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社原著[郑孝胥古诗]

昔作树头花,今作冢下骨。——唐代·胥偃《句》

气刚在不欺,志远在寡欲。器闳在重己,量大在爱物。求名在务实,益智在勤学。随波而逐流,极贵亦为辱。——清代·郑孝胥《示大七》

严侯本武人,科举偶所慕。弃官更纳粟,被刖尝至屡。平生等身书,弦诵遍行路。晚邀进士赐,食报一何暮。回思丙丁间,春闱我犹赴。都门有文会,子作必寄附。传观比尤王,一读舌俱吐。谁知厄场屋,同辈空交誉。天倾地维绝,万事逐烟雾。八股竟先亡,当时殊不悟。寒窗抱卷客,亿兆有馀诅。吾侪老更黠,检点誇戏具。烦君发庄论,习气端如故。——清代·郑孝胥《答言几道》

离合神光看不厌,乍阴乍阳明复暗。开颜弄日影成云,吐蕊含姿花愈澹。春风莫吹鸟莫啼,从渠烂漫压枝低。倾城政有无言恨,倚市休论桃李蹊。——清代·郑孝胥《樱花
其一》

苍天不可赎,此老亦已葬。区区身后名,未足塞众望。杭人悲太守,作社寄湖上。千秋姓林者,山水擅佳藏。平生不随波,意气一何壮。于何见颜色,隔岸耸秋嶂。文章易朽耳,在口即行状。为我问孤山,年来谁绝唱?——清代·郑孝胥《林社》

唐代:胥偃

胥偃,字安道,潭州长沙人。少力学,河东柳开见其所为文曰:“异日必得名天下。””举进士甲科,授大理评事、通判湖、舒二州,直集贤院、同判吏部南曹、知太常礼院,再迁太常丞、知开封县。与御史高升试府进士,既封弥卷首,辄发视,择有名者居上。降秘书省著作佐郎、监光化军酒。起通判邓州,复太常丞。林特知许州,辟通判州事,徙知汉阳军。还判三司度支勾院、修起居注。累迁商书刑部员外郎,遂知制诰,迁工部郎中,入翰林为学士,权知开封府。

胥偃

弧矢威天下,旌旗游近县。一面施鸟罗,三驱教人战。暮云成积雪,晓色开行殿。皓然原隰同,不觉林野变。北风勇士马,东日华组练。触地银獐出,连山缟鹿见。月兔落高矰,星狼下急箭。既欣盈尺兆,复忆磻溪便。岁丰将遇贤,俱荷皇天眷。——唐代·李隆基《校猎义成喜逢大雪率题九韵以示群官》

校猎义成喜逢大雪率题九韵以示群官

舒云致养,合大资生。德以恒固,功由永贞。升歌荐序,垂币翘诚。虹开玉照,凤引金声。——唐代·武则天《唐大飨拜洛乐章。昭和》

唐大飨拜洛乐章。昭和

韶光开令序,淑气动芳年。驻辇华林侧,高宴柏梁前。紫庭文珮满,丹墀衮绂连。九夷簉瑶席,五狄列琼筵。娱宾歌湛露,广乐奏钧天。清尊浮绿醑,雅曲韵朱弦。粤余君万国,还惭抚八埏。庶几保贞固,虚己厉求贤。——唐代·李世民《春日玄武门宴群臣》

春日玄武门宴群臣

唐代:李世民

韶光开令序,淑气动芳年。驻辇华林侧,高宴柏梁前。紫庭文珮满,丹墀衮绂连。九夷簉瑶席,五狄列琼筵。娱宾歌湛露,广乐奏钧天。清尊浮绿醑,雅曲韵朱弦。粤余君万国,还惭抚八埏。庶几保贞固,虚己厉求贤。3

示大七

清代:郑孝胥

郑孝胥,(1860年5月2日——1938年)字苏龛,一字太夷,号海藏,尝取东坡‘万人如海一身藏’诗意,颜所居曰‘海藏楼’,世称‘郑海藏’。中国福建省闽侯县人。工诗,擅书法,为诗坛“同光体”宣导者之一。著有《海藏楼诗集》。

郑孝胥

坐闻车马喧,始觉身已退。免为世人役,未改少年态。一閒气自充,渺尔千百辈。无求信至乐,造化犹我载。庭除日洒扫,甚洁颇可爱。意中有高楼,何日果相对。及时先树木,逸兴谁能败?我怀柳下惠,不易三公介。——清代·郑孝胥《一閒》

一閒

题诗难运笔毫纤,转怯贫家户未严。质幻谩思调作饼,味甘可许赋为盐。飞来纷扑争投罅,晴后郎当尽挂檐。应胜惠山泉水洁,且烹积素试毛尖。——清代·刘天谊《雪后用东坡书北台壁诗韵二首
其二》

雪后用东坡书北台壁诗韵二首 其二

缜密精勤见意理,平平无奇乃如此。必有神明逝不传,但觉寻常犹人耳。君臣相知古难言,荷戈一去真主恩。名高取忌谁能保,忠顺勤劳是本根。——清代·郑孝胥《题林文忠手书日记》

题林文忠手书日记

清代:郑孝胥

缜密精勤见意理,平平无奇乃如此。必有神明逝不传,但觉寻常犹人耳。

君臣相知古难言,荷戈一去真主恩。名高取忌谁能保,忠顺勤劳是本根。

1

答言几道

清代:郑孝胥

郑孝胥,(1860年5月2日——1938年)字苏龛,一字太夷,号海藏,尝取东坡‘万人如海一身藏’诗意,颜所居曰‘海藏楼’,世称‘郑海藏’。中国福建省闽侯县人。工诗,擅书法,为诗坛“同光体”宣导者之一。著有《海藏楼诗集》。

郑孝胥

别酒欲倾愁兀兀,客子听鸡待月发。陟屺无辞行路难,肯使倚闾悲寂寞。咫尺天涯言笑隔,行迹旋看雪花没。严冬于役愁衣薄,舟楫马蹄销岁月。行人嗟叹农人乐,雨雪载涂寒恻恻。从来志士耻温饱,转眼百年易悠忽。起登高阁望归人,人去江空景萧瑟。莫因惜别惨离颜,早去娱亲供子职。——清代·刘文嘉《大雪送式三弟沙市归省用东坡郑州别子由韵》

大雪送式三弟沙市归省用东坡郑州别子由韵

城中春较迟,湖上草先绿。素友相招邀,净地联芳躅。岁月苦奔驰,昏嫁怜拘束。觞咏惬幽情,风物寓遐瞩。纵论杂古今,遗形失荣辱。月出挂城头,照我松间屋。疏雨滴花琴,微风动林烛。烟际下渔舟,家在青溪曲。——清代·刘以化《同人集准提寺晚过渔家》

同人集准提寺晚过渔家

乩仙降沪市,涉江往观之。社公忽关白,灵真当涖斯。须臾称洞宾,字如风雨驰。笛声吹江城,一字已小奇。泪尽为苍生,六言次犹疑。坤乾妙用韵,咨嗟还涕洟。将亡听于神,我意不欲为。哦诗三太息,回仙良吾师。——清代·郑孝胥《恭题御书为刘徵如京卿作
其五》

恭题御书为刘徵如京卿作 其五

清代:郑孝胥

乩仙降沪市,涉江往观之。社公忽关白,灵真当涖斯。

须臾称洞宾,字如风雨驰。笛声吹江城,一字已小奇。

泪尽为苍生,六言次犹疑。坤乾妙用韵,咨嗟还涕洟。

将亡听于神,我意不欲为。哦诗三太息,回仙良吾师。

1

樱花 其一

清代:郑孝胥

郑孝胥,(1860年5月2日——1938年)字苏龛,一字太夷,号海藏,尝取东坡‘万人如海一身藏’诗意,颜所居曰‘海藏楼’,世称‘郑海藏’。中国福建省闽侯县人。工诗,擅书法,为诗坛“同光体”宣导者之一。著有《海藏楼诗集》。

郑孝胥

雨过高楼,风来深院。黄莺着意枝间啭。若能爱护护花关,双环深锁连花掩。时序频更,流光易换。一池潋滟荷珠溅。如钩月挂正当头,凤衫露湿榴花片。——清代·刘令右《踏莎行
夏闺,榴开葵放,深浅交映,触绪拈阕》

踏莎行 夏闺,榴开葵放,深浅交映,触绪拈阕

尔岂偷仙药,毛华寿竟长。缺唇还鼓舌,脱距自投荒。狡拟依坟窟,雄惟视月光。爰爰夸得意,暇计遇鹰忙。——清代·刘天谊《十二辰诗并序
其四 兔》

十二辰诗并序 其四 兔

老胡行卖饼,发声如长吁。必有家国恨,变形为贩夫。北风扬市尘,冰霰悬髭须。劳瘁曾不避,似非求全躯。燕赵多奇士,岂皆藏狗屠。众中试物色,支离惟迂儒。中宵起待旦,日出趋路隅。自哀且相念,吾其斯人徒。——清代·郑孝胥《老胡》

老胡

清代:郑孝胥

老胡行卖饼,发声如长吁。必有家国恨,变形为贩夫。

北风扬市尘,冰霰悬髭须。劳瘁曾不避,似非求全躯。

燕赵多奇士,岂皆藏狗屠。众中试物色,支离惟迂儒。

中宵起待旦,日出趋路隅。自哀且相念,吾其斯人徒。

1

林社

清代:郑孝胥

郑孝胥,(1860年5月2日——1938年)字苏龛,一字太夷,号海藏,尝取东坡‘万人如海一身藏’诗意,颜所居曰‘海藏楼’,世称‘郑海藏’。中国福建省闽侯县人。工诗,擅书法,为诗坛“同光体”宣导者之一。著有《海藏楼诗集》。

郑孝胥

二孟天下才,意气不尽同。少孟似贾谊,长孟真扬雄。出言为布帛,孰与少孟工?微词有千秋,谁追长孟踪?吾获从之游,相逐犹云龙。一时几豪杰,万古罗心胸。——清代·郑孝胥《海藏楼杂诗
其八》

海藏楼杂诗 其八

琼道杨霞举,八十父祖存。其父百二十,名曰杨叔连。祖名曰宋卿,百有九五年。奉使李守忠,太平兴国间。邀李诣其家,远祖鸡窠仙。状貌若小儿,数代在一门。事出《洞微志》,殆非无稽言。吾披严氏图,其事媲昔贤。夫妇必偕老,异禀疑由天。子云仁者寿,岂非人事焉。养气兼积善,可使生命延。久生阅世乱,空思太平民。——清代·郑孝胥《严氏三耄耋图》

严氏三耄耋图

深闺丽质少执礼,窈窕舒迟云欲起。肃然四坐散茶香,屏气微闻炉沸水。鱼眼蟹眼聊比拟,细啜无声甘似醴。竹瓢陶盂漆秘器,传观疑年容谛视。筝箫隔屏惊且喜,宛转娇憨双稚齿。鸟盘雪山摹富士,咨嗟妙才妹与姊。敬宾及介退乃已,门外秾樱压桃李。——清代·郑孝胥《茶范阁诗》

茶范阁诗

清代:郑孝胥

深闺丽质少执礼,窈窕舒迟云欲起。肃然四坐散茶香,屏气微闻炉沸水。

鱼眼蟹眼聊比拟,细啜无声甘似醴。竹瓢陶盂漆秘器,传观疑年容谛视。

筝箫隔屏惊且喜,宛转娇憨双稚齿。鸟盘雪山摹富士,咨嗟妙才妹与姊。

敬宾及介退乃已,门外秾樱压桃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