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论《世说新语》中的女人形象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三国演义》是男人的天下。

摘要:《世说新语》成书于南朝刘宋时期,其书主要记载了东汉到东晋社会名士的言行,该书主要分为三十六门: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捷悟、夙惠、豪爽、容止、自新、企羡、伤逝、栖隐、贤媛、术解、巧艺、宠礼、任诞、简傲、排调、轻诋、假谲、黜免、俭啬、汰侈、忿狷、谗险、尤悔、纰漏、惑溺、仇隙。而本文旨在选取贤媛部分的女子做简要的女性形象分析。
关键词:世说新语、贤媛、女性形象
正文:此书有大量的篇幅来写当时的魏晋名士的风度和气象,像嵇康、阮籍、王羲之、谢安(及其谢氏家族)等人在《世说新语》当中就曾多次出现。对于其魏晋风骨,在我看来可以一言以蔽之——“德行,内外之称,在心为德,施之为行。”(郑玄注《周礼·地官·师氏》)尽管男士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女性形象的出彩。正如胡应麟在《诗薮》中所说:“妇女有(文)集行世,则六朝最多。”在魏晋时期政治黑暗,社会动荡,同时又有门阀等级制度制约着人们,这对于男性来说是一种束缚同样对于女性来说也未必轻松,但是在当时却涌现了很多的才女,如:谢道韫、蔡文姬、左棻、薛涛。
一、道韫之咏絮才男子难及
这些才女之中最为有名的就是谢道韫,在《世说新语》(中华书局·沈海波译注)之中提及谢道韫的有两处。其一《言语·七一》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其二《贤媛·二六》
: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既还谢家,意大不说。太傅慰释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恶,汝何以恨乃尔?”答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就从这两则故事之中我们便可以看到一个集才情和孤傲于一身的女子形象。她出生于名门世家,在与叔父和和哥哥讲论文义时仍旧能够对答如流,发表自己独特的见解,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将兄长的“撒盐空中差可拟”比了下去,其兄之言少了的不只是动态之美更是少了一种神韵。因此谢道韫被称赞有“咏絮之才”,可见谢道韫确实是个才女,以男子的才气相比之她也是毫不逊色的。但是谢道韫也是孤傲的,从《贤媛·二六》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嫁给了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但是她对于王凝之是十分看不上的,认为他及不上谢家兄弟的半分,并且感叹世间竟有这样的人。可见在谢道韫的心中对于自己的丈夫并不是十分满意的,谢安安慰她说王凝之是王羲之的儿子,人又不恶,哪里会使你如此的遗憾呢?谢道韫就反驳说谢家的子弟是何等的光辉,而他凝之是万万不及的。
由此可见,即使是谢道韫这样的才女在婚姻上也是没有自主权的,她嫁给了王凝之但是对于王凝之她并不满意。她要的不是一个比不过自己周围的兄弟男人,她要的是一个丰神俊朗、风流倜傥、才气、才情都胜过自己的人。但是谢道韫这样的才女有多少男子是能够比得过的呢?在《晋书》当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凝之弟献之尝与宾客谈议,词理将屈,道韫遣婢白献之曰:“欲为小郎解围。”乃施青绫步幛自遮,申献之前议,客不能屈。可见在“辩论会”上谢道韫也是丝毫不输于男子的,她的才气确实是远胜过很多平常男子的。这样的女子其实在任何朝代都是一个“异类”,太过于聪慧,超过了男子,这才让她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留下了属于她自己的独特位置。
但是谢道韫这样的女子毕竟是少数,中国自古以来就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历代对于女子的教育都是不重视的,除了家学渊源以外,女子可以接触到的教育资源是很有限的。在《周礼》中有提到“妇学之法”为妇德、妇言、妇容、妇工,但是刘义庆却给了这样“异类”的才女一片空,由此可见谢道韫这个女性形象确实是独特而又另类的。
二、许允之妻容貌虽丑四德兼备
在魏晋南北朝那个“看脸”的是时代,长得好看的男子备受推崇,潘郎出行一次“掷果盈车”满载而归,左思这样相貌丑陋之人出行一次便被满街的女子吐唾沫,最后颓丧而归。(《世说新语·容止·七》)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还不止一次,卫玠是当时有名的美男子人们都争相想见他的容貌,一睹他的风采。在卫玠从豫章郡来京城时围观的人多的像一堵墙,因为他体弱多病,体力不支最后病重而死,时人谓之“看杀卫玠”。
可见在当时人们对于人容貌之美、体态之形的追求。魏晋时期的男子还要像女子一样涂抹脂粉,让自己看起来面色如玉,对自己的个人形象非常注意。对于容貌之美的追求不仅仅表现在男子身上,对于女子也一样。如晋朝许允的妻子阮氏就是一个是个相貌极丑之人,但是她却用自己智慧赢得了丈夫的尊重。《世说新语·贤媛·六》就有记载如下:许允妇是阮卫尉女,德如妹,奇丑。交礼竟,允无复入理,家人深以为忧。会允有客至,妇令婢视之,还,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范也。妇云:“无忧,桓必劝入。”桓果语许云:“阮家既嫁丑女与卿,故当有意,卿且察之。”许便回入内。既见妇,即欲出。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便捉裾停之。许因谓曰:“妇有四德,卿有其几?”妇曰:“新妇所乏唯容尔。然士有白行,君有几?”许曰:“皆备。”妇曰:“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为皆备?”允有惭色,遂相敬重。这个故事当中的女主人公阮氏因为貌丑而不得丈夫的待见,但是她并没有独自在房内哭泣而是想要丈夫来见自己一面,尽管长得不是很讨喜但是因为自己机智化解了丈夫对自己提出的貌丑的难题。女子在当时被三从四德(三从: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四德:品德、言语、仪容、女工)所束缚,但是阮氏确实利用自己具备三从四德来化解自己貌丑的尴尬。尽管貌丑但是智慧却显露了出来,这样的自信是现代女性也比较缺少的,对于容貌的丑陋她以智慧和德行来稍弥补之。从这番对话之中我们也不难看出,阮氏本人所受到的良好的教育,她先是以丈夫是否具备士人的所有品格来发问,接着再以丈夫好色并非具备士人所有的全部品德来反驳。可见其肯定受过相当良好的家庭教育,在丈夫嫌弃自己貌丑之时她并没有哭哭啼啼,吵吵闹闹,而是积极的为自己争取最后一点机会,让丈夫见自己一面,对自己的印象有所改观。
这样的奇女子是少见的,对于她的外貌刘义庆并未过多的描摹,短短的“奇丑”二字就可见其容貌是何等的丑陋。但是容貌的丑陋却丝毫不影响她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面对丈夫的“好色”她循循善诱,使丈夫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们无法窥知当时阮氏的心境但是可以隐约的察觉到这又是一场不令人满意的婚姻,与谢道韫的“女方嫌弃男方”不同这次是“男方嫌弃女方”。对于这样的婚姻还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的婚姻肯定不在少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门阀等级制度很是严格,上层阶级只能和上层阶级联姻,因此这样的爱情悲剧可能会导致男女心理受到很严重的伤害。
三、王济之母有先见,不肯嫁女短命郎
在《世说新语·贤媛·一二》有这样的一个故事:王浑妻钟氏生女令淑,武子为妹求简美而未得,有兵家子,有俊才,欲为妹妻之,乃白母。曰:“诚是才者,其地可遗,然要令我见。”武子乃令兵儿与群小杂处,使母帷中察之。既而母谓武子曰:“如此衣形者,是汝所拟者非邪?”武子曰:“是也。”母曰:“此才足以拔萃,然地寒,不有长年,不得申其才用。观其形骨,必不寿,不可与婚。”武子从之。兵儿数年果亡。这样的女子很有先见之明,她的一番推论合情合理,致使儿子断了要将妹妹嫁与兵儿的念头,使妹妹免遭了丧夫之痛。母亲在帷帐之中悄悄的观察就可以推知兵儿的情形,可见其识人的功力深厚。从钟氏的言谈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远见,她不同于一般的妇女一样见识短浅而是将那目光放在了长处,虽然眼下见到的兵儿是出类拔萃但是他却不是一个长寿之人,对于女儿以后的日子钟氏则更为担心。
在这里钟氏是作为一个慈母的形象出现的,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尽心尽力,兵儿短寿不是能托付的良人因此母亲就拒绝了兵儿成为自己女婿。这样的一个慈母同时又是一个颇有远见的聪慧女子。她观察人细致入微,通过形态、动作就可以做出较准确地判断可见其非一般的常人,而最后的结局也证明了钟氏当年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就让人联想到了另一个“爱偷窥”的聪慧女子——山涛之妻韩氏,据《世说新语·贤媛·一一》记载:山公与嵇、阮一面,契若金兰。山妻韩氏觉公与二人异于常交,问公,公曰:“我当年可以为友者,唯此二生耳。”妻曰:“负羁之妻亦亲观狐、赵,意欲窥之,可乎?”他日,二人来,妻劝公止之宿,具酒肉。夜穿墉以视之,达旦忘反。公入曰:“二人何如?”妻曰:“君才致殊不如,正当以识度相友耳。”公曰:“伊辈亦常以我度为胜。”这个故事当中的妻子韩氏也颇有识人的眼光,一眼就看出自己丈夫与嵇康、阮籍的才情的差距,但是同时也看到丈夫身上所具有的气度,认为只有这样的气度才能使他与阮、嵇二人能够有所交往。
无论是王浑之妻钟氏还是山涛之妻韩氏都是能够慧眼识珠的有远见的女子形象,他们二人在作为母亲和作为妻子上都是合格的,帮助女儿选择良人帮助丈夫结交友人。这样的母亲、妻子形象在魏晋之后是很难再见到,尤其在宋代之后三纲五常是女子的地位更加低下,完全依附于男子,能够这样帮助自己的女儿挑选良婿的、帮助自己的丈夫结交友人的寥寥无几。因此这样的女子形象才更为可贵和难得。
四、王湛之妻郝氏有母仪垂范,李家之络秀愿委身为娘家
王湛之妻乃是洛阳太守郝普之女,据《世说新语·贤媛·一五》记载:王汝南少无婚,自求郝普女。司空以其痴,会无婚处,任其意便许之。既婚,果有令姿淑德。生东海,遂为王氏母仪。或问汝南:“何以知之?”曰:“尝见井上取水,举动容止不失常,未尝忤观,以此知之。”王湛虽然被其父认为有些痴傻,但是从他选择媳妇可以看出他其实并非真的是个痴人。在暗中观察之后发现郝普之女举止合乎礼节,不逾矩,因此在考虑之后就将她娶为了妻子。
在这则故事之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容貌秀丽,举止规范的大家闺秀,郝氏的能够被记载在《世说新语》当中,不是因为其过人的才华,也不是因为其聪慧有远见而是因为她具有一种典范作用。她在王氏一门当总分是为人母的典范,因此这样的母仪垂范之人物在当时应该具有相当大的表率作用,我们可以看到的是通过这样的一个女子形象为大家所带来的典范意义。女性该具有怎样的品格,母亲该具有怎样的仪态,这才是郝氏这一女子形象在当时带给人们的思考。
另一位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故事则出自《世说新语·贤媛·一八》,周浚作安东时,行猎,值暴雨,过汝南李氏。李氏富足,而男子不在。有女名络秀,闻外有贵人,与一婢于内宰猪羊,作数十人饮食,事事精办,不闻有人声。密觇之,独见一女子,状貌非常。浚因求为妾,父兄不许。络秀曰:“门户殄瘁,何惜一女?若连姻贵族,将来或大益。”父兄从之。遂生伯仁兄弟。络秀语伯仁等:“我所以屈节为汝家作妾,门户计耳。汝若不与吾家作亲亲者,吾亦不惜余年!”伯仁等悉从命。由此李氏在世,得方幅齿遇。络秀家中富有然而门第低微,为了家族的利益她嫁与贵族周浚做小妾。这样的女子有远谋,有深见,为了自己的娘家的门第她甘愿委身做小妾,但即便是作为小妾她也没有丧失自己的尊严。
这样的一个女子在当时为了自己的家族的利益愿意委身为小妾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尽管她是一个小妾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看低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地位据理力争,使李家在上层社会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得到了上层社会人士的尊重。
络秀为了自己的家族能够在上层社会有一席之地嫁与周浚为妾,按照李家的富足程度来说嫁女儿为妾这种事情并非十分的有面子,因而父亲和兄弟都极为反对。但是络秀却觉得这是李家可以攀上上层社会的垫脚石,通过这样的联姻可以使李家受到上层社会的尊重。就是因为络秀的远见和她在为小妾时仍旧不失尊严让李家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原来的门第低微变为了受到上层社会礼遇的家族,而络秀也得到了自己族人和儿子的尊重。
《世说新语》列于卷首的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是所谓的“孔门四科”。《论语·先进》:“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我们从这四科的排名来看就知道德行是排在首位的,不仅是男子需要德行,女子也同样需要。谢道韫才情与德行兼备,曾有人说她是最具有魏晋风骨的女子;许允之妻样貌虽丑但是仍旧具有良好的品德;王济之母、王湛之妻皆为有品有德之人。因此一本《世说新语》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魏晋风骨的名士生活状况,更为我们呈现了当时女子的生活风貌。
我们看到被记录下来的只是一小部分的上层社会的女子,而那些劳动妇女被记录下来的却很少。我们看到的是上层社会的女子风貌,而下层社会的女子风貌我们是无法窥见的。位于社会上层的女子因为家学渊源大多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父兄皆为有见地之人,她们有大都聪慧过人才会在史册上留下一笔。
因此我认为《世说新语》里的女子们是具有典型性的上层社会的女子的风貌,在她们的身上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上层社会的状况。她们的所作所为是受到大众的认可的,更是受到社会的认可的,从这一方面来讲她们可能就是一些典型,为了社会的女子做出榜样的典型。女子自古以来就是附属于男子的,但是在《世说新语》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女子也是具有独立的人格的,如:谢道韫就曾公开的嫌弃王凝之无才。她们就是这样的具有鲜明的个性的活生生的女子,她们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的呆板女子而是具有自己的个性,具有自己的想法的女子。
参考文献:《世说新语》(中华书局 沈海波译注)
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
郑玄注《周礼·地官·师氏》
胡应麟《诗薮》
《论语·先进》
徐虹《从“世说新语”女性形象看魏晋女性观》
李丹《“世说新语”中女性形象研究》
甄静《从”世说新语”看魏晋南朝士人的女性观》

一、引言
《三国演义》
中人物众多,上至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涉猎广泛。清人.毛宗岗点评《三国志通俗演义》
时说道:“古史甚多,而人独贪看《三国志》,以古今人才之聚未有盛于三国者也!”。而《三国演义》是以《三国志》为蓝本的,同样令人爱不释手,有观止之叹。对女性人物来说,又以其特有的魅力,让人流连,笔者试对其分析如下:
二、流芳百世的女中豪杰
这一类的女性形象,小说中也比较多,如貂蝉、孙夫人、祝融夫人、徐母等。这也是作者描写得最为详细,性格最为丰满,最令人瞩目的一个群体,她们智、勇、节、烈、义的品格成为那个时代女性的闪光点然而这类人物也是扑朔迷离的,如同昙花一现,在最能体现她们个性的事件结束后便淡淡地退出,虽如惊鸿一瞥,也足以令人铭记。
(1) 智与勇的貂蝉
作为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以拜月闻名遐迩,她在小说中的出场是比较早的,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中首次亮相,她是王允家中的歌妓,美艳动人、知书达理,是离间董卓和吕布的关键人物。作家在写她之前,先不惜笔墨写了董卓残暴、吕布助凶、群臣举手无措,徒叹奈何,将一美人放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下,足见她的地位,也看出她的不同寻常。王司徒眼看董卓将篡夺大汉天下,回府流泪不止,叹息悠长,于是貂蝉登场,一句“妾许大人万死不辞,望即献妾与彼,妾自有道理。”
之后,命运变了,局势也变了。这种明知是险走之欣然的性格是勇敢的,这种自有道理是自信的有智慧的,直到取信于董卓,迷惑于吕布,她在自己的特殊战场上游刃有余,成功离间二人,于是董卓成了吕布戟下之鬼,圆满完成任务。如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若是没有大智大勇,是绝不能巧妙出色地完成使命的。假使少了貂蝉,诛董的行动也不会如此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哪还有后世的津津乐道,传唱不已呢!然而大功告成之时作者却给了她一个匆匆的退场,一句“吕布至郿乌,先取了貂蝉”后便消失了踪迹。毛宗岗有两句评价写得极好,赞扬了她的作用,突出了她的品格形象,“十八路诸侯不能杀董卓,而一貂蝉足以杀之。刘、关、张不能战吕布,而貂蝉一女子能胜之。”_足见其功。“以衽席为战场,以脂粉为甲胄,以盼睐为矛戈,以颦笑为弓矢,以甘言卑词为运骑设服,女将军真畏哉!”_足见其智勇。虽然她不作为主要人物来描述,但是这惊鸿一现,就把一位智勇双全,大义凛然,灵动鲜活的女子,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钦佩!她可以做个女将军,不必冲锋陷阵,凭着一腔热血,两排伶牙俐齿,三寸不烂舌就能杀敌于无形中!有人说她出卖色相,不光明正大,然而战争年代哪少得了兵不厌诈呢?她和西施都是美女,也都是于国于家有利的真女子,巾帼不让须眉,她们为了国家牺牲自己,无可厚非。让男儿汗颜,让后世钦佩!
(2)忠与烈的孙夫人
在《三国演义》中,孙夫人正面的出场只有三次。第一次在第五十五回《玄德智激孙夫人,孔明二气周公瑾》,作者将她怒斥吴兵,帮助刘备回到荆州所表现的忠与勇描写的栩栩如生,淋漓尽致。“妾已事君,任君所之,妾当相随”可见其忠,丁奉、徐盛追赶,夫人斥道“你只怕周瑜,独不怕我?周瑜杀的你,我岂杀不得周瑜?”可见其勇。毛宗岗有一幅对联写的好“老新郎学作妇人腔,宛然弱婿;小媳妇偏饶男子气,壮哉贤妻。”
对孙夫人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第二次在小说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救阿斗,孙权遗书退老瞒》,这一次一改往日形象,表现的是孙夫人无可奈何的样子,痛苦的夹在忠孝之间,对张飞和赵云的截江之举虽然也是怒斥,但是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痛快酣畅。先是喝道,后来讲明原委,最后以死相逼,哪还有剑拔弩张,冲天的豪气!
第三次出现在第八十四回《陆逊营烧七百里,孔明巧布八阵图》,这一次退场也是只有一句话“时孙夫人在吴,闻猇亭兵败,讹传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生的富贵,死的凄凉,不得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毛氏也给了相应的点评“当夫人怒斥吴兵之时,何其壮也!及观其携阿斗而归,疑其志不如前也。今观其哭先主而死,则其烈不减于昔矣!”从孙夫人的出现到退场,她所持有的那份真与烈在简便的故事叙述中表现得可叹可敬。这似乎是在成长,年轻时的孙夫人英雄气盛,脾气刚直;在荆州生活几年后俨然到了中年,锐气磨尽,也滋生出母爱的情怀,变得稳重了不少;猇亭之后,人到暮年,无所挂怀,多了份岁月磨练出的情感,于是随夫归去!活的壮烈,死的惊天动地!不得不让人佩服。
(3)直率豪爽的祝融夫人
她的出场和王熙凤一样的与众不同,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在小说第九十回《驱巨兽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中,忽然屏风后一人大笑而出:“既为男子,何无智也?我虽是一妇人,愿与你出战。”,这一笑多么直率豪爽,这一言辞,多么有勇有担当!然后简单介绍了她的出身和本领,祝融氏之后,祝融乃火也,暗示她火烈的性格;五口飞刀,一把长标,骑的卷毛赤兔马,多么奇怪的装备,体现出夫人之奇,奇人必有奇艺。而独不写其外貌,只用了张嶷的心理活动“暗暗称奇”四个字,无论丑也罢,不管俊也罢,都无关紧要,反正是奇人一个,不同寻常,为后文她的本事,她的举动做了铺垫。夫人出手不凡,一举生擒马忠、张嶷,大振蛮兵威风,将她的英勇善战刻画的入木三分。
这里毛宗岗也有评论:“貂蝉可当女将军,然未尝用兵也;孙夫人虽好兵,然未尝战也;此处真一员女将出来……”。三个人的高大形象顿时呈现在读者目前,写的多么深刻啊!
(4)深明大义的徐庶之母
徐母出现在小说第三十五回《玄德用计袭樊城,元直走马荐诸葛》,曹操为了拉拢徐庶进曹营,用计取来了徐庶的母亲,并令人模仿徐母的笔记给徐庶写信,言顺病重,引诱他去许昌。徐母见到曹操后,曹操劝她归降,她也是怒骂曹操,并举砚向他砸去,好一个刚烈的妇人,这里渐渐淡化了男女的性别,把徐母写的英雄万丈,突出了她的形象,一开始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接着见到徐庶之后,开始用“汝”,后用“孺子”,最后“愚夫”,体现了对儿子的态度的变化,她说投皇叔才是正确的,因小事而改变阵营,有辱祖宗颜面,辜负了母亲的教诲。多么深明大义啊!最后,自缢于梁间,以死明志,以死训子,多么有气魄!徐母流芳千古,她可比三迁的孟母,刺字的岳母。这是作者树立的典型,是最具色彩的一笔,她的形象是可感的,是不可亵渎的,是令人振奋的!
又如刘备之妻糜夫人,危难时刻,投井而死,托阿斗于赵云,留后嗣于刘氏,这份忠与孝是难得的。这类女性都有“奇事”,都开“奇闻”,也建“奇功”,以其特殊的事件和影响力,在那个动荡不安,群雄逐鹿的时代,取来了一席之地,其魅力是无穷的,其手法是不朽的。罗先生,三言两语,将这惊鸿一瞥,描写成了美丽的战场之花!
三、身份高贵、命运悲惨的女性
权利历来是十分诱人的,争夺者会万死不辞,不惜一切,这里全是血与泪的战场。男性争权夺利是无可厚非的,封建时代毕竟是男权社会,然而女性的权利欲望也是不能够忽视的,比男人更可怕,更阴险,也更可怜!小说中的这类女性也是很有代表性的,她们在女性中身份特殊、地位尊贵,大多是帝后、皇妃、诸侯军阀的妻妾以及少女,她们总是利用自己特殊身份,影响着男性掌权者,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笔。但是作者好像不太刻意细致的描绘她们,性格没有那么明朗,多倾向于符号化,似信笔由来之作。这里列出三种类型:立嗣事件后的女性,皇帝身边的女性,联姻下的女性。
(1)不同性情的国母形象
这一类的女性往往左右着男性掌权者,从而对政治和历史命运产生影响。首先出场的是董太后和何后,在小说第二回《张翼德怒鞭督邮,何国舅谋诛宦竖》中“灵帝病笃,召大将军何进入宫,商议后事。”于是二人出场。随后在立刘协和刘辨的争论中,二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权势反目成仇,最终董太后被诛杀,何国舅惨死,十常侍为乱,国家因此陷入危难之中。可见女性在立嗣上对国家的作用,后宫干政一向是忌讳的,很容易致乱。毕竟女性是柔弱的,虽然容易干扰男性,但是也容易被别人控制,像武则天那种女性也是少的。
再一个例子就是蔡夫人。她是荆州刺史刘表的后妻,也是荆襄九郡的旺族,她的出场是在小说的第三十四回《蔡夫人隔屏听密语,刘皇叔跃马过檀溪》,把她放置在夜语的背景上,在卧榻之侧谈论刘备,她的出场是阴暗的,因此她的心也是阴险的。再后来她隔屏听刘备和刘表密语,并设计陷害刘备,她的专横、强权的形象跃然纸上。后来在小说第四十回《蔡夫人议献荆州,诸葛亮火烧新野》,立嗣的问题上,她设计驱赶刘琦,立下了懦弱的刘琮为荆州之主。蔡夫人的跋扈和毒辣的心机,再一次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的形象是独特的,比任何的女性形象和个性都要鲜明,这一类的女性还有袁绍的妻子刘夫人、郭太后等。这样的女性,虽然能一时得逞,最终的命运也是悲惨的,蔡夫人最后还是被曹操害死!
相比之下,东吴的吴国太则显得贤明多了,她相夫教子,安稳东吴天下,得江东太平。她的手段是高明的,绝不参政议政,不给人留下把柄,曹操命孙权送子去许昌做人质,当时孙策方死,孙权刚刚十八岁,江东还没有稳定,如此艰难,作为江东之主的孙仲谋没了主意,便去问吴国太,吴国太并没有自己决定怎么做,只说“请周瑜、张昭商议”,把难题推给大臣,听完讨论之后她还是没有拍板决定,又说“公瑾之言甚善!”,再一次说明不是我干政!既解决了难题又树立了好的形象,吴国太不愧为贤能之人也!和她比起来,董太后、何后未免太过沉不住气,毫无国母凤仪;蔡夫人也显得没有远见卓识,目光短浅,也有失主母姿态。同一类型的人,也有不同的品格,不同的形象!
(2) 被符号化的后与妃
这一类的女性是被符号化的,不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有的是以一种势力介入被介绍,有的作为事件的结果和引子被提及。这里提出两个人伏皇后和董妃。
伏皇后的出场是在小说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汉献帝在她面前哭诉,只有面对她,皇帝才敢将自己的无奈和痛哭说出来,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感到一丝安全,她就是个温柔的妻子,她的出现是引出国贼、讨伐国贼的符号。
第二次出现是在小说的第六十六回《关云长单刀赴会,伏皇后为国捐生》,也是在密讨曹操的事件当中,此时的伏皇后是一位计谋勇敢、知人善用而又果断实施的女性。从哭诉的出场到绝望的拖出处死,她的形象是渐渐清晰的,她的人物也日趋真实了,能够打动人心,有所震撼。
再说董妃,国舅董承的妹妹,她的出现和消亡很快很短,在第二十四回《国贼行凶杀贵妃,皇叔败走投袁绍》中,“且说曹操既杀了董承等众人,怒气未消,遂带剑入宫,来弑董妃……时怀孕五个月”直到末尾她才说了一句话:“董妃哭告曰,乞全尸而死,勿令彰露。”曹操遂令人取白练至前。可见她的出现只是一个衬托,是为了说明曹操奸雄的本质。正因为只有一句话,才体会到她的不幸,皇帝的懦弱无奈,更揭露了国贼的专横跋扈。
还有曹皇后也是可堪一提的,她是曹操的女儿,可是在小说第八十回《曹丕废帝篡炎刘,汉王正位续大统》,她的哥哥曹丕篡汉自立时,她大骂“奈何为此乱逆之事”,而且痛斥曹仁、曹洪为富贵而做贼子佞臣,作者仅仅用了几句话就讲她深明大义表现出来了,不由得人眼前一亮,赞叹不已!
(3) 有姓无名的豪杰之女
唐.戎昱《和番》中写道:“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历来都把和亲作为政治手段之一,来化解危难。在三国这个群雄并起,诸侯纷争的时代,女性的参与是不可缺少的,但是这类女性也是作为构成事件极小的因素被提及的。她们往往有姓而无名,只是政治的角色,都是一笔带过的。
比如吕布之女,在小说第十九回《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门楼吕布殒命》,只说“……为严氏有一女,吕布最为钟爱。”,《三国志》中也袁术也说道:“布不予我女,理当自败!”当时曹操来讨伐吕布,布为了化解危难,不得不把女儿许配给袁术之子,她出现三次,一是袁术求亲,二是吕布送女,三次就是她的退场了,也是一笔带过的“曹遂将其妻女送往许昌安置。”,结局没交代,可想而知必然是悲惨的,为奴为婢的。
再一个就是关羽之女,在小说第七十三回《玄德进位汉中王,云长攻抜襄阳郡》,孙权想以自己的儿子娶关羽之女结为秦晋之好,可是被关羽以“虎女安能嫁犬子乎!”的话拒绝了。以后关羽之女便没了信音,也没有名字,她的出现也是为了引出孙刘干戈起,云长麦城縛亡的事情罢了!
历来凡是在政治联姻下出现的女性结局都是悲惨的,昭君便是如此,最后只落得个“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境地。这一类的女性虽然不是主角,毕竟也是生活中存在的,若不是罗贯中思虑周全,怎么能够浮现在读者眼前!
(4)战争的牺牲品蔡琰
她的出场是在小说的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据汉水赵云寡敌众》,此时写的蔡文姬似一闲笔,与战争闲暇之际,略带一提。先叙述了她的身世,蔡琰乃中郎将蔡邕之女,文中说“先时其女蔡琰,乃卫仲道之妻;后被北方掳去,于北地生二子,作《胡笳十八拍》,流入中原。操深怜之,使人持千金入北方赎之。左贤王惧操之势,送蔡琰还汉,又嫁董祀”生活一波三折,悲惨之状可谓强矣!她和昭君都有出塞的经历,命运却是不同的,昭君独留青冢,而蔡文姬忍辱偷生,活的让人心痛,倒不如昭君痛快!
作者也知道蔡琰是不幸的,如果直接写出来未免太过冷漠,因此他又对蔡文姬家中的装饰做了说明,曹娥之孝,黄绢幼妇的品题,外孙齑臼之颖悟。一来衬托了蔡家不愧文坛巨子之室,侧面赞扬曹操的文化气息,二来这些孝子贤孙,令人感慨的故事,表达了对蔡文姬不幸命运的同情。
毛宗岗这里也作了批注:“前卷与此卷,方叙战胜攻取之事,几于旌旗眩目,金鼓聒耳矣!忽于武功之内带表文词,猛将之中杂见列女,如曹女之孝、蔡琰之聪、黄绢幼妇之品题、外孙齑臼之颖悟,令人耳目顿换。纪事之妙,真不可方物。”除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之外,也让人顿生感叹。即便作为一个很有才华的女性,也还是逃脱不了那个时代对她的蹂躏。作为物的被占有方式而存在的命运值得我们深思!
四、《三国演义》中的女性形象对后世文学的影响
与重点描写女性形象的文学作品,如《金瓶梅》、《红楼梦》、《镜花缘》等相比,《三国演义》在对女性的关注、刻画等方面虽仍显不足,但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章回体小说,它所出现的女性形象,为后世文学作品女性的塑造和描写提供了借鉴,其意义是不可忽略的。
首先,《三国演义》以干净的笔墨描写女性,提升了后世文学塑造女性的品味。作者突破了“红颜祸水”这一观念的束缚,站在肯定的立场上,以干净的笔墨、钦敬的态度塑造了女性形象。即便在写与人私通董承侍妾云英和黄奎之妾李春香时也不涉及淫秽之词,点到为止,摆脱了低级趣味,这种简洁的手法为后来《聊斋》写风月事不用风月之墨、《红楼梦》写秽事摒弃秽笔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提升了文学作品创作的思想和道德品味。
其次,《三国演义》对女性的描写开创了一种新的模式,那就是以男性视角审视女性思维。男性作者写女性的模式在以前的文学作品中也出现过,尤其是古代诗词中常常见到男子代女性立言的作品。但这些男性作者还往往以女子的身份和口吻来描写女性,表达的是闺怨思乡之情,风格比较柔美,比如《涉江采芙蓉》就是这样。《三国演义》则完全采用男权社会男性的思维和道德标准来衡量、评判女性,这种模式对后世小说创作影响颇深。《水浒传》中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之类的女性形象,很显然是根据男性强盗的标准打造的,《红楼梦》在描写和观察女性的视角和观念上虽然有了很大的突破,然而还是未能摆脱男性视角对女性的审视,就是以男性对女子的同情、理解、爱恋和歌颂来描写女性的。
再次,《三国演义》中的女性形象为后世文学作品女性形象的塑造提供了借鉴,尤其在崇尚道德的女性形象和巾帼英雄形象在后世文学作品更是屡见不鲜。《水浒传》之林冲妻、《金瓶梅》之吴月娘、《儒林外史》之鲁小姐等就是对《三国演义》中忠义刚烈女性形象的继承。明末清初涌现的才子佳人小说中才德兼重、情而守礼的佳人,都与《三国演义》中崇德的女性形象一脉相承。后世文学中的穆桂英、樊梨花更是对《三国演义》中巾帼英雄形象的继承和发展。
《三国演义》中的女性形象虽是惊鸿一瞥,但是在转瞬即逝间留下来光辉,如同流星一样划过文学的夜空,照亮了后世文学在女性形象描写上的前进道路,罗贯中先生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五、结论

运用女性主义的方法

现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从文学史的发展脉络来看,性别的差别和对女性的歧视,从先秦两汉就已经存在,尤其是在汉朝独尊儒术开始,女性更是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束缚和捆绑。因此当五四送来解放的曙光之后,这些女性便以飞蛾扑火的决绝,来换取生命的自由和尊严。但社会对女性的宽容并未达到其所宣称的那样,女性在出走之后,依旧面临着十分尴尬的性别困境,从而也就谱写出了现代文学史上多姿多彩,但又饱含血泪的女性生命抗争之歌。

一、家庭中的逃离

在古代封建大家庭中,女性是没有其独立的地位的。她们在为出嫁之前,要听从父母的安排,而在出嫁之后,要遵从夫家的礼仪规范。因此,在个性解放的号角吹响之后,这些女子上演了一幕幕的家庭逃离剧。作为五四时期女性逃离的代表,萧红、卢隐她们自身及其作品都是值得探究的。萧红是现代文学史上的另类存在,在这些叛逆的女儿中,她最勇敢,最富才情也最让人心疼。她以逃离家庭来获取自由,并走向了自我流浪和放逐的道路。这种逃离和行走的,在她的作品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以自己为素材,描写行走在人生中的孤独与凄凉,从而使得她笔下的女性形象有着独特的色彩与意味。例如当时的独幕剧《终身大事》中,描写出了一个走出家庭,不顾父母反对的追求自由恋爱的女性形象,并影响了中国文学史上一批娜拉的出现,但同时也要看到,虽然在对这些家庭逃离中女性的书写作品增多,但对女性在家庭逃离后如何生存却未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因此在现代文学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逃出去的女性形象,但其命运多是颠沛流离。

二、夹缝中的生存

女性的生存困境,一直是作家笔下所描写的主要内容,这在现当代文学史中也是如此。从现代文学中的作品来看,很多女性作家都表达了其与男性话语平等的渴望。舒婷在其《致橡树》中写道“:肩并肩”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但在大多数的作家笔下,女性却是作为夹缝中生存在状态而出现的。在鲁迅的《祝福》中,祥林嫂悲惨的一生成为了至今说不尽的话题。她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所束缚的女性,曾经的祥林嫂有幸福的家庭,但当丈夫死亡之后,家里的顶梁柱到下了,祥林嫂被迫改嫁,并在其额头上留下了被人称之为“耻辱”的伤疤,与此同时,唯一的儿子也死于意外,至此祥林嫂所有的寄托全都破灭,她为了获取心灵的安宁,在夹缝中挣扎生存,并将内心的所有痛苦寄托于神灵,以此来赎罪。但这仅有的生存余地都未被允许,她在现世的消磨中耗尽了自己的生命。纵观现代文学作品的长廊,那些在夹缝中生存的女性,并未获得其应有的生命尊重,反而在人世的消磨中逐渐耗损掉生命。她们的生命轨迹值得同情,也值得深思,女性的尴尬生存困境也因此成为了作家所寻求的书写命题。

三、婚姻围城中的困惑与挣扎

从整个社会环境来看,女性的生存空间除了父母所给予的家庭,其生存的全部便都寄托在了丈夫身上。但正如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女性耗尽所有精力所追寻的幸福,却往往是那么不可触及。在鲁迅的笔下,他描写了一个出走的娜拉,子君。《伤逝》中的子君,受到过良好的,是一个追求进步和自由恋爱的进步青年。她最终和涓生结合,也获取了一段时间的幸福。但当生活进入正轨之后,子君却未像之前一样继续追求进步,反而变得多疑,浅薄,并最终走向了传统女性所走的道路。尤其是在涓生离开她之后,子君又回到了封建的父亲家族,并在最后郁郁而终。子君是一个典型的生长于封建家族,在接受了先进思想之后走出来的典型形象。但最终,处于女性自身的限定,使得其所进行的反抗并不是彻底的,决裂的反抗,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也最终暴露出了旧的性格特点。

四、结语

女性形象一直是文学作品中所重点描写的内容。而自古以来,女性就是漂亮、贤惠的象征,其对美好感情的向往,对婚姻的渴望,都构成了文学作品的主要描写内容,这也因此使得女性形象具有了十分重要的表达力度。而通过本文的相关分析,对女性形象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同时随着作家对其探索和描写的加深,相信未来的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定会更为光辉多彩。

作者:郭帅

阅读次数:人次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无论是气度儒雅的周瑜,神机妙算的诸葛亮,勇冠三军的关长赵马黄,还是乱世奸雄曹操,枭雄刘备,这些“风流人物”都是男人。

《三国演义》不愧是千古不朽的著作,寥寥可数的女性形象,被他诠释的如此多姿多彩,仿佛在看世间百态。《三国演义》中的女性形象,凭借她们独特的出场方式,参与了历史,参与了生活,争得了青史留名,永垂不朽的权利和机会。成为《三国演义》中不可忽视的群体,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变迁,我们依然能够从书籍、文献或影视、戏曲中看到她们的身影,还能感受到罗贯中先生伟大的艺术造诣,这是我所庆幸的!总之《三国演义》中的女性是多种多样的,虽然都是飞鸿踏雪式的出场,可是留下的却是深入人心的印象。

他们的风流不是与女性有关。女性在三国的男人世界里,似乎只是陪衬,起着无关紧要的作用。

图片 1

《三国演义》中有不少女性形象,如倾国倾城的大乔小乔,四大美女之一的貂婵,等等。她们都不是重要人物,最多是些主要人物的亲属等等。她们在三国这个混乱的男人世界中,就如同荆棘丛中一抹红,为这个刀光剑影的时代平添了几分儿女情长。如果没有她们,三国的世界是单调的,不完整的。

为了讨论她们在演义中的形象,特分成以下几种类型:

一,政治工具型。如果女性能够出现在三国的政治舞台上,要么是她大权在握,要么她就是个政治工具。这一类的代表人物有貂婵和孙尚香。王允使用美人计和反间计,利用貂婵反目董卓和吕布,最终达到了除掉董卓的目的。而周瑜和孙权也想用这种方法来困住刘备,迫使其归还荆州,不料孙夫人“嫁刘随刘”,在不明真相下帮助刘备逃跑。而诸葛亮又略施小计,使得“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为美人计失败的典型。后孙夫人欲带阿斗回江东,被赵云拦江截下,此后一直在东吴

作为政治工具的女性结局往往不够好。董卓死后,貂婵跟随吕布东奔西跑,最终为曹操所掳,下落不明。据说曹操将她送给关羽,因而民间有“关公月下斩貂婵”的说法。这样看来,即便是貂婵这样的“名女人”,在当时也只不过是个工具,是男人们的玩物,并且是可以被当作礼物随便送给别人的(秦始皇的妈就是被吕不韦送给“奇货可居”的秦公子子楚的)。不管事实如何,总之下场不好,吕布被曹操砍了,当寡妇是肯定的了。而孙夫人呢,她毕竟是孙家的人,遵照孙权的吩咐带阿斗回江东,想以此挟持刘备归还荆州,被赵云拦江截下。结果下来东吴的美人计一直没有得到收益,应该是比较令人郁闷的。后来吴蜀“猇亭之战”时刘备被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孙夫人在吴国听说刘备兵败身亡,思念旧日夫妻恩情,就坐车到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后人立“枭姬祠”(刘备是枭雄,他老婆自然就是“枭姬”了,说起来实在有些牵强)纪念之。这样看来,下场也不是很好。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美人计未必成功,这两位大小姐却都假戏真做,一个跟吕布跑了,一个跟刘备跑了,最后还为刘备殉情。看来使用美人计,危险较大,尤其别用自己人,搞不好就会像周瑜一样“赔了夫人又折兵”,那真是相当郁闷啊!

二,挑拨离间型。这样的老婆谁娶谁倒霉,不当贤内助也就罢了,搞什么挑拨离间嘛!而且她们搞挑拨离间的动机往往是出于嫉妒。此类型代表人物是郭夫人。具体情况如下:

时值李傕郭汜横行朝廷之时,大臣欲除之。郭夫人的好嫉妒是出了名的,太尉杨彪就对汉献帝说:“闻郭汜之妻最妒,可令人于汜妻处用反间计,则二贼自相害矣。”郭汜的老婆听了太尉杨彪老婆的话,信以为真,以为自己的丈夫与李傕的老婆有染,就使了个简单的反间计使李傕郭汜反目成仇。可是她一定想不到自己也中了反间计。双重反间的结果是李傕郭汜大交兵,就是火拼,折腾得长安一带混乱不堪,兵匪横行,民不聊生。如果没有曹操来救驾,汉廷可能早就灭亡了。有这样的老婆,郭汜倒霉的很,最终他和李傕都被曹操灭掉。

蔡夫人的好妒嫉更是赫赫有名。她对刘备一直怀恨在心,除了离间刘备和刘表,还处处找机会要加害刘备,必除之而后快。这一点大概是受到其兄蔡瑁的影响,因为刘备的到来必定会削弱蔡氏的权力,而且刘备反对刘表立蔡氏所生的儿子刘琮为嗣,触动了蔡氏的利益。反正这一对兄妹在刘表身边不干好事,除了排挤忠良就是陷害刘备。每次刘备来找刘表,兄弟谈话的时候,蔡夫人就在屏风后面偷听,若是刘备酒后失言,她就会抓住把柄在刘表面前说刘备的坏话。原文上这样说:“蔡夫人素疑玄德,凡遇玄德与表叙论,必来窃听。”由此可见,蔡夫人堪称世界上早期的女间谍之一。而她更与其兄多次谋杀刘备,幸好玄德人缘好,老是有个伊籍跑来报信,还有一匹“妨主”的的卢马,才逃过多次劫难。所以蔡夫人不但是间谍,更是谋杀策划者,要是在今天可以考虑让她加入FBI做特工,说不定能抓住本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