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原现代教育学切磋丛书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丛刊2017年第3期目录

丛刊2017年第6期目录

设计了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的叙述、研究框架,即现代文学文献学本体的结构模式。而中国现代文学学科文献,还应包括原典文献传播过程中生成的对现代文学进行批评研究的二级文献,以及对这些批评研究进行再研究的三级文献。196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
1982年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华文学史料学会理事,中国近代文学学会理事。长期从事鲁迅研究和中国近百年文学史研究,近年来专心致力于中国新文学文献学研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研究》。鲁迅研究方面的著作有《鲁迅小说理论探微》(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现代文学视域中服饰交际功能研究

服饰是人类从蛮荒走向文明的一种象征与反映,并且从一开始便被赋予了蔽体御寒的实用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文明的迈进,中华民族的服饰演变也处于一个多变且多彩的过程之中。明末之前的“汉服”、清代的“旗装”等都成为历史的景致,从现代开始,民国时期的中山装与西装、20年代最为流行的旗袍、50年代流入中国的布拉吉、文革时期的草绿色军便装以及改革开放以来融入了越来越多外来元素的服饰等,也都无不显示着在时代的推手之下,服饰作为一种文化载体与外界折射的意义。其不再局限于蔽体的实用作用,而被赋予越来越多的展示与象征使命。因此,服饰的非语言交际功能在时间长河里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早在《周礼》中就有关于“服饰”的定义:“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辨其名物与其用事。设其服饰:王晋大圭,执镇圭,缫皆五彩五就,以朝日。公执三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缫皆五彩五就。”由此,在现实生活的层面上,“服饰”所包含的“衣服与配饰”的定义古往今来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更,但上升到文学意义,服饰在作品中除了能够体现出人物的社会地位,同时对于形象的设置与塑造、作家情感的表达与宣泄以及价值抉择等具有愈益重要的体现。尤其是现代以来,中国文学叙述更偏重于“诗骚”传统,从对外部世界的关注向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发生转移,服饰的非语言交际功能也愈益成为作品描写中一个重要的表述部分。

一、服饰与身体展示

服饰作为身体外观的一部分,它无时无刻不在向外部世界传递些讯息,甚至有古语曰:“女为悦己者容”。在张恨水《金粉世家》中,他以一种消遣性的手法描写高门富族的精致生活,必然对穿着打扮有着详细的描述。在第一回中,金燕西陌上闲游,“身上单穿一件蓝宝色细丝驼绒长袍,将两只衫袖,微微挽起一点,露出里面豆绿春绸的短夹袄。右手勒着马缰绳,左手拿着一根湘竹湖丝洒雪鞭。”几句描写,将金家少爷的纨绔、放浪以及其在金玉包裹中的生活展露出来,同时衣着的品味也将使得其飒爽帅气不言而自然明了。正是这样一位身边倚红偎翠,不乏丽质聪颖女人相绕的富家宠儿,面对冷清秋的素净雅致却是产生出一种自然靠近的情愫。在此,我们可以将冷清秋与白秀珠这两位年轻少女的装扮进行对照分析。燕西初见清秋时,她“挽着如意发髻,发髻里面盘着一根鹅黄绒线,……。身上穿着一套青色的衣裙,用细条百辫周身来滚了。项脖子披着一条西湖水色的蒙头纱,被风吹得翩翩飞舞。”,而在金凤举夫妇举办芍药会上,白秀珠则以这样的方式出场:“银杏色闪光印花缎的长衫,挖着鸡心领,露出胸脯前面一块水红色薄绸的衬衫。衬衫上面又露出一串珠圈。”相对于白秀珠们的艳丽夺目,冷清秋的淡雅素净可谓是让人眼前一亮,无意插柳却在燕西内心之中投影成了一片初春的甘新与阴凉,像是淡淡隐隐的远山、逐渐晕染开来的水墨,以其柔软的姿态在不经意的一瞥中让人顿感烟云弥绕,凭虚御风,可望而不可得。而白秀珠们的有意而为,像是一团粘稠的糖浆,终日以目而食终会有厌腻之感。可以说是爱情薄淡时,美人无不寻常,浓厚之时,情人无处不为美。一个是带着青春的朦胧美与纯良感,一个是故作成熟与性感的美媚感,因此,张爱玲在《穿》中说到张恨水“喜欢一个女人清清爽爽穿件蓝布罩衫,于罩下微微露出红绸旗袍,天真老实之中带点诱惑性。”这样的评价似乎也可以说明张恨水对于个人的审美倾向,甚至可以推测,金燕西对于冷清秋的一目倾心也带有着作者个人的主观选择。在四十年代,将服饰与身体描写融合到极致的当属张爱玲了。张爱玲不仅有着对服饰历史的流变与对女装审美的敏感性与独特性,同时在其作品中,服饰的描写也是时代风情的一道靓丽之处。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这样描述王娇蕊:“一件纹布浴衣,不曾系带,松松合在身上,从那淡墨条子上约略猜想出身体的轮廓,一条一条,一寸一寸都是活的。”,浴袍的松垮与随意之感很难给人以一种女性曲线美的视觉感官,但是在这种与“红玫瑰”情爱的朦胧阶段实际上却隐藏着一段性的暗示。“她穿着一件一地长袍,是最鲜辣的潮湿的绿色,粘着什么就染绿了……似乎做的太小了,两边迸开一寸半的裂缝,用绿缎带十字交叉一路路了起来,露出里面深粉色的衬裙。”在这种红绿相配的色彩对照之下,视觉、嗅觉与触觉的糅合,明显让人感受到的是一种强大的渗透力与无所不摧的感染力,带着一种活泼明艳而充满诱惑的旋律,在肆意的身体展览之中,“红玫瑰”的激情妩媚,鲜辣细腻都被深锁于脑海之中,带着一种慑人的强力征服了振保。张爱玲用一种对于色彩的敏锐来展现她对于作品中人物命运的思考以及独特的审美哲学。这种带有充斥感的“性”就像是“日本女性的和服敞开的领子里那一角后颈,要比西方的比基尼更撩拨人意。”

二、服饰与人物表达

服饰不仅是人体身体的一种展示,是“性”的一种隐喻与象征,同时作家们还通过服饰来表情达意,也藉以展示人物形象的设置以及命运走向的归宿。优秀的小说离不开典型人物,但是对于小说中人物形象塑造的独特性也是不容小觑的。用服饰来展现蕴含丰厚,使得各色人物如临眼前,在性格不同的穿着打扮中,又上演这一段段真情的哭喜欢悲,平凡生活的生死浮沉,体现出丰富的服饰心理。鲁迅的《孔乙己》中“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孔乙己一出场便是一种不伦不类的装扮,落魄文人卑己自牧的特质使得他不愿意同地位地下的短衣帮沦为一起,还带着知识分子落魄的穷酸气。“长衫”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但是“长衫”的孔乙己又不能像阔绰的“长衫们”“到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下喝。”身份上的窘迫性与模棱两可使得孔乙己处于社会身份认同中一种较为尴尬的夹层中,被悬置的感觉像是晚秋时分的叶子,苟延残喘着以为有希望却不知觉间早已被无情的排斥与抛弃。孔乙己的伤痕与惨白的胡子如同他的衣服一样是残破的,时代给予的伤痕熄灭着精神面貌的光芒,不断地沦落,直至消失再不会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鲁迅对于人物服饰的描写一般多与肖像描写搭配出现,两者相互映衬,相互补充与表现。《故乡》中对于闰土有两次直接的肖像描写。“我”将近年末初见儿时的闰土,“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经久未见,回到故乡再次与闰土相遇则是另一种情形:“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记忆上的闰土了……先前的紫色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对于儿时闰土的服饰描写虽然简洁,但却是在鲁迅作品多是带有悲怆凄寒色彩的服饰描写中,少见的带有一种温情色彩的一次描述。在此,我们对于闰土的形象可以进行对比。当童年闰土的“小毡帽”被岁月侵蚀为“破毡帽”,并且在瑟缩的寒风里只穿一件“极薄的棉衣”,在鲁迅未见到儿时要好的小伙伴之前,那些关于脖子上明晃晃的银项圈、雪地捕鸟、月下拿钢叉的少年闰土的回忆片段充溢着满满的乡情。虽然封建思想在这些年侵蚀了闰土的思想,以至于使他这次见面便称呼“我”为“老爷”,这让鲁迅以至于我们读者都心生痛惜。闰土穿着的变化实际上是思想上变化的一种外在折射,使得文本之中流露出一中淡淡的,迷惘的时代哀愁。相对于鲁迅服饰描写常与肖像描写搭配的内敛,张爱玲小说中的服饰描写更具有外张的特质,是一种明艳的张扬,张扬中带着荒凉与浓稠的悲哀。《金锁记》中曹七巧对季泽质问之后:“她睁着眼眼直勾勾朝前望着,耳朵上的实心小金坠子像两只铜钉把她钉在门上———玻璃匣子里的蝴蝶标本,鲜艳而凄怆。”曹七巧姿色尚还可以,只是命运的摸弄,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七巧命运的结局。她不断地魔化,对童世舫摆出鸿门宴之时,“一件青灰团龙宫织缎袍,双手捧着大红热水袋。”封建遗留的服饰与代表现代文明的红热水袋发生一种落后与先进、沉暗与骚动的强烈对比之中,将气氛调整到极度的不安界面,让人内心毛骨悚然,“通向没有光的所在”,服饰的不断变化也显示出曹七巧这个人物性情的逐渐妖魔化,身体枷锁的逐渐紧缩化,以及对外腐蚀的锐利化。对于服饰的描绘,张爱玲可以说将其成为“作者和小说人物身份、心理、性格与命运的外化,成为诠释人物存在的方式……在修饰人物,充当人类遮羞布的同时,又赋予新的生命,新的用途。”

三、服饰与历史变迁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历史,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服饰。社会历史的变迁也决定着服饰的不断演变,以及其在文学作品中的反映。在民国初期,时局动荡不安,在保守的价值观下有着保守的服饰审美。这时期的价值观仍然在传统的边缘游荡,摇摆不定,虽然有小部分的改动,但并未出现与传统的审美观相背离的现象。外来思想的涌入,中国的思想界产生大的翻涌,新的服装样式也会有出现,但穿着的人还是少数。在军阀混战时期,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启蒙以及长时间的深入,中国产生了相对自由的思想空间,人们社会价值观的改变,对于新新形式的接受能力也越来越强,服饰审美呈现出一种新的改观的局面。女学生们剪去长发,不再将身体被衣服完全的遮挡,在这个时期女性服装的一个转型便是引进西式洋装。在张恨水的《金粉世家》中对于我们先前分析的冷清秋与白秀珠的服饰中,我们能够明显看到国内传统的服饰改观,以及西洋服饰的装着在东方女性身上的展现。在金燕西的着装上可以看到男性们剪辫易服,在各种精美西装领带的装扮之下的新时尚。到了张爱玲写作的年代,上海作为我们透视中国社会的一面镜子,以其包容性与开放性,在近代服饰的变革中处于浪潮的位置。张爱玲出生在服饰不断变化的晚清时期,并且由于对服饰的挚爱,亲身设计并体验着服饰的独特审美。张爱玲毫不掩饰对于富丽堂皇的追求,在小说服饰描写中也喜欢用浓重的色彩在参差对照之中展现人世的喜悲。“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这种独特的人生哲学,体现着“贯穿生命不彻底的苍凉启示,对服饰的拿捏的确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界。”

结语

衣着装扮可以美化人们的外表,体现出人与人之间的独特性,在文学作品中除了体现人物的社会地位、职业等因素之外,对于作假的价值抉择、人物形象设置与命运归宿、时代与人物的审美等都是一种体现,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在一座座文字之塔中,是一种古典与现代的交融,这都体现着服饰的非语言交际功能,对于这种功能的理解将更利于我们对于作品的解读与分析.

作者:李笑南

阅读次数:人次

诗歌研究

文学史研究

研究;鲁迅;中国;徐鹏绪;理事;理论体系;文学史;学科;社科;硕士生

师范生对现代文学作品的研究

当前师范生在现代文学作品的学习中存在着不少问题,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他们对文本失去了兴趣,甚至有些反感情绪,由此给教学带来了一定困难。出现这种情形的主要原因是现代师范生的心离课本越来越远,这与大环境有关,也与课本选文有关。大环境中卡通漫画代替了经典名着,看电视上网代替了读书,学生的阅读对象、阅读性质和阅读心理期待与以往有了许多不同,他们中的不少人习惯于读图、听碟,游走于互联网,常常追求时尚,拒绝传统,他们眼中的现代文学作品单调乏味,内容古板落后,缺少时尚,缺少生气和趣味。另外他们还自认为所学的知识教小孩子已绰绰有余了,再多学点少学点都无关紧要。只是因为学校的硬性要求,他们才被迫留在了课堂上。如何从现代文学中挖掘出学生的兴趣点,让他们发现其中的可爱之处并产生共鸣,是摆在教师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如何解决这问题,可能有许多方式方法。现就本人的教学实践谈谈自己的做法。

1走进作者的情感世界,体会作家的心灵感受,把握作品的主旨

文学作品是作家用自己的情感和语言构建起来的个性化的精神世界,是创作者用自己的语言在艺术地描写生活,反映生活,表现个性化人生。任何一部作品都是作家的“自我”旗帜,其作品风格都与作家独特的生活经历分不开。引导学生了解作家的情感经历,可以大大缩短作家和学生的心理距离,让学生走近作家心灵,理解作家创作的主旨,真正理解作者在作品里表达的思想情感。鲁迅是现代文学史上的文学大师,曾经影响了几代人的精神生活。他的作品在课本中所占的比例较大,但学生却普遍反映说看不懂。这有学生自身的原因,也有教师方面的原因。以往我们总是仰头去看鲁迅,把他当做神一样对待,却没有把他当做活生生的现实人来看待。有人说,鲁迅的作品三十岁以后阅读才有滋味,这说明师范生的水平在理解鲁迅的作品时的确存在一定的难度,因为他们对当时的社会背景了解甚少,自己的社会阅历也不是多么丰富,这阻碍了他们的阅读理解,削弱了他们的阅读期待。这时候教师要做的就是引导他们改变自己的阅读结构图式,扩大他们的阅读经验视野,帮助他们去理解作品,使之产生共鸣。作者的心理路程就成了一个很好的切入口。鲁迅的作品是充满时代精神,充满理性的,他写人间的爱,写世道风情,与任何一个传统的作家都是不同的,他的作品似乎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和冷酷的情感方式,他把世间的一切都悲剧化了。这种风格的形成与当时缺少爱的社会有关,与他的哲学观念有关,更与他悲苦的情感生活有重要关系。过去学习鲁迅作品一般只介绍作者少年时的家庭变故对他的影响,极少提及他的情感经历,好像这些会有损于他作为伟大旗帜的人物形象,但实际上鲁迅对中国几千年封建礼教吃人的深刻思考,很重要的还缘于他早年不幸的婚姻生活。由于封建思想严重的鲁母使孝顺的鲁迅套上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枷锁,也造成了朱安悲苦寂寞不幸的一生,她的幸福、她的精神都被那个冷酷无情的封建社会吞噬掉了。对世人都充满宽容怜爱的鲁迅,面对命运多舛的女性总是深表同情的,对同样作为女人的朱安悲惨的一生不可能无动于衷,事实上他同样遭受着心灵的煎熬,朱安的不幸更加重了他的痛苦。正是由于命运的冷酷和莫测,使得鲁迅很早就认识到了生活的真实和人性的本质,面对以后的人生才少了一些幻想、多了一些从容。后来他虽然与徐广平结婚,但内心那种透入骨髓的阴影永远无法排除。由于爱情生活的不顺,他有更多的精力去关注社会、关注人生,从理性上去观察分析社会人生。《狂人日记》就是基于作者的这种强烈感受、深刻思考而产生的。当教师把这些相关内容介绍给学生后,学生很快就把握住了《狂人日记》的主旨,并理解了作者作品的风格特点。

2拓展联想,看作品的背景流向,把握人物性格特征

作品的背景包括作品本身呈现给读者的人物活动的环境,当地的风土人情,也包括作品所反映的那个大的区域的风土人情,还包括作者写作的原始冲动,带有“自我”深深的烙印,了解这些内容对帮助学生产生共鸣点同样有很好的效果。如学习《边城》,我们会看到“一群未曾被近代文明污染”的善良人:温柔文静、纯朴可爱、情窦初开的翠翠;安于清贫、恪守职责的外公;豪爽仗义、平易近人的船总顺顺;还有能干和气、痴情谦让的傩送和天保,甚至连那河边吊脚楼上的娼妓都值得信任,都轻利重义……他们个个热情诚实,人人均有古代君子遗风,在风景秀丽的小镇边城生活着。有着清幽的自然风光、纯朴的民风的边城成了作者心中浪漫的世外桃源。作品中“自我”无处不在。作者早年抱着对人生、新世界的热烈向往与追求,从荒僻、落后、封闭的湘西赶到大都市北京,可战乱的北京使作者看到了愚蠢、残暴、自私,甚至是虚伪、卑鄙,现代文明的背后只是堕落,这让作者怀恋自己的故土纯朴的自然、善良悠闲的山民。十八年后,他赶回故乡,却看到过去那种正直朴实的人情美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他不能让这唯一的美流走,他要留住她,要让美好的东西永恒存在,于是就有了美丽的湘西边城;他要挖掘边城山民身上那种优美、健康、自然的人性,他相信山民身上那种美好的东西,在过去有,在今天依然有,它是人类精神世界里不灭的火种,人类就是靠着她不断前行的。因而边城是作者“理想的建筑”的小庙,里面供奉着自己的人生理想、爱与美完美的结合,人与人肝胆相照。所以没有真实的湘西,就没有边城;没有作者的亲身经历就没有边城,作者正是结合这些向我们展示出边城人性的纯美、民俗的纯爱。教师向学生展示出作者最深刻最丰富最有个性的人生体验,引导学生用心体验、感悟作者的“自我”情愫,就会使学生了解作品的来龙去脉,有了一定的资料积累,对作品里的人物零距离接触,自然就容易产生共鸣,把好握人物的性格特征。

3挖掘作品具有现实意义的材料,加深作品的思想内涵

目前的大学生普遍缺乏社会责任感,缺少独立精神,他们不懂得关注社会、关注民生,一切以自己为中心。文学教学担负着重大的育人任务,要对学生加强人文教育,培养他们的良好品质。文学作品要想让学生产生共鸣,就要在加强语文能力培养的同时,联系学生的学习实际、现实生活,用文学指导生活。学生对课本不感兴趣甚至冷漠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阅读文本与学生的生活实际距离较远,难以引起他们的学习兴趣和求知欲望,教师应引领学生运用所学知识去关注社会、关注生活,积极思考人生。拉近学生与文本之间距离的有效方法之一就是分析作品时联系学生身边的人事或他们特别关注的现实问题,学生比较感兴趣,也容易对作品的人物思想产生共鸣。如学习叶圣陶的作品时,教师把作者的教育小说中体现的一些教育思想结合学生在见习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学生就非常感兴趣,认同作品意旨,自己也产生了许多新的想法,应该说收获颇丰。再如学习《箓竹山房》,作品中的二姑姑因为偷食禁果而付出了一生幸福的代价,她抱着丈夫的牌位结婚后,过着孤苦凄惨的生活,表面上心如死灰,但潜意识里仍然表现出对异性的特别渴望,这些表现对于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来说是极其正常的,但吃人的封建礼教却用种种绳索钳制住了她的灵魂,使她只能过着一种非人性的生活。教师在引导学生把握作品意旨的同时,联系学生的早恋问题,从正面和反面引导学生如何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形成一种健康的观念,利于他们以后的正确发展。同时教师还要结合作家作品引导学生理解时代精神。如现在国家倡导建立和谐社会,学生也较感兴趣,教师就可适时加深学生对人物性格的理解。在学习戴望舒的作品时,介绍到他小时因为身体的缺陷而受到他人的讥讽嘲笑,从而形成了他内向、自卑、偏执的性格。我们就要就此教育学生应正确看待别人的不足,不能嘲笑,更不能打击。嘲笑别人身体的不足正说明自己心理的不足。我们要做的是尊重他们,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如果生活中大家对那些“马家爵”们,平时多些理解,少些讽刺,多些帮助,少些刺激,时间长了,他们内心的冷漠、积怨就会被彻底融解,那些惨剧的发生率也会大大降低,因此教育学生要与他人和谐相处。作为准老师们的师范生们不仅要学会理解自己的同学,更应该学会理解自己将来的学生,对那些性格内向的学生更该多些关注关心,要让学生能够在一个和谐的环境里健康成长,这样就实现了语文教育要培养学生知道人、了解人,最后达到热爱人的这一目的。

4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使其感到成功的乐趣,扩大共鸣处

由于经验、遗传等因素不仅造就个体生理特点差异,也表现出个体能力、气质、性格思维等差异,其差异决定了作家作品风格的不同;同样,个体差异也使学生具有了不同的心理结构和知识结构,不同的学生喜欢不同的作品,就是相同的作品不同的学生也有着不同的认识和感悟。学生对自己喜欢的作品由于自己的心理或知识结构与作者的相同或相近,作品就比较对“口味”,容易产生共鸣,所以文学教学要追求共性,更需要张扬学生个性,这也符合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要珍视学生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的要求,因而文学课应采用开放性的课堂形式,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对有些课以采用师生共同讨论为主,巧妙利用学生的探究意识,把课堂演绎为激扬个性,彰显精神的摇篮,在师生思想的不断碰撞中,使学生不时闪现出来的智慧火花,照亮课堂。教师对学生的独特感悟要及时肯定,这样既能促进他们思考的积极性,还会大大提高他们的自信心。因为教师的肯定代表着一种“权威”的认可,学生得到承认就有了成就感,有了成就感就会使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自信心得到极大地增强。另外,同学之间的心理和知识结构有很多相同之处,彼此间的感悟也很容易被理解和认同,这又能很好地促进同学之间的互动。如在学习《迟桂花》时,讨论中大部分学生都认为从翁则莲在郁先生面前的表现可以看出她是位单纯善良的女性,但是有位平时发言并不积极的学生却发表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已婚的则莲面对异性的凝视和碰触而“无动于衷”显得不可信,这不符合人性,并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教师及时给予表扬,她显得很得意兴奋,此后再上讨论课时她总是踊跃发言。她的表现也带动了其他同学的积极参与,很好地活跃了课堂,提高了学习效率。总之,要增多师范生对现代作品的共鸣点,教师不论采用什么方式方法,总的原则都要从学生的心理规律、学习规律出发,把文学的知识性、时代性、趣味性、现实性结合起来,激发学生的兴趣,提高他们的阅读能力和欣赏能力。能力提高了,他们就能很好地把所学知识纳入自己的知识系统进行自我建构,因而容易悟到文本之旨,从而使自我价值得到体现,个性得到张扬。由于他们能真切地体味作品,所以就容易从作品中找到共鸣点了。

作者:刘世芹 单位:济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阅读次数:人次

胡适与新诗节奏问题的再思考………………………………………………………………………………李章斌

论文学的“当代性”/陈晓明

图片 1

开放的现代意识与严肃的左翼立场——论艾青早期诗歌中的巴黎书写…………………………………左怀建

论当代文学研究的知识学养问题——基于文学史料的一种考察/吴秀明

作 者:徐鹏绪著;

追求“含蓄”之美——吴奔星诗论与《小雅》时期诗作合论……………………………………………苗珍虎

村庄中的文书行政——以土改和合作化小说为中心/孙晓忠

责任编辑:任明

文献史料研究

论“典范土地革命叙事”接受与传播的内外机理/阎浩岗

出版时间:2014年08月

中国现代文学校勘实践与理论建构…………………………………………………………………………金宏宇

“现代文学”、艺术自律与重述“先锋”的可能性——“先锋文学”的谱系学考察/练暑生

I S B N :9787516146156

“知白”的《回忆闻一多》考读……………………………………………………………………………龚明德

“地下文学”的精神资源再议——以赵一凡及其书目为中心/李建立

所属丛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一个新文学作家的爱与憎——新辑徐玉诺集外诗文述略…………………………………………………邓小红

陈映真研究

印 张:41(平装 ,640页 ,16开 ,732千字 )

唐弢书话的版本变迁和学术价值……………………………………………………………………………宫 立

今天我们为什么纪念陈映真?/赵稀方

内容简介:

四个社团刊物和一个诗人群体——南方学院诗人群的诗路历程…………………………………………马正锋

战斗与导引:《夜行货车》论/赵 刚

本书借鉴我国传统和西方现代文献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的理论方法,建构了由“总论”、“本体论”、“功能论”构成的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理论体系;设计了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的叙述、研究框架,即现代文学文献学本体的结构模式。本书认为,1917年—1949年所产生的新文学作品,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原典文献。而中国现代文学学科文献,还应包括原典文献传播过程中生成的对现代文学进行批评研究的二级文献,以及对这些批评研究进行再研究的三级文献。本书将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各级次、各类型的重要文献,按一定的逻辑层次关系,构建成一个有机的开放的文献谱系。本书对各级文献和每级文献中不同的文献类型的特征及其文献价值,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精当的评述。

没有人知道你心中的大海——象征派诗人侯汝华生平考…………………………………………………吴心海

分裂时期的民族诗学——陈映真文学批评印象/熊 辉

作者简介:

鲁迅研究

作家与作品

徐鹏绪,男,1945年8月生于山东胶南市。196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1982年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华文学史料学会理事,中国近代文学学会理事。长期从事鲁迅研究和中国近百年文学史研究,近年来专心致力于中国新文学文献学研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研究》。鲁迅研究方面的著作有《鲁迅小说理论探微》(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

彼此在场的读与写:1907年的周氏兄弟……………………………………………………………………孟庆澍

背向生活的理想主义者——论顾城与海子/陈 昶

鲁迅早期思想中的“美术”观念探源——从《儗播布美术意见书》的材源谈起………………………张

亲情与政治隐痛纠结下的《傅雷家书》/郭剑敏

论1930年代鲁迅与日本佛教界之关系——从日本镰仓圆觉寺的两棵鲁迅赠树说起……………………陈力君

文献史料研究

作家与作品

冰心手稿藏身日本九州大学——《春水》手稿、周作人、滨一卫及其他/[日]中里见敬

早期革命文学的革命暴力叙述困境——以阳翰笙的小说创作为例………………………………………翟

鲁迅著作中有关贵州人物与史实论析——兼及两种《鲁迅全集》相关注释的指误/杜国景

关于《腹地》文本命运的美学思考…………………………………………………………………………邹 华

从新发现的两篇佚作论施蛰存早期创作/徐晓红

湘西世界:沈从文笔下的他者建构…………………………………………………………………………周子玉

书 评

“革命”与“身体”的“20世纪中国女性史”——重读《玫瑰门》……………………………………梁盼盼

评陈福民《批评与阅读的力量》/徐 妍 任 慧

郑小琼诗歌的生态诗学表征与政治话语诉求………………………………………龚浩敏、刘继林

评李怡《作为方法的民国》/康 斌

论《江南三部曲》的“乌托邦”反思………………………………………………………………………姬志海

评魏韶华、韩相德《中国现代作家研究在韩国》/王金胜

王跃文官场叙事中权力的伦理形态…………………………………………………………………………龙永干

评谭桂林《现代中国佛教文学史稿》/彭继媛

书 评

王富仁先生讣告

一个人文学者的关怀——读王中忱著《作为事件的文学与历史叙述》…………………………………吕正惠

编后记

编后记

主编:李敬泽 丁帆 邮发代号:2-667

声 明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

本刊已许可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在中国知网及其系列数据库产品中以数字化方式复制、汇编、发行、信息网络传播本刊全文。凡向本编辑部投稿,即视为同意我刊上述声明。所付稿酬包含网络出版稿酬。

邮编:100029
投稿邮箱:ckbjb@wxg.org.cn

主编:吴义勤 温儒敏 邮发代号:2-667 投稿邮箱:ckbjb@wxg.org.cn

电话:010-57311619/57311618

编辑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