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撞上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顺意殡仪馆不大,只有一台老式火化炉,平时烧的人也不多,因为这里村户相连,谁家死了人都会有许多人相送。不过也有例外,昨天夜里,火化工丁大壮一口气连烧两个人,来送葬的却只有一个人。
本来,夜里烧人就够怪的了,更怪的是,死人是由县里首富李大头亲自开着运砖车送来的。李大头开着十几个大砖场,平时坐宝马、奔驰还嫌颠,这会儿为了死人竟然夜里开起了运砖车,这还不够怪吗?
李大头看着尸体变成了灰,对丁大壮说:“剩下的事你办吧。”顺手把一个大信封丢给满脸汗水的丁大壮,开着运砖车走了。
李大头的话,丁大壮当然明白,无非是让他把骨灰扬进沟里,这样的事以前有过一次。丁大壮知道信封里面装的是钱,却不敢打开看,揣回家,直接藏进了碗柜里。
丁大壮预感到这次李大头摊上了大事,瞒不过天的大事!所以,他没敢把骨灰扬到沟里,而是藏了起来。他还藏起一具尸体没火化,因为,这具尸体活着时,他见过。
一个月前清明节这天,丁大壮乘着夜色去祭祀园收捡供品。这里白天人来人往的,活着的人为了纪念死去的人,把不少高档烟酒丢在这里,当然也少不了上品位的酒菜。他们自然想不到这些东西后都被丁大壮收走了——也许他们想到了,但人们总是宁肯对活人苛刻,也不愿意对死人抠门。结果便是让丁大壮这样的人过上了天天好烟好酒、有吃有喝,甚至有钱拿的好生活。
以往这时候,丁大壮总是很顺利地把东西弄回家享用,这次却出了意外,把他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这晚,丁大壮收获甚丰,快半夜了还没有收完。尤其是后这个祭祀点,供品甚是丰厚,全是整鸡整鱼、整烟整酒,看得丁大壮馋涎欲滴,就在他伸手抓供品时,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他的肩头,接着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像从地府传来的:“你干吗……拿走我的东西?”
本来,丁大壮是烧死人的,胆量大得很,对他而言,死人就是一堆等着烧成灰的臭肉罢了。但他却怕活人与“鬼”,活人你稍稍打点不到位,就会跟你翻脸、结仇;至于“鬼”,丁大壮也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让人防不胜防。
丁大壮不知身后是人是“鬼”,吓得不敢回头看,那个声音又说:“这些……都是我的……你干吗拿走啊?”这声音含混不清,在静寂的祭祀园里显得那样诡异。丁大壮定了定神,身子向前猛地一蹿,挣开那只手,回头一看,顿时吓得“妈呀”一声坐到地上。
夜色下,离丁大壮几步远处站着一人,也许不该称他为人,他个子不高,瘦得皮包骨头,一身破衣几乎遮不住身体。这些都没什么,比他惨的丁大壮也烧过,让丁大壮几乎吓破胆的是他的那张脸,那张脸上满是血污不说,应该是鼻子的地方只有两个窟窿眼,他瞪着丁大壮,看得丁大壮心胆俱裂。
“你、你是人是鬼?”
那显然是个人,因为他看见丁大壮离开祭品时,顾不上答话,扑到菜品上大吃起来,鬼怎会吃东西呢?丁大壮松了口气。好歹把吓得要跳出来的心按了回去。但紧接着又生出疑惑:他别是那个人派来的吧?
丁大壮怕活人是有缘由的。几年前,丁大壮还是这个殡仪馆里的小头头,当时,因为这里烧人费用不高,又是独一处,效益还是不错的,不像现在这样生意清冷。后来,因为丁大壮得罪了人,一个活人,这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丁大壮稳住了心神,再看那个狼吞虎咽的人就不害怕了,那只是一个痴呆、神智不健全的人。当下,他等那人吃饱喝足后就问他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在这里,可那人一句整话都不会说,吃喝完了,就倒在水泥板上呼呼大睡,全然不管还有丁大壮这个人。
丁大壮无奈地把其他供品收捡一下就走了,临走前把些破纸、烂花堆到那人身上,心想也许能保点暖。
第二天,丁大壮又到祭祀园去看,那人不见了。谁知,一个月后竟又看到了他,只是已经死了。烧到他时,丁大壮看他头上、身上多了许多新伤就留了个心眼,趁李大头不注意,把尸体丢进空纸棺里藏了起来,并做了记号。
丁大壮能有今天,和李大头也是有一点关系。
几年前,邻县还没有建殡仪馆,有一天,上头给丁大壮派来个年轻人,说是让他到这里锻炼锻炼。他是李大头开宝马车送来的,李大头点名让丁大壮带带他。丁大壮是个实诚人,当时他还不是火化工,是办公室主任。他想,既然是李首富送来的,上头又有话,他可不能不重视。年轻人来的第一夜,丁大壮就安排他到关键的骨灰寄存室值班,因为,近来竟有人偷骨灰卖,这可是无本万利的买卖,谁家亲人骨灰丢了能不着急呢?花多少钱也得买回去。
但丁大壮没有想到,这年轻人胆小如鼠,当夜天气不好,电闪雷鸣急雨如泼的。丁大壮对年轻人有些不放心,就到骨灰寄存室查岗,却发现年轻人躲在值班室床底下,灯都不敢去开,门关得紧紧的,听到丁大壮敲门竟吓得尿了裤子,让丁大壮笑了几天。但丁大壮没有笑多久,他不知道,那年轻人是孙副县长的侄子,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接替行将退休的老馆长的职务的。
丁大壮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没过多久,老馆长退休了,年轻人成了小孙馆长,他想起丁大壮安排他值的那趟夜班,让他丢尽了脸面,就找了个理由,把丁大壮从主任变成了火化工,也让丁大壮从此不怕死人怕活人。丁大壮想想就恨李大头,哪怕他在送年轻人来的时候透一丝口风,他也不会那么傻,真心实意想要锻炼年轻人。他把流浪汉的尸体藏起来也是想留个后手,找机会拿捏一下李大头。

奢华的街道,繁荣的都市,使得刚从农村出来的这俩小对夫妻,大开眼慕,
刚到慈溪的吴刚和梅雪人生地不熟的,不知该从何下水找工作,面试了一天下来,都觉得这工作太难找了!
要求低都是初中以上,要麽都是一些熟练老手,对于这两个新人,这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叔叔,别,别,我再也不敢逃跑了,不敢了…..”蓬头垢面,断了一只左胳膊的小男孩像只受惊的小麻雀一样,忐忑地往后缩了缩。在他的对面,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持着钢管和棍棒,一步步把他逼到了墙角。而在不远处的一个铁栅门里,十几个衣衫褴褛的残疾孩子正胆怯地望着两个男人,从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得出,他们此刻既担心又恐惧

我叫小花,是一个17岁的女孩,因为比较叛逆吧,所以一天天的都不喜欢在家呆着,就喜欢和朋友们到处乱跑,今年四月份的时候,跟着一姐们去她家玩了,就这样大老远的从河南跑到山西忻州代县。
她家开了一个小歌厅,那天她去外面找他男朋友了,我就一个人在她家一楼的歌厅里面唱歌,然后后来就困了,虽然是白天,但是一楼歌厅却总是黑黑的那么暗,总是开着灯,而且还透着一股寒气,但是当时就没想那么多,就是有一点犯困,然后把包间门关上了就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就是听到有声音,努力的睁开眼睛瞄了一眼,原来是她大妈进来关灯,可能是觉得费电的缘故吧,就把灯关掉出去了,我等她出去后我就又闭上了眼睛睡。微信读鬼故事,关注我们的公众号:guidayecom
但是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朦胧中感觉好像有人说话,开始没在意还以为是她家歌厅来客人了,但是我想想如果是她家歌厅来客人唱歌的话,她大妈应该早就进屋来叫我出去了,为什么却没人叫我呢?忽然觉得挺害怕的,毕竟我就是一小姑娘,后来感觉好像有人在我身边,慢慢的移动着,围到我旁边了。
当时觉得好像被人注视似的,就费了好大劲睁开眼睛,忽然就看到三个男人,个子很高,因为我是斜躺在沙发上的,所以他们就是围着站在我周围,看不到他们的头,就是感觉个子好高,一米八一米九左右吧,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我身边。
我感觉到好害怕,但是还是鼓起勇气想要逃离这个包间,我就猛的站起来,用手挥,但是很奇怪,手却碰不到他们的身体,直接从他们身体穿过去了,我就一直挥着手推,然后赶紧跑到包间门口一手拉开门跑出去,看到光我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我出去就抱着她大妈把这些都讲了一遍,但是我问她大妈,她大妈却说根本就没有人进去过,还说我在做梦,但是你们可以想想从她进去关灯到我看到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十分钟,我怎么可能是做梦呢?而且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几分钟的情况,给我吓得几天都没缓过来劲。
以后就再也没敢进过她们家那歌厅一楼的那个包间,鬼友们你们说他们到底是不是鬼呢?

午夜,淅淅沥沥的小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
杜小月挽着男友林宇的胳膊,亲昵地从电影院午夜场走出来。唧唧喳喳地在林宇身边讨论着电影里的浪漫情节。这时林宇猛地把她拉在怀里,杜小月嘻嘻娇笑着用手推着林宇。正当林宇俯下身子想要亲吻她的时候。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旺旺……”的狗叫,杜小月吓了一跳,回头,见不知道哪里跑来的野狗,又高又瘦,叫声大得吓死人,正用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盯着他们,大狗的身后跟着一个老乞丐,衣服很脏、很破,头发很乱,沾满污垢和碎屑,浑身散发着熏人的臭气。
“大哥,大姐,行行好……”乞丐的声音有些发颤,卑微地为了博取同情。
林宇暗道倒霉,刚才还好好的心情,现在完全被这个该死的乞丐破坏了。他大喝一声:“没有,滚一边去。”说完拉着杜小月就走。
突然脚下一个踉跄,裤子似乎被什么东西钩住了。低头看,那只又高又瘦的狗咬住了他的裤角。
乞丐继续求着他说“大哥,行行好……”
林宇顿时心头火起,他从没见过乞丐这样无赖,他拉下脸嘴里骂着脏话,杜小月劝说道:“给他点零钱算了。”可林宇是个倔脾气,他气乞丐破坏了他的好事,还让狗咬他的裤子,于是他阴沉着脸,使劲地踹着大狗喝道:“滚开!”大狗被他踹的哀嚎一声滚到了边上,它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向林宇扑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林宇顺手掏出防身的刀子,狗的身体正好撞在了刀上,它闷哼一声,跌落了下来。林宇抽出了刀血溅了他一脸。随着杜小月的惊叫声,老乞丐向林宇扑了过来,林宇反射性地用刀子去防卫。乞丐枯骨般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胸前的那把刀,扑通到在了地上……
杜小月被吓的连声惊叫,林宇慌忙捂住她的嘴,慌张地四下看着。拉起她就要跑,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林宇的脚哆嗦了一下,他停住了。回头看去,那乞丐的手捉住了他的裤角嘴里冒着鲜血“救命……”林宇感觉心里发毛,猛地踹开乞丐,拉着杜小月猛跑而去。
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眼间变成瓢泼大雨,俩人在雨里跑了很久。林宇送杜小月回到家之后便一声不吭地走了,杜小月踏入家门,突然打了个激灵,好冷!可能是淋雨的缘故吧!她换了拖鞋,觉得身体分外的疲倦,洗了个热水澡,再也不愿想起刚才的恐怖经历,她把头埋在了被子里,心还在狂跳不已,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闭上眼睛。
“嗖嗖……”,不知道哪儿来的声音,杜小月恐惧滴睁开眼睛,恍惚间看见地上有个黑色的影子,杜小月揉了揉眼睛,天……是老乞丐在地上困难地爬着……杜小月猛地坐了起来拉开了身边的灯,可地上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她松了一口气重新躺在了床上,一摸身上都是汗,再也没有了睡意。
清早,杜小月拉开窗帘,耀眼的太阳光芒瞬间照亮了这间小小的卧室。她伸了一个懒腰,转身打算去卫生间时,突然她看见地上有一到长长的血痕,阳光下血痕显得诡异和恐怖。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乞丐拖着受伤的身体,向她爬过来……,那昨晚?……难道不是做梦。她的脸变得异常苍白,冲到床前抓起手机,给林宇打了过去,电话里传出“嘟嘟嘟……”的忙音。
林宇是医大的学生,一早导师给他打电话让他早点去学校,说有一个重要的解剖课要他当助手。于是林宇早早地来到了医院,把上课需要的教具拿到解剖室,在解剖台上他看见白布盖着一具尸体,他好奇地想掀开来看,这时,远处传来讲师招呼他的声音,他急忙放开白布跑了出去……
解剖课上导师先简单地讲解一下人体的构造,之后便开始在尸体上实际操作。导师示意林宇掀开白布,当林宇掀开白布的一瞬间他惊呆了,这具尸体竟然是老乞丐,导师看他一脸的苍白傻傻地看着尸体,严厉地说道:“愣什么?你看你吓的样子,不就是一具尸体,至于怕成这样?”林宇没敢顶嘴,赶紧把白布放在一边,麻利的为导师准备好手术刀。准备好了之后他站在导师的后面,擦了擦脸上的汗,感觉心跳的非常快。
导师熟练地把尸体的胸腔切开,可以清晰地听见解剖刀划破皮肉时那种轻微麻利的滋滋声,由于体腔内的压力,划开的皮肤和紫红的肌肉马上自动地向两边翻开,林宇拿过固定器帮助导师把拉开的皮肤固定住,内脏完整地展现出来。导师把内脏器官一件件地取出来,向学生们详细地讲解,剖开后,又讲解结构。内脏完全被取出后,那具尸体只剩下一个红红的体腔。
课上得很顺利,只有林宇的脸色铁青,等同学们离开后,导师告诉林宇收拾好这里才能离开。没等他反应过来解剖室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白色的灯光强烈地照在解剖台上,反射出刺目的光芒,他开始把取出的内脏一件件安置回原先的位置,然后用线一层层把肌肤缝回原样。
等他忙完抬头时发现窗外的雨下的很大,天阴沉沉地让人感觉很压抑。他手脚麻利地收拾着那些手术刀,想尽快离开这里,收拾妥当之后,他拿起白布要盖在尸体的身上,猛然发现尸体睁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他,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呆了,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里都是恐惧。
很久他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发现尸体眼睛紧闭,他安慰自己那只是幻觉。他壮了壮胆,上去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后把白布盖了回去,走出了解剖室,他感到异常的疲惫。小月坐在医学院的大厅里的等着林宇,看见林宇筋疲力尽地走出来,她急忙迎了过去,走进之后她看到林宇的脸色非常难看,关心地问:“宇,你脸色好差,是不是哪不舒服?”
林宇摇摇头说:“没事,你怎么来了。”“哦!我想你了……”林宇感动地握住杜小月的手说:“去我家好吗?”杜小月感觉脸上泛起一抹绯红,她情不自禁地靠在林宇的身上。林宇却猛然推开她身体,因为他看到了杜小月身后有一堆东西,黑糊糊的,毛茸茸的。
林宇惊恐地发现,那堆毛茸茸的东西动了起来!它在抖动,慢慢地抖动!林宇看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他没有胆量继续看下去。他怪叫了一声,拉着杜小月就向门口跑去,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医学院的大门,这时他们身后传来狗低吼。
林宇感觉脚有些发软,他发疯似地拉着杜小月往医学院楼上跑去,他清晰地听见有脚步声跟在他们的身后。他的心砰砰直跳,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回头去看。连推了几个教室门都没有推开,林宇更加恐慌地跑着,终于他推开了一道门。他拉着杜小月跑了进去,赶紧把门反锁上,才发现自己浑身大汗,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碰……”林宇感觉头部一痛,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林宇头痛欲裂,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了解剖台上,杜小月站在他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那眼神老乞丐竟然一模一样!
“你……你……”林宇不可抑制地恐惧,用力地挣扎却毫无用处。
林宇发觉杜小月的脸部正在变,缓慢地变化,眼睛、鼻子、嘴巴,都在移位,一会儿,令人恐怖的一张脸出现在他的面前,是老乞丐!
“嘿嘿”老乞丐僵硬地笑了起来,手里拿着把明晃晃的解剖刀,在他面前晃动,然后抵住他的心窝……
林宇恐怖地睁大眼睛,嘴里的救命还没有喊出来,那把刀已经划开了他的胸膛,乞丐的手伸进了他的胸膛,掏出了一颗还在跳动的心,只听见乞丐喃喃地说:“心果然是黑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后经朋友介绍,两人终于找到了份工作,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主要是生产服装,他们不会针车,只能在包装部,月薪2500,还算得过去!食堂/宿舍都是非常标准的条件!

“小豆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为首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轻蔑地朝小男孩偷了人一口唾沫:“你他妈已经是第二次了,拿老子当猴耍是不是!?”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但问题是住宿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厂里工人也不多,本来应该是两三百人的大厂,可员工却只有几十来个!

“小兔崽子,不给你点儿厉害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男人说着,猛地挥起了手里那沉甸甸的钢管,重重地砸在了被称之为小豆子的男孩的腿上。小豆子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他听见了自己腿骨断裂的声音。钻心的剧痛一阵阵侵袭着他单薄瘦小的身体,他痛苦,他难受,可是没有任何人能帮的了他。

面试当天,人事部的带着梅雪和吴刚了解一些车间,吴刚文文礼礼的跟在身后,而梅雪却像是来考察的领导一样,一会拿那个产品,一会拿这个产品,时不时还翻来覆去的细查。

另一个男人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转眼间眼神又变得凶恶起来,他大声地呵斥着被关在囚笼里的其他孩子:“告诉你们,今后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再想什么歪主意,不然的话,小豆子就是你们的下场!”说完后,男人像拎起一只小兔子一样拎起了小豆子,打开了囚笼的门,把他丢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梅雪就早早的起床买早餐,忽然楼梯口一个女的披着长发,身穿一套白色裙子,走在梅雪前面,这肯定是厂里的领导吧!
领导也住宿舍嘛? 梅雪暗低里自己问自己。

囚笼的门重重地关上了,两个男人扬长而去。小豆子眼泪汪汪地大哭着,此刻,他已经绝望到了极点,腿断了,就再也逃不了了,逃不了,就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这样活下去,没什么希望了!”趁着旁边的孩子们不注意,他咬咬牙,一头撞在了墙上露出的铁架上,刹那间,灰白色的墙体被混杂着脑浆的鲜血染红了…..然而,旁边的孩子却无动于衷,因为这一幕,他们已经看过不止一次了。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机会,逃跑!虽然他们知道,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梅雪加快脚步想看看想象中的这个领导长什么样,可任凭她怎么追就是赶不上那女人,按理说人走下阶梯的时候,膝盖都是一个接着一个弯曲,可女人的膝盖却是直溜溜的,就像似飘浮一般,到了二楼时
(梅雪是住四楼,而吴刚在一楼,三四是女生宿舍,一二是男生宿舍)
女人竟然不见了踪影,正巧李叔在门口洗漱,于是梅雪便问了李叔刚那个女的是干嘛的!
李叔不慌不忙的擦了把脸 道:“ 楼上就你们几个小姑娘啊! 还能是干嘛的?”

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地下仓库,也是恶魔的巢穴。张涛和林顺就是这个魔穴的主人,他们俩曾经因为抢劫罪蹲过监狱。出狱后,二人仍不思悔改,他们想到了一个不劳而获又残忍恶毒的赚钱途径:拐骗小孩子,把他们弄残废之后,放到街上去乞讨。而赚来的钱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两个人渣的。他们贪婪无耻,心狠手辣,如果有小孩子逃跑被抓回来,轻则一顿毒打,重则甚至可能丢掉性命。几年来,已经有好几个小孩子惨死在这个魔巢里。虽然公安机关投入了大量警力侦办此案,但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反侦察意识特别强,一直都没能将他们揪出来。所以,张涛和林顺也就愈发大胆,作案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梅雪解释着;“ 大概30来岁的,不是我对面的也不是我的室友”。

今年的夏天,雨水出奇地多,暴雨接连不断地下了一个多礼拜也没有停。因为天气原因,孩子们没办法出去乞讨,只能被关在牢笼里。张涛和林顺很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每天藏在仓库里打牌,玩游戏。

李叔愣了愣:“她啊… 她住你们四楼后一间的,也是做针车的。”

“他妈的,这雨赶紧停了吧,好久都没到街上喝酒了,还得白养活这帮小王八犊子!扫兴”林顺一边望着被水浸透的仓库顶棚,重重地叹了口气:“烦死人了!”

“小雪!你干嘛呢?” 梅雪回过头去是秋丽。

“有什么可烦的,天气预报不是说了吗,今天晚上雨应该就能停,到时候咱一块去吃火锅吧!”张涛拍了拍林顺的肩膀:“莫愁,明天小家伙们就可以出门工作了!”说完,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大笑了起来…..

“没啥,我和李叔聊天呢!”

天气预报出奇地准,晚上6:00左右,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雨终于停了。张涛和林顺穿好衣服,拿上钱包,到囚笼那里仔细地检查了一番,见这些孩子们都老老实实地蜷缩在一起。他们才放心地离开。

“李叔? ” 秋丽一脸的疑惑,这就你一人啊! 那来的李叔!

空气中夹杂着潮湿的泥土气味,路旁树上的枝叶还在不停地往下滴着水,落在积水湾中,泛起一点一点的涟漪。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喝的气熏熏的张涛林顺相互扶持着,踉踉跄跄地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今晚,他们吃得很饱,喝得更尽兴,满脸都是通红的颜色。

梅雪转头过去,只有滴滴嗒嗒的水龙头,什么李叔的好像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梅雪心里暗暗的打了个冷战!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可刚刚的一幕真的好真实。

“吃饱喝足,再美美睡上一觉,明天坐等小崽子们往家挣钱喽!”张涛一边想,一边得意地哼起了小曲儿。林顺看老大笑了,也随声附和着跟着笑了起来。正当两个人笑得开心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了“呜呜,呜呜”的抽泣声,听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在哭。张涛和林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只见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男孩蹲在地上哭得正伤心。由于路灯昏暗,小男孩又低着头,根本看不清面孔。

到了车间后,梅雪将这件事情告知了吴刚,吴刚捏了把汗,:“下班打个电话给你妈吧!”

“嘿嘿,大哥,是个小崽子啊”林顺一边醉气熏熏地说着,一边眯起了双眼:“看起来旁边似乎没有大人呢?要不我们把他带回去?”

可不幸的是,她们今晚要加班!
吴刚提前下了班,便随同室友一同回宿舍,和吴刚住一起的叫刘三,刘三30多岁的大汉!刘三告诉吴刚
这儿
以前是个乱葬冈,老板舍不得花钱买地基,于是贪小便宜收购了这乱葬冈,我们现在踩着的地下都是尸骸!

“我也正有此意呢!”张涛扔掉了手里还握着的酒瓶,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小男孩身边,装作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朋友,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

吴刚并没有在意刘三说的那些,肯定是编出来吓自己的,什么乱葬冈,太扯了…

“呜呜,我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小男孩头也不抬,仍然继续埋头大哭着。

“没关系,你…..跟叔叔走吧,叔叔一定会带你找到爸爸和妈妈的。”张涛假惺惺地笑了起来。

“哦?是吗”小男孩忽然停止了哭泣,他有些疑问地说道:“叔叔醉成这个样子能帮我找到爸爸妈妈?”

“当然…..能啦,你要相信叔叔…..”。

“呵呵,要不这样吧,叔叔,你们还是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能发财的好地方!”小男孩忽然冷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就像冬天的寒冰一样冷,让人感觉阴气森森的。

“什么地方啊…..”

“那就是…..地狱!”小男孩猛地抬起了头,借着路灯的微光,张涛终于看见了小男孩的脸。他的脸色苍白,瞳孔哗哗地流着血,额头上一个巨大的创口,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涌出令人作呕的蛆虫!”

“小,小豆子!”张涛恐惧地大叫起来,他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准备带着林顺逃跑。可就在他回过头的一瞬间,他看见了林顺残缺不全的尸体,几个蓬头垢面,瘦骨嶙峋的小孩子正跪在地上,饿虎饥狼般地啃噬着他的皮肉…..

“叔叔,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小豆子伸出枯瘦如柴的小手,一步步地逼近了已经吓得动弹不得的张涛…..

新消息:不久前,我市一居民胡同内发现两具残缺不全的男尸,经警方调查,发现二人皆为释犯,有犯罪前科,在他们身上,警方找到了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了许多姓名,与网上登记的部分失踪儿童相吻合,警方经过大面积排查,在市郊一废旧地下仓库解救出了十多名被拐儿童。但两名犯罪嫌疑人死因不明,警方仍在全力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