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农学探究的中西学差距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文学研究的中西学差异,宏观言之,首在目的之差异,由之而生思维方式和学术方式之差异。中学以知行合一为归宿,旨在通古而用今,研究价值最终落实在文学创作,重在我心会文心,求文学之意趣,故多感性领悟,以直观抽象为思维方式;西学以认知为指归,追究文学的存在理由与存在方式,故多理性思维,重在提出种种关于文学的理论阐述。因此,中学的最高境界乃游于艺,西学则为一种科学化的格致。
正由于此,当白话文运动成功实现了中国文学的现代转型,古代文学作为旧体,已不再是社会的通行样式,不再是文人群体的精神源泉。以往文学之古代与当下本质上一体化的现象消逝,古代文学成为现代人们的认知对象,科学的对象化认知模式,势必成为古代文学研究的主流。因此,清末以来学者们对西学热情不减,就不仅是弱国思强所致,更由古代文学研究的自身需求决定。
这是事实,并不丢脸,也不必忧虑。但问题是:我们研究的是中国古代文学,其文学形式、文学内涵、文化品质和文化意趣,并不因为研究的思维方式和技术手段的改变而改变。该忧虑的不是我们以现代思维去研究,而是把思维方法表面化,把研究手段当成了研究目的,急于用新理论和新术语将古代文学现代化,为自己的研究贴上新标签。例如,接受学曾是学人们热衷的方法论之一,但一些研究者只是把比如以往所说的辛派词人代换为稼轩词的接受者,或者把历代关于某作家的品评串联起来,将文学传承一般现象的描述称作某某接受史,不了解接受学的理论精髓是对文学接受机制的揭示。如此研究,在西方接受学面前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丢脸的。
摘自李昌集:《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现代化的点滴思考》,原载于《文学遗产》2014年第2期

古代文学课堂教学中教师角色研究

摘要: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的发展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同时许多学校也在对古代文学课堂教学的改革和优化进行探索,而古代文学课堂教学中教师扮演的角色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本文主要分析了现阶段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通过转换教师扮演的角色改进教学、提高教学质量,增强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的有效性。

关键词: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课堂教学教师角色自媒体

在教育不断发展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教育的意义,思考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才能够称得上是叶圣陶先生口中的“教育”,怎样的教育才算得上是符合高职院校学生的教育。在思考的过程中,笔者发现真正符合高职院校学生的教育不是教会学生多少技能、多少本领,而是在教学的过程中增强学生的文化底蕴,培养一批有素质、有能力、有文化的全能型人才。

一、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文学是高职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一门基础课程,它旨在提高学生文学素养和运用古文知识的能力。同时它是一门跨时较长、学生学习难度较大的课程。尤其是文学基础偏弱的高职院校学生,学习起来非常吃力。笔者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也深深感受到实现教学目标的困难和出现的问题。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有以下几点。

1.学生学习兴趣不高,导致其上课积极性和参与度不高

众所周知,兴趣是开启成功之门的钥匙,高职院校的学生之所以不能高效地学习古代文学课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学习的兴趣薄弱,这样就直接导致学生在上课的时候积极性和参与度不高,教师在台上讲课,台下的学生干什么的都有,打游戏的、说悄悄话的、睡觉的等;在教师提出问题的时候,学生不会进行深入的思考;在教师布置作业任务的时候,许多学生草草了之,直接去网上搜索答案或是抄袭别的同学。造成以上问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学生没兴趣去学,自然也就无法专注于这门学科。

2.学生的基础能力较差,导致其在接受知识与理解知识上存在一定困难

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不能高效开展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学生的基础知识与基础能力较差,对很多问题或是文学知识根本不知道或是不了解,这样会导致学生在上课的时候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长此以往,会让那些一开始即便是对文学课程感兴趣的学生逐渐失去兴趣,从而放弃对该课程的学习。例如教师在讲文学人物关汉卿的时候,很多学生不了解他,不知道他生于哪个朝代等等;在讲李清照的时候,学生会问李清照是男的还是女的。学生感觉陌生就会降低对所学知识的好感度,从而放弃学习。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学生的基础较差,导致其在接受知识与理解知识上存在一定困难。

3.课堂文学氛围不够浓厚,无法营造充满古风文学气息的课堂

随着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网络信息大爆炸,新一代的人们视野越来越开阔,开放自我,接受新的实物。在现代课堂上,充斥着各种网络用语,这样直白的时代气息直接与古代含蓄的文学气息相左,导致教师在上课的时候无法有效地设置情境,给予学生充满古风文学气息的课堂,无法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进入到课堂中,从而降低了古代文学这门课程的艺术气息,从而无法提高学生文学素养和运用古文知识的能力。

4.教师扮演角色单一,无法充分调动学生的情绪,使其更高效地学习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课堂教学中存在的最大局限就是教师扮演的角色比较单一,导致学生审美疲劳,降低了课程效率。在高职院校中,教师普遍扮演的角色就是课程知识的串讲者,主要任务就是将知识“说”给学生,只是站在三尺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课,却忽略了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作用,这样的教师角色没有巨大的魅力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增强课程开展的有效性。

二、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中教师角色的研究

通过对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的分析,笔者认为要提高课程的有效性、培养和提高学生文学素养和运用古文知识的能力,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重新定位教师在课堂上扮演的角色。因为在新时代的课堂上,教师与学生的角色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教师不再是给予学生知识的洒水车,学生也不再是吸收知识的海绵。因此通过研究和定位高职院校教师在古代文学课堂教学中的任务和扮演的角色,能够在提升课程的有效性、提高学生文学素养和运用古文知识的能力方面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笔者通过研究和调查实践发现,将教师的角色由传统的知识传授者转变成组织者、参与者、咨询者以及评估者,能够极大地发挥教师职业的优势,更加高效地开展古代文学的教育教学。

在课堂教学中,教师一定要发挥组织者的角色,利用多媒体组织学生参加各种文学教育类型,激发学生对古代文学的兴趣,从而提高课堂有效性。在信息时代,古代文学的教学媒体应是以文字教材为主课件、网络等为辅助的多媒体结合。为提高学生课堂学习效率和对古代文学的形象性、直观性的感悟,教师要在多媒体制作上多下工夫。制作课件时,文字设计、知识背景介绍、文学欣赏等,可以用不同的字体、图片方面,艺术性地再现古典情境;声音也要用富于形象性、感染性的语言,让学生有身临其境之感;图文处理方面,采用“动”态的效果更佳。如讲授白居易的《琵琶行》,可以用古典琵琶曲,再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音乐情境,给学生以直观、形象的心理感触。讲李商隐的《无题诗》,欣赏结束时播放徐小凤的《别亦难调》,会让学生有意犹未尽之感。欣赏李清照的《一剪梅》词,配以安雯主唱的《月满西楼》,学生在惋惜词人悲剧人生时,也会为词中的含蓄深情挥洒同情的眼泪。教师作为组织者,通过多媒体辅助教学,能够充分地利用自媒体时代的优越性,激发学生的学习激情,让其在视觉听觉上感受古代文学的魅力,在一次次的教学中拉近学生与古代文人墨客的距离,促进学生的学习,提高古代文学课程课堂教学,使该课程不再是枯燥的、乏味的、冗长的,同时也让这门课程更加有意义。

教师参与到学生的学习过程中,在与学生建立起良好关系的同时,灌输学生文学知识。教师将角色转变为参与者的一个重大前提就是走下讲台,走进学生,围绕学生展开教学,这样的教学手段才是“接地气”的,才是真正符合学生特点的。例如在讲授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的时候,教师在讲课之前先让学生讨论我国古代都有哪些人物代表着爱情的悲剧。学生听到这个问题就展开了讨论。有学生说贾宝玉和林黛玉就是典型的代表,也有学生说崔莺莺与张生也是悲剧,还有学生说杜十娘与李甲等。此时教师也应该参与到学生的讨论中,对学生的故事进行补充。教师的这一行为不仅提高了学生对课程的参与度,还拉近了与学生的距离。在讨论之后,教师给学生讲了本节课程《孔雀东南飞》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悲剧,学生能够很快地投入到对课程的学习中。这样教师就参与到了学生的讨论之中,然后再以启发式的教学方法引导学生,这样既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又顺利地开展了教学,提高了学习的效率,是值得推广的。

教师为了了解学生的基础知识与能力以及上课的教学效果,咨询者的角色是必不可少的。咨询者要咨询的有两个对象。首先是其他教师,通过向其他教师咨询与学习,能够有效地吸取教学经验,反思教学,增强自身的教学素质和能力。其次是咨询学生,教师通过在课余时间了解学生,能够因材施教、因人而异,从而更好地分配教学资源,掌握教学节奏,让古代文学能力素养较强的学生学好,让基础能力比较薄弱的学生也能有效地学习,不被落下,这样的教学才能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帮助和促进所有学生共同进步。

教师也要以评估者的身份进行教学,通过创设符合本班级的文学评价机制,对学生进行综合性的评价,从而让学生的学习是有目标、有意义的,这样不仅能够促使学生产生竞争学习的动力,还能让其明白自身的薄弱点与不足之处。评估者也要定期对自身的教学进行评价与反思,定期写教学体会、反思日志等,通过分析成功之处与失败之处来完善自己的教学技能,提高教学水平,从而提升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教学的有效性。综合以上对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和研究,笔者认为,在新时代的课堂上,教师与学生的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通过转变教师的角色,能够在提升课程有效性、提高学生文学素养和运用古文知识的能力方面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虽然这一过程并不容易,但笔者始终相信,经过教育人员的不懈努力,能够发挥教师的优势,促进学生综合全面发展,这样的教育教学才称得上是值得赞赏和推广的。

参考文献:

[1]杜英光.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课堂教学浅析田[J].内蒙古教育,2014

[2]罗智.高职院校古代文学课程课堂教学应用研究[J].亚太教育,2015.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课堂教学趣味性研究

大众化时代,使很多学生觉得古典文学的学习不仅枯燥乏味,而且还对现实的职业化没有太大的帮助,这样会无形中增加讲课的难度。而作为汉语言文学中最重要的专业课之一的古文学,仍然有众多的群众基础。据相关调查显示,有超半数以上的学生对古文学中的唐宋文学比较感兴趣。而如何让这门课程在课堂上产生强烈的吸引力,教师的教学方法非常主要。教师应从自身出发,改变教学思路,使课堂教学的趣味性提高,帮助学生学好这门课程。

一、引入情境,制造悬念

为了使古代文学对学生产生一定的吸引力,教师应善于在课堂引入情境、制造悬念。大学生已经具有一定的古典文学基础,教师针对学生耳熟能详的一些名篇,应将作品鲜为人知的内涵更多的挖掘出来,将一些有争议性的问题引入,并对更多的资料进行搜集,尽量给学生带来新鲜感,将学生原有的认识颠覆。如孟浩然的《春晓》,教师在讲解的过程中,可围绕“落花”“风雨”的意向内涵,讲解“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诗句,究竟是表示喜悦,还是代表忧伤?和宋词相比较,区别究竟在哪里?通过这样的讲解,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教学效果。再如,杜牧的《江南春绝》的“千里莺啼绿映红”的诗句,很多人都有争议,认为此句描写失真,谁人见得千里绿映红?谁人听得千里莺啼?教师可以此为切入点,通过引出质疑,抓住学生的好奇心,并提出如何更好地理解该问题。这种如抖包袱的讲解方式,不但能将学生视野开阔,还能更好地理解文学的本质,让陈旧的内容更加富有新意,将学生学习古文学的兴趣激发出来,这比单纯的讲解写作特点和对作品主旨的提问等,能发挥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变换角度,转变思维

教师在古代文学课堂上,对于作家作品的讲解,需要不断变换角度、转换思维。如李白、白居易、李清照等作家,都是学生非常喜爱和熟悉的,这样教师讲课会比较轻松。但对于一些不容易被大学生所接受和了解的,如韩愈和杜甫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却非常的突出。这就需要在讲课的过程中,不断转换角度,对作品中的特征进行挖掘,以此增加作品的感染力。很多学生对李白的仙风道骨和潇洒飘逸非常崇拜,而认为杜甫总是悲悲戚戚、让人伤感,所以,对杜甫的诗歌不喜欢。这就需要教师在讲课的过程中有效引导,而不应该仅仅是局限于杜甫诗歌的政治性和那种忧国忧民的诗史,通过围绕杜甫“情圣”的特点,对其热爱国家、人民和妻儿的真挚情感进行分析,并和李白进行比较,分析两个人对情感的表达方式和对亲朋的态度,这样会使学生对杜甫更容易接受和理解,进而对杜甫人格、品行更加尊重。在对韩愈诗歌的研究中,学生也难认同其诗歌中古怪的意向,因此教师在讲授时,可独辟蹊径,从诗歌创作的动机出发,对作者矛盾的心理和躁动的性格进行分析。通过了解作者的心理,而对诗歌外在表象的成因更好地掌握,进而对作者的诗歌和人品进行更深入的了解。由此可见,教师只有变换常规的角度,从不同的切入点入手,才能使教学更有新意,在将学生的学习兴趣激发出来的同时,来实现最佳的教学效果。

三、要使古典文学的教学更加富有生活化气息

在古典文学教学时,应有机结合现代生活和古典文化,通过总结文学现象,并且从实际情况出发进行阐述,才会产生良好的教学效果。在唐诗教学中,为了能对李白诗歌的夸张与想象进行形象的阐述,教师可利用多媒体,播放芜湖天门山和庐山瀑布的图片,使学生真正的感受“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波澜壮阔,并且能更深地领悟,在诗仙眼中“袖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奇妙。在对王之焕的《登鹳雀楼》进行讲解时,可比较大历史时期同题诗。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尽管是面对同一景象,诗人却有着不同的精神面貌和胸襟气魄,进而产生了不同的境界。通过对这类古文学的学习,启发学生要加强自我的修养,待人处事时要襟怀宽广,只有不沉湎于自己预设的狭小空间,永远心怀美好,才不会形成抑郁心理。学生通过正确理解古典文学作品的意蕴和作家心理,可帮助自身形成健康的人格。在学习古典文学时,教师应适当介绍作家的生平,如陈子昂、李商隐等,尽管满腹才华,却备受打击,但他们在挫折面前却敢于面对、勇于承受。这样的感性认识,对学生所起到的效果,甚至高过思想政治课的说教。学生可通过学习唐宋文学而寻找到心灵寄托的净土,并找到摆脱烦恼和减轻压力的方法。

四、要实现古典文学的学以致用

准确和恰当地表达作者的所思所想所感,是唐诗宋词的魅力所在。同时,用精妙的语言对古今人类所经历的情感和事件进行传达,更是它的魅力所在。因此,对于古诗词的学习,并且能在日常学习和生活中信手拈来,熟练地运用,不单单能够提高个人学习的动力,同时,还能增添古诗词的魅力,并且使个人的表达能力进一步提升。心胸开阔是一种境界,妙笔生花是一种才华,出口成章是一种修养,教师应通过古典文学的学习,而使学生成为有才华、有修养、有境界的人。因此,通过欣赏古典文学,培养学生的审美,并且在运用中不断思考,使学生的思辨能力和欣赏能力进一步提高。在《唐诗宋词活学活用》这本书中,将唐诗宋词分为九大类,即为人处世、理想抱负、思念情怀、恋情爱意等。先通过赏析诗词,再对其写作和口才运用进行举例说明,最后对心灵的启发进行探讨。在唐宋文学教学中,完全可以应用这种模式,不单单是介绍文学知识、解读文本,还需要进行适当的发散思维,从诗词中获得联想和启发,进而更好地在现实生活中运用。古代文学这门课程,看似枯燥乏味,但教师在课堂上采取有趣和生动的教学方法,依然会使这门课程生趣盎然。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善于制造悬念、引发学生的发散性思维,有机地结合现代生活和古典文学,准确、细致地解读文本。并以此为基础,围绕作家和作品创设教学情境,在提高课堂趣味性的同时,也不丧失必要的学术性,使古典文学的学习效果进一步增强,并且促进学生学以致用,培养审美能力。

作者:李艳华 单位:山东外贸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课堂教学与反思

摘要:韩愈在《师说》中提出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①的观点,长期以来我们存在对这句话的误解,从教师教学的角度说,在”道”的指导下,传授学业,解疑释惑是教学的基本过程,然而,从学生学习的角度看,却应该反其道而行之,让学生在读书听课的过程中多多质疑,就老师而解惑,从而得以理解所学之业,在继承师说的基础上创业立说,最终臻于大道。关键词:古代文学;课堂教学;反思在前不久召开的第五届“两岸三地”语文教育高层论坛会上,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伟老师在南京晓庄学院分会场,作了总结发言,他在比较分析国内外语文教育的差异后,毫不客气地指出,现在大陆地区语文教师的通病——过于自恋!教师以自己的设计为中心,以展示自己的知识能力水平为焦点,牢牢地把学生套在自己的圈套里,从而压制了学生自主探究、自主质疑的时间和空间。上述问题其实也是“以学生为中心”,避免“填鸭式”教学的老生常谈,那么,为什么我们批评指责了基础教育的课堂教学这么多年,问题依然存在?是我们的教育专家没有提供更好的教学思路和模式吗?是我们的学科精英没有培养出更具专业素养的学科教师吗?还是我们这些专家、精英本身自己没有深入研究各个年龄阶段学生的基本状况?我想,情况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又都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反躬自省,我们这些培养中小学一线教师的教师,更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中小学教师大部分都曾经是我们师范专业的学生,他们从我们的课堂走出去,照着我们言传身教的样子,走进中小学的课堂。路径依赖,这个由经济学家发明的理论,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分析当今的语文课堂教学现状。发明这种理论的道格拉斯•诺思认为,人类社会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长期以来,我们的学生依赖于我们大学教师一言堂式的教学路径,你又怎么可能期待他走出我们的课堂,投入自己的工作有一个迅速地根本性地改变呢?时至今日,随着以央视“百家讲坛”为代表的一类“课堂”式节目的播出,大学名师或布道式或说书式的一言堂教学模式更是成了大学课堂教学的标杆。实际上,媒体上的“课堂”并不能视之为真正的课堂,在真正的课堂上,学生应该永远是探究、思辨、选择、模仿的主体,而不仅仅是被各种图像、音乐、轶事、趣闻和新鲜的资讯娱乐着的消费者。严格地说,百家讲坛式的名师只能算是大学课堂教学当中的一种,不应该视为至高标准,更不能视作唯一模式。对于师范教育的课堂教学来说,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目前中小学课堂教学的问题,我们大学教师首先应该摒弃这种把讲台变成自己一个人的舞台,以成就自己的权威和名望为最大效果的授课方式;而应该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甘当人梯的智者,把课堂视作启发、组织、帮助学生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地方,把促成学生自我思考和自我成长确立为自己的基本信念。根据路径依赖的理论,我们把问题的根源归在了老师的老师头上,其实问题的根源,远不在于我们早就违背了至圣先师孔子的诸如“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②的启发式教学的教诲,近的为教师这个职业正式立说的韩愈,他在着名的《师说》中提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观点,我们也对他存在莫大的误会。按照他的叙述顺序,有的人按照重要性理解来说,传道第一,授业其二,解惑其三;有的人认为作为教师的工作内容来说,其实是三者并举。其实,他们都忽略了韩愈此话中隐含的教育活动中的主客体以及媒介的存在,教师通过什么传道?传谁的道?教师授谁的业?解谁的惑?同时,他们又误解了传道授业解惑这三者之间的一个内在的逻辑关联,以为由传道就能达到授业解惑的目的,事实上,对真正的课堂教学来说,解惑是更为基础的,而更为基础的并不在于你怎么解,而在于如何激发学生“惑”的兴趣和能力,就是提问的能力和兴趣,这又绕回到了孔子“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那里。所以错在谁呢?不在孔子不在韩愈,而在于我们的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只知其一,不知其多。这就造成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我们的教师往往直奔传道的主题,把作品的政治愿望、人生理想、道德伦理、哲学思考、审美追求以一种近乎独断的方式告诉学生。把美妙的语文课上成了枯燥的政治课、思想品德课,认为完成了伟大的传道计划就可以收工回家了,其实与文学素养的训练和培养相隔云泥。笔者在多年的高校古代文学教学中,深感学生“惑”的缺乏。也许在多年应试教育标准答案的冷酷铁面之前,学生已经习惯了接受那个唯一,而不是在多种可能性中质疑、寻找。这又是可怕的路径依赖!梦魇似的循环!所以当前大学教育的重中之重,不在知识技能的灌输培训,而在于创新思维、多元价值观、创造能力的培养。下面我仅以我自身的古代文学的教学实践为例,探讨始于解惑,经由授业,终于传道的教学新路。一古代文学教学中最让人头疼,最容易变成一言堂教学模式的就是小说和戏曲这类文体的教学。古代文学小说戏曲经典大多取材于前人的历史或文学作品,进行艺术加工。这使喜欢新鲜刺激的青年学生在接触这些作品时往往感觉故事陈旧,再加上新媒介如电视、电影、网络等的普及,使得学生对这些经典文本的情节已经烂熟于胸,学生缺乏阅读原着的耐心和兴趣,不愿去感受作者赋予给老故事的新艺境。同时,教师又受到教学课时的限制,2-4节的课时很难保证教和学双赢的效果。针对这样的状况,本人在做教学设计的时候,就从文化再生产的角度切入,让学生明白当代的作家、编剧、艺术策划们怎样从老题材的创造性劳动上获取了巨大的商业和人生的回报,鼓励他们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作家、编剧、导演或文化产品的设计师,面对古人留下的历史记载,如何转换成可以让自己同时代的人理解和欣赏的新的文化产品,从而借助古老的故事题材去塑造自己的时代梦想。比如在讲授元杂剧《赵氏孤儿》的时候,正赶上陈凯歌导演的电影《赵氏孤儿》的播出,学生们可能都没读过元杂剧赵氏孤儿的剧本,更别说去读《史记、赵世家》这样的素材源头作品了,但他们大多数都看过电影。在古代文学的课堂上,我让同学们去读《史记•赵世家》③中的选段,选文不长,兹录如下: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绔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已脱,程婴谓公孙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复索之,奈何?”公孙杵臼曰:“立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读完之后,我告诉他们,由于司马迁在写作《史记》的时候,也是凭借的二手材料,对当年的历史事件进行了大致的“还原”,对许多细节问题他其实也是语焉不详的,这就使得赵氏孤儿案的叙述有了很多的逻辑空白和疑点,需要我们发挥法官判案的精神去寻找蛛丝马迹。同学们一听说要破案,兴趣大增,课堂上,同学们当场提出了五大疑点:1.婴儿藏于赵姬的裤裆里真的能不哭吗?2.在宫禁森严的情况下,婴儿怎么被带出宫?3.程婴为什么独能进出宫中,并甘冒生命危险救出赵氏孤儿?4.程婴出告,最后又亡匿山中,屠岸贾怎么能不怀疑呢?5.程婴和公孙杵臼之关系,何至于决裂到出卖对方,屠岸贾能不追究吗?6.婴儿是真是假,屠岸贾怎能不查呢?而当我把问题汇总之后,很多同学立即明白了,原来无论电影和电视对这段历史叙述的再创作,恰恰正是紧紧围绕他们的疑问而展开的。历史的简略叙述恰巧为现代的影视创作留下了广大的空间。同学们在这样的提问中,一下子发现,原来自己的疑问正是影视编辑进行再创作的出发点,原来自己也可以到达再创作的起点,甚至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进行艺术的再生产。这样调动起来的主观能动性,比单纯地讲解元杂剧《赵氏孤儿》的思想意蕴和艺术成就,教学效果要好很多,同学在不断地推敲事情的因果中,课堂气氛也相当活跃。追根溯源,从原点出发,寻找艺术创作的灵感、空间和方向,从现实出发,寻找表达现实生存欲望和困境的历史载体。以文学创作者生产者的身份介入文学和文化资源的再生产环节,考量成品的得失成败。不再是百科全书式的题材来源的追溯,展示,被动地接受现成的结论,而是主动的参与文学文化资源的理解传承,质疑和改造,从而达到对古代社会政治文化、伦理道德,古代士阶层人生观价值观的理解。提问,让学生成为提问的主体,最终也才能让学生成为解决问题的主体。二对于经典名着,师生难免有审美和接受的疲劳。对教师来说,讲出新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其实,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完全可以让学生来分担这种压力的。学生思想活跃,甚至青春叛逆,作为教师的,只要放下自己思考和说话的霸权,还学生以思考的权力,给学生自由表达的机会,给学生搭建展示自己特长的舞台,文学解读就会新意层出,课堂效果就会生动活跃。老师所要做的,就是以文学文本为思考的起点和素材,在他们思考的路途给予助力,推动思考的深入。并适当地选择师生对话的平台,引导思考的方向。一堂课就是教师敲打思维的惰性和惯性,从而与学生共同完成创新性思维的过程。当然,在教学过程中,像四大名着这样的煌煌巨着,教师不可能事无巨细地章章俱讲,这时候,就需要老师巧选章节,管中窥豹了。《三国演义》,笔者往往选择第一回,让同学们在文本细读中提问,具体要求于无疑问处生疑,无中生有;于有疑问处再生疑,刨根问底;同中求疑,异中求疑等等。同学们的问题大致如下,一,开篇卷首词与整个文本的关系如何?它昭示了一种什么样的历史观。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与词中的历史观相同吗?三,作者到底有什么样的历史观。四,对汉室兴亡的叙述,表现了一种怎样的历史观。五,刘备的出场和张飞关羽曹操董卓的出场有何异同。六,英雄少年时的事迹叙述,和他们以后的历史表现有何关联。六,为什么要选在桃园而不是杏园梨园?等等,不一而足,同学们的问题汇集起来多达二十多条,有的问题,可以当堂请学生回答,有的需要教师的深入解释。因为问题来自学生,所以他们对答案的寻觅自然显得迫切。教师利用文本这个平台,给学生提供思考的机会,在师生共同的对话探讨当中,问题得到解决,而许多独特的视角,都来自学生们的“天真”发问。教学相长,只有解放学生的手脚,发动他们思维的马达,才能达到教与学双赢的效果。在学习《水浒传》时,我仅选私放晁盖那一回,调动学生来了一个法制现场的调查。就是让学生把此事当做一桩现代社会的刑事案件来考查,把朝野内外各色人等的行为方式与现代法制社会的人们的正常反应进行对比,从而达到对古代社会生态群落的整体认识,对特定职业、特殊场所生活细节、生存状态、运行模式的深入了解。学生们以今逆古,真正达到了对文学人物的历史理解和逻辑认识。事关自身,人们才有兴趣去了解,古代文学作品所描述的生活,必须接上现代人生活的地气,才有活气,学生也才愿意去学习,道理正在于此。所以一部《红楼梦》,潘知常教授才会以职场各色人物相类,让学生在人物性格命运的分析揣摩中,得到心灵的成长和智慧的启迪。学问学问,不就是学会提问吗?没有问题的提出,没有事关自身的困惑的解决,怎么可能有学业的精进和大道的领悟。所以说,始于解惑,经由授业,终于传道,才是教育的科学路径。觉而知之,是为改善的开始,知而行之,是为改善的过程,行而能之,更需要长期地磨练。只有高等教育的课堂,先行改革,才能带动整个基础教育理念和方法的更新!参考文献[1]张学忠主编:《唐宋八大家文观止》,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16页.[2]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68页.[3]韩兆琦主译:《史记》,中华书局,2010年版,第944页.作者:李良芳
单位:南京晓庄学院文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