示电视台新台址在布达拉宫的西南,西藏广播局坐落在布达拉宫西侧姑雪林卡当中,电视台与广播局临近,仅隔两条马路。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电视台大院2.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从药王山上拍摄的原无线电厂――电视台新台址
这是一个十分理想的台址,除适合电视技术需要外,电视台离领导机关广播局很近,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便利条件。电视台全体人员搬进了新的宿舍,工作方便多了,不但免去上下班跑路的时间,也为值夜班的同志提供了安全保障。(西藏电视台在文化宫时,值夜班的女同志曾几次受到坏人的追逐和石块的袭击)我和滨洁也搬进了一套两间房子的宿舍。搬进新址同志们兴高采烈,负责后勤工作的拉旺同志与几位藏族年青同志一起,从很远的地方,拉来一块块的草皮,在大院的中央铺了一大片绿茸茸的草地。当时全体在藏同志在新建的草坪上合影留念。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西藏电视台全体合影2_副本.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height:323px;float:none;width:500px” border=”0″ hspace=”0″
src=””
width=”392″ height=”270″ />
前排右起 罗次、沈永柱、拉旺、明玛才仁、穷达、丹巴格桑、仁青、丁小英、
后排右起 于文朝、曹绥军、陈东、孟绍先、达扎、强巴、张科、陸玲、范泉水、李晓梅、黄小诚、钱礼孝、何仁
电视台工作人员合影,不可能做到全体人员到齐。有的在北京录像,有的外出摄影,有的送出学习,有的去内地休假。这张照片里缺少陈珺、邓玉龙、刘莎、莫珊、展淑兰、姚小莎、张莉、杨栋、陈培云、朱雪岩、朱金辉、韩辉、彭芾、丹增、普布扎西、杨和平、巴杰等同志。
这张照片是新调到我台的年欣同志拍摄的,记得他带一部非常好的照相机。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孟年陈等.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 年欣同志(右二)2005年在台庆大会会场
将无线电厂的大车间,改造成电视中心和演播室,是一项十分复杂繁重的工作。我在西藏期间只完成了前期一部分工作。首先要把车间里的二十来台机床处理掉,最初局里决定这一工作由局事业处负责,过了两个月没有动静。局长又要求电视台处理。我很不高兴,为此还顶撞了领导,造成我也不愿意出现的关系比较紧张的后果。最后,还不得不由电视台处理这批机床。车间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是两台注塑机。我在拉萨四处寻访需要这种设备的工厂,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工厂需要这种设备,于是我贱价处理,没用我长时间,车间里的机床全部处理一空。大家自己动手清扫车间,然后请建筑工人重新打好地坪,在大车间的西部间壁出一个电视中心机房、一个供电视播音员播出的小演播室、一个录像编辑室和一个电视电影机房,车间的大部分面积留作大演播室。总共大约
500多平方米。与长春、沈阳电视台建台初期的使用面积大体相仿,好像还大一些。间壁好的电视中心机房,迎来了中广局调拨给西藏电视台的彩色电视中心设备和飞点扫描电视电影设备。这个厂房大门面向西,拉萨的强劲的西北风吹来屋里很冷。广播局副局长杜泰同志派人为车间大门修了一个挡风的门斗御寒。
电视台从劳动人民文化宫迁入新址,作到了不影响电视播出。当天大清早电视台全体同志就开始搬家,除搬运全部电视中心设备外,还必须架设一条从电视中心机房到药王山顶发射机房的三百多米长的电视电缆。全体在拉萨的同志都各尽所能参加劳动。那天钱礼孝、邓玉龙、张科、穷达、达扎、强巴、巴杰、普布扎西、杨栋、杨和平和陈东等同志出力最大,大家劳累了一整天,傍晚才完成了这项工作,并保证了当晚电视按时播出(当年电视台白天没有节目,晚间播出)。下一步就是将车间的主要部分改造成大演播室的工作,其难度在于大车间是两层楼高的通顶大玻璃窗,铁皮屋顶,毫无隔音设施。而演播室则要求绝对良好的隔音效果和吸音装置。拉萨雨季偏偏下在夜间,正是电视播出的时间,暴雨落在铁皮屋顶上哗哗作响,是没有办法演播或录制电视节目的。正如陈培云同志在回忆文章中写的,由于隔音没有保障,在录制新闻和为藏族译制电视剧配音时,时常从外面传进来猫叫、狗叫的声音。遇到这种情况只好重新再录。此外,它还需要吊起可以调控的灯光设备和多个演区的话筒,再挂起天幕,才能基本构成演播室的条件。而实现这一切,在当年的拉萨确实非常困难。严格地说达到上述要求几乎等于重新翻盖,它甚至不比新建演播室省工省料省时省钱。若是简单处理又难以达到使用要求。我曾选择几个方案比较,在我离开西藏内调之前,尚未完成演播室的改造工作,对此我深感遗憾。我离开西藏以后,西藏电视台的第一位藏族导演仁青同志和西藏电视台调来的第一位舞台美术工作者原西藏话剧团舞台美术组组长孟绍先同志与其他同志一起,完成了改造大演播室的工作。从1984年起,每年藏历年都在这座演播室里录制藏历年电视晚会。还录制了其它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这些节目不但受到西藏各族电视观众的热烈欢迎,有的还送中央电视台播出,并获奖。详情仁青同志将写出专题文章发表,请注意选看。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何欧仁会见.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 2005年仁青(右一)参加台庆活动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仁孟强朱.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孟绍先同志(左二)2005年参加台庆活动
西藏电视台在这一新址,一直工作了十多年,直到1995年新建的电视台建成。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创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五—-感谢支持和帮助建设西藏电视台的人们(三)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400″ height=”80″ />七.为西藏电视打开绿灯的西藏第一书记任荣同志
1977年5月,第一批电视设备运进西藏之后,由于拉萨当时电力供应不足,一部分领导不主张电视上马,故而电视筹备工作,停了很长一段时间。调集办电视的人员,也被分配到电台各个部门工作。本来也准备调我到电台编辑部工作,我留了个心眼,借口还有331工程尚有未竟事宜,暂时仍然留在原办公室工作。
1978年春西藏自治区召开党代表大会。我同摄影记者陈珺商量为大会放映庆祝粉碎“四人帮”的新闻电视片,并为大会拍电视新闻,我为他打灯光。
会上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任荣问,哪里来的这样一位老同志在打灯光?身旁的同志告诉他是进藏办电视的何仁。会议休息时,任荣同我谈话,我顺便汇报了电视筹备工作的情况。我告诉他,中央调拨一套黑白电视设备,我们还调集了一批专业人员,具备了电视试播的条件。我还谈到电视除播出新闻和文艺节目外,还可以办电视教育,让各地教师通过电视教学,提高他们的师资水平。任荣听到这里,十分高兴,他对我说:“我这里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教三年级的学生,师资非常缺乏!你能够办电视教育很好,我告诉他们,让你们办电视。”
接着任荣同志招呼采访党代表大会的记者们,与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同志合影留念。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任荣等合影-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1878年春自治区党代表大会上,第一书记任荣(后左四)、书记杨东生(后左五)、天宝(后左三)与新闻记者们合影
何仁(后右三)陈珺(前左一)莫树声(后右二)
办电视–让我焦急等待的问题,就在与任荣同志暂短地交谈中获得解决,西藏电视从此开办起来了。
第二天,主持广播局工作的副局长牛锦华,告诉我自治区党委批准我们办电视了。于是,我们就开始了试播电视的紧张筹备工作。
任荣同志在西藏期间,对电视一向大力支持。早在确定电视塔址的问题上,就是任荣拍板定案的。1976年春我同广播电视部技术部高褔增等同志第一次进藏,选定电视台台址、卫星地面站地址时,就遇到很大阻力,主要是空军指挥部,反对在药王山上建立电视塔。他们的理由是,将来可能在拉萨市郊建设飞机场。药王山建电视塔,影响飞机场所需要的净空。
为此我特意走访了空指的副杜参谋长,向他说明为什么电视塔必须建在药王山上。他当时答应配合,可是在自治区政府召开的专门讨论电视塔址的会议上,不但空军指挥部反对,西藏军区也出面反对。西藏两个重要军事部门的极力反对,确定电视塔选址的难度可想而知。就在我为此一愁莫展的时候,传来任荣同志拍板定案的消息,电视塔就定在药王山顶。我事后多次回想,若不是第一书记任荣同志顶力相助,电视塔定在那里还真是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
任荣同志确定电视塔址后,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宋子元同志,作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他单独找藏族上层人士,一位一位地征求意见,最后取得藏胞的一致支持,电视塔址才落实下来。
八.为西藏培养电视专业人材的北京广院
一座电视台有了电视设备和房舍,还需要足够的电视专业人材。1979年西藏广播局招收了的批学员,一部分在实际工作中锻炼,一部分需要专业培训。于是西藏广播局人保科长曲滨洁找北京广播学院(传媒大学前身)副院长孟介夫同志联系。出乎意料之外的,孟院长一口答应全部接收。于是十几位学员全部送到广播学院学习。有的学电视新闻,有学电视导演,有学电视技术。几年后这批青年学成返藏,成为西藏电视台的生力军,有的担任领导职务。韩辉同志先后任西藏电视台台长、西藏广播局局长、丹增同志任西藏电视台副台长至今。
我和曲滨洁一直对孟介夫同志对西藏电视台的热情支持与特殊关照念念不忘。我同孟介夫同志几次在京开会相遇,结成好友,十次全国广播会议全体与会人员合影,我们还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去年得知孟老健在,我同滨洁准备前往探望。不料老人九十五岁高龄先逝。成为我们一大遗憾。只好送孟介夫同志一路走好!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width:283px;float:none;height:453px” title=”孟介夫
(2)_副本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width=”408″ height=”528″ /> 孟介夫副院长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曲李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 曲滨洁(右)与李晓梅在布达拉宫前合影 九.自治区领导决心大力发展电视
西藏电视台播出彩色电视,并播送中央电视台节目,西藏电视新闻及时报道本地重要消息,特别是译制藏语电视剧以后,电视日益受到广大藏族汉族观众热烈欢迎,并受到领导重视和不断夸奖。一次热地书记见到我,他热情地喊道:“老何!你的这个彩色电视真漂亮啊!”
而对自治区领导决策大力发展电视,我们还是在实际工作中体查到的。当年各电视台需要更新或进口电视设备,一般都是电视台提出计划向主管领导部门申请。而西藏电视台则恰恰相反,倒过来了。不是我们申报计划,而是外贸公司把我们找去,主动让我们申报外汇计划。不是削减我们的计划,而是一再让我们申报更多更全面的外汇计划。第一次我们申报30万美元的外汇计划,购买彩色电视设备。外贸公司没有批准,却让我们考虑全面一些,让我们追加计划。第二次申报了50多万美元的外汇计划。外贸公司又把我找去,让我们再次追加计划。
我办了两座电视台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我将为这一情况向西藏广播局领导汇报。经过分折认为可能自治区多年来积攒一笔外汇,准备用在最受群众欢迎的事业上,最后领导选中了电视。于是我们放开胆量,全面更新电视台设备,进口世界最好最先进的彩色电视设备。最后第三次申报了一个97万美元的外汇计划,获得批准。自治区政府牛瑞周副主席向我们宣布自治区政府批准这项计划。
我离开西藏时这项进口设备的工作还在进行。2015年庆祝台庆,我重返西藏得知最后这项进口彩电设备的计划竟然追加到200万美元。这在当年恐怕在地方电视台是很少有的。
当年阴法唐同志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实现大力发展电视事业的计划,与阴法唐同志对电视的重视是分不开的。我离开西藏前后阴法唐同志多次到电视台视察工作。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阴法唐视察电视台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阴法唐书记(左二)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阴法唐视察电视台2.JPG.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
阴法唐书记(右二) 十.不在电视台编制的藏、汉语电视播音员
调集人员是筹备电视试播工作中一项复杂十分的事情,而难度最大的还是物色藏汉族电视播音员。西藏电视台需要藏、汉两种语言,男、女声四位电视播音员,才能开始试播。电视台播音员条件要求十分苛刻,形象、仪表、气质、嗓音、口齿、语言表达能力、文化程度、记忆力等等,此外,政治思想表现、甚至生活作风都必须合乎要求。当时我们只有李晓梅一位汉语女电视播音员,还缺三位,在短短一个月的筹备时间里,找齐所需的电视播音员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电台播音组长丁锋同志,他形象满好,其它条件自不必说,肯定合乎要求。于是我向电台求援,电台领导全力支持,并告诉我藏族播音员里,形象多是满好的。我见到了藏族播音组长土登同志,也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还选中了藏族女播音唐曲同志。这样藏、汉、男、女电视播音员就配齐全了。还发现汉族女播音员孙德萍同志条件很好。李晓梅到北京学习和休假期间,全由孙德萍到电视台播音。藏语播音组副组长次仁卓玛同志还经常来电视台配音藏语解说。还必须提到,最近李晓梅从加拿大发来邮件,她回忆在西藏电视台试播初期朗杰央宗同志曾经来电视台帮助播音。虽然她来电视台播音时间不长,但是,在那个起步唯艰的年月,能够伸出援助之手,也是十分珍贵的。电台的几位播音员把支援电视台播音工作,完全当做自己的工作任务,当年电视直播,要求播音员在很短的时间里,背诵稿件,难度很大,十分紧张,有时临时增加节目,他们都做到随叫随到,从来没有出现过误播的事情。电台在布达拉宫的西侧,电视台在布达拉宫的南边,从电台跑到电视台要横跨一条拉萨交通要道和一条水沟,走很长的一段路。他(她)们在完成电台的播音工作的同时支援电视台的播音工作,往往来回跑的气喘嘘嘘,而他们从无怨言,真是可敬可佩。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孙德萍:孙丁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电台汉语播音组长丁锋(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土登_104254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藏语播音组长土登在电台播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土登与次仁卓玛在播音.pn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电台藏语播副组长次仁卓玛与土登在电台播音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唐曲照片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电台播音员唐曲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孙德萍: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电台播音员孙德评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朗杰央宗讲话_副本.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2005年朗杰央宗(右)在台庆大会会场留影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title=”何明李1.jpg” border=”0″ hspace=”0″
src=””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提供朗杰央宗曾经帮助电视台播音的李晓梅(右一)
让我三十七年来一直牢记在心的一句藏语,是藏语播音员在西藏电视台试播的第一天–1978年5月1日教会我的。“再见”:sei
na sei gu na ma cuo jie ma jie yue
我不会写藏文,只好用拼音来表达。现在仅能以此表达我对藏语播音员怀念和感激,感激她在西藏电视台开创的最初年代,给予我们的热情支援和帮助……
在本文全部结束的时候,用这句藏语:sei na sei gu na ma cuo jie ma jie yue
向网友们道一声:“再见!”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height:396px;width:603px” border=”0″
src=””
width=”600″ height=”500″ />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三十五
改善用房条件--发射机房换新址 作者: 比烟花寂寞 编辑:细雨
三、选址工作的成功与挫折电视台主要由电视中心和电视发射台组成。电视中心包括电视中心机房、演播室、编导、新闻编辑记者和行政人员的工作室和办公用房以及附属用房。发射台主要由发射机房和发射塔组成。电视中心一般多建在地势平坦的地方,而发射台一般多建在地势较高的地方,以扩大电视传播的范围,也就是电视常用的术语――扩大电视覆盖面积。所以西藏电视台的发射塔选择在拉萨市的药王山主峰上,电视中心在它的近旁。电视中心与电视发射台即分在两处,在主要依靠电缆传输视频讯号的条件下,又尽可能的相距不远,以保障从电视中心向电视发射台传送电视讯号的质量。西藏电视塔的选择虽然遇到很大阻力,最后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任荣同志拍板定在药王山上。可是电视发射机房和电视中心的选址又出现很多波折。其中有成功,也有挫折。下面分别叙述。
发射机房选址中广局设计室齐勇义带领设计组来拉萨考查后,确定发射机房在药王山主峰北侧的山梁上,这里距离发射塔很近,地势比较平坦,而且岩石坚固,具备很多有利条件,于是就确定在这里建发射机房。设计室的同志回北京,着手设计工作。是年冬季拉萨狂风大作,我发现刚刚选定的发射机房地址正当风口。我寻访进藏老同志和藏族同胞,征求他们意见,所有被访问的同志,都认为这里不适宜建机房。一是机房的附属设施如微波天线等容易被大风刮倒,二是机房保温会受到很大影响,而更重要的是值班人员在大风季节上下班,走在山坡上,极不安全。我否定了这个方案,于是再选新址。我和发射机组的同志,围绕药王山主峰寻找适合的场地。最后在主峰的西侧的山坳,找到一个适合建发射机房的场地。这里虽然地势比较低,但是与铁塔的直线距离比较近,而且背风,它的西面有一片苗圃和树林,这里的小气候较好空气湿润,工作人员上下班也不必爬山,而最主要的是值班员永远不会受到狂风的威胁,他们的安全有了根本保障。我同发射组的同志商讨确定发射机房就建在这里,并取得广播局领导的支持。更改选址可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中广局设计室已经着手设计的前期工作,再变更选址,已经做过的工作将全部作废,这是设计部门最为恼火的事情。我多次打电话向中广局设计室说明更改选址的理由。可是对方坚决反对。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一次一次不厌其烦地打长途电话。最后我在电话里向他们讲述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打动了他们。那是一次春季植树活动,清晨我们随同广播局的同志一起来到拉萨西郊,这里是一片十分平坦的土地,我兴高采烈地顺嘴说了一句:“这里真是植树造林的好地方。”不料在我身旁的一位老进藏,却反驳我说:“哼!年年在这里种树,也不见树苗长起来!”我诧异地向他问个究竟。他耐心地告诉我,这里虽说不是山间的风口,也是大风必经之路,我们年年在这里植树,但是,树苗往往被大风连根拨起,成活率很低。我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结束与这位老进藏的这段谈话。过了中午,刚刚吃过午饭,天气突变,气温骤降,狂风大作,风沙打在脸上,疼痛难忍还不说,人们被大风刮得站立不住。我身旁的一位同志向我大声嚷着:“赶快蹲下,赶快蹲下!”我突然发现,除了我们几个新进藏的同志还站立着之外,大多数同志都蹲在地上,我几个也赶忙双手抱住头紧闭双眼就地蹲下。狂风越刮越大,大家在狂风中坚持着,蹲下还觉得不太牢靠,后来干脆坐在地下,头几乎挟在两个膝盖的中间。过了好一阵子,风渐渐地小了下来,人们才得以喘出一口气来。睁开眼睛一看,每一个人除了眼睛还是亮亮的之外,全身上下全是厚厚的一层沙土,人们就好像才从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虽然大家方才都紧紧地闭上了双唇,也不免满嘴沙土,大家都在拍打尘土的同时,连连吐出嘴里的沙子。当时最需要的是能够有点水漱漱口。可是哪里还有水呀,抬来准备浇树苗的水,早已被狂风吹洒在地上。人们只好爵着满嘴的沙土,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到西藏狂风的淫威!我向设计室的同志讲述了这段西藏狂风的故事以后,特别强调这还是在平地上,这要是在山坡的风口上,遇到狂风还不把人刮到山下去!我向设计室提出:“仅仅从发射台值班人员的人身安全考虑,也绝对不能把发射机房建在原来选定的山梁上。不更换选址,看来是绝对不行的。” 中广局设计室的同志们,认真研究了我的意见,最终同意了我的方案,在新选定的发射机房房址重新设计。我离开西藏的时候发射机房还没有动工兴建。1985年发射机房在新址建成。建设发射台的主力――台长助理邓玉龙同志,很快给我寄来发射台的照片。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title=”发射机房和铁搭.JPG”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float:none” border=”0″ hspace=”0″
src=””
/>      邓玉龙在新建成的电视发射台前留影
邓玉龙和他的伙伴们为建设西藏电视发射台不遗余力耗尽心血,写下了可歌可泣的篇章。后面将发表邓玉龙同志写的长篇专稿《我说西藏电视发射台的建设过程》,请网友们注意选看。
2005年我重返西藏参加电视台台庆活动,我兴致勃勃地来到发射台参观,看看我最后选定的新址,是否像预想的那样理想。经过实地考查并与同同志们攀谈,我为发射机房选定的新址,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参加建设发射台的老同志杨栋、陈东和年轻的值班员热情在向我介绍建台艰苦历程和发射台现状。我随手拍摄了几个镜头,并制成视频,述说重新选址的情况。请看视频:《发射机房选新址》
我甚至也曾这想过,现在新建的电视台址,发展余地有限,据说这里由于离布达拉宫很近,还不能建高层建筑。说不定什么时候,后来的西藏电视人会再次申请我曾选中过的这块宝地,哪怕从中申请一块够用的场地也是好的。
在结束这篇选址文章之前,顺便介绍有关西藏电视台的基建的两件事。
其一 在我离开西藏之前,西藏电视台的基建计划一直没有批下来。早在1977年前后,中央广电局金照副局长和芦克勤副局长在北京,曾一起找我谈话,表明广电总局对西藏电视台基建计划的态度。他们提出削减我们申报的基建计划任务书中仅有的300米演播室,如果我同意了总局的这个意见,似乎就可以批准这项基建计划。但是我认为一个省、区级的电视台规模再小,一个300平米的演播室是不能没有的。我没有接受两位副局长的意见。这个申报计划就此未被批准。事后多少年来,我回想这件事情。“文革”后国家经济确实达到相当困难的程度了,否则广电总局领导怎么会想出在西藏建一个没有演播室的电视台。同时也表明广电局领导是真心实意地想方设法帮助西藏建电视台的,可能当时就能挤出这点经费支援西藏建电视台了。不过,我多年办电视,亲自使用演播里播出大量各类电视节目,我对演播室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我深深体会到电视台是不以没有演播室的,而且它的大小、完备与否决定着电视节目能否丰富多彩,电视节目质量能否提高。我没有接受建一个没有演播室的电视台也是必然的。同时,我也反思是不是我过于死板坚持自己的意见了呢?假如我先表示同意两位副局长的意见,下一步再设法追加项目,是不是也是一种办法?我当时是不可能这样做的,要不就不是我了。是对是错?只好由后人去评说吧。我把这一过程写在这里,也是对当年工作的一个交代。
其二 虽然我在西藏工作期间,西藏电视台的基本建设没有获得批准,但是,我一直没停止对电视演播室的设想。根据我先后在两座电视台工作的多年经验。我设想大演播室设计成圆形比较理想,这样一个演播室可以开辟好多个演区,自然会提高演播室的利用率。我还画出了一张张草图留在西藏。虽然我的设想没有实现。但是,十几年后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新的大型演播室好像是圆形的。今年与西藏电视台第一位调入电视台的舞台美术工作者,原西藏话剧团的舞台美术组组长孟绍先同志,在长途电话里,谈起了电视演播室的设计问题,他说他也曾考虑过圆形的演播室的方案。这一所见略同,也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tyle=”height:342px;width:593px” border=”0″
src=””
width=”600″ height=”450″ />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400>

很长时间没有发表创办西藏电视台的文章了,谨致歉意!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四十四
 ——我们的精神财富

创办西藏电视台之二十八
元旦小聚
——第一台电视晚会

作者:比烟花寂寞 编辑:文风乐乐

编者按:西藏电视台的创办,是西藏人民文化生活的福音,也是让西藏历史文化走出去、让世界了解西藏的窗口。创办之初,艰辛是难免的。正是由于这些开拓者的奉献精神,才有了今天的全新面貌和辉煌的成绩。值得回味的往事,亦是参加创办者一生引以为荣的骄傲。祝福!
————一啸长歌

  回忆几十年前的往事,我感到最难以让人忘怀的是,西藏电视台全体创业人员的那种锲而不舍百折不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顽强奋斗精神;那种不畏艰险坚持高原工作的献身精神;那种在掌握先进技术和节目创新中,刻苦钻研勇于探索的不断进取精神;那种认真求实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那种千方百计全力以赴,一切为了各族电视观众的服务精神。即使在今天仍然是值得借鉴和发扬的,那是这一班人的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文/比烟花寂寞 编辑/一啸长歌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1980年元旦,西藏电视台集体创作录制了第一个庆贺元旦的小型电视晚会。这个小型电视晚会,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十分精彩。我们自编自导,随编随演,不断创作,不断修改,不断完善。大家亲切地给它起了个名字:《元旦小聚》。

  我在西藏电视台工作七年,在上级的领导下,在大家的帮助下,做了一些工作,也有不少缺点,有很多工作还没有完成。但是,我却得到了西藏自治区领导同志的热情鼓励和挽留,这是我一生永志不忘的。
  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阴法唐同志曾给我来信说:“你来藏开办电视,做出了明显的成绩。拉萨及附近群众能看到电视,是和你的辛勤劳动分不开的,对此,我和同志们包括叫不出你的名字甚至不知其人者,都会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想阴法唐书记的这段热情洋溢的话,不只是给我写的,而是对参加电视台创建工作的全体同志们的热情洋溢的莫大鼓励。它更鞭策着大家把西藏电视台办得更好。一定能办得更好。
事实正如我所预料,几十年后,西藏电视台取得预想不到的丰硕成果。2005年我和滨洁应缴重返拉萨,参加电视台台庆盛典,让我看到了这一切,并受到非常热情甚至无微不至的款待。我在庆祝大会上代表建台老同志讲话,并即兴赋诗一首:


参加演出和制作这个节目的有:西藏著名歌唱家才旦卓玛、著名话剧演员尼强巴、大旺堆和洛桑次仁、拉萨市歌舞团的土登和尼玛,可惜由于年代久远还有几位歌舞演员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
电台播音组组长丁锋主持这次小聚、明玛才仁摄像、仁青和我导演、李铮铮录像。
《元旦小聚》丁锋以主持人身份,即兴说了一段庆贺元旦,欢迎大家小聚的开场白,接着相互贺年谈笑风生,自然地穿插表演各自的精彩节目,有自告奋勇演出的,也有被他人点唱的。中间还穿插一个比较新颖的传递录像带情节。
这个节目非常生活化,表演精彩,亲切自如,生动活泼。演员们都各自演出最精彩的节目,大家合作得十分默契、和谐、愉快。
《元旦小聚》的导演仁青最近从拉萨打来电话提供了主要演出节目:才旦卓玛演唱了电影《农奴》的插曲《啊哥你何须说》。
西藏话剧团演员演出了话剧《文成公主》片断,尼强巴扮演文成公主、洛桑次仁扮演松赞干布、大旺堆扮演大臣。
拉萨市歌舞团的演员土登和尼玛演出了相声,还有几个歌舞节目。

当年彩电一枝花
如今花开千万家
二十余年重聚首
藏汉同胞庆光华
一再博得全场的热烈掌声。
西藏藏汉同胞对我们工作的支持、阴法唐同志的信、庆典上的热烈掌声,几十年来让我为此感到莫大的满足……

当年西藏电视台美工师、原西藏话剧团舞台美术组长孟绍先,从成都打来电话提供相关的背景资料:
尼强巴、洛桑次仁和大旺堆三位演员,是西藏选送到上海戏剧学院学习的第一批学员,他们的毕业演出剧目是田汉的作品《文成公主》。这批演员从上海戏剧学院学成归来,西藏话剧团成立。这次应缴参加西藏电视台第一台电视晚会《元旦小聚》演出,他们特地演出自己的保留剧目:<文成公主>的片断,足以说明西藏话剧团对这次电视演出的重视。
我们在罗布林卡排练、录制《元旦小聚》罗布林卡俗称拉萨的颐和园,位于拉萨市的西郊,是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宫,这座秀美的园林始建于18世纪中叶七世达赖喇嘛时期,
整个园林占地46公顷,有370多间大小不同的房间,被称为“园中之园”,是朝拜、体闲度假、观赏考察藏式宫殿建筑的场所。西藏和平解放后,免费开放,成为拉萨各族人民休闲游乐的主要场所之一。
藏族有逛林卡的习俗。每逢假日全家来到罗布林卡,在树干上用五颜六色的彩带或围帐,围成一个独自占用的场地,带着一天或几天的食品,青稞酒、酥油茶、奶酪。还带着卡垫,地毯和必不可少的录音机,还有藏式克朗棋。藏式克朗棋的棋盘和棋子非常精致,图案讲究,油光锃亮,与内地克朗棋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用棋杆打棋子,而是用手指弹棋子。后来还有人带来十分讲究的帐篷。他们一家人和自己的亲朋好友,无忧无虑地在林卡跳舞、唱歌、聊天、饮酒、就餐……游乐一天。他们真的像一首藏族歌曲唱的:“没完没了地唱、没完没了地跳、没完没了地笑……”也有夜晚住在林卡里的。他们特别欢迎汉族同胞到他们哪里作客。我们看到藏胞逛林卡的情景,不由得非常仰慕藏胞真会享乐。
改革开放后罗布林卡与布达拉宫以及拉萨其它庙宇一起修善一新,这是网上下载的罗布林的照片(15张)地址:(点击即可看到)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介绍一段西藏风情之后,书归正传,罗布林卡,为我们录制《元旦小聚》提供了最好的景区。我们找到了适合的场所,未加任何修饰,就进行实景录像。罗布林卡的管理人员为我们提供了一切方便。这就解决了当时西藏电视台还没有适合演出这样众多节目的演播室的困难,并且省去了设计和制作布景等前期准备工作。至于灯光,拉萨的太阳为我们提供了最为明亮的光源。由于室内陈设着许多卡垫和庙宇装饰,室外有茂密的树林,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都没有任何残响和回音,至于杂音干扰也不成问题,这里僻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罗布林卡为我提供了得天独厚不可多得的录像条件。我们前后花了十来天的功夫录制完成。
当时电视台没有音乐编辑,我正发愁配乐问题,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最后配乐的竟是负责录像的技术员李铮铮,他配乐效果很好,显示出他的音乐素养。西藏电视台的早期作品《元旦小聚》给观众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参加录制《元旦小聚》的演职人员,仅仅十几位同志,《元旦小聚》播出的最后,也没有如今电视剧那成百近千的大名单!
这是一次义务演出,不但没有演出报酬,连招待聚餐也没有,更没有接送演职人员,都是自己步行或骑自行车准时到场的。

《元旦小聚》主要演职员照片如下: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著名歌唱家才旦卓玛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西藏著名话剧演员大旺堆(中)演出《不准出生的人》剧照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元旦小聚》主持人丁锋(右)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元旦小聚》摄影摄影明玛才仁(左)与<元旦小聚 >导演何仁合影: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元旦小聚》导演仁青(左二)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元旦小聚》录像兼配音李铮铮2005年在拉萨留影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为本文提供背景资料的孟绍先(左二)
(缺尼强巴、洛桑次仁和拉萨市歌舞团演员照片)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