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重温毛泽东诗词《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图片 1

《采桑子·重阳》

采桑子 重阳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采桑子 重阳——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注释】

图片 2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重阳〕阴历九月初九叫“重阳节”。一九二九年重阳节是阳历十月十一日。这年秋天,红四军在福建省西部汀江一带歼灭土著军阀,攻克了上杭,所以词中说“战地黄花分外香”。黄花指菊花,我国古代菊花的主要品种是黄的。《吕氏春秋·季秋纪》:“季秋之月:……菊有黄华(花)。”古人常于重阳赏菊。

人生在世,奋斗二字。可是,在奋斗中难免会遇上曲折,关键是要看遇上曲折的态度。如果在曲折面前就沉沦下去,那么就没有希望;如果在曲折中保持乐观主义精神,那么就会因时而动,东山再起,功成名就,干成一翻大事业。毛泽东就属于后一种类型的人。他的乐观主义精神,超乎我们一般人的想象。在《采桑子重阳》中,就能感受到了毛泽东宽广的胸怀与伟大的抱负。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usi}

毛泽东写《采桑子·重阳》词的时间,正是1929年的10月,革命处在低潮时期。这首词写于何时,是毛泽东整理词作的时候加的上的时间,可以看出,写这词的时候,也是他人生处在低潮的关键时刻。他在这个特别的时期,当下是处在很不顺当的地位与时机,心境可想而知。可是,毛泽东没有灰心丧气,不言失败,而是等待机遇,东山再起。这个时候是最考验人的时候,折射出他对革命的酷爱,对革命前途充满信心,对革命抱着非常乐观主义的精神。笔者认为,毛泽东有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的指导,才可能如此从容走出困境,在曲折中“重扬”,在重阳中歌唱。就首词,正反映了伟人的“三观”。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采桑子:词牌名,本于古乐采桑曲。

一、有限与无限统一的世界观

诗中一开头就点明了人与天的关系,人与时间的关系。“今又重阳”这个时间,诗人赋予特殊的意义。此重阳是特指诗人在战地重逢的重阳,1929年的重阳。这一年的重阳,对毛泽东来说,意义非常。在1929年6月下旬于闽西龙岩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党代会上,毛泽东未能继续当选为红四军前委书记,“很难堪”地离开了红四军的主要领导岗位。毛泽东离开红四军领导岗位后,生了一场大病,此时也是他与贺子珍结成夫妻的喜庆日子,此间,他在闽西一边养病,一边思考革命的前途。在1929年10月,他深入农村基层搞调查研究和指导农村基层开展土地革命。在1929年重阳节前,即阳历10月11日前,毛泽东坐担架离开永定地区的合溪,前往由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主力刚解放不久的上杭县城。此时他的心情,复杂而令人期待。

在这样的革命背景下,毛泽东有着对革命战争发展规律的深刻认识,对对战争感到格外的亲切,才有“战地黄花分外香”的感想。他内心深处,感到时间易逝,人生易老,发出了“岁岁重阳”的感叹!“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宛如站在宇宙的高度看人生,一目了然,催人出征。诗中“天难老”三字是纲,笼罩全篇,成为世界观的总的主旨,指导人生。

“人生易老”只是与“天难老”对比来说,丝毫不含有消极感伤的意味。古诗词中伤春怨秋,嗟贫叹老,这种作品很多。但在这里,却完全是另一种思想感情,这里着重说的是“天难老”,人生需努力,不可虚度光阴。

“天难老”还可以引伸说开,宇宙间一切事物在不断地发展变化,生生不息,光景常新。“天”就是自然,“难老”就是指发展变化的过程无穷无尽。这三个字简直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宇宙观。整首诗体现了人生岁月的重复,世间之伟大,时间之无限,人间之美好,令人向往,催人奋进。

对毛泽东同志《采桑子·重阳》的读解,至今尚无太大的争议。

  重阳:阴历九月初九,传统上文人登高赋诗之日。一九二九年的重阳是十月十一日。

二、乐观向上的人生观

人生的选择历来是多种多样的。在毛泽看来,人生的意义在于不断奋斗。从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出发,明白了“天难老”的涵义,也就明白了“人生易老”的说法,不但不是慨叹人命如朝露,而且恰恰相反,在这里是说正由于“人生易老”,所以必须把有限的生命献给无限壮丽的革命事业,让小我化为大我,以有涯积为无涯,尽可能多地发些光和热,生命才更充实更宝贵。这是何等高尚的人生观的展现。

可是,诗人还不仅对生命宝贵而说,还从前景美丽来对人生的思考。“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紧承上片意,写景,写的是真实感受。自是秋风劲厉,不似春光妩媚。假如说在这两句中,于秋风春光,尚无比较,那么紧接着写“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这就于秋风春光,明显是先抑后扬,给人一种乐观向上的鼓励。

为什么“胜似春光”?春天里哪能有这天高气爽、江净波平的既鲜明又绚丽的寥廓景象呢?“寥廓江天万里霜”,这可同杜甫的“天宇清霜净,公堂宿雾披”大不相同。同是秋霜,杜甫联想到的是“公堂”,毛泽东联想到的是“春光”。

而以秋比春,所作出的审美评价,显然根据不全然在于春与秋的自然属性,而在表现人生的意义。在诗人的战斗性格喜欢劲厉,不接近妩媚,这也是毛泽东的人生观。在这种借景抒情之中,自然便有了寓意,有了寄托。“秋风劲”,使人联想到革命形势的不断发展和革命力量的不断壮大;“春光”,使人联想到如花似锦的和平生活。于是,“胜似春光”,便是合乎逻辑的推论,表现的是毛泽东乐观主义的人生观。

综观全词,在诗的意境中,无不表现出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从“战地黄花”到“胜似春光”,都有一种乐观主义的精神在内,鼓舞着人们前行,永不言败。

然不久前读到毛泽东同志的战友、“红军书法家”舒同同志一篇回忆录,大致是: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前,红军攻打漳州大

  天难老: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三,精深哲理相统一的价值观

从“重阳”想到“重扬”,从“分外香”想到“分外想”,这并非是附会望想,而是一种正确的价值判断。“寥廓江天万里霜”一句,则预示了革命前途的光明,表现了胜利信心的坚定。这句的寓意和寄托,都是在写景言情中的“言外意”,“味外味”,其妙处是“味在咸酸之外”。不得把诗的形象看作某种概念的象征,这比那种托物言志的手法又高一筹,是真正的精深的哲理的统一,是浓郁的诗意中放射出的巨大哲理光辉。

毛泽东写《采桑子·重阳》时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客观事物统一在艺术形象里,由于对革命前途充满必胜的信心,所以描绘的秋光、秋色明艳而壮丽。两度突出“重阳”,既符合“采桑子”“反复”的格律,又表现作者重回红四军前委工作时的激动心情。选择“黄花分外香”这一形象,侧重表现色彩艳丽,选择“寥廓江天”与“万里霜”这两种形象,侧重表现境界开阔,内在价值。内在的高洁与外在的浓香,这就是毛泽东伟大的价值观。

从价值观出发,《采桑子·重阳》之中的秋天形象色彩艳丽,生机勃勃,这主要取决于当时作者“东山再起”起的革命豪情。词中主要选择了“战地黄花”“寥廓江天”“万里霜”等形象表现美的价值,人生的意义。

毛泽东的词缘情而写景,因景而择义,以义而创意境。他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客观事物统一在艺术形象里,体现出人生意义之伟大。伟大的心胸把自然风光的壮观交融成为一体。只有豪情万丈与信心百倍,诗人的笔下才会踊出如此壮丽的秋天形象。词至此,不仅抒发了诗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与人生观,而且对革命人民来说,是一种多么巨大的鼓舞!

【选自网络;转发注明转自国际儒学联合会公众号】

图片 3

图片 4

捷时,舒同参加打扫战场,与毛泽东偶遇,毛泽东握住他的手说:“你就是舒同?早就听过你的名字,看过你的文章,见过你的字。”

  【题解】

二人边走边谈,毛泽东看见地上有许多子弹壳,随手拾起一枚,诙谐而深情地说道:“战地黄花,这就是战地黄花啊!”舒同猛想起

  一九二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在闽西龙岩召开了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会上毛泽东被朱德、陈毅等批评搞“家长制”,未被选为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随即离开部队,到上杭指导地方工作,差点死于疟疾。直到十一月二十六日,大病初愈的毛泽东才在上海中央(当时由周恩来主持)“九月来信”的支持下恢复职务。这首诗反映了病中的心情。

“战地黄花分外香”的名句,不是出自毛泽东1929年10月《采桑子•重阳》一词中么?许多人都把“黄花”理解为菊花或其它花卉,而

今毛泽东自己对此却另有一番诠释啊!

我国自古代就有重阳登高望远、赏菊吟秋的习俗。在历代诗文中,重阳节与菊花结下了不解之缘,而且毛泽东的这首词也是在重阳

节写的。依据以上的例句,结合古代的习俗,那么,将毛泽东《采桑子•重阳》中的“黄花”解释为“菊花”,看来好像是非常正确

的!而对于娴熟于战争韬略和能够精确把握战争规律、刚刚获得战斗胜利的毛泽东同志来说,那些个黄灿灿、且又冒着弹药香味的子弹

壳,不正是战地黄花吗?!!毛泽东的解释,可能超出很多人的意料,没有历经血与火的战争洗礼,是难以想象的!

图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