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汉军魂_历史军事_好医学网

大汉明帝显宗,永平十七年 ,
汉朝大军浩浩荡荡开出玉门关。在蒲类海击败白山部后,挥师进击依附匈奴之车师国。

天亮之后,匈奴大队赶到把金蒲城四面围了起来。耿恭顶盔贯甲,仗剑站立在城头。士兵驻守在城头,各种弩机全部摆在垛口上。瞄着城下的匈奴骑兵,民伕们紧张的搬运各种器械。而匈奴的骑兵改成步兵。列成无数个方阵。每个方阵推着一架云梯。耿恭在城头了望,在与汉朝两百多年的战争中,匈奴学得了一些汉朝的武器制造技术。在攻城武器上就可以看得出。匈奴的攻城云梯得到很大改进。炮队的炮弩亦有很大改进。攻城部队的编制,亦向汉朝靠拢。在城下布局合理整齐。虽则如此然耿恭看在眼里却冷笑一声“东施效颦,不亦可乎?”

谨以此文献给千百年来为我大汉血洒疆场的英魂先烈

谨以此文献给千百年来为我大汉血洒疆场的英魂先烈

汉军行军大营里,大将军窦固,
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章,司马耿恭等众将齐集一堂。商讨攻打车师之方略。此时车师有两王,为前王和后王。汉军将领就先打何处展开激烈争论。只见耿秉闪出班列,此将虎背熊腰,顶盔贯甲威风凛凛“大将军,末将以为此时攻打车师,利在速战,后王乃前王之父,国力素强,如若拿下后王则前王自服。如此可一战而定之。”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此时匈奴主将,令旗劈下,匈奴步军发动方阵,步兵一手持盾一手拿刀迈着整齐的步伐靠向城头。在进入有效射程后,耿恭拔剑大吼“放!”此时攻击战鼓响起,令旗兵一个接一个摇旗发出军令,汉军射手得令向早已瞄准好的敌军射去。久经训练的汉军将弓矢准确的射入匈奴的胸部,头颅,眼部等要害一时间匈奴步军纷纷倒地,后面的步兵则踩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前进。而此时垛口的汉军则瞄准匈奴的密集队形。按下机关,顷刻之间,每个弩机上的二十多支碗口粗的弩箭扫向匈奴。匈奴士兵成排的倒下。而大型弩机射出的弓矢有如碗口粗。有的射穿了匈奴的牛皮盾牌射进其身体。有的射向其头颅削去匈奴的半个脑袋,有的则射透了几个匈奴的身体,终钉在了后一个人的胸腔里。而此时在云梯底部的匈奴步兵在挡板的掩护下顶着箭雨推动车轮,迅速靠向城头。在即将靠向城头时,汉军将准备的黑油在压管的作用下喷射出来,纷纷喷到云梯的顶部,和底座车轮处,火光闪处,云梯便被熊熊烈火点燃,底部挡板处推动车轮前进的匈奴兵卒也被烈火吞噬。惨叫声中,匈奴云梯一架接一架的被毁坏,第一波攻势很快小半个时辰便告瓦解。

大汉明帝显宗,永平十七年 ,
汉朝大军出玉门关。在蒲类海击败白山部后,挥师进击依附匈奴之车师国。

大汉永平十八年,由于明帝病重,皇帝诏令窦固等班师回京稳定朝局。窦固遂下令撤军,只留陈睦,耿恭,关宠等校尉率少部分兵马镇守西域。临行之前,窦固升帐聚将叮嘱道“望留守诸位用心镇守,一俟朝局稳定,朝廷必会增兵以图西域长治久安。”陈睦,耿恭等将领要求多留粮草,弓弩,马匹如数。窦固都一一答应。

窦固略微沉吟,一将领闪出道“车师二王王廷相距五百余里。后王距离我军路途遥远,谷深难行,士卒长途跋涉寒苦异常,即使到达后王王廷也师老兵疲。不如先易后难,先打前王,继而进军后王可矣。”一部分将领微微点头。耿秉正欲答话。司马耿恭抢先出班深施一礼“大将军,据探马来报,匈奴闻车师被攻,已调动兵马准备驰援。末将以为此战宜速战速决。如若先打前王,旷日持久,一旦匈奴出兵,恐于我军不利。

匈奴主将见状。下令后备兵力立即准备战斗。在匈奴残部撤下,后备投入之时。耿恭在城头看见了更为密集的匈奴步军。预感到匈奴更为猛烈地攻势即将来临。断然大喝“换毒箭!”此时耿恭预感到,金蒲城的汉军过于薄弱。每一个人都很珍贵,为了大杀伤敌人保存自己。耿恭毫不犹豫的下令换了毒箭。此毒箭乃耿秉秘药经专人泡制,毒性极强,沾身即死。

汉军行军大营里,大将军窦固,
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章,司马耿恭等众将齐集一堂。商讨攻打车师之方略。此时车师有两王,为前王和后王。汉军将领就先打何处展开激烈争论。只见耿秉闪出班列,此将虎背熊腰,顶盔贯甲威风凛凛“大将军,末将以为此时攻打车师,利在速战,后王乃前王之父,国力素强,如若拿下后王则前王自服。如此可一战定之。”

在临行的前一晚,耿恭来到耿秉幕府。屏退左右后耿秉拱手施礼“兄长此次驻屯西域,职责重大,有何难处尽管吩咐小弟。”耿恭目光炯炯拱手道“目下吾皇久病,朝局纷乱,圣上下令大军回师,意在稳定朝局,以防不测。兄弟回朝驻守责任亦大。”见耿秉点头耿恭略微一顿走到巨型地图前道“就目下西域形势而言,匈奴于北方,西方蠢蠢欲动,必欲将我西域之军除之而后快。近探马亦报匈奴有集结兵力之迹象,为兄估计匈奴很可能趁我大军回师,西域空虚之际,以大规模骑兵突袭,夺取西域……..”军帐里悄无声息,烛光摇曳不定,唯闻耿秉粗重的喘息声“以兄之见,如何区处?”

窦固沉吟良久一挥手,“兵法云避实击虚,吾意已决先打前王,传我将令明日大军讨伐前王!”诸将一拱手“谨遵将令”耿秉欲言又止,脸上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众将散去后,耿秉带着卫兵回归本营。耿恭赶上前来拉住耿秉道“兄弟……….”耿恭言未尽,耿秉打断道“兄长,此战必须速战,匈奴已蠢蠢欲动,随时可能驰援,时不我与,大将军却临敌畏缩,如此下去我军处境极为不利。你我乃名将之后,岂能坐以待毙.”

待大小弓弩换上毒箭时。匈奴的第二波攻势发动了。此次为主攻,兵力较上次大为加强。更为密集的云梯扑向城头。在抵达汉军射程之内后,汉军没有立即射击。耿恭在将匈奴放的更近些时再予以杀伤。在匈奴又前进了一段后。汉军的毒箭纷纷射出,被射中的匈奴随即倒地。此时匈奴的射雕者,亦冒着箭雨,在城下做压制射击。城头的汉军只要有露头便被冷箭射中。耿恭见状,立即下令“射声队出动!”射声队乃战前耿恭精心挑选的神射手。专一为压制匈奴的射雕射手而准备。射声队迅速扑向垛口,偷眼向下寻找自己的猎物。瞄准目标纷纷射击。双方不顾死伤的展开了激烈的对射。汉军居高临下又有城池的掩护,加之弩机弓矢威力皆强于匈奴。渐渐地汉军占据的上风。终压制住了匈奴。匈奴一时死伤惨重。而匈奴主将见到匈奴士兵只要被射中则便不起。几乎连挣扎都没有。感觉出了异样。此时斥候来报“报将军,汉军使用毒箭射杀我军,我军死伤惨重!”匈奴主将如梦方醒,急令收兵,兵败如山倒,城墙下存活的士兵迅速败退。在撤退时,毫无遮掩的匈奴步军遭到汉军无情的射杀。此波攻势后,匈奴死伤惨重。无数的尸体躺在了城下。匈奴主将见状,紧咬牙关“暂时收兵,待后续大军到达时再行攻城。”看见了匈奴撤下军队休整,汉军顿时一片欢呼万岁。城头的擂鼓军卒敲响得胜之鼓。鼓声与欢呼声震天动地。而耿恭的思绪却飘向了司马和他的三百骑兵。

窦固略微沉吟,一将闪出道“车师二王王廷相距五百余里。后王距离我军路途遥远,谷深难行,士卒长途跋涉寒苦异常,即使到达后王王廷也师老兵疲。不如先易后难,先打前王,继而进军后王可矣。”一部分将领微微点头。耿秉正欲答话。司马耿恭抢先出班深施一礼“大将军,据探马来报,匈奴闻车师被攻,已调动兵马准备驰援。末将以为此战宜速战速决。如若先打前王,旷日持久,一旦匈奴出兵,恐于我军不利。

耿恭走到巨型军图前“吾弟请看,此次大军回师,西域顿成轻地。三支人马在西域广大地区显得势单力薄。届时匈奴骑兵一齐杀来,一夜之间便可将我分割包围。我意危机时刻,可聚兵疏勒城。疏勒扼天山南山北之间咽喉,不但可以防止匈奴攻略天山之南各西域小国。亦可拖住匈奴于此地,俟我大军赶到合围歼灭!”
耿恭停止了话语。

耿恭目光炯炯“兄弟意下何如?”

却说司马带领的三百骑兵,飞驰向北,一路上都有败退下来的车师残兵。司马拉住一个问道“北边情势如何?”车师兵哭着说“我们被匈奴人打败了,一夜之间,来了那么多匈奴骑兵,我们根本抵挡不住啊!援救王城的军队还没到王城脚下就被打散了!我们这些剩下的士兵拼死才突围了出来。”司马再无多问,飞马领军向王城而去,司马知道车师后王如死,则车师民心定会大乱。那对西域局势而言将更为不利。沿途逃跑的百姓看到汉军骑队严整的奔向战场,不由得投去赞许的目光。在即将抵达王城时,司马命令“停!”停马观看,清晰可见车师后王的王旗.车师后王城正在激烈厮杀。城墙上隐约有后王的仪仗。而有匈奴军卒已跃入城中,情势危急,司马准备下令突击之时,突然喊杀声大作,北面,东面,西面各杀出一千匈奴骑兵。原来这是匈奴派出的扫荡队伍,专一在野外四处游荡,猎杀对手。而司马一路飞奔而来。早被匈奴斥候探马盯上,放出响镝后,三支就近的骑兵三面合围而来。司马见此情景拔剑大喊“弟兄们,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大汉男儿宁肯战死决不投降!向车师王城,冲!”说罢,一骑当先,杀向北方。三百将士紧随其后呐喊“宁肯战死决不投降!”队形渐渐变为三锥形,而在大的三锥形中分为一百个小三锥。而大三锥锥尖便是司马。北面的匈奴看到汉军被围不向南边撤退却杀奔过来略感吃惊,为首的千夫长反应有些迟钝。看到汉军杀来才下令迎击,而此时汉军和匈奴的中间是一个高坡。汉军凭借先机冲向坡顶。而匈奴也杀到坡下。汉军随即俯冲而下,在剧烈的运动中,汉家儿郎双手放开缰绳,持弓瞄准射击。没有一个人跌落下马。而匈奴见到自己曾经引以为豪的高坡冲击被汉人发挥的淋漓尽致时,一时间只顾观看放缓了冲击,就在犹豫的一刹那,第一批箭雨准确的射向匈奴。中箭者纷纷栽倒马下。匈奴顿时队形大乱,而司马率领的汉军趁此机会,杀向匈奴阵中。占领了绝对的主动权。匈奴本想近身马上格斗汉人较弱,而此时的汉军却异常骁勇混战厮杀却又相互配合,如行云流水一般。只见倒下马的大部分都是匈奴骑兵。渐渐的匈奴军心不稳,千夫长见状不妙,只得边打边退,眼见汉军即将获胜之时,另外两千匈奴骑兵杀到,看见三百汉军如此蹂躏一千匈奴。匈奴援军不禁杀心大起。飞驰至战场迅速加入战斗。不成比例的战斗,使的汉军优势荡然无存。一时间损伤惨重。.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的倒下。司马也是身中数创。而此时匈奴有意折磨汉军,近三千骑兵以汉军为圆心,环绕着汉军飞奔,不时的冷箭射向汉军,汉军射箭还击,但刚有人射出一支,马上十数支箭射倒汉军。司马见状大怒,带领残存的汉军向北冲击突击,与匈奴混战在一起,司马不时大喊”弟兄们,冲!向车师王城冲击!”再向北冲杀了一段后,汉军只剩下了司马等十几个人。而且都是伤痕累累。此时,匈奴也停止了冲杀,一个匈奴骑兵出列用汉语大喊“汉军将士,我们很钦佩你们的英勇,我军首领说只要你们愿意放下武器可免一死,也不会有人侮辱你们,”一片死一般的沉寂。“我再重申一遍放下武器,可免一死!”“放下武器,可免一死”匈奴兵齐声大吼。

窦固沉吟良久一挥手,“兵法云避实击虚,吾意已决先打前王,传我将令明日大军讨伐前王!”诸将一拱手“谨遵将令”耿秉欲言又止,脸上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众将散去后,耿秉带着卫兵回归本营。耿恭赶上前来拉住耿秉道“兄弟……….”恭言未尽,耿秉打断道“兄长,此战必须速战,匈奴已蠢蠢欲动,随时可能驰援,时不我与,大将军却临敌畏缩,如此下去我军处境极为不利。你我乃名将之后,岂能坐以待毙.”

耿秉沉默着,作为久经沙场的将军耿秉十分明白此举之风险“以兄之见,胜算可有把握?”

耿秉向前凑了凑突然低声道“我欲今晚率本部兵马直取车师前王。不成功誓不生还。”耿恭沉默片刻拉住堂弟的手“兄弟此去风险颇大,为兄所部有一密探深熟此间道路,带着他可事半功倍”耿恭一挥手,迅速过来一军卒。对耿秉一拱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参见驸马都尉!”耿秉深深的感动“谢兄长!”

战场上突然寂静无声,只有不远处车师王城还在喊杀。沉默之后,只见司马突然仰天长笑“哼,投降?何处不可埋忠骨?弟兄们!我等今天就长眠在这天山脚下!”说罢,司马拔去射进大腿的箭矢,大喝一声冲向北方,余下的十几名汉军呐喊着亦跟随司马发起后的冲击。匈奴一名千夫长下令“搏击冲杀!”北面的匈奴拔刀杀来,一次冲锋后,十几个汉军和几个匈奴倒了下去,只有司马在马上摇摇欲坠,鲜血已经染红了战甲,脸上也是血水。还有几处伤痕不停的往外流血。渗透了衣襟自盔甲汩汩流出。匈奴兵此时慢慢缩小包围圈,一个匈奴首领大喊“投降”余者尽皆大声附和。司马依旧脸上挂着微笑抽出佩剑,眼角划过一丝泪水,仰天看去,天色已是黄昏,红日西沉。留恋了后一眼尘世后,司马突然大喊一声“大汉万岁!”用尽全身力气刺向自己的腹中。残阳如血,司马倒下了,倒在了无数汉人鲜血浸染的土地上,而此时只有那战马依旧留恋在自己的主人身边。人生百年终有一死,为了国家,司马和三百壮士用行动诠释了.孟子说的舍生取义!

耿恭目光炯炯“兄弟意下何如?”

耿恭答道“以留守兵力论,胜算毫无把握。玉门关离此甚远,只恐我西域守军未能撑到援军抵达之时。”话已至此,耿恭不再多言。

黑夜深沉,夜风中只闻刁斗之声,汉军连营一片静谧,而耿秉所部此时却灯火通明。耿秉站于将台之上。所部兵马全部顶盔贯甲,整装待发。耿秉缓缓地扫视着本部一万精锐的骑兵。训话道“弟兄们,车师本为大汉属国,如今却与匈奴沆瀣一气。威胁我大汉。本将今夜率你们直捣车师后王,一举消灭车师!如若失败,车师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众军大吼道“大汉军队所向披靡!”“汉军威武攻无不克!”在众军的喊声中,耿秉飞身上马一骑当先飞驰而出,众军紧随其后,一万骑兵发出的隆隆声音震撼着大地,汉军铁骑像一股风暴般直奔车师后王王庭而去。

车师后王站在城头,将一切看得真真切切。向汉军殉难的地方深深的施了汉礼。然后拔剑大喝“将士们,拼了!”经过残酷搏杀。虽然车师军队顽强抵抗,但匈奴数量众多,终攻破王城,车师后王率众退守王宫。经过拼死抵抗,在王宫被攻破时,车师后王拔剑自杀。

耿秉向前凑了凑突然低声道“我欲今晚率本部兵马直取车师前王。”耿恭沉默片刻拉住堂弟的手“兄弟此去风险颇大,为兄所部有一密探深熟此间道路,带着他可事半功倍”耿恭一挥手,迅速过来一军卒。对耿秉一拱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参见驸马都尉!”耿秉深深的感动“谢兄长!”

耿恭突然目光如炬道“正因如此,西域更应留守,其一,西域自古以来为我华夏所有。此次收复深得人心。如因变故突然弃之,是将西域拱手让与匈奴,从此尽失西域人心也。其二,西域若失此地便会成为匈奴进犯我大汉的前进基地。届时匈奴进犯关陇则对我大汉极为不利。是以愚兄以为西域必须死守。只要我大汉还有一支军旗飘扬在西域上空,则西域各国必不会全部倒向匈奴。届时汉军与增援之师内外夹攻,则可聚歼匈奴于西域!即便我守军全军覆没亦可昭之世人,我大汉绝不放弃一寸国土!”耿恭目光如电。言辞慷慨。耿秉被兄长的豪言壮语深深地感动,眼含热泪肃然躬身“兄长有何未了之事,尽可托付与弟。”

而此时窦固正独自在军帐里彻夜谋划如何攻打车师前王,突闻隆隆之声,正欲唤人打探。只见一名军卒闯了进来“报大将军!驸马都尉率本部骑兵奔袭车师后王王庭去了。”窦固闻言大怒,此时众将官已闻讯,陆续赶来。一部分将领纷纷要求惩治耿秉。刘章等将力劝窦固。刘章道“大将军!
驸马都尉擅自兴兵固然有过,但事已至此,如我坐视不管,驸马都尉孤军深入危险极大,望大将军以大局为重,速速发兵跟进。”窦固余怒未消,部分将领又纷纷进言欲严办耿秉。只见窦固断然一摆手“传我将令,全军立即启程发兵车师后王王庭,跟进接应耿秉部!”

耿恭站在城头,虽然连日的厮杀,但却毫无疲惫之态。将士们见到校尉如此,不禁军心大振。而此时匈奴兵将司马的人头射上金蒲城头另带劝降书一封。得知司马及三百勇士全体殉国后,耿恭将司马的灵堂设在了城头。亲自戴孝带领将士在城头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在祭奠了昔日的战友后。耿恭含泪拔剑宣誓,与匈奴血战到底并当场将劝降书撕的粉碎。在耿恭的激励下守城军士更添悲愤情绪。一时杀敌之心大起。

黑夜深沉,夜风中只闻刁斗之声,汉军连营一片静谧,而耿秉所部此时却灯火通明。耿秉站于将台之上。所部兵马全部顶盔贯甲,整装待发。耿秉缓缓地扫视着本部一万精锐的骑兵。训话道“弟兄们,车师本为大汉属国,如今却与匈奴沆瀣一气。威胁我大汉。本将今夜率你们直捣车师后王,一举消灭车师!如若失败,车师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众军大吼道“大汉军队所向披靡!”“汉军威武攻无不克!”在众军的喊声中,耿秉飞身上马一骑当先飞驰而出,众军紧随其后,一万骑兵发出的隆隆声音震撼着大地,汉军铁骑像一股风暴般直奔车师后王王庭而去。

耿恭言道“即入军旅,已无私情。为兄有两请”

车师后王王庭,车师后王正在地图前详细观察汉军兵力部署。突然,探马来报“启禀我王!汉军一部人马奔袭而来,离王城只有四十里,约莫有万骑,后续尚无兵力支援”后王脸色一惊。吩咐声”再探再报”立即召集众将道“汉军远道而来,必然师老兵疲,且只有万骑,我可以将其歼灭以振军心,传本王令,立即调集王城附近精锐,全歼汉军!本王亲自到城头为众军助威.”车师的三万骑兵很快集结完毕,向耿秉部飞奔而来。在三万骑兵出发后。车师后王又从王庭护卫派出精锐的三千骑兵偃旗息鼓偷偷出城。部署完毕后。车师后王在大臣的簇拥下登上城头,观战助威。

而此时窦固正在军帐里彻夜谋划如何攻打车师前王,突闻隆隆之声,正欲唤人打探。只见一名军卒闯了进来“报大将军!驸马都尉率本部骑兵奔袭车师后王王庭去了。”窦固闻言大怒,此时众将官已闻讯,陆续赶来。一部分将领纷纷要求惩治耿秉。刘章等将力劝窦固。刘章道“大将军!
驸马都尉擅自兴兵固然有过,但事已至此,如我坐视不管,驸马都尉孤军深入危险极大,望大将军以大局为重,速速发兵跟进。”窦固余怒未消,部分将领又纷纷进言欲严办耿秉。只见窦固断然一摆手“传我将令,全军立即启程发兵车师后王王庭,跟进接应耿秉部!”

耿恭一拱手“吾闻弟有一批秘制毒药,涂于箭处杀伤力倍增,可否尽数送与为兄,以增战力。”

耿秉所部飞驰至王城二十里时,见远处尘土大起,立即下令停止前进。并吩咐旗语官“传我将令,十骑一吏!”只见掌旗士兵举起大旗左右摇摆,(东汉军队为部曲制,实行二五制,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五十人为队,二队为屯共百人,曲下设五屯,每曲五百人,二曲千人为部,部上设营编制为五千人,二营为军共万人。伍设伍长,什设什长,队设队率,斗食。屯设屯长二百石,曲设军候秩六百石,部营设司马千石,可领兵作战。)万骑很快在原野上分为十个长方行,共两行,每行五个。每个方形是一部人马。在十个大方形里
又分为一千个小方形,每个小方形为十骑,由什长率领。整齐的排列在原野上,静静地积攒体力等候车师军队。

车师后王王庭,车师后王正在地图前详细观察汉军兵力部署。突然,探马来报“启禀我王!汉军一部人马奔袭而来,离王城只有四十里,约莫有万骑,后续尚无兵力支援”后王脸色一惊。吩咐声”再探再报”立即召集众将道“汉军远道而来,必然师老兵疲,且只有万骑,我可以将其歼灭以振军心,传本王令,立即调集王城附近精锐,全歼汉军!本王亲自到城头为众军助威.”车师的三万骑兵很快集结完毕,向耿秉部飞奔而来。在三万骑兵出发后。车师后王又从王庭护卫派出精锐的三千骑兵偃旗息鼓偷偷出城。部署完毕后。车师后王在大臣的簇拥下登上城头,观战助威。

耿秉确有一批秘制毒药,此药毒性极强,如若泡制弓弩,则中者即死。耿秉非常珍惜从未使用。今日兄长提起,耿秉毫无犹豫道“好,将秘药和泡制人员全数赠予兄长”

三万车师骑兵携尘而来,在汉军不远处停下。车师主将观察到汉军所处地势较高,一万骑兵队形齐整。所有的将领全都站到队伍的前列。居高临下没有破绽可言。便派一将带领三百骑。绕到汉军侧后观察虚实。三百骑飞快的向汉军侧后绕去。耿秉看在眼里,下令众军勿动只率护卫百人队杀奔过来。耿秉的百人护卫都是百战余生。随耿秉出生入死历经大战存活下来的精锐。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股冷峻和肃杀。此时车师将领见汉军主将杀来,立即调整队形。三百骑为三个方向夹攻耿秉。耿秉却直奔中路而来。车师将领抽弓搭箭,瞄准耿秉。看见耿秉飞驰进入射程,立即放箭,射向耿秉头部。在弓箭即将射住之时,耿秉头微微一侧,弓箭擦着耿秉的脸颊呼啸而过,而此时耿秉的弓箭也射了出去,准确的命中车师将领咽喉。车师将领应声而倒。车师三百骑瞬间杀来,此时耿秉护卫百人也赶到,一轮齐射。车师骑兵倒下一片。趁此间隙。耿秉大吼一声,率护卫呈锥形杀入敌军阵型。失去将领的车师军队形散乱,相互之间没有配合,人虽多却拥挤在一起,而汉军却拉开队形,兵器招架之间,准确的命中敌人要害,将敌人一个个的砍倒在地,车师骑兵很快溃不成军。耿秉率护卫追赶又连射死车师数十名骑兵。而后砍下车师将领的脑袋,回到汉军阵前,用大旗旗尖将敌军将领头颅高高举起,汉军见主将如此英勇,士气高涨。阵营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汉军威武!所向披靡!”。

耿秉所部飞驰至王城二十里时,见远处尘土大起,立即下令停止前进。并吩咐旗语官“传我将令,十骑一吏!”只见掌旗士兵举起大旗左右摇摆,(东汉军队为部曲制,实行二五制,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五十人为队,二队为屯共百人,曲下设五屯,每曲五百人,二曲千人为部,部上设营编制为五千人,二营为军共万人。伍设伍长,什设什长,队设队率,斗食。屯设屯长二百石,曲设军候秩六百石,部营设司马千石,可领兵作战。)万骑很快在原野上分为十个长方行,共两行,每行五个。每个方形是一部人马。在十个大方形里
又分为一千个小方形,每个小方形为十骑,由什长率领。整齐的排列在原野上,静静地积攒体力等候车师军队。

“其二,车师后王夫人先世乃我汉人,虽嫁与车师,但时常思念家乡。吾弟可派人去其家乡查找故旧消息,以慰藉其心。”

此时车师主将脸色铁青,下令处死败逃的车师骑兵军吏。大喝下令全军进攻,并命弓弩手射杀站在阵型前段的汉军将领。车师骑兵有如滚滚洪流,奔腾咆哮着杀向汉军。因为汉军弓弩射程远远大于车师骑兵。所以汉军弓弩率先射出。车师骑兵死伤连连。而后续部队踩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击。进入有效射程后,车师骑兵并纷纷射出弓箭,汉军前排的骑兵举起盾牌抵挡。但也有人不断倒下。在车师即将冲到汉军跟前时,汉军从腰间掏出弩机,一个齐射,箭雨如飞蝗般飞向车师前段的骑兵,射穿了车师骑兵的牛皮盾牌。射进其身体,车师骑兵大片倒地,队形出现的空隙,耿秉看准时机,大喝一声率先杀入敌阵,汉军全军开动,高速行驶中保持着阵形,利用略高的地势,发动了骑兵阵。借着地势汉军骑兵声势赫赫。瞬间楔入了车师骑兵阵型中。汉军所有的将领都杀在前端。以整部整部的骑兵发起集团冲锋。将领倒下,副将指挥,副将倒下,下级接替。杀也杀不完,挡也挡不住。整个汉军如洪水般不可阻挡。激战中,耿秉发现了车师骑兵阵中慢慢的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耿秉立即率领千人卫队,冲进敌军的缝隙,缝隙左右的汉军在和车师拼杀中也力图拉大缝隙。慢慢的车师阵型动摇。后王在城头望见形势不利。立即对旗语管下令。只听鼓声大作。埋伏的三千车师骑兵从汉军的东北方突然杀出直击耿秉部侧后。原来车师后王在开战前命三千骑兵悄悄出城利用地形熟悉的优势。埋伏在汉军侧后准备突袭。此时杀出对汉军威胁极大。而耿秉所部全数和正面三万车师骑兵厮杀无分身之力。情况万分紧急,正在此危急时刻汉军后方鼓声大作。尘土飞扬之处,只见大汉军旗高高飘扬而来,耿恭率所部五千骑兵及时赶到。耿恭一马当先:“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我杀!”五千汉军骑兵奋勇杀向车师偷袭骑兵。瞬间便截住了车师偷袭骑兵。耿秉远远看见是大汉军旗,知道是汉军前来驰援,激动万分率先冲入敌阵。其所部士气大振。继续冲击正面车师骑兵。车师主将见队形即将崩溃,伏兵亦被狙击,便亲率自己三千卫队杀向耿秉,并令神射手狙杀汉军的掌旗兵。汉军的掌旗兵瞬间被敌军射杀,在旗子即将脱手的时候,后面的汉军立即飞马赶来再次举起大旗。瞬间又被无数的弓矢射杀。在旗子即将倒地时,又有汉军士卒义无反顾的举起大旗。如是十数次。大汉军旗始终不倒。汉军气势大振。轰然撞开了车师的阵形,并将其碾碎。车师军队心胆俱裂,不再死战,纷纷败退。耿恭所部五千骑兵亦战败车师伏兵和耿秉所部合兵一处追击敌军。汉军骑兵催动阵形无情的展开追杀。车师主将也在混战中被汉军斩杀。至此战局有了结果。在城上观战的车师后王面如死灰,颓然坐倒。看看左右守城的军队,又不禁有了胆气。下令立即城门关闭,吊桥高挑。准备死守,耿秉率军杀到城下。在即将进入守城军的射程之内时,下令停止前进。耿秉望了望城头,看见车师后王高坐城头。立即下令“强弩手听令!”“在!”

三万车师骑兵携尘而来,在汉军不远处停下。车师主将观察到汉军所处地势较高,一万骑兵队形齐整。所有的将领全都站到队伍的前列。居高临下没有破绽可言。便派一将带领三百骑。绕到汉军侧后观察虚实。三百骑飞快的向汉军侧后绕去。耿秉看在眼里,下令众军勿动只率护卫百人队杀奔过来。耿秉的百人护卫都是百战余生。随耿秉出生入死历经大战存活下来的精锐。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股冷峻和肃杀。此时车师将领见汉军主将杀来,立即调整队形。三百骑为三个方向夹攻耿秉。耿秉却直奔中路而来。车师将领抽弓搭箭,瞄准耿秉。看见耿秉飞驰进入射程,立即放箭,射向耿秉头部。在弓箭即将射住之时,耿秉头微微一侧,弓箭擦着耿秉的脸颊呼啸而过,而此时耿秉的弓箭也射了出去,准确的命中车师将领咽喉。车师将领应声而倒。车师三百骑瞬间杀来,此时耿秉护卫百人也赶到,一轮齐射。车师骑兵倒下一片。趁此间隙。耿秉大吼一声,率护卫呈锥形杀入敌军阵型。失去将领的车师军队形散乱,相互之间没有配合,人虽多却拥挤在一起,而汉军却拉开队形,兵器招架之间,准确的命中敌人要害,将敌人一个个的砍倒在地,车师骑兵很快溃不成军。耿秉率护卫追赶又连射死车师数十名骑兵。而后砍下车师将领的脑袋,回到汉军阵前,用大旗旗尖将敌军将领头颅高高举起,汉军见主将如此英勇,士气高涨。阵营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汉军威武!所向披靡!”。

这晚,耿秉军帐的烛光一直亮到了天明。

此时车师主将脸色铁青,下令处死败逃的车师骑兵军吏。大喝下令全军进攻,并命弓弩手射杀站在阵型前段的汉军将领。车师骑兵有如滚滚洪流,奔腾咆哮着杀向汉军。因为汉军弓弩射程远远大于车师骑兵。所以汉军弓弩率先射出。车师骑兵死伤连连。而后续部队踩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击。进入有效射程后,车师骑兵并纷纷射出弓箭,汉军前排的骑兵举起盾牌抵挡。但也有人不断倒下。在车师即将冲到汉军跟前时,汉军从腰间掏出弩机,一个齐射,箭雨如飞蝗般飞向车师前段的骑兵,射穿了车师骑兵的牛皮盾牌。射进其身体,车师骑兵大片倒地,队形出现的空隙,耿秉看准时机,大喝一声率先杀入敌阵,汉军全军开动,高速行驶中保持着阵形,利用略高的地势,发动了骑兵阵。借着地势汉军骑兵声势赫赫。瞬间楔入了车师骑兵阵型中。汉军所有的将领都杀在前端。以整部整部的骑兵发起集团冲锋。将领倒下,副将指挥,副将倒下,下级接替。杀也杀不完,挡也挡不住。整个汉军如洪水般不可阻挡。激战中,耿秉发现了车师骑兵阵中慢慢的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耿秉立即率领千人卫队,冲进敌军的缝隙,缝隙左右的汉军在和车师拼杀中也力图拉大缝隙。慢慢的车师阵型动摇。后王在城头望见形势不利。立即对旗语管下令。只听鼓声大作。埋伏的三千车师骑兵从汉军的东北方突然杀出直击耿秉部侧后。原来车师后王在开战前命三千骑兵悄悄出城利用地形熟悉的优势。埋伏在汉军侧后准备突袭。此时杀出对汉军威胁极大。而耿秉所部全数和正面三万车师骑兵厮杀无分身之力。在此危急时刻汉军后方鼓声大作。尘土飞扬之处,只见大汉军旗高高飘扬而来,耿恭率所部五千骑兵及时赶到。耿恭一马当先:“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我杀!”五千汉军骑兵奋勇杀向车师偷袭骑兵。瞬间便截住了车师偷袭骑兵。耿秉远远看见是大汉军旗,知道是汉军前来驰援,激动万分率先冲入敌阵。其所部士气大振。继续冲击正面车师骑兵。车师主将见队形即将崩溃,伏兵亦被狙击,便亲率自己三千卫队杀向耿秉,并令神射手狙杀汉军的掌旗兵。汉军的掌旗兵瞬间被敌军射杀,在旗子即将脱手的时候,后面的汉军立即飞马赶来再次举起大旗。瞬间又被无数的弓矢射杀。在旗子即将倒地时,又有汉军士卒义无反顾的举起大旗。如是十数次。大汉军旗始终不倒。汉军气势大振。轰然撞开了车师的阵形,并将其碾碎。车师军队心胆俱裂,不再死战,纷纷败退。耿恭所部五千骑兵亦战败车师伏兵和耿秉所部合兵一处追击敌军。汉军骑兵催动阵形无情的展开追杀。车师主将也在混战中被汉军斩杀。在城上观战的车师后王面如死灰,颓然坐倒。看看左右守城的军队,又不禁有了胆气。下令立即城门关闭,吊桥高挑。准备死守,耿秉率军杀到城下。在即将进入守城军的射程之内时,下令停止前进。耿秉望了望城头,看见车师后王高坐城头。立即下令“强弩手听令!”“在!”

天色大亮之时,各军人马集合完毕。汉军在震天的鼓声中隆隆开拔回师京都。陈睦,耿恭,关庞等将全数送行,大将军窦固飞身上马,颇为动情地一拱手道“诸位将军珍重,西域重地,托付与诸位了。”

诸将还礼齐声道“请大将军放心,我等誓死保卫西域!”在誓言中,汉朝大军依次开拔。渐渐的消失在地平线下。

汉朝大军走后,陈睦,耿恭,关庞经过缜密协商。定下攻守战策。以三人的驻地为根基,加紧修建工事,成犄角之行,相互照应。以汉军为主体,编练西域各国军队。以增战力。同时秘密派人暗中经营疏勒城,囤积粮草,赶制兵器弓矢。

耿恭回到金蒲城后,采取外松内紧的策略,对外继续怀柔安抚西域各国,各衙署照常理事,外表看来平静异常。而对内则加紧了日常训练和物资贮备。尤其是对军队弓弩的射击技术提高了要求,要求军队飞马自高坡驰下的过程中,须双手持弓不被颠簸下马,而且确保命中率。力争做到在有效射程之内箭无虚发。同时加强训练汉军的骑兵突击技术。力保汉军骑兵战力不逊色于匈奴,这样汉军在优势装备下,可以一敌三。在训练时一律采用实兵训练。让士兵们手持利刃对抗演习。虽然有士兵因此受伤,但在真实的训练中,汉军的战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汉军三城的物资充盈,兵精粮足。一应攻守战具全部齐备。士兵们一人至少两匹战马。短兵长兵弓弩配备齐全。战力大大增强。

在大军走后,耿恭预料到形势严峻,年初耿恭在派心腹范羌去敦煌领取过冬寒衣时,把范羌叫到幕府,在屏退卫士后,跟随耿恭多年的范羌跪倒在地颇为动情的说道“请校尉派别人领取寒衣,羌跟随校尉多年出生入死,怎肯当此危难之际远去敦煌?”耿恭扶起了范羌。宽和的说道“汝此次前去,虽名为领取寒衣,实则为吾办件大事。”范羌立即收容正色,起身拱手道“请校尉吩咐!”沉默片刻,耿恭缓缓道“自大军走后,匈奴蠢蠢欲动。诸多迹象表明,战事一触即发。而吾皇仍在病中。据我推断,汝走之后,西域战端必起,而我朝必难仓促救援。所以为保西域,吾欲长期坚守疏勒,届时汝在敦煌等待朝廷发兵救援。汝熟知地理,可为向导。”

说罢,耿恭从怀中掏出一密封信件“此乃疏勒城通往外界的一条鲜为人知之密道,我已多次派人秘密探过。吾坚守疏勒时,匈奴必然大军围困。届时汝可带军从密道直抵城下,和外围大军策应,以图里应外合全歼匈奴!”说罢,耿恭双手捧到范羌面前。深深一礼“西域将士之生死存亡全托付于汝。”范羌受此大礼,连忙跪下眼含热泪双手接下“羌至死不忘校尉嘱托!”,言罢,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时间紧迫范羌连夜离开驻地前往敦煌,耿恭亲自送别。范羌在马上告别时泪光闪烁道“校尉,一定等我回来!”耿恭坚定地点头,范羌带着两名军士,策马向东南而去。耿恭目送着范羌离去,直到其消失在地平线下。而耿恭依旧站在那里。

永平十八年三月的一个夜晚,匈奴大军秘密集合,人皆二马。分三路疾奔车师而来。蓄谋已久的匈奴大军,利用黑夜的掩护,瞬间突破了车师的防线。如潮水般冲来。声势十分浩大,一路围攻车师后王王城。一路直奔耿恭驻守的金蒲城。另外一路突入车师后,分兵两路。其中一路攻打车师前王部柳中城。其二路攻打汉军西域都护府。一夜之间,西域各国战火纷飞,匈奴的后续军队源源不断的开进西域。各国敢有抵抗者,一律遭到无情的打击。于是各国纷纷投入匈奴的怀抱。而焉耆龟兹军队则帮助匈奴攻打汉军西域都护府。一时间,西域形势逆转。在匈奴突袭的当天,三城的联络便告中断。西域都护陈睦在遇袭当天便发出了告急求援的文书。送信的军吏全部在要道上被埋伏的匈奴骑兵射杀。而陈睦放出的信鹞却腾空而起,飞向东南的远方。

在金蒲城方向,匈奴突袭的夜里,探马早已发现匈奴部队,飞马奔向金蒲城。而匈奴的骑兵风驰电掣,几乎是跟着探马抵达了金蒲城,眼看着探马飞进城门。而城门依然洞开。稍有犹豫后。匈奴骑兵前队驰入城门。堪堪进入瓮城时。突然鼓声大起。城门的千斤闸轰然砸下。城门之下的匈奴兵顷刻之间便被碾压而死。匈奴军队瞬间被一分为二。匈奴的前队骑兵便被困在瓮城。只见城头亮起无数火把,同时无数支火箭纷纷射向匈奴瓮城里的匈奴,只一刻钟的时间,瓮城变恢复了安静。突袭不成,匈奴便改成了强攻。一波冲击下匈奴死伤连连。由于兵力不足匈奴骑兵只能暂时驻扎在城外。等待援军和重型攻城武器抵达。

在黎明时分,耿恭站在城头,派人叫来了司马,司马赶到单膝跪倒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参见校尉!”耿恭点头,吩咐司马道“如今匈奴袭击,山北各小国猝不及防,我欲派汝领三百精兵,相机救援,汝意如何?”司马略一思忖拱手道“启禀校尉,末将以为此时匈奴来势汹汹。派军三百援救西域小国,既不足以解救其难。也使我分兵援救,对我守城是为不利。末将以为不若固守。”耿恭点点头“吾亦知道救援无异于杯水车薪,但西域乃我大汉领地。而今匈奴寇略,我军守土有责,不能坐视不救,此时救援很可能全军覆没。然大汉大义可章于天下!”耿恭目光炯炯的看着司马。此时寒风猎猎,只闻旌旗被风吹打,发出啪啪声响。

司马沉默不语,眼睛闪烁着光芒,突然拱手道“末将谨受教。”说罢跪倒在地“校尉保重,末将去了。”言罢疾步而去,耿恭瞧着远去的司马,看着这位与自己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将一去不复返,耿恭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剑柄。司马下城后立即点齐三屯三百骑兵飞驰至西门。远远望见耿恭带领着将士单膝跪在城门两旁。全城的将士都来为壮士们送行。司马被深深的感动。大吼一声“天佑大汉!”三百男儿齐声呐喊“天佑大汉!”城门守军亦深深感动随声附和“天佑大汉”连城中的百姓和车师的士兵亦不禁被感动而附和。在阵阵的呐喊声中,司马率领的三百男儿驰出西门,趁着黎明的暗淡。向北折去。而耿恭却依然跪在地上,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