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一场灵魂的对话

子弹上膛那一刻

借着这个写作,也来和我自己的内在灵魂对话吧。亲爱的我自己,这些年来,感谢你,在自我灵性成长道路上的追求一直没有停止。生命力课程前,我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对自己的认可很低,哪怕当时在学历和学力上我已经迈入高级知识阶层人群,然而我却不大认可自己,认可自己的能力(直到今天依然有这个自我怀疑的问题)。生命力三个阶段的课程,打开了我自我认识的大门,而前世今生和灵性觉醒的课程让我进一步与自己的灵魂相触,让我看到内在的我可以那么美,那么有爱,有自信,有能力。因为这种新的对自己内在灵魂的认识,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而成功地完成了学业,我的科研成果出来得比我导师预计的还要快,并很顺利地进入高校成为讲师,我看到了我灵魂与生俱来从事教育的能力,现在回顾那段经历,我自己都会觉得惊讶。正如我在前世今生课程的导师姿钰老师所说,人一旦发觉了自我成长的灵性之路,就很难停下脚步。自那以后,我一路都在渴望更多修为上的成长,我很着急,但事实却事与愿违,我渴望成长为一名灵性导师,然而却一直在前进的道路上徘徊不前,我渴望更多的收入,让家人孩子有更舒适的生活,然而事业却一直无从展开。于是我很着急,干着急而无从下手。渴望学习却停不下焦躁的内心。上个月姿钰来,她帮我做了一次家排,在排列中,我看到的是,事业,家庭,财富和成功都跟在我身后,家人也在我身边支持我,而我却背过身,不看他们。原来这才是问题的根源!不是不能成功,而是我一直只盯着失败看,忽略了我取得的成绩!这是我习惯性的思维啊!和几年前的一样!人的惯性真大!前几天在得到的听书栏目中听了李笑来的《与时间做朋友》,李笑来认为,每个人的能力成长需要积累,急不来,每天不断的进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进步的力量会越来越大,而坚信这股力量的强大,与时间成为朋友,就是对抗焦虑的最好办法。这正是当下的我需要的。生命力课程的导师,在十多年前就开始了灵性成长的课程,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生命力课程导师,直到今天,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仍然走在不断自我突破的道路上,一个在我看来如此成功的导师尚且如此,我又有什么可以急躁不安的呢?当下该做的,就是稳住脚步,踏踏实实,做好当下的工作,不断抓住机会学习,积累经验,认可自己,每天进步一点,学习一点,与时间成为朋友。感谢你,我的内在灵魂,你是最棒的!

“你在哪里”

其实,常茹与南安王本就是一类人,一个是李家二房嫡出,论样貌比平城第一美人,也就是大房嫡女李长乐差点,论家世,又没有叱云军和尚书府的支持,一直以来被李长乐压制,只要有李长乐在,似乎没人会注意到她,于是她专于女工,想在祖母面前讨好,在祖母生辰好好表现,可是李长乐偏偏不能如她愿,送了同样的寿礼,尺寸比常茹的大好几倍不说,据李长乐描述,上面的寿字皆是由百岁以上的老人所写,加上她又用金线绣成,可谓寓意吉祥,华贵无比,对比之下,常茹的绣活显得那么小家子气。面对这种情况,她只能心里怨恨李长乐盗用她的设计,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这种委屈对她如家常便饭,就因为她没有有权势的母亲,也没有父亲在旁庇佑。

来,和灵魂对话

我的掌纹里

“我在天涯海角”

每次都差那么一点,可就是那么一点影响了全局。

听,什么声音

有猛兽飞奔而出

“天涯远吗”

而南安王呢,罪妃之子,不受皇上宠爱,注定无出头之日,他必定也受了不少委屈与鄙夷。因为没有靠山,他只能隐忍,靠挑拨皇子之间的矛盾,在夹缝中生存。他依附有勇无谋的东平王,才有了封王的赏赐。

山风穿过山谷

岁月的河流里

“不远”

他们都是阴暗世界的人,满腹的心机与怨恨,自恃有才不甘屈居人下,所以他们知道对方灵魂的欲望与所需。不同的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所以常茹每次在南安王面前,都尽力表现,而且每一次都恰如其分,正中他心。我想这是因为相似的生存环境,相似的经历,所以必然有相似性格。也许常茹从一开始就看透南安王的野心,所以她每次在南安王面前说话,似乎无意,却又暗藏玄机。点到为止,却又不说破。故意引导南安王,追寻事情的始末。南安王对她的评价从第一次的“有趣”,“妙人”到后来的“不简单”。

星月流逝江河

红色的标识

“海角远吗”

她从小喜欢南安王,所以她每一次的偷巧卖乖,都令他刮目相看,诧异于她的智慧。常茹以为自己展示了自己的智慧,殊不知同时流露出自己的心机。步步为营的心机girl,她以为这一次次的智慧表现,会让南安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是她忘了,他从一开始就并不喜欢她。就好像人们常说的:相似的人适合玩耍,互补的人适合到老。

他们对答

是所有欣喜的来源

“不远”

曾经看《琅琊榜》的时候,一直纳闷誉王和秦般若独处的时间比他与王妃的时间都长,而且秦般若又是那般聪明与美艳,而为什么誉王从未与她有过男女之好。后来我明白了,誉王纵使需要谋士,但是他决不允许自己床榻边有个如此危险的女人。

枯枝烂叶燃烧得

穿越时光的千万块碎片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那我怎么感觉天涯海角远在天边”

常茹只想着一味地投其所好,不惜牺牲姐妹之情。她躲在阴暗角落里偷笑,以为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向赢家,却不知失掉本真与善良的人,同时也会失掉人心,最后只能沦为别人的棋子。没有人会真心喜欢她。

噼里啪啦

我找到装满弹片的黄昏

“那是你没有迈开脚步”

粉身碎骨,取骨为爨

荒野回荡曾经的你们

“天涯在哪里”

别笑,这是个严肃的话题

雄赳赳气昂昂的口号

“前方”

你看,丛林深处闪烁

烈士的身旁枝繁叶茂 草木欣荣

“海角在哪里”

群狼的眼睛

升起了诗歌中的一场大雪

“脚下”

他们是贪婪地

用信仰的钥匙打开尘世的门

“我可以跟你去天涯吗”

躲在最阴暗的角落

诗歌与子弹一路相伴

“不可以!”

窥视着黑夜中

阳光下的鸽子咕噜咕噜

“为什么”

灵魂的最深处

与你的灵魂对话

“因为每个人的天涯不一样”

一不小心

装进青春浸润过的泥土地

“可是我找不到天涯”

会被吞噬

荒漠里滋长繁花似锦

“因为你没有放在心里”

不,

风沙在山峦叠嶂间贴出告示

“放在心里又能怎样”

黑夜或是狼群

你们的精神浇灌万物

“放在心里就会生根发芽,长成一双翅膀,心有多远,天就有多宽,这样你可以飞翔,一览众山小”

终归不会放过你

你们的行动感染后人

“哦,我明白了”。

别笑,这是个严肃的话题

飘扬的旗帜熠熠生辉

狼群是腾格里长生天的使者

这是光亮的指引

虔诚和卑微

前行的福祉

藐视和敬意

我用虔诚和敬畏

灵魂的气息

守护你升腾金色的样子

他们循味而来

将玫瑰色的火焰

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你

变成坚硬的活化石

你笑?你笑的如此猖狂

你说,你这个疯子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明

哪有什么魂灵

不过是心里作祟

为无知找个借口换一丝怜悯

好吧,你笑吧

在这广袤的草原上

最不怕的就是胆大的亡者

你看,你看那远山上的头狼

昂首挺立

脚下踩着的,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