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张继《枫桥夜泊》翻译赏析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诗歌大全 > 诗词歌赋 > 正文

这里的“渔火”只是借用。这一段,与“火”有关的社会新闻和文化新闻此起彼伏。六年前,在巴黎圣母院,笔者赶上了一场盛大的祭祀活动,凝神回忆,塞纳河上长长的船队依稀还行进在音乐声里。然而,没想到那就是永诀。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漏油车上振臂一哭,汽车板块股票大跌137亿元,活活又一起“新闻次生火灾”。更令人“举杯浇愁”的是:4月17日13时,沈阳市郊东部的棋盘山附近突发山火,某公交司机竟趁机涨价到10元1人,如此火上浇油,怎不叫人无语而无眠!

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息。那堪酒醒,又闻空阶,夜雨频滴。嗟因循、久作天涯客。负佳人、几许盟言,便忍把、从前欢会,陡顿翻成忧戚。愁极,再三追思,洞房深处,几度饮散歌阑,香暖鸳鸯被。岂暂时疏散,费伊心力。殚云尤雨,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恰到如今,天长漏永,无端自家疏隔。知何时、却拥秦云态?原低帏昵枕,轻轻细说与,江乡夜夜,数寒更思忆。

问:“江枫渔火对愁眠”的“对”是什么意思?

    【诗人简介】

关于描写霜降的诗句大全: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9-09-19

1、《渔家傲·秋思》

宋代: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2、《静夜思》

唐代:李白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图片 1

3、《枫桥夜泊》

唐代: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1
  • 2
  • 下一页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图片 2

读到柳永的这首
浪淘沙慢,顿生柔情,被他的才情和深深的韵味所折服。内心不免受到触动,感到自己其实想找一个能懂自己的人,一起吟诗作对,我说一句诗,一首词,不用解释,她就懂了,在遥遥的孤舟上,隔着船艨望着青山绿水,怡然自得,与世无争,也不为追逐名利劳心伤神。

图片 3

   
张继:(?-约779),字懿孙,南阳(今属河南)人。天宝十二载进士及第。至德间为监察御史。大历中在武昌任职,后以检校祠部员外郎,在洪州分掌财赋,任租庸使、转运使判官,卒于任所。其诗关切时事,爽利激越,事理双切,寄兴遥深。

朱燕祥 画

然而我却感到更加孤独,好像是枫桥夜泊里的画面一般,一人,一灯,孤舟一叶,在夜色中,淋着淅沥的冷雨,在风中轻轻飘摇不定。

夜泊枫桥点滴

**    枫桥夜泊

偶值大心离火宅,终遗高塔念瀛洲

一开始我以为是词让我伤感,后来发现听歌,看书,我都感到伤感,原来我只是孤独……

经安史之乱,帝都西安被占了,皇帝流亡四川去了,作为帝都朝庭中的官员我,与几个同伴,亡魂落魄地逃到了苏州。

    张继**

这是鲁迅题赠上海闸北三义里遗鸠埋骨之塔的诗句。

其实并不想在今天写,因为人们的狂欢让我感到矫情,我不想成为其中一份子

几经反转,历程几千里,携家带口,来投奔这里的一个熟人朋友。

    月落乌啼霜满天,

1933年,日本生物学家西村真琴博士,在上海郊外的三义里战乱的废墟里,发现一只几乎饿死的鸽子,便带回日本,取名“三义”,精心喂养,“期待生下小鸽子后,作为日中友好象征送回上海”。可惜这只鸽子后来遭黄鼠狼袭击而亡。立冢掩埋之后,西村博士修书一封,细说原委,并将自己画的鸽子一并寄给素来敬重的鲁迅先生。1933年6月21日《鲁迅日记》:“西村博士于上海战后得丧家之鸠,持归养之,初亦相安,而终化去,建塔以藏,且征题咏,率成一律,聊答遐情云尔。”

这不,紧赶慢走,还没到城里,就在这姑苏城边,天已经黑了好久。

    江枫渔火①对愁眠。

“大心”乃佛家语,是“大悲心”的略称,“瀛洲”是传说中的东海神山,这里指日本。说鸽子碰到了好心人,有了可以安息的鸽坟。而此诗的尾联就是著名诗句“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说中日人民必将世代友好。

船家说,在这里过夜吧,明天再进诚去寻找你们投奔的朋友。

    姑苏②城外寒山寺③。

如今引用此联者,说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也。

我们停靠在姑苏城边的河流岸边,上边是有名的巨大的石板拱桥一一枫桥,岸边有小酒馆饭店类的几间平房,里面来来往往很多人,可见这里是一个座落在主干道旁的旅人聚集处。

    夜半钟声到客船。

2019年4月16日,巴黎圣母院遭遇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火灾。整个教堂顶部的木质结构被全部摧毁,留下了石质的残垣断壁让人唏嘘。

苏州河宽,平静而繁忙,白天船只如穿梭一般,人货流快,各忙各的。

    【注释】

幸运的是,圣母院最重要文物荆棘冠已被抢救,其他重要文物完好无损。而且,巴黎圣母院主体建筑结构基本得以保留,两座钟楼也未曾倒塌,建筑内部的石刻基本完好。

我们这帮外地落难人逃亡至此,眼中没有美景,心中只有忐忑不安,来此前途风险重重,朋友可找,只能暂时有个落脚点。

    ①渔火:渔船上的灯火。

另一个“收之桑榆”的是,全世界在为大火震惊的同时,顺便跟着历史学家的介绍,回顾了巴黎圣母院的“光辉”历史。“这座法兰西国宝级建筑的前世今生,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在历次毁灭与重建之间,圣母院其实从未真正倒下。”换句话说,“偶值大心离火宅”,全世界的慈悲心在一瞬间被激发出来。我们意识到:法国同样是多民族的历史悠久的国家,圣母院像我们的故宫一样弥足珍视。于是,对于灿烂的人类文明的保护意识油然而生。

以往的荣华富贵只觉是一缕烟云,风一吹就走了,带得些家人朋友来此,以后靠什么生活?我们能适应下来并好好的生存吗?

    ②姑苏:今江苏苏州。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巴黎圣母院是一个自14世纪以来耸立至今的世界遗产的独特典范。他的心此刻与法国政府和人民在一起——这话其实代表了公意。更不必说法国富豪帮助重建巴黎圣母院捐款的计量单位是“亿欧元”。

还有皇帝,还有一帮亲近的官僚,还有其他的平时的亲朋好友,不知他们又各自生死如何?哪些人死了,活着的又都逃到了什么地方?

    ③寒山寺:旧说在姑苏城西十里枫桥东。

同时,我们的“600岁故宫如何防火”的警钟开始长鸣,这都是亡羊补牢的好事。

惊魂难定,前途未卜,得失令人撕心裂肺,这秋冬的夜呀,霜打下来,寒彻肌骨,时间难熬,除了江中零星飘忽不定的船上的灯火,夜好黑好深好沉呀,愁绪不得了啊!!!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简析】

因此,那些幸灾乐祸的贴子实在与鲁迅“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胸怀无法作比也。

落魄身,寒夜中,飘忽江舟里,油将尽发着黄光的灯下,有感发如下:

   
这是记叙夜泊枫桥的景象和感受的诗。首句写所见(月落),所闻(乌啼),所感(霜满天);二句描绘枫桥附近的景色和愁寂的心情;三、四句写客船卧听古刹钟声。平凡的桥,平凡的树,平凡的水,平凡的寺,平凡的钟,经过诗人艺术的再创造,就构成了一幅情味隽永幽静诱人的江南水乡的夜景图,成为流传古今的名作、名胜。此诗自从欧阳修说了“三更不是打钟时”之后,议论颇多。其实寒山寺夜半鸣钟却是事实,直到宋化仍然。宋人孙觌的《过枫桥寺》诗:“白首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乌啼月落桥边寺,倚枕犹闻半夜钟。”即可为证。张继大概也以夜半鸣钟为异,故有“夜半钟声”一句。今人或以为“乌啼”乃寒山寺以西有“乌啼山”,非指“乌鸦啼叫。”“愁眠”乃寒山寺以南的“愁眠山”,非指“忧愁难眠”.殊不知“乌啼山”与“愁眠山”,却是因张继诗而得名。孙觌的“乌啼月落桥边寺”句中的“乌啼”,即是明显指“乌啼山”.

秦皇安在哉?万里长城筑怨

夜泊枫桥

美女未亡也,千秋片石铭贞

月落乌啼霜满天,

这是文天祥题山海关孟姜女庙的名联。

江枫渔火对愁眠。

的确,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哭倒长城的孟姜女可能要比皇帝的分量还重。孟姜女庙前殿有孟姜女像,满面愁容正在瞭望大海,那愁容凝聚着民间的悲剧意识。

姑苏城外寒山寺,

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姑让他饮“千红一窟”茶,喝“万艳同杯”酒,其实那力量比孟姜女的“哭”还差得远,因为大观园毕竟是“宫闱之下”,普及度不高的。

夜半钟声到客船。

当然,大家也明白,“哭倒长城”的不是眼泪,而是一种精神、一种寄寓丰厚的传说。

是不是只有寒山寺的深夜钟声伴着我的愁绪?是不是只有寒山寺的僧人还和我们一样没有睡去?是不是我应该像僧人样看穿看透这个世界,而摒弃世间名利,进入佛界达到忘我忘忧的境界?最坏无路可走时,是否要弃亲朋而去,出家为僧,去和他们为伴?

马克思说,大的历史人物与事件,总是两度出现,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喜剧。无奈历史上的“小人物”也会如此。孟姜女不是大人物,却是用眼泪完成了对于一个时代的哭诉。坐哭奔驰的女研究生则不同,他是操纵喜剧的胜利者。她这一哭后果严重到了瞬间“哭掉了汽车板块股票的137.25亿元”——西安那家4S店再不悬崖勒马,恐怕很快要“车股共讨之,车主共诛之”!

这夜呀,天空中的一点亮光一一弯月也落向西山,凌晨的霜下得厉害,寒水起寒风,伴着寒夜的黑暗,看不到尽头呀!!!

所以,道歉、换车、退费、旅游、补过生日……都是喜剧的桥段,大家誉为抖音的胜利、“微时代”的胜利、维权的胜利、弱势群体的胜利……

夜漫漫,何时有日起天亮温暖天???

由此而进一步引发众怒的“金融服务费”风波等等,其实仍然是喜剧的后续,一个全民狂欢的“屏幕”时代,“痛打落水狗”的网民们是不会“费厄泼赖”的。

盼盼盼,只望神灵保佑我们平安,来个华丽转身,再重开美好前程,过上一如既往的好日子。

更有意思的是,进入了“微时代”,就进入了“热点新闻反转”时代。在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喜剧之后,其实还有第三次,叫做“二次反转的悲喜剧”。果然,后续的后续出现,“万里长城筑怨”继续,而“千秋片石铭贞”的“消费者维权”形象再次被颠覆了:化名王倩的女车主,居然是一位欠款570多万的“老赖”!于是,“坐上奔驰撒泼”成了习惯动作,“维权”的“贞洁”被自打耳光了。接着就是网民开始又一轮的狂欢。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终于逃出来了,我们还活着,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平安可靠的好地方,我们要经得起挫折和打击,我们要有一个好的信念,好的向往,去等待终将到达的明天。

可以肯定的是,“反转的反转”也在蠢蠢欲动,“万艳同悲”,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对!一定要把这个“对”字理解对了!虽然,阁下错了也不要紧,我除了深表同情,并不打算追究任何责任,但这样难免有些对不起此诗的作者,我的朋友张继先生:

于是,似乎有必要复习一下孟姜女庙的另一对名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该联的读法断句有多种,可以随意组合,恰恰类似于舆情的海水与浮云同样变幻无穷。“最终真相”如何?期待“问询南来北往的客”。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

张继这首《枫桥夜泊》,写的是什么呢?大家都很清楚,是说他的那一叶破船,夜泊枫桥,然后他“对愁眠”。这个“对”字,很好理解,就是“对着”、“向着”。曹孟德“对酒当歌”,李太白“对影成三人”,韦应物“门对寒流雪满山”,等等这些“对”,也是此义。这样看来,“江枫渔火对愁眠”,即是诗人对着江枫渔火、愁绪满怀而难以成眠的意思。但是,实在说,这样就把张继的诗看的太扁了。

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

张继此诗,“对愁眠”是主旨,他“愁眠”所“对”的,岂止是“江枫渔火”而已!“月落乌啼霜满天”、“夜半钟声到客船”,全诗所有的意象,都是他所“对”才对呀!

这是清代著名的戏曲家、美学家李渔的名联。提起李渔,不必多说,近年来“蒙学”“国学”中兴,老老少少都已经知道他的《笠翁对韵》。写“对联文化”专栏,是绝绕不过“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的。

从月落、乌啼、霜满天到江枫、渔火,是由远及近,是实景眼见。再从江枫、渔火到城外钟声,是由近及远,是虚声耳闻。可以看出,“对愁眠”三字是全诗承上启下的关键,这三字是统领全诗的。这样,此诗便把远近、虚实、耳目相互交触,气象浑成。古人论诗,最重浑成。如果死在句下,仅把“对愁眠”板执的只放在那一句中来理解,未免割裂诗意,一地鸡毛,对不起张继。

李渔的家乡浙江兰溪,有一座叫“且停亭”的亭子,据说就是李渔命名,此联分列左右。或曰:它更像是李渔一生的注脚,不甘碌碌无为,曾经为名利在人生道路上奔波。同时又是一个能将大俗化为大雅的人,永远保持着浪漫而务实的生活激情——李渔想劝诫世人,在如果能够走到一个清静之地,不妨停一停,歇一歇。

张继此诗,意象的使用相当高明。诗人落拓江湖,本也生愁,对着那些意象,则更加愁而难眠。月落,天地陷入黑暗之中。乌啼,传来一阵凄厉的哀号。霜满天,寒意袭来,不仅冷身,而且寒心。(霜满天的景象,我曾经领略过:千缕寒气飞作雨,一天冷霜下如潮。铺天盖地,扑面而来……)江边的枫叶开始凋零,江上的几点渔火若暗若明,夜已深,寒山寺的钟声隐隐传来,诗人辗转反侧,四顾茫然,怎一个愁字了得!

无奈“世人攘攘皆为利往”,对于某些人,一旦“窥见商机”,“碌碌奔波”就变成了奋不顾身的载驰载驱。

意象是我国诗歌美学的灵魂,是核心价值所在。唐诗宋词,诗经楚辞,意象美学无所不在。现代意象派诗歌的倡导者、美国诗人庞德,直言他自己的意象派诗的开山之作《在地铁车站》,就是受到中国唐诗的影响,也许就包括这首《枫桥夜泊》。

且看与“火”有关的另一例新闻:4月17日,辽宁沈阳,网曝棋盘山发生山火。当晚,周边居民需迅速撤离,一公交车司机临时涨价到10元1人,当乘客提出质疑并录像时,公交车迅速甩客离开。公交公司称,当晚司机是接私活,属个人行为,已将司机停职。

张继这首《枫桥夜泊》写“对愁眠”,成功营造出了孤寂落寞的忧愁氛围,但诗中却有两种声音出现:乌啼、钟声。寒鸦噪,不灭寂而反增寂。寒钟鸣,不破愁而反添愁。现代心理学所谓“同时反衬”,诗人早有会心矣!

作为新闻系老师,笔者认为该新闻是“瘸腿”的,因为缺少必要的细节。首先,这次山火不是小火。省委书记副书记、省长、沈阳市委书记、市长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出动600余名消防人员、500余名武警官兵、225名森林防火专业力量、150多辆消防水车、公安警力3000余人、警用直升机2架、无人机6架、警用车辆500余台参与灭火。截至当日20点55分,已发射122枚火箭弹、燃烧64根碘化银焰条。“记者发稿时止,已转移涉火地区群众11500名”——这一切不可一句带过。其次,该公交车“临时涨价”的“当晚”是不是在营运时间之内?司机究竟是在岗当班,还是业余时间开着公车“拉私活”?如果纯属“个人行为”,则公交公司是不是有管理失职的责任?尽管有些地市的公交车已经“承包”给私人,但是能够随便开着公交车到处拉私活的毕竟寥寥。最要紧的是:这回是面对大火乘人之危,天良丧失不要底线。试问,对待这种无视乃至侮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径,一句“已经停职”能够搪塞得了吗?

再啰嗦两句。此诗“夜半钟声到客船”这句,如果放在诗的前头,就可惜了,显不出多高明,而以这句作结,顿时熠熠生辉。那种悠然情深、低徊留连的格调,让人以为后面还有好多诗句,真是言有尽而意无穷哦。

江枫渔火对愁眠。窃以为“溪山清静且停停”的规劝,对于“发火灾财”的黑心人是不适用的,因为其行径不无“反人类”的嫌疑。

在诗人如银汉繁星的唐朝,张继算不上出类拔萃。他之所以被后人铭记,乃是因为一首众口相传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诗写于安史之乱后,国家动荡不安,百姓颠沛流离,当了个小官的张继也被迫流浪。在深秋的一个夜晚,张继宿在姑苏城外枫桥底下的小船上,感受着江南水乡之夜的静谧幽美,自己却无处可去,颇有一种“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体会,不禁有感而发。

01密集的意象勾勒出江南夜景图

首句,诗人便接连甩出三个意象:将要落下的月亮、啼叫的乌鸦、冷寒的空气。值得注意的是,“霜满天”不是一种具体意象,而是诗人的感受:天气很冷。

月落时候,乌鸦开始啼叫。黎明时分,日出之前,最是寒冷。空气中带着彻骨的寒意,诗人即使在船舱中,也觉得“罗衾不耐五更寒”。

首句三个意象,已勾勒出江南秋景图的黑白轮廓,给人一种清冷之感。紧接着,第二句又描绘出三个意象:江枫、渔火、不眠的诗人,为这幅图增添色彩与细节。

江边成片的枫树隐隐约约露出轮廓,借着岸边渔船上跳动的灯火,依稀能看见枫树已红。原来江枫和渔火同诗人一样,伴着满怀愁绪难以入眠。

“对愁眠”,是指伴着愁绪入眠,即把江枫和渔火拟人化,实际写夜深难寐的诗人自己。也有人认为“愁眠”是寒山寺对面的山名,此句理解为寒山寺所在的山上的红枫和山脚下的渔火,对着对面的愁眠山。

其实,“愁眠山”与“乌啼山”都是因为张继的这首诗而得名的,弄清先后顺序,自然不会误解。

前面两句,六个意象,包含诗人所见(月落、江枫、渔火)、所闻(乌啼)、所感(霜满天、对愁难眠),画面丰富,动静结合。意象之密集,让人联想到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二者在意象的选择组合与诗意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短短十四字,写出了江南秋夜的静谧肃寒,反映出诗人羁旅在外的惆怅。

02倒叙手法写出愁思无限

月亮落下去的时候,代表着夜晚快要结束了,也就是说前两句描绘的景象,是诗人失眠一整夜后,在将近黎明时所见。

笔锋一转,诗人又猛地把思绪扯回半夜,开始写半夜的所闻。

夜静悄悄的,诗人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明天还要继续漂泊,前路茫茫,不禁心中空落落的,愁肠百结。

突然,几声悠远古老的钟声传来,那声音古朴而大气,庄严而肃穆,似乎还带着历史的回音与袅袅禅意。诗人听了,思绪万千,更加难眠。

在静谧的夜晚,一点风吹草动的声音都能让人印象深刻,何况是钟声,而且诗人还难眠,对钟声的印象就愈发深刻。

后两句都只写了夜半钟声,意象变得疏朗,情感却更进一步。

“夜半钟声到客船”以动写静,用钟声写出夜的静,钟声的幽远也暗示了不眠夜的漫长,将诗人心中的愁思绵延到无尽的远方。浩浩乾坤,朗朗天地,诗人竟觉得无处可去,长久的漂泊,让人身心俱疲,又怎能不惆怅?

夜半钟声,可谓这首诗的点睛之笔。将夜的静谧突出,夜的漫长延伸,极大地深化了诗人的离情羁思。钟声也让这幅秋景图变得有声有色,从静态图变成动态图。

三叶草以为,好的诗篇,不仅意象美,画面完整,更是情景交融,动静结合。而张继的这首诗,具备以上所有特点,难怪流传千年依然不朽。

“江枫渔火对愁眠“。是唐朝张继《枫桥夜泊/夜泊枫江》中的一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撇开其他句段不论,单就”江枫渔火对愁眠”这句里的“对”字,是什么意思。先来了解一下”对”字的释意。

“对”字在动词,名词,形容词,量词里基本都在,朝向,面对,对抗,左右,相互,对待,正确,配合,适合,成双,敌对,反对,建议里解释为多。

而这句诗词里的“对”字,该如何理解诗人的用意。反复权衡,也没有找到最理想的词来和“对”字。感觉有点别扭和不协调。

上查网资料权威显示这句“江枫渔火对愁眠”中的“对”字都是指面对的意思。是面对江枫渔火而是面对愁眠,也有点不太好理解。

既然是将这一句诗词单独拎出来论,可不可以广开思路。换一种思维方式来解读这句诗词中的”对”字呢?

我个人见解单单就这句“江枫渔火对愁眠”中的“对”字,应该有多种解释。是否可以解释为让多么美好的江枫渔火夜色风景来化解心中的愁绪呢?

“对”字,在这里句诗词里作对策,抑制或抵消来注释比较合适点。

以上见解纯属个人胡思乱想的歪理。不作学术讨论。

有似大“江”-去不收之水,有尖尖“枫”叶之树,有畅游“氵”,即“水”中那“鱼”,成
“渔” 字,还是真“火”热的、是用“心” 落足“火”力的去进入“禾”
田耕作成“愁”字,却也真音像那满满动感的“揪”字。是在睡“眠”中,还可能“对”什么
?祗有那以“寸”计的长阔度,还紧贴成“女”字下部的, 即那高度仿真的“又” 字,
也即是那关键的、女性独有的部位。我作为女的在这里真不好意思说出这是女性下体那-部份。

这诗人聪明绝顶了,居然透过句里每-个字的结构将男女鱼水之欢的“房事”,那“枫”呵,绘形绘声就连动感也具体描写出来。

是惊世之作,小心、不伤风化、无损大雅地用每-个字的笔划及个别部首堆砌成差不多千秋万世永不可破解的
“蒙娜丽莎”式的迷语迷围,也将汉字举世无匹的象型能力,透过醉如诗画的江河美景,用对比式
(那个“对” )将同样迷茫、如梦般
(噢那“眠”)的男欢女爱就这样用如神来的妙笔写出来。

如此极乐的动作还巧妙地用个“愁”字伪装起来,作者还怕我们在太闷的时候,在-片沉寂之中,-切器材都有了还傻傻的不知该怎样、做些什么去驱愁,如此用心良苦,在此不能不点赞。

《枫桥夜泊》绝句,是写旅人夜泊之愁。古今人释义繁多,多重考据。我认为:‘’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句,是写环境的寒凉寂寥的自然景色。‘’月落‘’,对尾句‘’夜半‘’,说夜深。‘’霜满天‘’是旅人由近及远视觉中天际之间霜意寒气袭人。下句‘’江枫渔火对愁眠‘’是拟人,江边枫树和江中鱼火朦胧中寂寥无声,仿佛在深眠。实际是诗人感觉的寂寥。一个‘’对‘’静中有动意,环境的静托衬不眠诗人愁的心动。‘’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是惆怅寂寥不眠的诗人远眺空旷寒夜中的寒山寺,耳畔在倾听传来的钟声。首句‘’乌啼‘’和尾句‘’钟声‘’呼应,突出静,无动则无静。‘’乌啼‘’在前两句衬托寂静(乌啼和钟声相比,声音是小大之比,只有寂寥空旷中才清晰听见乌啼),托起愁。‘’钟声‘’呼唤诗人,更让诗人愁意满怀。‘’寒山寺‘’和‘’客船‘’拟人呼应。前者动衬托后者静,更突出诗人旅途愁绪。这首诗反映了动荡社会中离人的愁绪。静动映衬,有声似无声。神来之意。

“孤篇横绝”的传世名篇

古往今来,仅仅靠一首诗,就流传千古的诗人其实并不是很多,以乾隆皇帝为例,纵使有一万首诗传世又能如何?大家记得的,无非是他那些刻印在知名景点上的“天下第×泉”的软广告而已。

要论一诗惊世、孤篇横绝,除了写出《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写《枫桥夜泊》的张继也算其中一个。但比起来,《春江花月夜》是洋洋洒洒的长诗,《枫桥夜泊》是仅仅二十八字的绝句。以画来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方,一个是泼墨长轴,一个是素淡小画。

《枫桥夜泊》字词其实非常浅白,也没有用到复杂的典故,上至耄耋老者,下到垂髫小儿,几乎无人不识。

而它的绝妙之处,其实也在这里——用二十八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汉字,烘托出了精妙绝伦、悠远难言的意境。

江枫对渔火,钟声传千年

回到题目上,我们把两个句子连缀在一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何解?

首先,他用蒙太奇般的高超艺术手法,在短短十四个字里,嵌入了六种孤绝又丰盛的景象——天边即将落下的月亮、水边树上啼鸣的栖鸟、浸透了秋意的漫天寒霜、江边的枫树、暗淡的渔火,以及,泊船上一夜未眠的那个“我”。

这几种景致组合在一起,说不出的精妙——月亮是沉默的,鸟鸣是回响的;枫树是悄寂的,渔火是晃荡的。一动一静间,唯有一个睁眼枯守到天明的人,怀着重重心思,在泊船里,一言不发地面对这一切,种种羁旅之愁,渐渐弥漫心头。

“对”字何解,很简单,一个巧妙的倒装——“我”面对江枫渔火,忧愁难眠。

愁到浓处,简直无从排解时,点睛之笔来矣——“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十四个字里,没有风景,只有声音了。

读者似乎也跟随作者,全然沉浸在这枯对风景的愁闷中时,寒山寺三更时分的钟声遥遥而至,它悠远、浑厚、有力,仿佛击穿了这一切,人生何其促狭,但天地空灵旷远。

所以,这一记钟响,不止久久回荡在河面,回荡在张继的耳边,也回荡在每一个读过这首诗的人心里,余音袅袅,一传千年。

“江枫渔火对愁眠”这句诗出自于唐代张继的诗《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诗写的是诗人在一个秋天的夜晚泊船苏州,看到江上渔火,听到寒山寺里传来的夜半钟声,触动了诗人心中的愁思,一夜无眠。

“江枫渔火对愁眠”这句即是写此景此情。“江枫”一般解释为“江边的枫树”,“江”指吴淞江,源自太湖,流经上海,汇入长江,俗称苏州河。“渔火”指渔船上的灯火。“对”是诗人的神来之笔,意思是“面对面”,诗人将“江枫”和“渔火”拟人化,赋之以人的思想和情感,既是“江枫”与“渔火”两两“相对”,也是“江枫”“渔火”与诗人“相对”,就像是两位心意相通的知己一样,内心那种淡淡的愁绪,使得“江枫”、“渔火”和诗人都相对无言、难以入眠。

类似的用法,还可见李白的诗《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

“对影成三人”中的“对”也有此种情感和意蕴。

说到诗名千古的张继,因为一声情真意切的长叹因祸得福,所谓诗人不幸诗家幸矣。

会选落第的张继功名无望,自然有失落的辛酸沮丧,也有怀才不遇的下平。比起信心满满的奔考之舟,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希望旅程,名落孙山的归乡之途,不免近乡情怯,真是月出嫌日短,无可奈何的忧伤,装满行囊无处安放。

这一夜乘舟南下的张继,在姑苏城外的枫桥停泊,不远处便是江桥。那里也有挽舟,两桥下的渔火在暗夜里相对,此明彼暗,此暗彼明。

引得夜难眠的书生望而兴叹:
渔火有伴,失意人却无友可言欢。恰若似李太白极致的孤独,”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愁绪满肠卧舱眠。

怎禁得夜半三更天,四野俱寂时,隐隐传来的寒山寺钟声,声声敲在恍恍惚惚的未眠人张继心上,忍不住掏出纸笔,含泪写下这悠悠愁绪:

《枫桥夜泊》

日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怎料到日后,张继不仅因之位列名诗人队伍,其诗光茫掩盖住了,同代唐朝大诗人杜樊川”暮烟秋雨”过枫桥的光辉,其人更胜过那风光一时,身后籍籍无名,年年皆有的状元倌,成为苏州寒山寺的第一代言……

(一花🌸一世界,金沙江的小闲鱼🐠元元,期待你的关注点评。)

唐代诗人张继所作的《枫桥夜泊》,是一首千古传颂的七言绝句,在创作方法上有很多值得学习之处。

就题目所述的问题而言,个人则有两个意见:此诗起承句的意象是统一的,也是连贯的,不宜将承句单独割出来讨论。再就是一句老话,诗歌是形象语言,尽量不要用逻辑思维去纠结一字一词,否则有很多句子都可能会解释不通,就正如此诗起句中的“霜满天”。李白说:“疑是地上霜”,霜从来都是在地上的,怎会满天呢?

所以,我们还是整首诗一起阅读:

月是一个思乡怀人的意象。作者将触月思乡之情景作了省略。直接从月落着笔,一开始便营造出空茫的意绪。

而只要我们细心阅读,便可发现,起承句的前十一个字,便非常高密度地聚合了五个夜半的意象。先是月落,上弦月起得早,在半夜时已经沉落了。光线的突然变暗,惊动起乌啼几声。而此时四周寒气弥漫,让人感觉繁霜满天。岸上的江枫树影,衬托出渔火几点……

作者对意象的选取非常细腻。我们透过几个意象便可感受到作者意绪的律动:

月落(所见)乌啼(所听)霜满天(所感),江枫(所想),渔火(所见)。这些意象,由所见起经历了一系列情绪律动后,又回归所见,是连贯的,反映了作者对夜半景色的一种感受,所以我在起文时说,不宜将承句单独抽出。

同样,我们也不应用逻辑思维为“对”字释义,承句中“江枫”本来就是虚笔,月落后,漆黑一片,靠远方几点渔火烛光,最多只能看到树的轮廓,不可能辩认出是“江枫”。所以我说是作者所想。

“对”字带有伴的意思,但古代诗人用字讲究“不露”。作者的用意,多是以起承句的意象组合作铺垫,映衬出其秋日旅途中的“客愁”。而这些意象与作者的情绪是交融的。所以如果一定要对“对”字作解,可解作契合、匹配。

最后顺便说说转结两句。刚说了此诗起承句的意象非常密集。但转结却用了两句写一个意象:“钟声”。可见作者对“钟声”的重视,其妙处有很多释本和答友有述,就不重复了。仅补充句,张继是以“钟声”作为诗眼的第一人。

在整首诗来看,江枫渔火对愁眠独具趣味,对字引人深思。

创作背景:作者是天宝十二年的进士,即公元753年;正直唐玄宗的晚年,与杨贵妃恩爱的日子。唐玄宗晚年多种弊端开始显现,而他却享受生活;李林甫、杨国忠当政,边关重值安禄山等人戍边。基本上都是一群无才且无德的人担任要职,国家怎能不动乱,况且这些人都比较喜欢“搞事情”,闲不住;尤其安禄山野心更大,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12月。积弊已久的唐朝,受到了一场空前灾难,从此辉煌不再,令人惋惜。

诗人张继也受到这场动乱影响,逃到江南地区,在姑苏城外一个秋夜有感而发写下这首诗:

叶泊枫桥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半夜钟声到客船。

诗人在诗中描绘了诸多意象,有月亮、
乌鸦、枫叶、渔火、山寺、钟声、客船等意境清远,寒冷凄切的羁旅之愁。

从以上意象中可以看出诗人所处在的环境是一个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机感。在这寂静的秋夜里,月光洒下,惊起乌鸦不时啼叫,月光像繁霜一样洒满大地;看着江边上的枫树和对面依稀的渔火使忧愁而眠。姑苏城外那寂静清幽的山寺,半夜敲打的钟声传到我羁旅的客船上来。

诗人强调的是眠,并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而眠。枫叶和渔火都是红色的,而自己所处的环境都是灰蒙蒙的;枫叶是静的,渔火是动的;枫叶是暗的,渔火是明的;一静一动,一明一暗,正是诗人此时此刻的心情。而对字恰恰表现景物的变化,更表现南北方的变化;一方是战火连天,另一方却是江南的幽静,形成强烈对比。

在安史之乱的年代,一切都是灰蒙蒙的,一切都是萧条的。诗人此时的眠是忧愁而眠,听到的钟声恰好就是在自己睡梦中听到北方传来的捷报,国家免受战乱,人民脱离苦难的期盼!

注:这首张续的《叶泊枫桥》的思想内容跟《荷塘月色》很相近,都体现了诗人不眠的焦虑和心情,有兴趣可以读一下大家。

(以上言论仅属于个人观点,还请留言讨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