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电视剧《英豪江格尔》:民族英雄传说迈入印象时期的新尝试

故事梗概:江格尔两岁的时候,凶狠暴戾的莽古斯侵占了他的家园,杀死了他的父母,江格尔从此成了孤儿。为了给父母报仇,江格尔在三岁那年,跨上神驹阿仁赞,开始征战四方。他带领6000位勇士和12头雄狮,降妖伏魔,终于建立起一个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衰老、人人具有99个优点、永葆青春的人间天堂“宝木巴”。

原创英雄史诗歌舞诗剧《英雄江格尔》新疆首演7月29日晚,原创英雄史诗歌舞诗剧《英雄江格尔》在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族自治县首演。
近百名蒙古、汉、哈萨克等民族的演职员共同参演,音乐、舞蹈吸纳多民族艺术形式,融入了蒙古长调、祝赞词、托布秀尔、萨吾尔登等国家级、新疆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江格尔》是蒙古族卫拉特部英雄史诗,被誉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诗史之一,也是研究蒙古族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新疆和布克赛尔蒙古族自治县被认为是《江格尔》的发源地。
该剧也是辽宁省文化援疆项目之一。记者 张阁 新疆塔城报道

原本以为《荡寇风云》会是一部关于戚继光的人物传记片,事实却非如此。影片非常用心的撷取了戚继光青壮年时期的华彩片段,用影像镜头还原了戚继光,在明军抵抗倭寇,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迟迟难胜的大背景下,临危受命,为国、为家,铁肩担使命,魁体遮风雨的史诗般英雄事迹。
既然是一部讲述抗倭、荡寇的电影,《荡寇风云》中就少不了大量的战争、打斗戏份。而这,恰恰也成了影片的最大看点、卖点之一。从成片效果看,《荡寇风云》较高程度的还原了戚继光、戚家军勇战倭军,涤荡流寇的历史史实。
赵文卓的领衔主演,加上宝刀不老洪金宝的加持,《荡寇风云》的功夫、打斗戏份完全不用担心。而且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无论洪金宝还是赵文卓,都奉献了近年来最为精彩的功夫戏份。各种新颖别致的花式打斗,不仅想像力超凡,更足以秒杀这几年的古装功夫电影。尤其是有了抗倭、荡寇等大背景的加持,更让人看的热血澎湃,心潮汹涌。
值得赞许的是,影片不仅在功夫、打斗戏份上花足了功力,对明代我军、倭寇的器械、军械、服装、服饰,也都颇为考究。足见片方制作时的诚意与匠心。
以往我所认知的戚继光都比较抽象,甚至有些片面。毕竟,在接触到的有限的资料中,戚继光常常被打造成一个勇士,如何英勇,如何无谓。《荡寇风云》则赋予了戚继光更多更鲜也更全面的记录和刻画。
作为戚家军的创办者、引领者,戚继光身上不仅仅只有硬气、勇气,更是一面智慧担当。他的管理才能,他的用人才干,《荡寇风云》也给予了非常写实的还原。此外,《荡寇风云》中的戚继光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热血硬汉男儿。他不仅为大家,即国家,勇于牺牲自己、奉献自己。为小家,即家庭,也用情至深,爱意浓浓。褪去以往的高大上形象,《荡寇风云》塑造的戚继光有血有肉,亦刚亦柔。他既有伟大、悲壮的英雄一面,也有平实、素朴的普通一面,如此真实的戚继光,也因此更容易走进观众的心田。

      常看美国大片的人都知道,超级英雄也是分等级的。屌丝如《守望者》里的中年超人丹尼,当美艳女友想和他干柴烈火来一发的时候,很不幸,不举了。高富帅如曼哈顿博士,只要愿意,随时可以瞬移到火星发个呆,随手造个物之类的。我们最爱的蝙蝠侠和超人,算是超级英雄中的中产阶级吧,造物的能力没有,遇上个把连环杀手或邪恶集团,游刃有余的武功还是有的。

看点一:把英雄史诗搬上屏幕的创新之作。

      即使偶尔的挫折,超级英雄们在所向披靡的故事里仍无往不胜,直到诺兰的蝙蝠侠碰上小丑。《黑暗骑士》是一面旗帜,诺兰在哥特味的气氛里讲述了一个黑暗气质的故事。蝙蝠侠的光辉完全被小丑的癫狂和变态夺走,当希斯莱杰念出那句Why
so
Serious,有多少人为这个邪恶又不可战胜的反角倒吸一口凉气。大结局,没有正义力量的完胜,蝙蝠侠在哥谭市警方的围捕中独自亡命天涯。

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与《格萨尔王传》、《玛纳斯》并称中国“三大史诗”。史诗《江格尔》大约在1500年前产生于蒙古族卫拉特部落,流传在欧亚地区,新疆是史诗《江格尔》的起源地、传承地和繁荣地。

      当《守望者》的扎克.施耐德遇上《黑暗骑士》的诺兰.克里斯托弗,产生的化学反应就是《超人:钢铁之躯》。

虽然《江格尔》的故事在蒙古人中耳熟能详,但从未大规模地搬上屏幕。动画电视剧《英雄江格尔》经过了十多年的筹备、运作,志在用影视手段呈现出该史诗的宏大雄壮,向世人传播这一民族经典。

和老版一样耳熟能详的背景,小超人在故乡氪星末日前被送往地球避难。小超人害怕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他宁愿失去过人的智力,宁愿没有无穷的力量,宁愿受伤了会痛,也不愿选择做一个异类。超人清楚得知道做真实的自己就是走上一条不归路,那是一条孤独到终点的寂灭之路。To
be or not to
be?这是个问题。当超人做出正确的选择,这部三段式的影片就完成了标准的结构并具有足够的戏剧张力。

看点二:以三维动画呈现、面向全球传播,打造动漫品牌及产业链的大布局。

      再来一个够格的反派才能成就我们的英雄。《黑暗骑士》里,诺兰假小丑之手剖析了一把人性本恶的哲学命题,那些两难选择残酷得令人发指。小丑的不可战胜源于人性之恶,那是剖开的伤口,赤裸裸得流淌着丑陋的脓血,无法直面。小丑丰满了黑暗骑士的形象,这次,超人的对手又是谁?

动画片是少年儿童了解和学习文化经典最直接、最恰当的方式,将史诗《江格尔》改编得通俗易懂,并用三维动画呈现,能让孩子在轻松愉快的过程中了解史诗、民俗、谚语,传播勇敢、自强、团结、友爱、正义精神,把史诗的种子种在孩子的心里。

      和中国不同,西方式超级英雄(神)的性格里人性成分居多。古典时代的希腊诸神,乱伦,弑父,仇杀统统都来,神是人类缺点的集大成者(中国式超人,比如孙悟空,大禹,是已经抽离人性,空留道德符号的躯壳),所以看超级英雄故事的本质还是看人类的喜怒哀乐。那对超级英雄的粉丝们来说,超人到底是什么?每个长大和长不大的男孩心底都曾有一个相似的超人形象,那是无坚不摧之力,是百炼成钢的意志,也是潜意识中自我形象的完美映射,更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作为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民族电影展特别推介的项目,《英雄江格尔》受到各方面的好评。影展期间,北京金胸智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新疆文化出版社签约合作出版“江格尔”系列图书、DVD,与英国普罗派乐卫视签约在欧洲播出发行,与蒙古国FMS传媒集团洽谈了在蒙古国的播出发行事宜。此外,来自日本、东南亚国家的客商还表达了合作开发“江格尔”动漫游戏的意向。

      作为诺兰的脑残粉,在《超人:钢铁之躯》上映前,我给他五颗星。

对 话

总制片人大海:把史诗的种子种在孩子的心里

记者:您为什么会以动画电视剧的形式把史诗《江格尔》搬上屏幕?

大海:一方面,把《江格尔》拍成动画片有着深厚的民意基础。我是蒙古族卫拉特的后裔,从小就听着《江格尔》成长。我们心中的偶像就是江格尔,我们心中的“奥特曼”就是江格尔的好朋友洪古尔,我们心中的宝马、奔驰就是江格尔的神驹阿仁赞。我们从小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把《江格尔》拍成像《大闹天宫》、《哪吒闹海》那样的影视作品传承下去、传播到全世界。

另一方面,《江格尔》中的故事带有神话魔幻色彩,非常适合用动漫的方式来表现。史诗中的英雄人物江格尔、洪古尔、阿勒坦·切吉等,不仅个性鲜明,而且具有超自然的能力。比如,江格尔像孙悟空一样有七十二般变化,阿勒坦·切吉能预见未来。这样的故事是很适合用动漫来表现的,这样的故事也是男女老少都喜欢看的。

记者:这部片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制作的?目前进展如何?

大海:“江格尔”动漫项目启动于2003年。当时,我作为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赛里木之夏”工作室的法人,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注册“江格尔”商标,开始收集、整理史诗《江格尔》的文集、视频资料,创作《英雄江格尔》动画电视剧剧本,设计人物造型、服装、道具、场景等。

十几年来,在没有任何可借鉴的资料的情况下,我们创作了1000多幅人物造型,组织了50多场国内外专家学者论证会。此外,我们还多次举办项目研讨会、论证会和运营会议,仅剧本讨论会就举办了100余次。

史诗《江格尔》一共有200个章节,目前,我们已经改编了两个章节、大约100集的内容,制作完成了30多集,有汉语、蒙古语、英语3种版本,每集13分钟,6月1日起在全球播映。如果把《江格尔》的故事全部制作成动画片,可以做上千集,这需要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反响来决定下一步的策略。

记者:动画电视剧《英雄江格尔》与史诗《江格尔》在内容方面是否有出入?

大海:在把史诗《江格尔》改编成动画电视剧的时候,我们一方面尽可能地忠实于原作,另一方面也根据当代的观念、观众需求以及动漫本身的叙事方式及特征,对原作进行加工和改造,使之成为一部弘扬蒙古族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

史诗《江格尔》长于描写,简于叙事。在塑造人物、描绘自然风光与战争场面时,往往运用大量卫拉特民间谚语口语,融合穿插蒙古族古代民歌、祝词、赞词、格言、谚语,善于使用铺陈、夸张、比喻等手法;具体到事件本身,则往往几句话就概括了。比如,讲到江格尔的身世时,史诗里说:“他在年仅两岁的时候,凶狠暴戾的莽古斯侵占了他的家园,从此他变成了孤儿;他在三岁那年,跨上神驹阿仁赞,攻破了三道大关,征服了凶狠的莽古斯汗;他在四岁那年,攻破了四道大关,降服了巨魔希拉汗;他在五岁那年,活捉了塔黑的五魔,莽古斯的首领可汗。”因此,按照史诗的框架,我们在此基础上吸取民间故事进行再创作,充实内容。

记者:这部片子的核心是什么?

大海:我相信内容为王,好故事才是核心。故事讲好了,就能突破民族、文化的界限,传播具有普世价值的东西。

《江格尔》讲的是英雄故事,和希腊神话、荷马史诗一样,其故事的母体主要是英雄征战和婚事征战。制作动画片时,我们选择的是英雄征战的内容,其中包含着热爱祖国、保卫家园的思想。

在给这部片子做观众测试的时候,结果显示,孩子们最看重的是故事。有的小观众说,剧中的可汗为了孩子牺牲自己,很伟大;有的孩子说,洪古尔为了救江格尔,多次向母亲求助,很仗义;还有的孩子说,神驹阿仁赞为了救主人赴汤蹈火,很令人感动。事实证明,一部作品有打动人心的故事、有内在的精神力量,才能真正吸引观众。

记者:剧中人物的命运安排是怎样的?

大海:史诗《江格尔》对于人物命运的安排,是从艺术层面上升到哲学层面的,其结局发人深省:江格尔当上可汗之后,在正月十六那天把所有的魔王、勇士和各部落的首领聚集到一起,举行禅位仪式。他没有把可汗之位交给自己的儿子,而是交给了他最好的朋友洪古尔的孩子,并且要求自己的孩子跟从洪古尔之子,为其服务。这就是英雄的境界、经典的意义,传播这样的故事,有助于净化人的心灵。

记者:《英雄江格尔》是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民族电影展的重点推荐项目。除了动画电视剧,“江格尔”动漫项目还有哪些内容?

大海:由北京金胸智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担的“江格尔”动漫项目,将努力打造英雄人物“江格尔”动漫品牌及产业链。这个项目包括三维动画电视剧、舞台剧、音乐剧、图书、游戏、动画电影、电影、主题公园、野外体验中心、艺术馆、培训学校等。

其中,动画电视剧《英雄江格尔》入选2014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梦”题材12部优秀动漫项目、2015年文化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动漫扶持计划;儿童动漫魔幻舞台剧《英雄诞生》2015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资助;《江格尔史诗绘本》系列首批14册图书于2015年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发行;此外,我们还推出了邮票、邮册等50多种衍生产品。

记者:我国有丰富的民族史诗,很多人正在努力把它们改编成影视作品呈现给观众,对于这些同行,您有怎样的建议?

大海:蒙古族有句谚语:“水滴能汇成大海。”凡事贵在坚持。“奥特曼”、宝马、奔驰这些品牌都是别人的,如今占据影院银幕的“英雄”也多是好莱坞的,中国作为文明古国,应该有自己的英雄,有自己的民族品牌。“独行快,众行远”,希望有更多民族史诗的伟大作品呈现在屏幕上,让各民族传统文化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