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东正教指标、教义

本文提要:科仪是教义的存在形式,教义借助科仪得到发扬光大,科仪与教义是应该互相印证的。近百年来,上海道教正一派科仪未能较好地印证丰富的道教教义,科仪正在简化、淡化中逐步减少,乃至消失。文章分析了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呼吁要从科仪和教义相印的层面上加强道教科仪建设,从而更好地弘扬道教文化,这是道教自身建设的需要。

百年道教科仪研究 张泽宏 国内学术界对道教科仪的研究,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初至80年代。对斋醮科仪进行的研究可说是寥若晨星,仅有北京白云观的《太上出家传度仪》:艾信慧着的《湖北长春观乙丑戒坛凳真录》;陈国符的《道教斋醮仪源考略》对有些探讨或介绍。
第二阶段,1980年–1990年。该一时期,在曹文治、罗柄良编的《国际道教科仪及音乐研讨会文集》中,有上海社会科学院陈耀庭的《上海道教斋醮及其进表科仪概述》,对上海道教的斋醮特别是进表科仪的渊源给予了论述;并从用途及类型上对道教科仪进行分列归类。四川大学宗教学研究所卿希泰的《关于道教斋醮及形成问题初探》,详细考证了斋醮的含义,认为斋与醮具有密切联系,均为祭祷神灵的一种仪式。另外还有白克京的《宗教仪式的文献整理与分析》、包士廉的《消灾仪式》等。这些论文从多角度、多侧面对道教科仪进行了探讨,立意都较高,论点也新颖,不乏真知灼见,为后来的道教科仪研究开辟了新视界,开始引起学术界的普遍关注。之后,又有陈耀庭的《论先天斛食济炼幽科仪的历史发展及其社会思想内容》,对炼度、济幽和斛食三仪的形成作了历史考证和比较研究,提出香港道教的《先天斛食济炼幽科仪》约形成于南宋,保存着古貌的论点。田诚阳的《道教斋醮科仪》,以所见所闻,解释了斋醮的有关概念,并把斋醮发展划分为五个时期;同时扼要介绍了一些醮坛科仪,并对现行斋醮情况及斋醮的意义进行了论述。该文为了解斋醮科仪历史及现状提供了较丰富的资料。
该段时期内台湾省学者对道教科仪的研究论文有丁煌的《国立中央图书馆藏明宣德本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初研》;著作有杨逢时的《道坛作法全集》、《道符制法》;苏鼎贵、杨逢时着的《宅元大法》、《和合大法》;台北集安堂编的《中国道坛符咒》;程灵凡撰的《符咒研究》、《珍藏符咒施法秘要》等。
大陆道教界内人士闵智亭的《道教仪范》,涵括从道教仪范概述、道教宫观仪范、全真斋醮科仪、略论道教徒的修养等几部分,详细介绍了道教徒必须掌握的仪范知识。书中还编集了一些现行科仪文本。翔实的资料对道内外人士均是有参考价值的。
第三阶段,1991年–1996年。这一时期,除一批老学者在继续进行科仪研究外,另有新的学者加入到此行列来,致以累累硕果。有关论文如下:
陈耀庭的《论道教仪式的结构–要素及其组合》,提出道教仪式是以表现道教教义思想为内容的道教徒的一种行为系统,是道教徒寄托信仰,倾诉宗教感情的行为方式。并研讨了道教仪式的渊源、与一般生活行为的异同、其组合规律及结构等。《照彻幽暗,破狱度人–论灯仪的形成及其社会思想内容》,对斋醮科仪中的灯仪的形成、发展加以论述,并指出其所具有的社会思想内容。《以生度死,以已度人–论炼度仪的形成及内容》,考察了炼度科仪要旨、不同炼度仪式的程序和内容异同;认为炼度仪的形成与发展离不开社会原因和道教自身发展的需要;同时谈及炼度仪流传的意义。《从斋醮科仪说龙虎山的历史地位问题》,从三方面解释了天师道斋醮科仪在思想、内修、文化等方面的丰富内容,并提出宗教思想和宗教仪式不论从宗教学也或宗教人类学角度看均无高低贵贱、上下雅俗之分的思想。
王育成的《明武当山金龙玉简与道教投龙》,以考古、史籍相结合的方法,考释了玉简铭文,认为道教的投龙仪式是先秦时代先民对龙的崇拜和对天地山川河流祭祀的流承。在往后的发展过程中投龙仪式成为统治者常用的祭祀方式,对它的研究有助于了解历代帝王崇道的情况,因而该篇论文对此的初步探讨是有意义的。
张泽洪的《唐代道教斋醮》、《宋代道教斋醮》、《宋代斋醮的特点》等文,对唐、宋、元、明各代的科仪活动、科仪经书的编撰、斋醮特点及帝王对斋醮的态度、政策等作了论述。文献丰富,论据充足,可资参阅以了解斋醮科仪的部分历史。其《道教斋醮源流刍析》,提出道教斋醮中的许多仪式源于先秦祭祀、继承了先秦宗法宗教祭祀理论和观念、受民间巫术祭祀的影响等观点。
刘仲宇的《道符溯源》、《道教科仪在近代的传承和演变》;丁常云的《三官崇拜及其科仪》;张金涛等的《天师道的符箓、斋、醮初探》;姜生的《道教法服的伦理符号价值》;丁煌的《正一大黄预修延寿经箓初探》;李丰的《台湾庆成醮的时空观–一个非常观的庙会文化》;刘红的《道教科仪音乐研究之概念和方法讨论》等文,均在各自的考证下提出相关论点。
专着类有张泽洪的《步罡踏斗–道教祭礼仪典》,这是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道教斋醮的专着。全书分斋醮源流、宫观仪范、醮坛仪范、斋醮仪式、当代斋醮巡礼五部分,概述了斋醮的历史源流、醮坛规则、科仪、法乐词章。侧重分析了一些重要、常用科仪,对当代斋醮仪式、程序也有撰述。


图片 1

  本课程是和大家一起来欣赏、鉴别与理解中国古代绘画中与文学相关联的作品。这些作品大致分为故事画(叙事文学)和诗意画(抒情文学)。课程将以专题的形式,分别介绍列女、名士、佛教、爱情故事,以及诗歌等文学作品是如何展现在古代绘画中的。同时,本课也将适时介绍中国绘画史论和鉴赏中的一些基本知识,希望通过本课的学习,使学生们熟悉与文学相关的中国古代绘画,能够识别其主题,了解其视觉表现语言、常用技法和构图,激发大家对于中国美术史学习和研究的更大兴趣。

道教科仪的背景

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和修行的终极目标。围绕着这一核心,在其发展演变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教理教义。任何一种宗教都有信仰,对信仰的阐述即为教理。为方便宗教徒对教理的把握,在教理基础上,总结出简明扼要的几个字或几句话,便于教徒记诵,作为指导教徒的日常修持称为教义。这些教义能契合于所有教理,并不与教理有矛盾冲突(陈撄宁)。

  教师简介:

《道教义理芻论》在介绍何谓教理教义时引用了陈攖宁先生的一段话,有信仰必有信仰之理由,用语言文字来说明这个理由,使人们能够瞭解而容易入门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理;某一宗教根据本教中经典著作,扼要的并概括出几个字或几句话作为信徒们平日思想和行动的准则,而且对於全部教理都可以契合,不显然发生抵触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义。简单地说,教理要回答为什么信仰,教义要回答怎样去信仰的问题。《中华道教大辞典》对道教教义的判定是:有关道教基本信仰内容的成文规定称教义,论述道教教义理论体系称教理。

三、《老子》与道教教义

道教以《道德经》的思想为主要教义,倡导尊道贵德、重生贵和、见素抱朴、抱元守一、清静无为和慈俭不争。道教认为“道”是宇宙的本体,万物的本源,万物运行的规律以及人间伦理道德纲常。“德”是道的外化及功能。神仙是循德而上,在精神和肉体及伦理道德超越于世俗的精神实体。神仙既是道的化身,又是人类道德的楷模。故道教徒尊道贵德,期于与道合真,形神俱妙,成为神仙。

  刘晨,1997-2001年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2002-2004年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史专业,硕士;2005-2011年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史专业,博士;2012-2013年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及凤凰城艺术博物馆联合项目博士后;2013至今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道教在形成过程中,除了坚信原本属於道教的教义外,还引进了劫运说、轮回说、多层天界说,民间的鬼神说、祭祀、巫术等,用以建立自己庞大的教义系统。道教教义内容之多端,这给教义和科仪的印证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道教自东汉顺帝时(公元126-144年)沛人张道陵于鹄鸣山创立,一直便奉《老子》为圣经,宣传以“道”和“德”为其根本教义,用神仙信仰去解释和阐发《老子》。道教之所以皈依“老子”,固然有抬出“老子”可以与儒家的孔子、佛教的释迦牟尼相抗衡、媲美的意思;但也不能不看到《老子》确实含有可以为宗教所援用的神秘主义思想因素,特别是其中有关于宇宙本原的唯心之说、神仙信仰的长征久视之道、修道养寿的人生哲学,都是道教能够吸取、引伸的内在思想因素。如:第四章:“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给,和其光,同其尘。淇兮似或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第十六章:“天乃道,道乃久,殁身不殆。”第二十一章:“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三十九章:“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第四十章:“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五十九章:“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第七十三章:“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绰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第七十九章:“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等等。《老子》是春秋时期(公元前770至前476年)出现的一本富有唯心哲理的、精致的百科全书,其词句精练简洁,含意深奥曲折,很多地方使后人觉得混沌不明,感到神秘莫测,这正给神仙方术之士提供

“我命在我不在天”是道教的又一重要教义。原意是说人的生命长寿与否取决于自身,并非决定于天命。泛指命运并非掌握在别人手中,更不是掌握在某些无形的神秘力量里,而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即我命在我,富贵不在天。就健康生命而言,人通过服食药物,行气导引,达到延长寿命的目的,在没病之前进行调养,使之得到健康。古人说:救济受灾的人民,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不如防患于未然,将灾祸消灭于萌芽状态之中。这种“我命在我不在天”的积极思想,是道教修行、改变命运的根本指导思想。

  道教目标、教义

道无术不行,道术的连串就是科仪。一般说来,宣传道教教义的主要仲介有直接宣传教义的文章、绘画、戏曲、科仪。其中通过科仪而宣传教义的作用不可小覷。正如每一篇文章、每一折剧本自有它的主题一样,重点越突出,中心也越明显,宣传效果越理想。道教每一齣科仪也有它的主题。科仪借助多种手段不折不扣地为宣传教义服务,体现著教义思想,以此承担著弘扬教义的使命。从这个意义上说,科仪只是教义的存在形式,教义借助科仪得到发扬光大。歷史上通道的皇帝十分重视科仪,甚至亲自造作科仪,细致到坛场所用的乐章,表章,颂赞一应俱全,唐宋两朝各有成例,可见科仪之重要。道教徒依据科仪,举手投足,一顰一视一呵叱,一字一纸一滴水,以及他的肢体语言无不体现道教的教义思想。

< 1 > < 2 >

  道教一个终极的目标就是要修仙成道,当然这个跟佛教有一些一致,也有一些不一样,佛教在大乘佛教里边说凡人每个人也可以修成佛,可以得到最终的果位是佛,但是在小乘里边凡人只能修成罗汉。所以在道教里面有些可以修仙成佛、成道,有一些可能修成真人,道教里边叫做真人,大概跟罗汉有点儿类似,所以这两个宗教其实在整个的发展过程当中有很多互相影响的方面,可能佛教的影响更多一些,因为它传到中国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比较完善的宗教体系,有一些固定的经典、说法等等。道教是才慢慢形成的,所以它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我们今天比较确知的知道它受到的一些影响就是比如说我们上次讲过一些故事,佛教里边最重要的故事有佛传故事,就是释迦摩尼这个人这一世里边他的一些生平的故事,所以在道教里边因为老子其实是一个历史人物,被归成了一个道教的创始人一个神,我们就开始要编故事了,要给他的生平来铺垫,把他丰富起来,说这个人是一个神,造就他的出生,也有老子整个一生的传记,把他的故事描绘得特别的丰富,这也是受到一些佛教的影响。

南朝道士陆修静留下仪式六种以及唐朝朱法满著《要修科仪戒律钞》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些都属於礼仪的内容,是威仪而不是科仪。相对于威仪来说真正涉及道场科仪的内容不是很多。

图片 2

《无上黄籙大斋立成仪》该书黄籙斋法包罗甚多,斋醮科仪详列,凡科仪所及无所不包。其中《预告门》有正荐、普荐,《科仪门》列有宿启建斋、三时行道、散坛言功、禁坛、投龙璧、升坛转经、飞章謁帝、请光分灯、九幽神灯、扬幡、召灵、度亡、加持斛食灯仪范。《斋法修用门》有升坛、上十方香、礼师存念、发炉、称法位、礼十方、三业、三启、三礼、安镇、说戒、宣禁、复炉、出官启事、上启顾念、二十方懺、密咒、步虚、十念、十二愿、拜表、纳职、宣简、燃灯、投龙简等。《赞道节次门》列有开经、进章、散坛。《圣真班次门》列有炼度、拜章。这些科仪,有的传承至今名实相称;有的名称虽相同,但内容发生了变化;儘管如此,这些科仪还是体现著教义思想的。也不否认《无上黄籙大斋立成仪》中有的已经在今天的科仪中找不到踪影。

图片资料

近百年来,上海道教科仪日趋萎缩,主要表现在科仪数量减少,科仪内容简单化。

  道教一些基本的道义就是《道德经》里边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教特别尊崇的是自然,从这个哲学体系上来说老子的确说这样的话。我们一般知道说黄老的学说是无为而治,儒教要入世,鼓励大家入世,工作,努力地来改变这个社会,像孔子一样奔走于各国之间,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但是老子主张的就是要无为而治,大家都没有什么很刻意地要怎么样做,如果都能够自然尊崇天然的这种规律,就可以天下大治,所以这是老子这一派的一个学说。

民国29年时上海地区的道教科仪名称列印成文的有:朝天懺,九幽懺,太乙懺,报恩懺,大梵懺,顶礼懺,十王懺,血湖懺,受生经,天童经,血湖经,十王经,玉皇经,孔雀经。亡事类科仪有起伏尸,拔亡真,迎真度魄,九幽灯,九阳灯,十回升仙灯,青玄朝,亡斗,三朝,亡籙,九转生成章,转案,款王,望乡台,开方派,断索,转炼,收土,谢土。清事类有:斋天,立狱,告斗,斗姥笺,发檄,翻解,饯瘟,地司,献土,起狱,进笺,十二宫地司,奏表,九御,放赦,炼度,玉府禳星,移星易宿,群仙会,,火司朝,会诸司,延生灯,童子籙。另外还有清亡的小职法事:朝头,请灵纸桥,叠桥,按坛,净宅,全堂夜课,送丧,不用科书小、大灯,带荐皇懺,带荐梵懺,大孤魂,三界灯,六神灯,天师灯,放水灯,行香,总会,小解星,过关。

  老子其实他是一个历史人物,是当时几大哲人之一,他先是在中原地区生活、讲经,中老年的时候就骑着一个青牛出关了,他出了函谷关。有一个成语叫“紫气东来”,说的是什么意思?当时他就骑着牛要过来的时候,当时的关令叫尹喜,就从东边看到紫气东来,就是祥瑞的情况,所以他知道一定是有牛人,所以他就赶快去把老子拦住,不让他从这儿出去了,说你得留下点儿东西才让你走,《史记》上面记载““於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他写下了五千余字的《道德经》上下篇就走了,但是“莫知其所终”,中国的中央政权的范围之内就找不到他的踪迹。

当今,上海地区散居道士日常阐演的科仪主要有;朝天懺,九幽懺,太乙懺,报恩懺,大梵懺,十王懺,血湖懺,玉皇懺,受生经,血湖经,十王经,玉皇经,孔雀经。亡事类科仪有拔亡真,迎真度魄,九幽灯,九阳灯,十回升仙灯,青玄朝,亡斗,三朝,九转生成章,款王,望乡台,断索,转炼,收土,谢土。清事类有:斋天,立狱,告斗,斗姥笺,发檄,翻解,地司,献土,起狱,十二宫地司,奏表,九御,放赦,炼度,玉府禳星,移星易宿,群仙会,火司朝,延生灯。另外还有清亡的小职法事:朝头,叠桥,按坛,净宅,全堂夜课,送丧,大孤魂,三界灯,六神灯,行香,总会,小解星,过关。

  后来道教的人开始编故事,因为佛教的势力后来非常得大,很多的信众,有一些皇室也开始信佛教,所以道教就要想办法扳回一局,他们就怎么办呢?说释迦牟尼是哪儿来的,他怎么会突然就悟道成佛了呢,是因为我们的牛人老子过去了,释迦牟尼是被老子给教化的,还造了一个《老子化胡经》,说佛教是道教教出来的,这就是他们编了很多的故事。

目前,上海道教宫观现行的科仪有:九幽懺,太乙懺,血湖懺,受生经,血湖经,玉皇经,孔雀经。亡事类科仪有,九幽灯,九阳灯,亡斗,款王。清事类有:斋天,告斗,地司,进表,放赦,炼度,火司朝,延生灯。另外还有清亡的小职法事:朝头,叠桥,全堂夜课。

不难看出,道教科仪种类正在减少之中,体现道教信仰核心内容的科仪减少尤为明显,大量科仪逐渐趋向超亡道场。有识之士的忧虑已经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出来。可惜没有引起道教界的真正重视。

现存科仪和教义的印证方面也存在著值得思考的问题。并不是说每一条教义都要在一部科仪中得到表现,也不苛求一部科仪去反映全部的教义,但最起码要做到科仪与教义的相互印证。目前上海地区的正一派道教科仪在体现教义方面存在著偏向,无法比较全面涵盖道教教义。恕以上海道教中的《进表》科仪为例稍作说明。

《进表》科仪是目前上海斋醮科仪中最重要的内容,它是由几齣相对独立的小的科仪构成。

第一部分:由香赞、三符命、瑶坛、分灯组成。

1;香赞,共六句唱词。香赞在科仪中用得最多,旨在渲染气氛,简洁地表达普降吉祥的愿望。

2;三符命是要向神灵说明今天在谁的带领下,在何处、做何法事,请神灵帮助做些什么。讲述符命的神奇功用。法师一味说自己如何无能,需要神灵帮助,每完成一节就宣一章符,共宣开闢誥、化坛符、捲帘符三张。

3;瑶坛是神灵仙真活动的场所,庄严肃穆。也只有六句唱词,道士穿瑶坛的步履十分稳重。

4;分灯是举灯照亮坛场,象徵在神灵仙真帮助下,道士驱邪逐魔通幽达明。

从科仪和教义相称的角度来检验科仪的价值,那么这第一部分只能说是在敬神以及请神帮助运作。一切出世思想其实都是为了入世,体现由出世转为入世的神仙信仰和鬼神信仰是道教的基本信仰,它可以在不同场合、运用不同的方式,直接或者曲折地表现出来。其中仅灯仪过去就有十八种,而现在只有二种灯仪。

第二部分:由金玉、敕水、请圣、九御、烧香、上斋构成

1、金玉:因法师说白中有宣玉籍之明科,钟圆铸金,发玄穹之刚健,磬方琢玉,应方长之展寿,大扣大鸣,彻上彻下,按天地生成之数,转阴阳化育之机,会集群轮,道迎和气,声金振玉。而命之。旨在说明行法有据。

2、敕水科:主要是法师变神后召神、敕水,以达到驱邪目的。强调了法水的源泉,反復申述法水的驱邪功能。

3、请圣科仪:三清上圣居虚无縹緲之间,十极高真拱梵气弥罗之上,故视之而不见,乃听之而不闻,前啸九齐唱,命五老以启途,后吹八鸞同鸣,集万真而翊卫。流铃掷火灿金光於黄道之中,烧香散花,供玉蕊於紫坛之上,然后迎真降闕,注相丹霄,遥望天顏,只迎帝驭。臣与都讲监斋各运虔诚,招真集圣。由此可知请圣科仪主要是请三清到坛帮助,整个过程是以描摹场面气氛为主。

4、九御:九御应该包括三清在内,但这里主要是请定福天尊运明保元上帝。诸真降临坛所后。道眾稽首皈依,礼请接驾,然后再陈述当下准备念些什么经。

5、烧香:道士按八字形排开,边唱边行进,而且只唱《道由心学》,由四言八句和烧香礼三清,信礼无上大罗天。烧香归太上,真气杂烟磬,惟希开大有,南斗注长生构成,纯粹是再一次渲染气氛。

6、上斋:亦称通真或通疏。整个《上斋》约十五分钟时间。清用《上斋》和亡用《上斋》在唱词上只相差几个字,其余全部相同。

这段科仪是以现实生活为想像的基础,通过各种虚拟的场景,达到有与无的结合,虚与实的结合,但归根结底是表现有,是道的有形表现。从科仪和教义相称的角度来检验科仪的价值,那么这一部分主要表现了道教宗元於三宝的教义思想,大道唯一,消长得失,荣辱升贬,尊卑贵贱,寿夭长短,关键全在於道的左右。

第三部分:冲表:由接表、熏表、遣官、冲表、敕八方、送表构成。

1、接表:在坛场中间铺一块罡布,法师在罡布上从铺排手中接过表文。

2、熏表:高功默咒,叩齿三通,又默咒熏表咒语。

3、遣官:就是派遣一个小吏。为法师向天庭送上文书,同时请圣灵谅解因臣愚昧谬,忝参法录,耳目闭塞,检棱不聪,所上表文,恐有差讹。行立不端,文字不正,脱落颠倒,音句不续,将前作后,以左为右的不足。然后请神灵慎勿稽延,将一切外道妖魔鬼怪押赴北狱,依律治罪,以明天宪施行。

4、冲表就是法师至地户对天门冲表,也就是把文书送上天。在法师和道眾的一呼一应中完成。

5、敕八方就是法师持剑端水盂,请八方神灵根据帝令火速前来,衝开灝炁、扶护表文,辟除邪怪,扫荡妖氛,奉行正法,大阐威灵,乘云驾雾,通真合灵,辅我生炁,朝謁帝庭,闭塞死户,断绝鬼门,超凡入圣,与道合真,要使一切邪魔尽伏殃,要朱雀出离位,嘘赤炁吐红云,要玄武出坎边,肃清水巢,吞魔食鬼。

6、送表就是法师在罡单上,捧表文向玉皇行礼,班首朝南送表。黄门官站在玉皇身边念《太上开天符命》

这一部分主要表现方式是科,以动作为主。从科仪和教义相称的角度来检验科仪的价值,它仅仅是前两部分的延伸,是借助不同的道术,敷衍相同的教义思想。

第四部分圆场结束。粗乐奏《大开门》,然后敲《走马》。在热闹的音乐声中结束。

从以上介绍中可以得出:道教科仪是用来体现教义的,现有科仪未能完美体现丰富的教义思想,现存科仪对教义的宣扬是重点不够突出的,表达上轻描淡写的,甚至被一笔带过,未能集中、深刻地体现某一教义思想。正因为如此,所以当群眾问起这齣法事究竟讲点啥时,道士无法确切地将教义思想介绍给他人,似乎是什么都讲,又好像什么都没讲,只是笼统地说,做道场就是在杳杳冥冥中消灾延寿,不入地狱,来生投人胎,保全家太平。似乎有一句顶一万句的作用。

《中华道教大辞典》在教义名下收有教义110条,《简明道教辞典》收有教义理论51条。大量教义内容,如无为、柔弱、抱一、玄妙、我命在我不在天、顺其自然、柔弱、贵生、无量度人。在当今科仪中似乎得不到应有的反映。

尤其是一些相当重要的教义没有相应的科仪来表达,这是十分遗憾的。如清净无为而无不为、虚无、不争、玄、虚无动静、刚柔、返扑归真都属於主要教义的范畴,科仪却无法表述,也不知道怎样表达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