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娃娃的诅咒_恐怖惊悚_好艺术学网

一、香车美女
林子丰到郊外的一家饭店,参加了一个同学会的饭局。酒喝到一半,他就撑不住了,找了个借口跑到饭店外面的街旁,
“哇哇”地大吐了几口。饭店是不想进去了,林子丰借机就想打车回家,可街上却连个车影也没有。
无奈,林子丰只好拖着不听话的双腿,晃晃荡荡地向进城的方向走。就在他感到实在走不动,想坐到街边的马路牙子上歇一会儿的时候,一辆鲜艳的红色小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他的身边。接着,车窗摇了下来。林子丰眯着一双醉眼一看,开车的竟然是个美女,正冲着他甜甜地笑呢!林子丰正瞅着美女发呆,美女却向他招了招手:“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林子丰打开车门,立刻有一股幽香扑鼻而来。美女驾车的技术相当高,车子开得又快又稳。林子丰坐在美女身边,好像那车子就是他自己的,而美女不过是他的司机一般,爽得酒都醒了大半。不大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林子丰家的楼下。林子丰下了车,这才想起人家美女帮了自己,连声道谢。美女却仍旧甜甜地笑了笑,向他摆了摆手,开着车走了。
林子丰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那红色的车子消失在远处,这才上了楼。
一、布娃娃
第二天一早,林子丰去上班。一下楼,就看见街边停着那辆红色的小车。美女坐在车里,正笑着向他招手呢。林子丰一见,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自己这是要交桃花运了!林子丰轻车熟路地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有话没话地就和美女聊上了。美女只说自己叫小童,林子丰再问些什么,她都不再回答,只是甜甜地笑着。
车子到了林子丰单位的大门口,林子丰说了声“谢谢”,下了车。小童冲他摆了摆手说,说了句“下班时见”,就走了。
林子丰一听这话,心里乐开了花:听小童话里这意思,她下班时还会来呀!林子丰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一出单位大门,就发现小童把车子停在了街道的对面。
一连几天,小童都开着她那辆红车,接送林子丰上下班。林子丰有一肚子问题,可问了几次,小童就是不回答。这天是周末,下班时林子丰又坐上了小童的车。这次,林子丰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上车,他就一脸郑重地说:“小童,谢谢你这么多天又接又送的。可是,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小童一见林子丰认真了,把车子靠街边停了下来,歪着头笑着说:
“你真想知道?”林子丰点了点头:“真想知道,十分想知道。”小童笑了笑,顺手拿起一只布娃娃,递给了林子丰:“你把这个拿回去,慢慢琢磨。”说完,又发动了车子。
林子丰回到家,捧着布娃娃仔细端详了半宿,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林子丰索性把布娃娃放在一边,他拉过被子蒙上了头。迷迷糊糊的,林子丰忽然听到楼下汽车喇叭响。他一骨碌爬起来,拉开窗帘一看,小童的车正停在楼下。林子丰赶紧穿上衣服,跑下了楼。小童见他上了车,问道:
“咋样,想出点眉目没有?”林子丰摇了摇头。小童歪着头问道:
“你没觉得那个布娃娃特别像一个人?”林子丰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看着好像有点面熟,可想不起到底像谁了。”小童把小嘴一撅,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那可是我亲手做的布娃娃,不可能不像的。”林子丰拍了拍脑袋,说道:“小童,你行行好,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吧,我的脑袋都想大了!”小童咬了咬她那好看的嘴唇,一言不发,开动了车子飞快地向前跑去。
车子转了几个弯,把林子丰转迷糊了,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子驶上一座高架桥,在桥上转了一大圈,却避开灯火辉煌的几个岔道,直奔一条阴暗的小道开去。“这,这是要到哪儿去?”林子丰刚问完这句话,就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清了。更奇怪的是,小童和那辆红色的车子也不知哪里去了。林子丰迈了迈腿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上。他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村子的村口。脚下是窄窄的黄土道,头顶上是闪烁的星星。林子丰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不就是从这个小村子考上大学,然后到了城里的吗?现在想来,自己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回来了。
林子丰正在纳闷怎么会到了这里,眼前忽然又是一黑。接着,他感觉自己又坐在了车子里。只是他觉得困得要命,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林子丰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难道,昨天晚上的事儿,只是自己做了个梦?林子丰扭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布娃娃,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拿过那个布娃娃,又仔细地看了看:没错,这个布娃娃,不就像春花吗?春花和林子丰住在一个村子里,两个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一同上学到学校,一起放学回家。只是,小童这个出门就有车的都市女孩,怎么会认识春花的?她为什么要照着春花的样子做这么一个布娃娃呢?
林子丰想立即见到小童,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他既不知道她在哪儿,也没有她的电话。林子丰满腔无奈,抱着那个布娃娃下了楼。一出楼门口,他一下子愣住了:小童正在那辆红车里等着他呢!林子丰上了车,把一连串的问题扔给了小童。小童低下头沉默了很久,这才慢慢地发动了车子,向前漫无目的地开去。林子丰弄不明白小童想到哪里去,又不好再多问,只好静静地抚摸着那个布娃娃,一言不发。车子走到郊外,停在了他第一次上车的地方。小童转过脸来,林子丰吓了一大跳:不知什么时候,她那张总是笑盈盈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林子丰一下子握住小童那双冰凉的手,不停地问道:“小童,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明,你觉不觉得美华那个死女人很讨厌?”某天,我好的女性朋友李芸忽然对我说道。
“美华?你是说隔壁班的班花林美华吗?”我吃惊地说道。
“没错,我说的就是她!”
“是林美华的话,那我就不明白了。”我说道,“根据我的了解,林美华是个性格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学习成绩又好,而且很喜欢帮助别人。这种女孩子怎么让人觉得讨厌呢?”
“哼!你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做出来给大家看的表象而已,其实她本质上是个心肠歹毒,水性杨花的坏女人。我的男朋友许刚,就是被她抢走的。”李芸咬牙切齿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道,“难怪你说她是个坏女人了,原来是她挖你的墙脚。”
“没错,就是这个死女人!”李芸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说道,“阿明,现在是你作为我好的男性朋友挺身而出的时候了。你说像林美华这样的女孩子,我们该不该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呢?”
“不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李芸的请求,“李芸,男女之间离离合合,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为了这种事情要我动手打人,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么说,你是不会帮助我教训那个死女人了?”
“不会!”我态度坚决地说道,“李芸,你也不要伤害林美华,好吗?我们毕竟是高三学生,你动手打了林美华这个事情,要是被学校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开除的!”
“呵呵,阿明你这样说就太不了解我了。”李芸冷笑道,“你以为我会那么笨,找人打那个死女人一顿,给她留下把柄吗?”
“难道不是吗?”我见李芸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安,“哪你打算怎么做?”
“你等着吧,过两天,你就会知道我怎么做了!”李芸神秘兮兮地说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没有见到李芸,问问其他同学,都说她生病请假了,这不免使我有点担心。
到了第七天,李芸终于回来上课了,我本来想过去问问她这几天到底怎么了,但是她却把我当作透明人一般,不管我问她什么,她都不瞅不睬。直到快要放学的时候,她才悄悄过来找我:“阿明,等一下放学后你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等我。”
“为什么?” “你去了就会知道了。”
李芸到底想干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为了不让她闯出祸来,放学后我还是按照她的吩咐,来到了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
“阿明,你来了。”我等了没有几分钟,李芸就出现了。她向我打完招呼之后,便如同变魔术一般地从口袋拿出一个木盒子来。
“这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李芸说着将木盒子打开,我从头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一叠用黄纸剪成的小纸人。我粗粗的数了一下,那小纸人起码有十多个。
“李芸,这些是……”
“这些是我从老家的一个神婆那里买回来的小纸人。”李芸说道,“神婆说了,这些小纸人可不简单了,你想让谁倒霉,你就拿着这些小纸人写上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她的一缕头发绑在小纸人上,后你对小纸人做什么,那个人就会遭受到类似的灾难。”
“原来你不上学七天,就是为了弄这个。”我看着李芸鼓捣那些小纸人说道。
“是的,这种害人的办法在我们农村是非常流行的方术,叫做扎小人。”李芸做完她自己说的“扎小人”的流程之后,拿着一根缝针,扎在小纸人的额头上,然后咬破中指,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当小纸人上面的血迹干了之后,她立刻用打火机将之烧掉。
“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李芸看着自己的作品——一堆烧尽了的纸灰,得意地说道。
老实说,我对李芸这个所谓的民间方术很不以为然,觉得它只不过是那些神婆神棍骗人的把戏,可是到了李芸施展方术之后的第五天,当我看见林美华本人时,我的世界观开始动摇了。
“美华,你这是怎么啦?”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晚上睡觉睡得不好而已。”林美华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我的头部总是莫名其妙的痛得厉害,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用针扎我的脑袋一样。”
“用针扎脑袋?”林美华说到这里,我差点失声叫了起来,幸好我反应够快,这才避免泄漏了李芸的秘密。
和林美华告别之后,我匆匆忙忙跑回教室,找到李芸说道:“李芸,原来你用的方术真的有效!”
“当然有效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拿来用。”李芸得意地说道,“不过呢,就这么一点皮肉之苦,我还是觉得不够解恨。”
“你想干什么?”我惊骇地说道,觉得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很陌生,根本就不像是我认识的李芸。
“我要她去死!” “什么?你要林美华去死?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种死女人,活该她下地狱受苦受难。”李芸恨恨地说道,“阿明我警告你,你千万不要阻止我,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个死女人一样!”
在李芸的威逼之下,我只好三缄其口。
三天后,林美华死了,她在学校门口那棵大榕树上吊自杀。
林美华的死引起全校的震动,大家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女生,为什么会选择自杀这一条路。
林美华的父母也不明白,林美华的妈妈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变成了一个疯子,成天疯疯癫癫的,在街上见到一个年纪和林美华差不多的女孩子,就扑过去,大叫:“我的宝贝女儿!”
吓得周围的女孩子人心惶惶。林美华的爸爸担心这样下去,她的妻子会害死别人,于是听从一个心理医生的建议,买了一个布娃娃给她,让她把布娃娃当作自己的女儿。
心理医生的建议非常有效,过了半个月之后,当我在放学的路上见到林阿姨时,她没有骚扰正在放学的女学生,而是紧紧地抱着那个布娃娃,嘴里哼着歌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啊……”“林阿姨她真是可怜!”我感慨地说道,“像她这个年纪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女儿,这要换作是我,我也受不了了。”
“哼!这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如果她能够好好的管教自己的女儿,她就不会有这个下场。”
和我一起的李芸不以为然地说道,“说起来我也差点忘记了,我还没有给她一个好好的教训呢!”
“李芸你想干什么?”我大吃一惊道,“难道你还想用那个方术来对付林阿姨吗?千万不要!林阿姨这样子已经够可怜,你要是……”
“放心吧,阿明,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只是想让她再一次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而已!”
“李芸,不要!”我试图阻止李芸继续害人,但是我失败了。只见李芸悄无声息地走到林阿姨的身后,突然用力一抢,生生地把那个布娃娃从林阿姨的手中抢了过来。
林阿姨此时本来要给布娃娃换衣服的,李芸这么一抢,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她并没有其他疯子那样大喊大叫,而是很冷静地说道:“你们抢走我的女儿,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疯婆子,你骗谁呢?”李芸头也不回地说道。她抢走布娃娃之后,便跑回来拉着我的手,二人一起疯跑。
我们跑了大约有半个小时,确定林阿姨没有追上来后,李芸这才带着我找个地方喘息。
“这个布娃娃真是臭死了。”李芸闻了那个布娃娃一下,一脸嫌弃地说道。
“你嫌臭就把布娃娃还给林阿姨吧,她太可怜了。”我喘着气说道。
“还给她,怎么可能!”李芸不知道是还在生林美华的气,还是我的言语刺激了她,她竟然将那布娃娃的头给拧了下来,然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李芸,你这是干什么?”我吃惊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那个布娃娃?”
“为什么不行?这只不过是一个布娃娃而已。”
我看了垃圾桶里的布娃娃一眼,发现它那毫无生气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恶毒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一股不详的预感涌入了我的心头。
当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复习。我的爸爸突然敲开我的门说道:“阿明,你有没有见到李芸啊?”
“李芸?李芸她不是回到家了吗?”我奇怪地问道。
“没有!她的妈妈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李芸放学后一直没有回家。她现在担心得很。”爸爸说着,手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他一接听,惊得差点把价值五千多元的手机扔在了地上。
“怎么了,爸爸?”我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芸的爸爸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警察已经找到了李芸了。可是……”
“可是什么,爸爸你快说啊!” “李芸已经死了,死状非常之恐怖!”
“什么?李芸死了?这怎么可能!”
“她确实是死了,警方在你们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李芸的尸体!”
当下我跟着我爸爸去了案发现场,当我看到李芸的尸体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李芸的尸体,身躯和头颅是分开的,鲜血流了一地,非常的恐怖。
而让我全身发寒的是,林阿姨的那个布娃娃,居然就在李芸尸体的旁边,它的头颅和身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似乎有人用针线将之缝起来。
这个场景,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那布娃娃突然出现在我的床上。
“老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我拿着布娃娃,去找附近的公园里非常有名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仔细端详了那布娃娃一会儿后,惊叹道:“小伙子,幸亏你及时过来找我,要不你这命就没了。”
“不是吧,老师傅,一个布娃娃而已,这有什么问题呢?”
“这布娃娃不是普通的布娃娃,是被人下了诅咒的邪物。”算命先生说道,“这种下了诅咒的邪物,会根据下咒人的指示,去杀他所想要杀的人。”
“原来如此!”
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医生教林美华的父亲用布娃娃来抚慰林阿姨。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用类似的方式,报复李芸害死自己女儿这个仇。

我走在街上,夕阳如血,昏昏的要哭的感觉。风慵懒地吹过来,孤独地和地上的枯叶跳着古怪的舞蹈。我周围的路上人不多,一个个顶着毫无表情的面具悻悻地走着。我叼着烟,也是其中之一。
我象狐狸那么多疑,而且敏感。所以我发现她跟在我后面,远远地跟着。很不起眼,但是我知道。似乎有一种感觉在告诉我,她跟着我,那就象从她那里发出的什么东西触及了我的背,我的肌肤真切地感受到这种奇怪而压抑的感觉。
我转过街口,守侯在阴影里。然后在她转过来时突然出现,堵在她身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能确认这感觉,可能那只是巧合,我本不可能如此,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疯了。我竟这么干了,很唐突是么?我对自己说。あ鬼あ大あ爷
她好象吃了一惊,慌忙收住了脚步。她的鼻尖几乎撞到我的胸膛上,手里的东西“啪”掉在地上。“啊”,她惊叫了一声,不过这声音更象受伤后的呻吟。我把吸了一半的烟头扔了,将那物事捡了起来。我很恐怖地发现那是一个娃娃,穿着绿色连袖裙子,白色衬衣。很旧,不过收拾得很干净。那娃娃居然没有头,在那本应该是脑袋的地方只有几根布絮耷拉着。
我迟疑了一下,交还了给她。那是个高挑的女孩,漂亮的是她一头的长发,长可及腰,脸低垂着,隐没在万千的发丝里看不真切。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皮肤很白。她默然不语地接过娃娃,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这样在我面前站着,低着头,抱着娃娃。她的穿着和那个布娃娃有很多一样,这让我古怪地想起她没有头时候的感觉。那种被刺触的感觉现在到了我的脸上,胸口,甚至眼睛里。而她并没有抬起头来,在之前的五秒钟里她一直是沉默着。象一幅悲哀的油画。
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去,阳光的快乐正在被夜一点点地谋杀。

近隔壁搬来了一个新的美女,长的非常的漂亮,而且气质优雅,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睛。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赵刚是一个穷屌丝,长得也一般,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女朋友。每天都工作很长时间,但是收入却不高。在这里,没权没势的人,就过着比较悲催的生活。现在男多女少,像是自己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不漂亮的女孩都看不上,像是这么漂亮的女孩,更加不会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女孩搬家的时候,赵刚刚好碰见。那天晚上,赵刚加班到很晚,刚回家,就看见隔壁的门是开着的。他记得隔壁是没有人住的。他探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美女。

美女感觉到了有人,正愣愣的看着他。赵刚尴尬的笑了笑:“今天才搬过来的吗?需要帮忙吗?”

女孩微微一笑,“不用了,我今天刚搬过来,整理的晚了些,马上就整理好了。”

赵刚怎么会放过一个和美女搭讪的机会呢,他笑着说:“我是住在你隔壁的,我叫赵刚,你怎么称呼?”

赵刚说:“我就住在你的隔壁,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大家是邻居,以后相互帮助些。”

小惠点点头,“好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多相互帮助。”然后就关上了门。一个女孩子,晚上开着门,总是不安全的。

赵刚一点都不介意,他觉得很开心,隔壁有这么一个大美女,以后有的是机会接触,说不一定自己还能用真心感动这个大美女,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一阵的兴奋。

第二天,赵刚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自己一个人生活这么长时间,学会了很多的生活技能。坐几样可口的饭菜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处。看着自己做的美味,他觉得很满意,可以在美女面前露一手。

赵刚敲了敲美女的门,现在是晚上,她应该在家吧。赵刚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有提前告诉她。

门打开了,小惠果然在家。赵刚笑着说:“还没有吃饭吧,我做了一些菜,就算是给你接风。我们一起住在这里,应该多些照料。”

小惠想了一会说:“这样不太好吧, 我们并不是很熟悉。”

赵刚急忙说:“没关系,我不是那种人,住在一起,也是缘分,就方作好朋友吧。”

小惠想了想说:“那好吧。”

他们一起来到赵刚的房间,小惠惊喜的说:“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赵刚得意的说:“这是当然,自己一个人在外,总得有些养活自己的本事。先尝尝看,看看好不好吃。”

小惠尝了尝, 味道真的很不错,她感叹的说:“想不到你做的菜这么好吃。”

赵刚看见美女对自己的厨艺给于了肯定,他很开心。两个人快乐的吃完一顿饭。

几天以后,赵刚加完班回家的时候,看见小惠的门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赵刚警惕的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小偷。但是看见男人穿得西装笔挺的,看上去也不像是小偷之类的。

他正好奇,只看见门打开了,男人走了进去。赵刚楞了一下,
原来小惠认识这个男人。看他的年纪,应该是一个中年大叔的,难道这个男人是小惠的父亲吗?原来小惠还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看来自己和她更不可能了。

赵刚叹了一口气,他觉得一阵莫名的失落。

没过几天,赵刚在网上看见一则新闻。新闻说在郊区发现了一具尸体,上面还有一张照片。赵刚仔细一看,不就是
自己前几天在小惠门外看见的那个男人吗?赵刚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小惠的父亲去世了,
要是真的,她该有多伤心啊。

赵刚想着晚上回去的时候安慰一下小惠。他回家的时候,竟然发现小惠的家门外有一个人,赵刚一看,竟然就是那个死去的人。他吓得大叫一声,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关上门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男人竟然回来了,那么小惠现在不是很危险吗?他越想越觉得恐惧,小惠现在正在危险当中,她一个人肯定很害怕。自己要不要去救她呢?

去救她的话,自己和她认识时间不长,很有可能会丢掉自己的性命。如果不去救她,自己很有可能会失去一个好的机会。男人有可能是她的爸爸,也许只是回来看看她。他思来想去,男人应该不会伤害自己吧。他从猫眼里面看出去,男人已经不见了。

他深吸一口气,迅速地打开门,敲了敲旁边的门。小惠打开了房门,她惊奇的看着赵刚,她问:“你有什么事吗?”

赵刚恐惧地说,“那天我看见一个男人来到你家,他现在死了,刚才我看见他站在你的门外。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会不会伤害你?”

小惠楞了一下:“你说什么?我的家门外有一个男人,你还记得他?”

赵刚点点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看过新闻,他已经死了,他现在出现在你家门外,他已经不是人了。你现在很危险,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吗?”

小惠微微一笑,她淡定的说:“你都知道什么了?”

赵刚说:“我想知道那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他看上去不像是你的父亲,他前几天还好好的,为什么没几天就死了?”

小惠说:“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留你在这个世界上。”说完,她的头往后仰下去,露出长长的脖子。

赵刚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正常的人,脑袋不能做出这种姿势吧!只见她的脖子中间裂开一道口子,从里面钻出一根绳子一样的东西。绳子的末端打开,竟然钻出一朵红色的花。让人觉得恐惧的是,在花朵中间,竟然长着一张嘴。

赵刚大叫一声紧紧的贴在门上,手不断的转动着门把手。但是门怎么也打不开,小惠哈哈大笑起来,“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你今天走不出这个房间,除非你死了。作为一朵花,我也是需要养料的。我本来不想伤害你,但是你的运气不好,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赵刚大惊失色,他颤抖地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什么都不会说,我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小惠也不跟他多说,那朵花张开嘴,一下就咬掉了他的脑袋,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几天以后。赵刚的尸体也被人发现了,一时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小惠也离开了这座城市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