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人为苏珍之宋世轨语原文[古诗]

驴无强弱,辅脊自壮。——隋代·佚名《百姓为公孙轨语》

决定嫌疑苏珍之,视表见里宋世轨。——隋代·佚名《齐人为苏珍之宋世轨语》

韩范天下贤,褒贬不妄出。舌端有春秋,所与惟其实。一举十五丧,富贵所难必。公孙贱且贫,兹事乃能毕。心追古人高,迹付今人述。二老首形容,昭劝无终日。伊予特后闻,叹恨颇自失。东望天山平,风松正萧瑟。——南北朝·邹浩《书公孙卷末》

抚心有所恨,不遇未为冤。嗟子有心人,傥悲予所言。景庙久不豫,海内方忧煎。徵医满天下,弥留孰能延?伤哉母忍子,敝屣同弃捐。怀忠竟莫献,坐视宁非天。戊戌有贱臣,终身思旧恩。燕都复握手,踟蹰声俱吞。子诗非世味,中有梅翁酸。今日幸把玩,苟生堪一欢。——清代·郑孝胥《赠周公孙》

前有何句。后有张廖。——魏晋·佚名《时人语》

百姓为公孙轨语

隋代:佚名

乔岩簇冷烟,幽径上寒天。下瞰峨眉岭,上窥华岳巅。驱驰非取乐,按幸为忧边。此去如登陟,歌楼路几千。——隋代·李衍《幸秦川上梓潼山》

幸秦川上梓潼山

缓辔逾双剑,行行蹑石棱。作千寻壁垒,为万祀依凭。道德虽无取,江山粗可矜。回看城阙路,云叠树层层。——隋代·李衍《题剑门》

题剑门

辉辉赫赫浮玉云,宣华池上月华新。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隋代·李衍《宫词》

宫词

隋代:李衍

辉辉赫赫浮玉云,宣华池上月华新。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2

齐人为苏珍之宋世轨语

隋代:佚名

缓辔逾双剑,行行蹑石棱。作千寻壁垒,为万祀依凭。道德虽无取,江山粗可矜。回看城阙路,云叠树层层。——隋代·李衍《题剑门》

题剑门

乔岩簇冷烟,幽径上寒天。下瞰峨眉岭,上窥华岳巅。驱驰非取乐,按幸为忧边。此去如登陟,歌楼路几千。——隋代·李衍《幸秦川上梓潼山》

幸秦川上梓潼山

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锁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隋代·李衍《过白卫岭和韩昭》

过白卫岭和韩昭

隋代:李衍

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锁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1

书公孙卷末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常州晋陵人。生于宋仁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五年进士,调扬州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侍郎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好景虽心赏,多情半睡降。春声蜂绕屋,晴意鸟临窗。渐老依花径,无机付酒缸。人生求适性,何苦自枞枞。——宋代·冯山《春閒》

春閒

朅来此事尽废,少日论功未深。欲觅仙人一指,要看月胁天心。——宋代·项安世《和王安抚六言十首
其十》

和王安抚六言十首 其十

复雠万古明义,寸刃终屠魏齐。箦里谁知范叔,车中暗逐王稽。——宋代·项安世《四和
其七》

四和 其七

宋代:项安世

复雠万古明义,寸刃终屠魏齐。箦里谁知范叔,车中暗逐王稽。

1

赠周公孙

清代:郑孝胥

郑孝胥,(1860年5月2日——1938年)字苏龛,一字太夷,号海藏,尝取东坡‘万人如海一身藏’诗意,颜所居曰‘海藏楼’,世称‘郑海藏’。中国福建省闽侯县人。工诗,擅书法,为诗坛“同光体”宣导者之一。著有《海藏楼诗集》。

郑孝胥

高楼插暮空,正作碧云色。浮云忽蔽之,遂使虞渊黑。夸父不自量,弃杖成遗迹。沈沈入长夜,谁与护鹃魄。海波深无底,嗟我梦魂隔。赴海断六鳌,犹足立四极。——清代·郑孝胥《杂诗
其一》

杂诗 其一

习静西岩寺,松风到枕幽。四山皆作雨,一夜忽成秋。梵响有时续,泉声何处流。分明庐岳奏,谡谡坐间收。——清代·刘应陛《寺夜咏松风》

寺夜咏松风

谁遣丹青笔,图形悦叶公。画成睛未点,耳具窍无聪。可扰宁神物,难驯实戾虫。谁云大雄氏,降伏见禅功。——清代·刘天谊《十二辰诗并序
其五 龙》

十二辰诗并序 其五 龙

清代:刘天谊

谁遣丹青笔,图形悦叶公。画成睛未点,耳具窍无聪。

可扰宁神物,难驯实戾虫。谁云大雄氏,降伏见禅功。

1

时人语

魏晋:佚名

蒙羽高峻极,淮泗导清源。刑茅广裂地,跗萼盛开蕃。纷纶彤雘彩,从容琼玉温。冲飙摇柏干,烈火壮曾昆。畴昔同羁旅,辛苦涉凉暄。观风方听乐,垂泪遽伤魂。造舟虚客礼,高闬掩宾垣。桂树思公子,芳草惜王孙。今晨向郊郭,犹似背轘辕。丹旐书空位,素帐设虚樽。楚琴南操绝,韩书旧说存。西靡伤新树,东陵惜故园。自怜悲谷影,弥怆玉关门。馀辉尽天末,夕雾拥山根。平原看独树,皋亭望列村。寂寥还盖静,荒茫归路昏。挽铎已流唱,歌童行自喧。眷言千载后,谁将游九原。——两汉·王褒《送观宁侯葬诗》

送观宁侯葬诗

日照鸳鸯殿,萍生雁鹜池。游尘随影入,弱柳带风垂。青骹逐黄口,独鹤惨羁雌。同衾远游说,结爱久生离。于今方溘死,宁须萱草枝。——清代·王筠《和吴主簿诗六首
春月二首 其一》

和吴主簿诗六首 春月二首 其一

故人有所赠,称以冒霜筠。定是湘妃泪,潜洒遂邻彬。扶危复防咽,事归薄暮人。劳君尚齿意,矜此杖乡辰。复资后坐彦,候余方欠伸。献君千里笑,纾我百忧嚬。坐适虽有器,卧游苦无津。何由乘此竹,直见平生亲。——南北朝·任昉《答到建安饷杖诗》

答到建安饷杖诗

南北朝:任昉

故人有所赠,称以冒霜筠。定是湘妃泪,潜洒遂邻彬。

扶危复防咽,事归薄暮人。劳君尚齿意,矜此杖乡辰。

复资后坐彦,候余方欠伸。献君千里笑,纾我百忧嚬。

坐适虽有器,卧游苦无津。何由乘此竹,直见平生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