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慢性控制释放的药片》丑月二十八

时间是缓慢控制释放的药片它解除病情有时又加重症状早晨的牛肉汤傍晚的饺子铺异乡人都关门回家过年了暖阳下街角捉对打牌的人早晨像一天一样慢长也挽救不了败局升平园浴池倡导澡身浴德但仍然有那么多肮脏之人这几天搓澡也涨价了我不再违心说热爱带着满身风尘随一股南下的暖湿气流义无返顾地回到故乡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

天下太平年三十的光蛋集更像买卖之外的一场走秀那只关在铁笼里的哈巴狗又被拉到集市试图剥皮卖肉它隔着铁栏嗅着外面的年味嗅着肮脏的狗贩子赶集的多是吃素的穷人祝福它又逃过一劫旁边的摊位上年货被抢购一空有人在红纸上`泼墨写狗年行大运的对联怎么看都像在抹黑狗抹黑一位朋友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

城里禁放爆竹报思寺寂静无声左邻右舍也寂静无静释果好和尚赠我一册灶神经窝居没灶台,也没神位嘴不歪也没处念经了好在今天还有个别名小年,小年就像每个人都有个小名喊出来就他乡遇故知了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

父亲八十岁了他把一年的积蓄都砸在这三间土墙瓦顶的老宅上使它不会在今年的大雪中倒掉年三十那天我们跑过去贴门对子烧香点烛放鞭炮门前大潜山云起云收一直蔓延到老宅的墙根我们在门坎上坐坐讲几句往事就飘飘欲仙了仿佛一个住持僧带着几个出家人在经历了一番因果轮回之后又回到当初皈依的小庙
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

年初三回来昨夜又梦回乡下在村口见到母亲一言没发其实想告诉她这一年,曾经晕过一回突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到了恍如从峰恋之巅回到地下母亲天天祷告小时候,我吃土、啃书、被水鬼拽过一回家里穷得只能上中专体检时,靠一碗滚烫的开水才撑起低血压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