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真人网上娱乐老司机见闻录之老猫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这个故事我从很多司机口中听说,应该是流传很广的一个故事。
小李是一名长途出租车司机,那是1996年夏,小李从乌鲁木齐拉了几个人到吐鲁番,本来他想从吐鲁番再拉几个回乌鲁木齐,但那天偏不凑巧没有生意,看着要到傍晚了,小李不想开夜车,就急匆匆地开车回乌鲁木齐。
吐鲁番到乌鲁木齐要四个多小时,小李开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着名的百里风区(吐鲁番附近有一片地方常年挂大风,春夏高风力可达到10级),今天的风也不算大,但不知为何扬尘很大,黄雾雾一片全是沙土,明明天还没黑小李不得不打开车灯行驶。前方的路虽看不大清,但小李走这一段也好多年了,凭着记忆也可以走过去。走了一阵,扬尘越来越大,风好像也大了起来,小李有些紧张了,他开的就是一般的轿车,很轻,这风再这么刮下去很有可能就翻了。小李紧紧把住方向盘,缓缓地走着。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小李隐隐看见路左边茫茫荒滩上有几间屋子的影子,还有一条窄小的便道从公路通往那里。小李想,这么大的扬沙,太危险了,不如先开到那屋子后面避一避风吧。于是,小李就下了公路,从便道那里开了进去。
又了半个小时,还没到那几间屋子边,小李奇怪了,怎么还没到啊,看着挺近的啊。但既然开进来了,就继续走吧。终于,小李开到了目的地。待小李走近,才看明白这里的屋子不止几间,而是有几十间—–这是一个村庄。小李心里疑惑,跑了这么久的车,没听说这附近还有村庄啊。路上也没有标识。但小李这时也是避风要紧,也没再多想。
很快,小李就开进了村子,村里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小李开了一圈,一个人也没瞧见。村里的屋子看起来很破旧了,还不是砖房,是泥土砌的,新疆人管这土块房。小李想,这村子也真穷啊,现在早就没人住这种房子了。
眼见天黑了,小李觉得今天不能再出车了,这风沙天晚上开车简直是不要命。于是决定在村子里住一晚。小李把车停下,随便找了一家人想投宿。但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有人出来。小李想这家人不在吧。于是又换了一家,但还是敲了半天也没人应。天渐渐暗下来了,小李心里有些发毛……人呢?小李接着又敲了三四家人的门,都没有应答。小李感到一阵凉意,奇怪,这个村子里的人呢?不仅没有人,连狗也没看见,偌大的一个村子,没有一点人声,回荡在耳边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天又黑了些,小李发现,这村子里竟然没有一丝灯光!!小李真的有些害怕了,看这村子,不像是废弃的样子,房子虽简陋,但绝对可以住人,门上的把手,也没有一丝锈迹。有家人的院子里,甚至还停着拖拉机,拖拉机看起来也很新的样子。但……就是没有人!!随着夜幕的降临,小李的恐惧也逐渐占据头脑,这鬼地方不能呆!小李飞也似地跑到了车里,发动车,也不管扬沙了,先逃出这个鬼地方再说。
总算是开到了大路上。小李回头一瞧,那村子早已淹没在夜色和黄沙中。小李发疯似的开着,开了半个多小时,扬尘突然渐渐散去了,天上重现满天星斗。小李常常吁了口气。刚才发生的,仿佛在梦中一样。
小李还是安全把车开回了乌鲁木齐。第二天,小李又拉了一车客人去吐鲁番,在百里风区,小李仔细地看着路边,但那条便道,那个村庄,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能见到的,只有一望无边的戈壁滩……

这个故事是我听到的诡异的一个故事了。老陈从前在南疆的叶城当汽车兵。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把必要的物资从基地运送到昆仑山上的神仙湾哨所(这个大家都听说过,世界海拔高的哨所,海拔4500米)。退伍后,老陈做了生意,现在已经几千万身家了。这故事是在酒桌上听到的。
那是1989年。老陈他们连队奉命在年末封山前把做后一批物资运送到哨所。老陈的车很不幸被安排在了后一个殿后。跑过山路的人应该知道,车队里后一辆车往往是容易掉队的。但毕竟是命令,老陈也只有执行了。于是,他与副驾驶小何一起出发了。
年末的喀喇昆仑天气及其恶劣。海拔低的地方,风刮着漫天的石子,整个天都是黄色的。而到了海拔高的地方,风又夹杂着无尽的雪花,整个世界又变成了白色。车队缓缓行了两天,来到了海拔3500米的山间。这个时候,积雪已经越来越多,天气也越来越冷。老陈紧握方向盘,极力跟着前面的车。忽然,挂起了一阵猛风,比之前一直刮的大许多。狂风夹杂着雪片,完全遮住了前方的道路。老陈什么也看不见了。这种状况下,要是还开下去无异于送死。老陈不得不停了下来。过了近一个小时,大风渐渐平息了。路又显现出来,但经过刚才的风雪,路面已经被雪盖得差不多了。老陈与小何不得不下车,先铲一下雪再走。
大概铲了半个小时,路上突然起了浓雾。老陈觉得不能再耽搁了,于是和小何又上了车,准备出发。就在这时,老陈忽然看见浓雾里缓缓地走来一个人影。老陈第一念头就是,战友找过来了。老陈大喜,赶紧下了车,朝浓雾里的影子走去。看来前面的车应该离这里不太远。待老陈走得离那影子七八米的时候,觉得不大对劲,那影子特别高大,足有两米多高。块头也很大。走路时左右摇摆,双臂很长,不像是人,道更像一只猩猩。昆仑山深处哪来的猩猩啊?老陈疑惑着。那影子好像发现了老陈,突然加快了速度,朝老陈这里走来。老陈听见了呜呜的低鸣声。老陈吓得魂飞破散,这什么鬼东西啊?不管三七二十一,老陈跑腿就跑。那东西块头大,所以跑得倒不快。老陈顺利爬上了车。可要命的事情来了,车发不着了。这也难怪,那么冷的天气,车开动总得有个预热的过程。也就在这时,那东西已经—-爬上车了!只见它站在驾驶室旁的踏板上,握着门把手,想打开车门。老陈赶忙把车门从里面锁死。那东西不死心,突然用头撞起了门玻璃。透过玻璃,老陈看到了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脸。确切的说,那不是真的脸,而是一张人脸,被贴在了那东西的脸上!!就像戴着一个面具。也许是人脸太小,那东西的头太大,人脸被扭曲得不成样子。那情形,说不出得诡异和恐怖。这时小何倒是很冷静,他从车座后拿出刚才铲雪用的铁锹,递给老陈。老陈不顾那么多,迅速摇下窗玻璃,以当兵的人吃奶的力气将铁锹向那东西砸去。那怪物被砸中,呜呜得狂叫,跌下了车去。老陈又赶紧发动车,这回车发动起来了。老陈一踩油门,以快速度离开了这里。
惊恐未定的两人仔细得看了看后视镜,确定没有跟上来,这才长松了口气。很幸运,两人赶了半天,终于在天黑前找到了车队。顺利完成了运送任务。
这件事在叶城的汽车连里流传很广。昆仑山里碰见怪兽就很奇了,而怪兽头上戴着人脸面具,这就更是匪夷所思。怪兽哪来的?人脸又是哪来的?怪兽为什么要戴着人脸呢?
老陈在不久之后,就申请退伍。做起了生意,发了不小的财。而小何在第二年的进山任务中发生了车祸,连人带车跌进了山谷里。至今尸首也没有运出来。
老陈告诉我,至今他还时常梦见那张脸,那张诡秘的,琢磨不透的,恐惧的,“人”脸。

“突然后面好像有什么动静,那个学生一回头,你们猜,快猜猜他看见了什么!”吴萧说到了兴头上了,兴奋的鼓动着正躺在床上耐心听故事的舍友们。

都说万物有灵,动物报恩的故事我之前也给大家讲过,今天就给大家说一个动物报仇的故事。

前年的时候,额尔霍拉台来了一伙工人,这些人是来维修高压线路的,因为施工地点距离额尔霍拉台只有六七里路,所以为了工人们住宿条件能好一些,也是为了方便工人们购买一些生活用品,于是那几个工人就在额尔霍拉台租了一间民房居住。因为是农村,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于是这几个工人就每天晚上去村里的小吃部喝酒,或者在他们住的地方斗地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啊!”“无头鬼!”“僵尸!”舍友们很配合故作声张,还大胆的发挥着想象。

丁三胖的二叔非常喜欢养猫,家里养了十几只猫,在丁三胖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去二叔家玩儿,正好他二叔说家里有个猫太娇气,要拿去送人。于是丁三胖就把那只小猫要了下来,自己抱回了家里。丁三胖的老爸对于他抱回来一只小猫很感兴趣,天天逗弄小猫。而丁三胖的老妈虽然不喜欢猫,但是看这只小猫挺乖的,也渐渐的接受了。

这些工人都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只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据说是某个领导家的亲戚,下基层镀镀金,然后就准备调回总部当小领导。那几个老工人也知道这个小伙子是有背景的,所以也不让他干危险的工作,平时就让他在村子里待着,给大家做做饭什么的。这小伙子也乐得轻松,每天闲逛还能拿钱,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吴萧莞尔一笑,望着舍友们满脸想知道答案的样子,得意道,“都错了!哈哈!”

而这只小猫也是乖巧,只不过它十分依赖丁三胖的老妈,不管她去哪里,小猫都会跟着,有时候小猫睡觉醒过来,发现丁三胖的老妈不在家,也会自己满院子的找。丁三胖念到初中的时候,就去了镇里住校,因为学习非常紧张,所以只有每个月的月末才会回家。回来的时候自然是会从镇里买一些烤鱼片或者火腿肠之类的给小猫带回来。于是每当到了月末的时候,小猫总是提前两三天就天天蹲在大门口等着丁三胖,不过只要丁三胖的老妈喊一声:别等了,今天不回来。小猫就会乖乖的回屋子里,仿佛能听懂一样。

这个小伙子叫李成刚,因为老工人怕他受伤,所以从来不让他跟着大伙一起去维修那些高压线,于是李成刚就每天在村里闲溜达。因为一个人久了也会无聊,于是李成刚就从村民那花五十块钱买了一只小狗,这小狗也机灵,很讨人喜欢,就连那些老工人回来,也会逗弄那小狗一会儿,而大家斗地主的时候,它则是老老实实的趴在门口,从来不给大伙捣乱。

舍友们并没有感到可惜,反而是更加的好奇了,“快说,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到了丁三胖念初三的时候,有一次丁三胖的老爸老妈吵架了,吵的非常的凶,丁三胖的老妈还把丁三胖的老爸给打了。丁三胖的老爸被打之后,又舍不得还手,于是就气呼呼的去丁三胖的二叔家住了几天,一方面是因为生气出去走走,另一方面也是怕老婆再打自己。丁三胖的老妈一看老公走了,也是又急又气。

这天晚上吃完饭,李成刚又张罗斗地主,老工人们虽然累了一天,但是一听到斗地主,就都来了精神。于是李成刚拿出了今天新买的一副扑克牌,洗了几次牌就开始玩儿,有几个没能上场的就充当围观群众,还不时的给上场的同伴支招。

“他!”吴萧阴阳怪气道,“他看到了食堂的刘师傅正拿着一把菜刀站在他后面,诡异的是他的嘴上还带着一副平时都没有的冷笑的表情。”

心想,自己怎么嫁给这么闷葫芦,两口子吵架了,也不说哄哄自己,反倒是自己一走了之。气急之下,丁三胖的老妈就要寻短见,翻出了家里的农药就要喝。可是她刚把农药瓶放到嘴边,那只已经长大的小猫就一爪子挠在了她的手腕上,顿时伤口就流出了血。丁三胖的老妈气急,说连个畜生都欺负自己,于是又要喝农药,结果那只小猫又在她手上挠了一把。

玩儿到第五把的时候,大家却发现牌少了一张。因为上把牌李成刚是地主,所以这把他优先叫牌。玩儿过斗地主的朋友都知道,斗地主后要剩下三张底牌,而李成刚叫分之后,发现底牌只剩下两张了。这时候趴在门口的小狗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然后冲着众人一顿狂吠,它这一叫,叫的大家莫名其妙。而且扑克牌少了一张,大家本来就比较烦了,于是李成刚就把小狗抱起来放到怀里,小狗这才安静下来。

寝室里又吵吵嚷嚷起来了,“我早就猜到了!”“你吹什么牛啊,你知道了怎么刚才不说啊!”“哎呀,原来那些失踪的学生都是被那个刘师傅给做成了,啊!说不下去了,简直太恶心了!”

丁三胖的老妈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小猫是在阻止自己喝农药。于是一边哭一边想,自己的老公怎么还不如一个畜生,畜生都知道可怜自己,而老公却自己跑了,把自己一个人晾在家里。于是她便放下了寻思的心,找出纱布把被小猫挠破的伤口包扎了一下。等她回来想把农药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农药已经被小猫给弄倒了,农药全都洒到了地上,而丁三胖的老妈非常确定刚才自己离开的时候把瓶盖拧上了,这只猫是如何打开的呢?

大家数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牌,发现谁的牌都不多,然后就四处寻找起来,想看看扑克牌是不是掉到桌子底下了。于是李成刚就把小狗放在桌子上,低头去找牌,小狗刚一离开李成刚的手,就又狂吠了起来,而且是冲着放在桌子上的扑克牌狂叫。李成刚有些好奇,就拿起扑克数了一下,可是他反复数了两遍,都是少了一张牌。

“怎么样,恐怖吧!”望着舍友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吴萧非常得意,“快举手表决吧!”

后来丁三胖的老妈跟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不忘了数落丁三胖的老爸几句。不过在此之后,丁家人对这只小猫也更加的好了,把它当做家庭中的一员一样来对待。丁三胖上到了高三,因为学业繁重,丁三胖的老妈就去市里租了个房子陪读,伺候儿子,而丁三胖的老爸则是在家里准备过年用的东西,而此时的小猫,也已经长成了大猫,甚至已经有些像个老头子了,走路跑到都不像以前那么灵活,甚至连屋子都很少出去,每天只是在炕上找个暖和的地方打盹儿。

这时有个老工人说话了:小李啊,有些事儿你可能不信,我说了你可别说我胡扯。李成刚赶紧说:张哥,你是大哥,我咋能说你呢,你想说啥就说吧。那个被称作张哥的工人抽了口烟说:我听说猫狗这些玩意儿,能看到咱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咱们打扑克还无缘无故的少了一张。剩下的话张哥并没有说,但是李成刚也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于是赶紧问道:张哥,那咋整啊,这些事儿我也不懂啊。

“吴萧是恐怖故事大王!”

这天,丁三胖家的邻居找到丁三胖的老爸,非得说那只老猫偷吃了他家放在仓房里的冻鱼,还非得让丁三胖的老爸赔钱,说那鱼是自己儿子从省城买回来了,要花多少多少钱。不过周围的邻居都知道,这只老猫平时根本就不出屋,而且这近十年来,这只猫从来没偷过邻居们的东西,甚至邻居们拿吃的喂它,它都不吃,只吃丁家的东西。但是那个邻居是新搬过来的,对于其他邻居们的这些说法根本就不相信,一口咬定是老猫偷吃了他家的冻鱼。虽然吵嚷了一阵子,但是丁三胖的老爸根本就不承认这事儿,而其他的邻居也根本不相信是那只老猫干的,那个邻居只能悻悻的回家了,不过他并没有放弃。

张哥刚想说话,队里脾气火爆的大刘说话了:我就不信这个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没了一张牌呢。于是大刘拿起扑克数了起来,可是大刘数完就有些好奇的对李成刚说:小李子,你是不是查错了?这牌是正好的啊。李成刚结果大刘手里的牌又数了一遍,结果发现牌数正常了。可是李成刚明明记得刚才自己数了两遍,全都是缺一张的,而大刘也没有机会往里面塞牌,因为是夏天,所以大家都是光着膀子在打牌,大刘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数的,他根本没地方也没机会藏牌。

听着舍友们全都赞赏,吴萧像是吃了蜜一样,可是他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对!

有一天,丁三胖的老爸去外面抱柴火想烧炕,那个邻居就偷偷的进了丁三胖家里,用一块涂了老鼠药的肥肉勾引老猫,想让老猫吃下去,可是那只老猫根本就不吃,甚至都不搭理他。于是这个邻居就硬把老猫的嘴掰开,把有毒的肥肉往老猫的嘴里塞。丁三胖的老爸抱着一捆柴火回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冲过去就跟那个邻居扭打起来。后来又打到院子里,邻居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们俩拉开。

后还是张哥说话:咱们还是别玩儿了,睡觉吧。因为这事确实有些奇怪,于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继续玩儿下去,而是赞同了张哥的提议。而那个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抱着脑袋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看着那些扑克牌。

“咦,刘杰呢!”刚刚就感觉不对,怎么少了一个人的声音,吴萧奇怪的问道。

丁三胖的老爸把事情一说,所有邻居纷纷指责那个后搬来的邻居太不像话,挨打也是活该。这时候大家才想起来老猫还在屋子里,于是大家都进去看,发现老猫已经被毒死了。丁三胖的老爸非常的伤心,就对那个邻居说:这事儿不算完,你等着,我非得把你整死。

第二天一早,工人们就出去上工了,因为再有两三天就要完工了,他们就可以离开这个穷村子了。李成刚抱着小狗在村里闲逛,想着结束这次任务之后自己就可以调回办公室了,心里就一阵得意,因为快要和大家分开,于是李成刚想给大家做些好吃的,就想买些排骨给大伙吃。可是李成刚到村里的小卖部就失望了,因为小卖部别说排骨了,什么肉都没有。后来李成刚跟小卖部老板打听了才知道,村子里买肉,基本就是哪家杀猪了,用大喇叭在村里喊一下,想吃的人家就去买几斤放在冰箱里冻起来,所以村里不是每天都能买到肉的。于是问清道路之后,李成刚就抱着小狗去镇里买肉。

舍友们无聊的说道,“这么晚了,肯定是在网吧包夜了!”

那个邻居却不以为然,虽然刚才挨了一顿打,但是只不过是一只畜生,他不相信丁三胖的老爸真敢弄死自己。又过了几天就到了春节,丁三胖和老妈从城市里回来过年,就得知了老猫去世的消息。虽然难过,但是一家三口还是用木板给老猫钉了个小棺材,在院子的角落里挖了一个深坑,把老猫埋了下去。

可是李成刚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我们的村子距离镇里,有足足几十公里,而且道路不太好走,李成刚走了一整天才走到镇里。李成刚到了镇里就已经是傍晚了,买完肉就想回村里,可是路途太远,后就雇了一辆轿车把自己送回去。因为路况不好,所以司机开的也不快。

“说好的,咱们每晚一个恐怖故事,这家伙倒好,算他没福气,听不到我讲得这么好的故事了,算了,关灯睡觉吧!”吴萧心却索然道。

到了过年的时候,因为老猫的去世,丁家的气氛有些压抑,不过难过的心情也被春节的喜气冲淡了不少。大年初一这天,农村的人都要出去互相拜年,丁家人也早早的煮了饺子,准备吃完就去给村子里的老人们拜年。可是他们还没吃完饭,那个给老猫下毒的邻居就来了,那个邻居进来就拉丁三胖的老爸,丁三胖的老爸还以为这人要动手打架,于是就要揍他。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八点多的时候天就已经黑透了,李成刚心里有些着急,因为他没回去,那几个工人回去了就没有晚饭吃。李成刚心中有些自责,连这么简单的工作都没做好,还让工人大哥们挨饿了。正在李成刚胡思乱想的时候,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司机下车检查了一会儿,说车坏了,他得修修车,不过什么时候能修好,他也不确定。

还真被舍友们猜对了,刘杰这小子此刻正泡在一家网吧里,网吧里不断叫嚣着超神五杀之类的,唯独刘杰静静的盯着电脑,手中的鼠标不断的点击着,再瞧瞧网页上的内容,竟然是关于恐怖鬼故事这类的,他的动机很明显,出生在偏远乡村的家庭,再加上刘杰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也就勉强是中等那样,难道穷人就得一辈子低人一等嘛!自从宿舍约定好了每晚讲一个鬼故事之后,刘杰认为这是证明自己的时候了,无奈可能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故事每次说到一半就被舍友打断了,不是听过了就是太无聊了。

没想到那个邻居拉住丁三胖老爸的手就说:我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我就是来告诉你我要死了。丁三胖的老爸听的一头雾水,就问他:你说啥呢?乱七八糟的。那个邻居继续说:他来找我了,我把他药死了,他来报仇了,他让我死,我就是来告诉你我要死了。丁三胖的老妈本来就因为这个邻居毒死了老猫心里不舒服,见他在自己家又闹了这么一出,也是来气,就一边往外轰赶他一边说:大过年的,你上俺们家说啥死不死的,你要死就回自己家死去,俺们家嫌你晦气。

而司机告诉李成刚,这里距离额尔霍拉台还有十多公里的距离,他要是着急,可以先往回走,等他修好了车再去追他。可是李成刚可没那么大的胆子,他可不敢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乱走,于是就说等司机修好了车再走不迟。这时李成刚的电话响了起来,原来是那几个工人发现李成刚不在家,便给他打电话问一问,李成刚把自己的经历说过之后,那几个工人便说跟村民借摩托车去接他。

但是刘杰不放弃,他要抓住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好的吓唬舍友一回。

轰走了那个邻居,一家人就出门去给村子里的老人拜年。没想到到了半夜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哭声,丁三胖和老爸老妈都出去看,发现是旁边那个新搬来的邻居家传来的,就算关系不融洽,但是人家家里出了事,他们还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结果去了才知道,那个邻居在家上吊死了。

作者寄语:老司机发车了!坐稳扶好!不恐怖,但是很灵异,有一些事情科学都解释不了,我更解释不了,只能写出来,信则有不信则无,不用太较真。

午夜别梳头,鬼吹灯,笔仙魔咒等等,刘杰阅览了不少经典的鬼故事,反正他是被吓得不轻,转而一想,这些网上都有,舍友说不定也都看过了,该怎么办呢!刘杰忧虑了起来。

在那个邻居家,丁三胖的老爸跟其他邻居一说,他们发现今天白天的时候,这个邻居在周围邻居家挨家挨户的通知,说自己要死了,还说有人来找自己了。大家私下里都说,丁三胖家的老猫已经成精了,那个邻居冤枉它偷吃,还把它毒死了,这才遭了报应。

“刘杰,今晚轮到你了!”舍友们早已沏上茶水,惬意的躺在床上,准备聆听刘杰的鬼故事,虽然他每次讲故事都不怎么好,但是舍友们都知道虽然他很内向,但却是一个认真的人,凡事都努力去做,所以舍友们都很期待他会带来惊喜。

作者寄语:信则有不信则无,不喜勿喷!刚才点开打赏的界面,发现有好几个朋友打赏了,钱财不在多少,大家的心意我领了,多谢各位的支持。我知道自己写作水平低,而且众口难调,我写的东西肯定无法迎合所有人的品位,不想看到评论区的一片叫骂声,那样太影响心情了,所以我就一直没有点开作品评论。我只想做一个安分讲故事的胖子,希望大家多多理解。

刘杰却有些支支吾吾,“我,我今晚要将的故事叫笔仙。”

“换一个,换一个,刘杰,我们都听过了!”吴萧作为资深恐怖故事人,赶忙打断道。

刘杰又费劲的想了想,“半夜别梳头!”

“听过了,换,换一个!”舍友们的故事经历太强大了,让刘杰无奈的投降了,“我知道这些了,不好意思。”

舍友们一阵遗憾,吴萧却活跃起来了,“睡前必须得听个恐怖故事啊,不然怎么睡得着呢!今晚刘杰的空我来补!”

他的话立马引来了舍友们一阵的欢呼,唯独刘杰十分不好意思。

接下来的日子里,刘杰并没有放弃去找恐怖故事,也不知是否是老天眷顾,灵感敲响了他的大门,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故事,他又决心一定可以好好的吓唬吓唬那帮舍友,让他们对自己另眼相看。

网吧里,刘杰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剧,不时的还望望电脑屏幕上的时间,他在等待,等待着时间的到来,是他讲故事的时间,今晚他的内心激动不已。

终于12:00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他立马下机,准备接下来的恶作剧。他诡笑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安静的只有打呼声的寝室,突然间被一阵响铃给打破了宁静,“谁啊?晚上了还来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舍友们纷纷被吵醒,有些抱怨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是我的,是我的。”吴萧小声的道着歉,当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他有些疑惑了,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刘杰吗?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有什么事啊?”吴萧从睡眠中被吵醒,显然也有些不快。

“喂,喂,是吴萧吗?”那边传来了哆嗦的声音。

“刘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吴萧听着刘杰的声音,感觉有些不对劲。

那边似乎停顿了一会儿,“吴萧,我,我也说不清楚,我好像遇到鬼了,他要把我推到咱们学校后面的湖里,你,你们快来救我啊!啊!”

手机挂掉了,后的一个啊声,几乎吵醒了所有的舍友,“吴萧,是谁啊?大半夜的吵吵嚷嚷的!”

吴萧也有些惊慌失措,按理说,刘杰这小子一直都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应该不会恶作剧,急忙喊道,“刘杰那小子说遇到鬼了,就在学校后湖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