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2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夏衍为何大骂周扬 怎么评价夏衍

原标题:他给我的赞同、表扬和冷水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1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 2夏衍
夏衍我国有杰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代表作有《狂流》《春蚕》《秋瑾传》等,曾任宣传部长、文化部副部长、中顾委委员、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务,是一名优秀的电影人。
夏衍为何大骂周扬
11月1日,夏衍和荒煤陪同周扬、茅盾、张光年等人审查样片。影片放映完毕,张光年第一个发言表示赞许,接着茅盾讲话很有些兴奋,并提到那一时期他也曾有过类似的苦闷和彷徨。在场的谢铁骊听了这番肯定和赞扬心中暗自高兴,以为片子可以顺利通过了,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急转直下,很多年后他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最后周扬发言,他的脸拉得很长,一开口就表示“不喜欢这部影片”,但语气很缓和。他说:改编一点“五四”以来的作品,他也不反对,“但是要挑选得适当,而且应有所批判”。柔石“那时是受了托尔斯泰的影响”,现在有些情节原样出现,“看了就很不舒服”。他还说:肖涧秋要和文嫂结婚,这“是一种武训精神”,这种精神不值得表扬。“这是一种妥斯托也夫斯基的小资产阶级自我牺牲,自我摧残的悲剧,今天的青年人不能理解,完全是一种人道主义精神。”并指出柔石的“这个作品是十九世纪俄国文学的再版,而十九世纪的俄国文学是应该批判的”。周扬的一番话使当时气氛十分紧张,在场的人谁也不能再说什么。那个时候“人道主义”是很大的一个帽子,跟“阶级斗争”顶着干了。这个意见当然是根据阶级斗争的观点来看的,这个看得高啊!后来,茅盾打破了沉默,他说是否可以改一改?把后面结尾改一改。周扬听了说,沈部长说改嘛,就改吧。这个会就不欢而散了。
怎么评价夏衍
沈芸:我祖父一生都被家国情怀萦绕,历经磨难而不悔,不止他一个人,还有那一代人。
李月红:戏里戏外皆传奇。

夏衍

听说夏衍爱猫,见过他坐在藤椅上抱着猫的照片,不想他与猫还真有故事。
1978年冬,刚刚复出的新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邀请周扬夫妇、夏衍、张光年、林默涵、李季等出席广东省文联成立大会,顺便游玩广州附近的七峰、六湖、三洞等风景名胜。大家正十分尽兴,夏衍忽然对周扬秘书露菲说:“我想回去,回北京去。”露菲很诧异:“怎么刚来几天,就要回去?”夏衍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想我的猫。”露菲只得向周扬汇报夏衍想回北京。周扬一时不明白夏衍为什么急着回京,露菲回答:“夏衍想他的猫。”不料,周扬竟激动起来,热泪盈眶,许久才平静下来。露菲回忆此事时说:“这事为什么使周扬同志如此动容,至今我也不明白。”周扬亲劝夏衍多留几天,夏衍却情不过,终于未马上回京看猫。
真正的故事是:1975年7月12日,夏衍拄着双拐走出秦城,此时距离被捕已八年七个月。当然很感慨,1927年4月中旬-1937年12月5日,夏衍在上海长年从事地下工作,那么危险的环境,都没被捕,没进国民党的牢,而此次坐牢这么长时间,且被打断右腿,锁骨也被打断,眼睛落下严重损伤。
回到南小街南竹竿胡同,家里面目全非,小四合院已搬入七户人家,自己的家已“浓缩”为原来的客厅与两间北屋,且四壁空空,只剩一张破旧长沙发,院里亲手培植的花草不见了。站在萧索的客厅,夏衍一时都不认识自己的家了。女儿沈宁嘤嘤哭泣起来。
一家人正说着话,谁都没注意到夏衍脚边来了那只老黄猫。它已老病不堪,气力衰弱,见主人没注意到它,费力叫了两声,声音很轻,夏衍听到了。女儿叫起来:“是博博。你被抓走以后,它就到处流浪,不大回家。好多年没有看到它了。今天它怎么就晓得赶回来接你呢?真是怪事。”
次日,博博就死了。一家人很悲痛,夏衍更是唏嘘不已,嘱儿子将老黄猫埋到院里的葡萄架下,尊为“义猫”。博博死后,夏衍又养了两只小黄猫,长毛起名“松松”、短毛唤“老鼠”。日记中详记小猫成长过程:“11月23日晨2时20分,‘鼠’捕第四只鼠。11月24日,晨4时半,‘鼠’捕第五只鼠。”家里人说他:不可一日无猫。夏衍对猫很人性化,给它们充分自由,不许阉割,让它们上屋“自由恋爱”。春天,猫儿在屋顶上闹春,他的猫通宵不归,他会急起来,要孩子们上屋顶寻找,猫回来了,全家才安定。有时,夏衍甚至会与猫说话:“你们昨天晚上是开会了吗?开得那么晚。”“你们是在屋顶上开舞会吧,这么大声。”
周扬大概知道夏衍与老黄猫的故事,加上自己也在秦城蹲了九年余,才会如此情不自禁。
很早就闻知老狗识主的感人故事,不意老猫也如此忠诚。晚饭时,转述拙妻,不想她也说了一桩猫的故事。复旦文学教授陈鸣树先生在世时,我携妻去看他,那年他患三叉神经痛,痛得直流泪,家里那只老猫“丽娜”会伏在枕边替他舔泪。“丽娜”老死后,陈先生十分哀痛,亲埋院内。

1986年1月,我爷爷夏衍去深圳,他写信给我:“你要好好‘管家’,趁平静的日子用功。”

夏衍(1900-1995)作家、文艺评论家。原名沈乃熙,字端先,浙江余杭人。早年参加五四运动,编辑进步刊物《新浙江潮》。从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公费留学日本,入明治专门学校学电工技术。留学期间接触日本共产党,参加日本工人运动和左翼文化运动。1927年被日本驱逐回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同鲁迅筹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左联成立后任执行委员,后发起组织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建国后历任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中日友协会长、中顾委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著作有:《心防》、《法西斯细菌》。话剧剧本有:《秋瑾传》、《上海屋檐下》。出版的选集有:《夏衍剧作选》、《夏衍选集》。报告文学:《包身工》。创作改编的电影剧本有:《狂流》、《春蚕》、《祝福》、《林家铺子》等。

姓名:夏衍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1986年5月,爷爷去上海,他写信给我:“委托你的事不要忘记,好好照顾球球、黄黄,及不让它们上树。”

生平

www.lishixinzhi.com

1992年4月,我参加工作后,去沈阳营口农村“社教”,爷爷回信给我:“信已看到,多见见世面,是件好事,可以多了解一点中国的实际,中国的‘国情’。……三个月会很快过去的,还是利用这个机会多知道一些实际生活为好。中国农民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要努力适应环境,多看,多想,注意身体,多来信。”

夏衍1915年入浙江省甲种工业学校染色科。1919年受五四运动激发,和同学共同组织杭州五·八游行。1920年夏毕业,秋被保送赴日本留学。1921年2月考入日本九州明治专门学校电机专业,期间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00年10月30日 籍贯:浙江杭州
夏衍,1900年10月30日生于浙江省杭州市,原名沈乃熙,字端先。1919年在家乡参加“五四”运动,并参加创办进步刊物《浙江新潮》。1920年赴日本留学,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4年经孙中山介绍加入中国国民党,担任国民党驻日本总支部常委兼组织部部长。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白色恐怖下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工人运动及翻译工作,译有高尔基《母亲》等外国著。1929年参加筹备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次年当选“左联”执行委员。1933年以后任中共上海文委成员、电影组组长,成为我国进步电影的开拓者和领导者,先后创作了电影剧本《狂流》、《春蚕》、《风云儿女》、《压岁线》等,话剧《秋瑾传》、《上海屋簷下》等,以及报告文学《包身工》,对30年代进步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上海、广州、桂林、香港主办《救亡日报》、《华商报》等;后辗转到重庆,任中共南方局文化组副组长,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主持大后方的文化运动。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
夏衍先后任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共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1955年后任文化部副部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等职。曾改编创作《祝福》、《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烈火中永生》等电影剧本,撰写了《写电影剧本的几个问题》等理论专著,这些小说诗歌文学作品成为中国电影宝库中的经典。“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残酷迫害。1994年10月,国务院授予他“国家有杰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荣誉称号。
1995年2月6日,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之一、杰出的革命文艺家、社会活动家和电影艺术家夏衍在北京逝世,终年95岁。
电影剧本:《狂流》、《春蚕》、《风云儿女》、《压岁线》
话剧:《秋瑾传》、《上海屋簷下》 报告文学:《包身工》
专著:《写电影剧本的几个问题》
改编创作电影剧本:《祝福》、《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烈火中永生》

我小时候,家里先后发生过两件事情,让爷爷觉得,我这个孙女是靠得住的。前一件是我们家的黄猫松松,夜里外出打架,被人打伤了,拖着后腿回到家,半瘫了,小便失禁。我强烈主张不能放弃,每天早晚去照顾它,我爷爷赞同。松松被养在客厅,他卧室的门外,爷爷及全家,还有来往的客人们都要忍受着臭气熏天的猫尿味,半年后,松松痊愈了。后一件是我奶奶晚年瘫痪在床,她的房间不肯扔东西,我去给她收拾,还被老太太骂了,我不管,“强制”执行,帮她换掉了被褥,这件事情被我爷爷大大地表扬了。后来,他要带我姑姑去外地,就说老太太可以交给我来管。那时候,我应该是十三四岁。

1924年孙中山先生北上“共商国是”途经日本,夏衍和同学前去迎接,受到孙中山热情对待,介绍其加入中国国民党。1925年底夏衍从学校获得工学学士学位,担任国民党驻日支部常委兼组织部部长。1927年因驻日支部被支持南京国民党的人捣毁,夏衍于4月下旬回国向武汉国民党总部请示。在上海得知负责海外工作的彭泽民已离开武汉去香港,无从联系,滞留上海,后被开除国民党党籍。

我奶奶是1984年10月1日中午在家中去世的,灵车来接她的时候,我爷爷特地站在家门口,送她走……

1927年6月夏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从事翻译和工运工作。1929年翻译了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母亲》,并和郑伯奇、钱杏邨等人发起了领导了上海艺术剧社,从此与戏剧结缘。1930年他参与左翼作家联盟的组建工作,并当选为“左联”执行委员。1932年他和郑伯奇、阿英等人进入明星影片公司。1933年中共上海文委电影组成立,夏衍任组长,阿英等为委员,从此夏衍开始涉足电影剧本创作。

在我们家,除了我爷爷,没人看好我——当然,这已经足够了。他夸我说,每次他回家,汽车刚刚停在大门口,我就会听到声音,跑出去接他。还有一次,我无意之中说的一嘴:“我们要对爷爷好,爷爷在‘文革’中吃了很多苦……”这句话让我爷爷感动了。

1934年,夏衍为躲避国民党搜捕,在一公寓躲藏三个月,并创作出多幕剧《赛金花》,讽刺国民党当局的外交政策。1936年首演,不久被禁。1935-1937年这段时间夏衍完成两个独幕剧,一个历史剧《秋瑾传》和中国报告文学的开山作《包身工》。1937年他完成了代表剧作之一的《上海屋檐下》。

我写作文,不是爷爷教的,是在学校里学的时间、地点、人物。他知道我偏科,语文和历史是强项。有一天夜里,他已经睡下,我坐在他的被窝边上跟他聊天,他说要告诉我一个自己发明的记住中国古代历史纪年断代的方法,他从战国春秋、秦汉开始讲起,一直说到明清,我当时听得津津有味,遗憾的是,后来没有记住。

抗日战争爆发后,夏衍辗转各地开展救亡运动,创办《救亡日报》并坚持了3年多的时间。1940年完成多幕剧《心防》,描写刘浩如为首的进步新闻和戏剧工作者,为保卫精神防线进行的斗争。1941年因皖南事变发生,夏衍抵达香港,和邹韬奋、范长江等人筹办《华商报》。后太平洋战争爆发,辗转到达重庆,负责主持中国共产党在当地的文化活动,并完成另一代表剧作《法西斯细菌》,写三个知识分子不同的性格和人生道路,人物刻画生动。

他鼓励我多看杂书,特别提到要多读清代小说。他的书报杂志很多,我经常跟着他看。上海宋庆龄福利会每期都寄来的《儿童时代》和叶君健翻译的《安徒生童话》是给我看的。

1944年起,夏衍担任《新华日报》代总编辑。一年后将《救亡日报》以《建国日报》的名字复刊,但不久就被查禁。1946年起,夏衍在周恩来领导下在南京、香港等地进行统战工作。1949年5日,夏衍跟随陈毅进入上海,任上海军管会文管会副主任,负责上海文教单位的接收工作,后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等职务。

每天上午,报纸一来,我爷爷就会放下手中的书,开始看报,厚厚的一摞报纸,他一直要看到快中午。他看过的书会折上一个角,我有时候拿过来翻,他从不反对。所以,我七八岁的时候就懵懵懂懂地读过《张国焘回忆录》和斯大林女儿的回忆录,看不懂内容,就读文字。我就是这样从小看家里的香港报纸,认识繁体字的。

1954年夏衍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分管电影与外事工作,1955年7月到任。此后他写出了剧本《考验》,表现了党的领导干部面对新形势的两种不同思想和作风。他将《祝福》《林家铺子》《红岩》等小说改为电影剧本,受到广大群众欢迎。1962年他获得第一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编剧。

我爷爷读书看报,听广播,跟客人谈话,一般都不会把我轰出去,很多时候,我会在旁边接待,给客人送茶,给他加水。当然,他年事已高,我也会扮演得罪人的角色,限制客人的谈话时间。

1965年夏衍被免去文化部副部长职务,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投入监狱八年。1977年后复出,1979年当选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1982年进入中央顾问委员会。1985年文化部为表彰夏衍对中国电影事业的贡献特颁发荣誉奖状。1994年在95寿辰之际,被国务院授予“国家有杰出贡献的电影艺术家”称号。1995年病逝于北京,骨灰撒入钱塘江。

我爷爷喜欢我在他房间里待着,有一次,我们俩一起听刘宝瑞的相声《买猴》,我笑得前仰后合,都快出溜到椅子底下了,把在隔壁睡午觉的姑姑都给吵醒了,我爷爷觉得挺好玩。

代表作品

爷爷也让我帮他誊抄稿子,我记得,他有一篇文章叫“看洋人演京剧而大悦”,我当时趴在客厅方桌上抄的时候,正好有客人来访,我还被人家表扬了一通。

作品1924年1月,正在日本福冈的沈端先将一篇旧作重新修改,题名《新月之下》寄回上海,刊登在《狮吼》半月刊上,署名“沈宰白”。这是夏衍发表的第一小说,作品描写了一个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对未婚妻的思念。创作有电影剧本《狂流》、《春蚕》,话剧《秋瑾传》、《赛金花》、《法西斯细菌》、《上海屋檐下》及报告文学《包身工》。改编创作《在烈火中永生》、《革命家庭》、《祝福》、《林家铺子》等电影剧本,著有《写电影剧本的几个问题》等理论专著。著述甚丰,有《夏衍剧作选》、《夏衍选集》、《夏衍剧作集》、《夏衍电影剧本集》、《夏衍杂文随笔集》、《夏衍论创作》、《懒寻旧梦录》等。

我还为他代过笔。郑君里夫人黄晨写信给他,请他为《郑君里文集》写序。我当时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爷爷就在黄晨的信封上写了
“沈芸办”,让我先写一稿,然后他自己在上面作了修改。他的稿债太多,请人代笔的情况有过多次。蔡楚生的碑文,是我爷爷请黄苗子代笔的,然后也是他自己改了一遍,黄苗子看后说,“老头子改过的地方,比我写的厉害。”还有罗孚为他代笔,给聂绀弩的一本集子写序,据“罗孚日记”记载,这篇他一字未改。

我小时候在礼士胡同上小学,旁边就是刘墉府,电影局的办公地,那是一个漂亮的大院子。我们家当时住在南竹竿胡同,两条胡同正对着,很近。我爷爷常到那里看片子,我也经常被带去。李翰祥的《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拍完后,有争议,我爷爷去看了一下午,记得是陈播和丁峤专门陪他看。有一次,他带我一个人去看严浩的《似水流年》,整个放映间一共就三个人。我爷爷爱看科教片,他一口气能看两到三部,瓜果棉桃之类,我看得哈欠连天,他却是兴致盎然。还有一次是看
《苔丝姑娘》,由于涉及到当时敏感的两性问题,没有带我去看,我很不高兴,理由也很充足,因为那是一部名著改编。

我爷爷培养了我的个性,他很赞赏我有想法,而且敢于大胆地表达出来。电影《红衣少女》的导演陆小雅曾经专门来跟我说,“夏公喜欢这部片子,是因为妹妹这个角色的性格像他的孙女。”那一次看片子,我就在边上,同看的还有周扬、苏灵扬夫妇,我爷爷看到一半就很开心,其中有一句台词是,妹妹说:“长大了,我想搞民间文学!”片子演到这里,我爷爷高兴了,马上指着周扬说:“好!中国民间文学的头儿就在这里!”他的情绪感染了周扬夫妇,三位坐在前排的老人开怀大笑。

《红衣少女》和《乡音》在竞争当年的金鸡奖时,在业界产生了分歧,那时,诗意电影很时髦。但我爷爷支持《红衣少女》,我的理解是,他在《乡音》里看到了落后的暮气,而《红衣少女》让他感到了希望的朝气,他肯定认为,这不只是形式上的问题。

在经历了大磨难以后,我爷爷仍然不改初衷地坚持,个性对于人是最重要的,性格即命运!

爷爷很不喜欢我在电影学院学来的论文体,我写过一篇评琼瑶言情剧的文章,发表在杂志上,我爷爷看了一个开头就给我扔出来了。他认为这种对西方理论食而不化的晦涩文风,注定不会让我走得很远。他希望我读好中文,扎实地研究历史,用最平实的笔法来叙述。同时,他也不断给我的电影热情泼冷水,他几乎没有灌输给我电影方面的观念,他认为,作为一个人综合教育的基础,电影的面太窄了,不足以支撑知识结构的全部。这些道理,在他离开以后,我开始愈发清晰了,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爷爷希望我的,文史方面的研究和写作上来。

我写的有关我爷爷的第一篇稿子,是在他生前,不敢给他看,更不敢拿出来发表,爷爷很好奇,他背地里跟人打听,问:“她都写了我些什么……”后来,我将这篇文字里的素材,写进了《爷爷的四合院》。

我第一篇发表的写他的文章,是1995年他去世后的祭文《天上人间》。这是我写过的最难过的一篇稿子,我一边给他整理着年表,一边写,整个人的情绪都被悲痛埋葬了,等到文章在杂志上登出来了,感觉手握紧的拳头还没有松开。

就这样,一篇一篇地写,断断续续地写,写到今天,转眼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这中间,我出版了三本本职专业研究的专著。

写的过程中,我没有多想,兴之所至的色彩更多一些,在写我爷爷的同时,也写了在他身边的,我接触过的、见过的人。不拘泥于文体,无主题或者是跳跃式主题。

感谢吴彬老师,一下子就拽出了一根红线:那一代文人的风貌。

黄永玉先生更是精彩!他欣然书写了我爷爷的那首诗,然后问我:“这首诗应该后面还有吧?”是的,这首被我爷爷称为“似诗非诗的东西共十四行”。

我爷爷一生只写过几首为数很少的诗,大概也就是三四首。这首诗有故事,是剧本
《戏剧春秋》的
“献词”,写于1943年的重庆。献给一个人,献给一群人,献给支撑着的,献给倒下来的;我们歌,我们哭,我们“春秋”我们的贤者。天快亮,我们颂赞我们的英雄。已经走了一大段路了,疲惫了的圣·克里斯托夫,回头来望了一眼背上的孩子,啊,你这累人的快要到来的明天!

写这首诗的那一年,我爷爷43岁,那是一个属于他的时代,所以字句里带着豪情和憧憬。

我爷爷这一辈子,是很辛苦的,也很艰难。他活了95岁,一生的好日子,早年的留日,从抗战到解放初,和晚年的劫后余生。相比他同时代的很多人,他还算是幸运的。

这首诗似乎有预言性,对他们那一代人。

“明天”到来了,但不会总是鲜花和掌声,依然会有大丈夫的血和泪。坎坷、罹难、苍凉、无奈……冷酷的命运将一次一次把他们抛向苦难的边缘。

而在这被放逐的过程中,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风骨。献给他们……

2018年5月9日,于北京

本文为三联书店即将出版的《一个人和一群人》的作者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