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官网【语文生活角】020叙事视角(下)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在开始之前我必须先承认,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很喜欢这部影片,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有些疑惑应该提出来。

进入二十一世纪,女性写作不再像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局限于女性的、性别的议题,而是面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换句话说,女性写作发生了转型,但转型并不等于放弃性别立场。女性乡土叙事潮流的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女作家们将性别立场带向一向由男作家主导的乡土叙事领域,在性别与乡土的互动中构筑起乡土叙事和女性叙事的崭新空间。

昨天听了一节语文课,内容是马克·吐温《百万英镑》的节选,内容是“我“带着百万大钞进入服装店的情境,从店员托德和老板前后的对比来表现金钱的魔力。老师问了一个问题,这篇课文里面有几个人物呢?学生说,有两个:托德和老板。老师在这节课就开始带着学生分析托德和老板的性格特征,怎么描写的等等。可是这篇文章就两个人物吗?那么“我”又是谁呢?

记得上学时学习鲁迅的《孔乙己》,总以为鲁镇就是鲁迅的故乡,而鲁迅小时候做过咸亨酒店的小伙计。这是老师对小说文体没有讲清楚,没有明确地告诉学生,小说就是虚构的。话说《孔乙己》这部小说最妙的地方是什么呢?恰恰是“我”这个角色。从一个小伙计的视角里面看待孔乙己的故事,整个小说就完全不一样,所要表达的主题——封建社会人情的冷漠,也会因为这种叙事角度的独特而更加突出——就连一个性格单纯涉世未深的小伙计对孔乙己的死活都无所谓,足见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现代文学多重视角下的乡土叙事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乡土叙事是我国现代文学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主要是我国一些作家对于当时乡土环境进行描述,让人们以多样化的角度了解更多的乡土文化。基于此,本文对中国现代文学多重视角下的乡土叙事进行了简单的分析。土地是社会在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人们生存、繁衍的命脉,人们在这片土地中创造了很多历史文化。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人民与土地的关系更为深刻、复杂。虽然说在历史文化创造过程中其主要的表达的文化思想具有一定的现代性,但是这些文化在表达、创造过程中难以与中国的乡土脱离。另外,乡土叙事也可以直接地便表现出我国各文学家的创造本意,因此,他们在创作现代文学时常常会以多样化的形式展现出来,并再其中添加较多的乡土色彩,将我国现代文学的特点展现出来,让世界了解到中国的文化,提炼出其中的“美”。

一、基于启蒙视角下的凋敝乡土

我国现代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与我国思想启蒙运动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使我国乡土叙事的审美标准达到指定要求,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让人员了解其中的价值。但是我国现代作家在向人们介绍中国乡土叙事过程中,常常将乡土环境进行恶化,只有这样才能在吸引读者注意力,激发读者的积极性。为了使我国读者增加对乡土叙事阅读的积极性,作家常常将乡土叙事以多样化的形式展现出来,用一些夸张的手段对其进行描写,吸引读者注意力。久而久而之这种夸张的写法就会与乡土的实际情况拉开距离,而这种写法只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当时的启蒙思想。比如说,鲁迅先生《狂人日记》中,所体现出的现代乡土叙事就非常适合当时的启蒙思想的表达,并以黑色的形式描绘当时的乡土文化环境,又将一些封建礼数进行表达,从而暗喻我国当时农村社会的真实情况。他在创作作品中常常将乡土叙事融入其中,并将当时的启蒙思想深深地表现出来,用这种方式让读者了解当时社会的风气,并使用写作的方法改变当时的面貌。

二、基于革命视角下的残酷乡土

在革命视角下的乡土叙事就显得非常残酷,作家们在创作过程中,常常将一些残酷战争融入到乡土叙事中,并呈现给人们。革命视角下的乡土叙事主要有以下三点:左翼文学、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解放区文学。其中的左翼文学主要表现当时的农村的现状,并将农民作为主人公进行描述,同时左翼文学也是启蒙思想创作的重要理念,并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而产生一定的变化。比如说,矛盾的农村三部曲中《春蚕》主要对当时的乡土叙事进行描述,并将当时的帝国主义与新中国的现状进行比较,通过对一些微小事物的描述,直接揭示了当时的中国经济是没有任何发展空间的,也表现出了当时农民常常受到帝国主义的压迫的悲惨命运。另外,《春蚕》还在一定程度上描述了马克思主义,将当时社会的政治面貌展现出来。

三、基于审美视角下的田园乡土

在审美视角下的乡土叙事,主要是一些自由作家创作,将他们眼中的自然悠闲的乡土通过文字的形式展现出来,将当时农村的负面形象忽视,为人们展出一种全新的乡土环境。同时这些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常常将这些乡土环境进行扩大描述,将当地的风景变得更加精美。所以,这些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将一些和谐的田园风景展现出来,让人们了解到当时社会的和谐风貌。比如说在沈从文的《边城》里,他用一种独特的写作方式将当时的边城茶峒进行描述,让人们在阅读文章时感觉到那里仿佛是一处世外桃源,人人向往的地方,在这里没有任何的黑暗,不会受到任何的压迫,人们会在这个环境中安安静静地生活下去。因此,在沈从文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会在文中强调文学作品在创作过程中的自由性,这种精神在文学作品创作过程中是非常可贵的。总结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作家会以不同的形式将当时的乡土展现出来,让后人在阅读时了解不同时代的不同面貌。因此,中国现代作家在对乡土叙事过程中会按照一定的依据、规律将其体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对乡土的思想主张展现出来。本文对现代文学多重视角下的乡土叙事进行了简单分析,文中还存在着一定的不足,希望专业人员加强对现代文学多重视角下的乡土叙事的分析,从而促进我国文学的发展。

阅读次数:人次

电影的拍摄我不懂,也没看出有什么毛病,甚至挺喜欢的。但是剧本(或者说其实是剪辑)我总觉得差点什么。

女性叙事;乡土叙事;新空间

许多老师在文章解读的时候完全没有叙事学的知识,殊不知马克·吐温小说的魅力正在于其独特的叙事视角。中国古代小说完全采用的是全知全能的第三人称视角来叙述,而国外则不同。

从叙事视角去看小说,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尤其《芳华》成片保留了大量的旁白(可能是很多改编作品都会遇见的问题,啊,老生常谈,超没新意的我x),我没有看过小说,但看着字幕,在电影院里忍不住感叹,这也太严歌苓了,以至于我几乎找不到冯小刚的存在感……

进入二十一世纪,女性写作不再像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局限于女性的、性别的议题,而是面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换句话说,女性写作发生了转型,但转型并不等于放弃性别立场。女性乡土叙事潮流的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女作家们将性别立场带向一向由男作家主导的乡土叙事领域,在性别与乡土的互动中构筑起乡土叙事和女性叙事的崭新空间。

还有一个关于旁白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别扭(当然我的意见并不重要,但我非要掰扯点理由让你觉得我言之有理)。用我浅薄的理论知识来说,以萧穗子这个故事的参与者与见证人的口吻来作为叙事视角,那么这个视角势必是有一些限制性的,也就是说,至少刘峰和何小萍俩人独处的一些事你萧穗子是不该知道的(…),当然电影需要拍出他俩独处的画面给观众看,需要拍出萧穗子这个视角的限制性带来的缺失内容,这里应该涉及到视角转换的问题,我不太清楚具体操作步骤,但在电影院看电影时,我觉得处理得不太清楚,或者说,有点儿混乱。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除了迟子建、铁凝等少数几个女作家外,乡村几乎是女性写作的盲点。这一状况的改变始于世纪之交——女作家们日益介入乡土叙事,作品渐渐漫衍成潮,迄今为止,作品总数不下百部,许多作品颇具影响,如王安忆《富萍》、铁凝《笨花》、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方方《奔跑的火光》、孙惠芬《民工》、葛水平《喊山》、林白《万物花开》、范小青《赤脚医生万泉和》、乔叶《最慢的是活着》、严歌苓《第九个寡妇》、邵丽《明惠的圣诞》、魏微《大老郑的女人》、北北《寻找妻子古菜花》、马秋芬《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叶广岑的生态系列、梁鸿的梁庄系列……显然,女性乡土叙事不仅是新世纪女性文学的重镇,也是新世纪文学的一个重要现象,成为一股具有崭新特质的创作潮流。其表现形态、文化意蕴,与以往的女性文学或以男作家为主体的乡土文学,都有很大差异。这样的差异只有在性别和乡土双重视角的互动中才能把握和理解。

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的想法还是什么,反正我就这么说说嘛,拒绝任何“你行你上,不行闭嘴”的攻击。欢迎文明赐教或理性讨论。

事实上,并不存在一种同质性的乡土经验,经验会因为经验主体、表述主体种种身份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色彩,性别身份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身份变量。“五四”以来主流乡土叙事所传达的乡土经验看似中性,其实是男性的乡土经验;同样,男性农民形象被理所当然看作农民形象的全部,从而忽略了“乡村女性”这个特殊的农民群体之乡土经验、身份内涵的独特性。而新世纪女性乡土叙事潮流的贡献恰恰在于传达出一脉女性的乡土经验,建构起一片女性的乡土。尽管这样的女性乡土经验在“五四”以来的乡土叙事传统中其实并不缺乏,但总是被有意无意地忽略和改写。从这个角度而言,新世纪女性乡土叙事以整体性的阵容“浮出乡土地表”,其文学史、文化史意义不容忽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短腿大兔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进入21世纪以后,乡土文学的概念、边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农民工的形象成为最重要的农民形象,与此相对应,“打工妹”形象也成为最重要的乡村女性形象。因此,对“打工妹”这个群体生存境遇的表述即所谓“打工妹叙事”,就成了女性乡土叙事介入当下乡土中国的一个重要支点。“打工妹叙事”为我们呈现转型期阶层、性别、城乡之间复杂权力纠葛、从乡村到都市的空间变迁,给乡村女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境遇、丰富多样的经验和主体位置,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发迹传奇或沦落故事,也远非解放/禁锢、进步/落后、文明/愚昧等我们耳熟能详的二元对立范畴所能覆盖得了的。因此,女作家笔下的很多“打工妹”形象都大大僭越了人们关于乡村女性的种种刻板印象。

20世纪90年代以来,本土文化传统日益成为乡土叙事的重要诉求。建构女性与本土/乡土/地方文化传统间的关联性,也是这股女性乡土叙事潮流的重要议题。王安忆《天香》在这方面颇具代表性。《天香》写的是明代上海顾绣的历史,《天香》中的上海是现代上海的乡土前身,而刺绣又是农耕文明的典型产物。“刺绣”原本是集中表达儒家性别制度对女性全面规训的“妇职之技”,却被王安忆赋予了全新的意义。作为顾绣精粹的“绣画”和“绣字”,集中体现女性对中华文化传统的独特传承。它超越了以男性精英为主体的士大夫笔墨书画传统,不是对后者的仿制或补充,而是提升和再造。它用蚕丝甚至头发等生命的衍化之物,用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针黹,赋予空疏高蹈的书画以坚实的肉身,“绣画”和“绣字”,已然是女性与民族文化传统关系最形象的隐喻。

正如前文所言,从来就不存在一个同质性的乡土经验,乡土经验会因为经验主体、表述主体性别身份的介入而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同样,也不存在一个同质性的女性经验,女性经验也会因为民族、地域、阶层等其他差异而呈现出不同色彩。新世纪女性乡土叙事一方面将性别意识带入一向由男性主导的乡土叙事领域,呈现被遮蔽、被修改的女性乡土经验,提示乡土经验的复数形态;另一方面,它又将乡土经验带入女性文学中,提示女性经验的复数形态,从而构成与20世纪乡土文学传统和女性文学传统的双向对话。如果说,中国文化的现代性转型关键在于乡土中国的文化自觉与重建,乡土文学不仅是百年新文学最重要、最成熟的文学类型,也是百年新文学最具本土性的文学形态,而且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还依然可能是中国文学重镇的话,那么,女性主义、性别立场向乡土叙事领域的渗透,其意义不容小视。它意味着女性主义本土化终于落到了实处,标识着新世纪女性叙事和乡土叙事的双重新地标。

(作者:王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1世纪初年女性乡土叙事潮流的崛起及其意义”负责人、厦门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王宇 工作单位:厦门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