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茅盾与《文艺报》

茅盾是中国作协第一任主席,也是《文艺报》的创办者,对这一诞生于新中国之初的首个文艺阵地的成长他曾倾注了大量心血。

图片 1

《里下河文学中的日常生活叙事与女性形象》

《生活的微末之光》

茅盾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锋人物,是中国现代著名的作家,著有许多影响深远的小说、散文等。茅盾这位将革命和文学创作结合于一身的人,毫不逊色于任何时期的大家。那么茅盾的生平是怎么样的呢,茅盾的代表作又有哪些呢,矛盾最后又是怎么死的?

1949年2月下旬,茅盾到达北平。3月22日,郭沫若、茅盾出席华北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和华北文协举办的招待茶会,郭沫若提出发起召开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以成立新的全国性的文学艺术界的组织。3月24日,筹备委员会宣布正式成立。郭沫若任筹委会主任,茅盾、周扬任副主任。就是在这次会上,决定出版周刊《文艺报》,并由茅公负责筹划。

茅盾肖像 罗雪村 作

茅盾简介

1949年5月4日《文艺报》第一期出版,至7月28日第十三期,在文代会筹备和大会召开期间总共出了十三期,除第一期外,余均为周刊。一至八期编者署名为“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文艺报编辑委员会”,九至十三期署“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文艺报编辑委员会”,由于版权页上未公布《文艺报》编辑委员会的人员,所以,长时期以来,少有人知道创办《文艺报》时期《文艺报》编辑委员会的带头人就是茅盾。

1949年5月4日创办的《文艺报》是第一次文代会的会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委会主办,同年7月28日停刊,共出版十三期。为了区别于9月25日出版的第一卷第一期《文艺报》,学术界把第一次文代会会刊称为“《文艺报》试刊”。有不少学者认为茅盾是《文艺报》试刊的主编,事实上《文艺报》试刊并没编者的署名。根据第一次文代会的档案材料,《文艺报》编委会由茅盾、胡风、厂民三人组成,干事为董均伦、杨犁、侯民泽、钱小晦。胡风没有履职。茅盾确实为《文艺报》试刊付出了很多心血,实际上行使主编的职能,但没有明确主编的名分。他积极写稿,起草发刊词,题写报头。《文艺报》曾举办三次座谈会,前两次都是由茅盾担任会议主席。

茅盾是中国现代著名的作家,文学评论家。茅盾出生在浙江桐乡,原名沈德鸿。1913年的时候,茅盾考入到北京大学预科,毕业之后进入商务印书馆工作。在1920年的时候,茅盾正式在《小说月报》担任主编的工作。次年,茅盾参与并发起了“文学研究会”,在政治身份上也成为了正式的共产党员。

茅盾为《文艺报》诞生费尽精力,大小事多亲自过问。出版《文艺报》用纸,茅盾甚至惊动了周恩来同志。1979年第四次全国文代会和第三次全国作代会召开前夕,文联及各协会恢复筹备领导小组负责人冯牧、张僖曾派我和刘梦溪去茅盾家取回他改定的在第三次全国作代会上作的题为《解放思想,发扬文艺民主》报告稿。茅公顺便询问起会议准备的一些情况,他感慨地说,现在客观条件好多了,第一次文代会用纸,包括《文艺报》用纸,都得去麻烦总理解决。

在茅盾起草的《发刊词》中,编者将新的文艺组织和文艺制度的规划确定为紧要任务:“对于将来的新的全国性的文艺作家协会,它的任务,组织,工作方式,会员成分,等等,文艺工作的朋友们一定十分关心,而且有很多意见;我们希望朋友们把意见写出来,交给本刊发表。”茅盾为创刊号撰写了《一些零碎的感想》,对于全国文协的组织方式,启发性地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将来的新文协除总会以外,各地是否将成立分会?总会既是综合性的,那么,各地的分会是否也是综合性的?这是一个问题。其次,有了综合性的总会与分会,是否也可以另有单一艺术部门的分立的组织,例如电影工作者、话剧、平剧、各地方剧、木刻、音乐等等,是否也可以有它们各自的独立组织呢?或者,不取独立组织的形式,而在综合性的总会分会之内分立各部?”对于新文协的职能,茅盾提出了一个问题:“同业公会呢,还是文艺运动的指挥部?”茅盾循循善诱,这有利于意见的集中与明确,避免模糊与分散所造成的混乱。《文艺报》举办的三次座谈会更是以组织化的形式,听取文艺界尤其是国统区文艺工作者的看法,消除杂音,凝聚共识,为大会提供思想与舆论的准备,将文艺家的思想认识统一到全局性的决策部署上来。这三次座谈会的记录都刊发于《文艺报》试刊上,成为研究转折时期文艺界理论动态的重要史料。

图片 2

茅盾强调版面上要促进文艺界在为新中国基础上的广泛团结,在遵循党的文艺方向上的思想统一,他善于用交流的方式实现这个意图。1949年5—6月,《文艺报》曾召开三次文艺界座谈会,茅盾主持过两次。座谈会发言经记者整理后,茅盾亲自仔细改定,详细报道。

在《文艺报》试刊的视野中,苏联模式是新文艺制度建设的重要参照系。第七期集束性地发表了郑振铎、葆荃和法捷耶夫介绍苏联文学制度的文章。《文艺报》对借鉴苏联文学制度的积极倡议,显然与茅盾的个人背景有关。1946年8月,苏联对外文化协会邀请茅盾访问苏联,茅盾回国后积极推介苏联优秀的文学作品,高度评价苏联文学制度中的组织保障机制和政治运作模式,并撰写《访问苏联·迎接新中国》《谈“文艺自由”在苏联》等文章,积极推动将苏联元素融入新文艺体制的规划之中。《文艺报》试刊对于文艺组织和文艺制度的规划构想,以及在三次座谈会上对《文艺报》的性质和功能的讨论,为新中国成立后文学期刊的办刊模式勾勒出基本框架。在5月22日举办的第一次座谈会上,黄药眠提议:“我认为文艺报目前是筹委会的报纸,将来就应该是新文协的机关刊物。”《文艺报》试刊是当代文学史上机关刊物的历史起点,要清晰地描述出当代文学期刊的发展变化过程,无法回避《文艺报》试刊的奠基作用。在《人民文学》的《发刊词》中,茅盾认为机关刊物不仅要“善于组织来稿”,还要“把握我们的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组织化的目标成为办刊的核心任务。在发表于《文艺报》第一卷第一期的《一致的要求和期望》中,茅盾再次强调应“加强文艺的组织工作”。由此可见,《文艺报》试刊与后来的《文艺报》《人民文学》,在办刊思想、组织机构等核心层面,都有一脉相承的连续性。《文艺报》试刊在当代文学发生和起源的历史脉络中,在当代文艺制度的建构过程中,都具有一种不容忽视的标本意义。

茅盾为《文艺报》撰写了多篇文章。如代编委会起草了《发刊词》,5月26日出版的第四期发表了茅盾5月23日赶写的《关于〈虾球传〉》,第十一期头条发表了茅盾《为工农兵》。茅盾还在百忙中多次写信为《文艺报》约稿,或者帮助编辑部年轻编辑考虑合适作者。

整体而言,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路线,以统一思想为目标的除旧布新,这是《文艺报》试刊的中心任务。在《文艺报》试刊刊发的材料中,有关文艺评奖的信息特别值得注意。文艺评奖是大会筹委会确定的一项重要任务。为了对“近五六年”的文学艺术成就进行总结与表彰,文代会筹委会设立的专门委员会中有评选委员会、演出委员会和展览委员会,评选委员会下设小说、诗歌、戏剧电影、音乐、美术5组。关于评奖的程序和制度设计,茅盾在《一些零碎的感想》中已有初步构想:“初选完成以后,评选委员会工作即告结束,那时候,就要另行组织一个委员会,从初选当选作品中再选取若干给奖。”茅盾在接受《华北文艺》的采访时,其介绍更为详尽:“筹委会现在正在着手进行一件重要的工作,就是把一九四四年以后全国的文艺作品,进行一次评奖。这件事在中国还是第一次,是一件很巨大很有意义的工作。”“至于评奖标准,原则上只有一句话:群众标准和专家标准结合起来。”茅盾设计的评选方法是两轮制评选,“这两道手续,第一次叫评选,第二次叫评奖”。受到各种因素的限制,文艺评奖并不顺利,除了美术组遴选出大会的展览作品,经过再次选拔后由大会宣传处出版《美术作品选集》,其余文艺门类的评选都不了了之。茅盾是这次评奖的评选委员会主任,为了实现多年以来的夙愿,他全力推动新时期初期全国性的文学评奖,并捐资设立茅盾文学奖。茅盾在由他担任评委会主任的1978年全国短篇小说评奖的颁奖会上,有这样的发言:“这次优秀短篇小说评奖活动,的确是空前的、过去没有做过的。”第一次文代会期间的文艺评选活动拉开了当代文艺评奖的序幕,其程序设计和评选标准成为新时期初期文学评奖的参照系,而茅盾则是串联这两个时期的重要的精神中介。

关于《文艺报》报头设计,茅盾用心选定。创刊号报头是茅盾让严辰去请画家丁聪设计的,第二期起至第八期,《文艺报》报头是茅盾亲自书写的,第十期至十三期,正值大会期间,报头又改用铅字。1949年7月19日文代会结束后,《文艺报》作为全国文联机关报于9月25日正式创刊,报头系集鲁迅字体,一直沿用至今。《文艺报》报头用鲁迅字体这个主意,也是茅盾建议最终被采用的。鲁迅是我国现代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第一次文代会会标上就镌有毛泽东和鲁迅的头像。

1949年7月19日,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宣布成立,郭沫若当选全国文联主席,茅盾、周扬当选副主席。7月23日,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成立,文协主席茅盾,副主席丁玲、柯仲平。1949年9月25日,全国文联机关刊物《文艺报》正式创刊。

虽然1949年10月19日茅盾已出任文化部部长,加上创办《人民文学》,工作骤忙,但《文艺报》1949年九至十二期实际上仍由他兼管。这几期《文艺报》版权页上编者仍署“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文艺报编辑委员会”。在《文艺报》正式创刊号上,茅盾改定了社论《庆祝中国人民政协》,并发表了《一致的要求和希望》。他还要求文艺理论工作者以新的观点来研究编写《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新文艺运动史》,并把它们提到工作日程上来。在正式创刊号上,茅盾还决定发表《全国文联关于出版〈文艺报〉致各地文联及各协会的通知》。1954年全国文联决定委托中国作协主办《文艺报》,后来才逐渐明确《文艺报》由中国作协主办并成为中国作协机关报。

茅盾作为全国文联副主席和中国作协主席,对《文艺报》既是领导又有特殊的亲情。新中国成立后,他的一部主要文艺理论著作《夜读偶记》就是1958年1月起在《文艺报》连载的。他的长篇文学评论《一九六〇年小说漫评》,《文艺报》1961年四至六期连载。1963年,为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茅盾在《文艺报》发表了《关于曹雪芹》。1965年6月,《文艺报》被迫停刊。1977年底,茅盾在刚复刊的《人民文学》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公开以中国文联副主席和中国作协主席的身份讲话。他建议尽快恢复全国文联和各个协会的工作,并建议《文艺报》复刊。1978年5月底,茅盾出席全国文联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他在大会上庄严宣布:“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中国作家协会和《文艺报》,即日起恢复工作。”

晚年多病的茅盾,从1978年起,在着手写长篇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的同时,不忘给《文艺报》多方指导和积极支持。他在1978年8月的《文艺报》上发表了《培养新生力量》,同年11月发表了关于《坚持实践第一,发扬艺术民主》的文章。1979年12月,又发表了庆祝新中国成立30周年的纪念文章,这是茅盾1981年3月27日辞世前,为《文艺报》撰写的最后一篇文章。

如今我看到彩色印刷的《文艺报》,想起当年茅公创办《文艺报》时为纸张找总理解决的往事,就会心生感慨,特别是看到《文艺报》热情介绍青年作家作品,便会想到茅公编《文艺报》时对文学新人的关怀和扶持,愿茅公的思想和精神继续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