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说两句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论文>>正文

这部剧算是刷新了我对韩剧的认知,案情环环相扣,跌宕起伏,看完一集就想下一集,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啊。对于人性、社会、情感等都做了较深入的剖析,与现实紧密相连,引人深思。又加入奇幻的成分,新奇的同时又给剧情添了很多层次。节奏可以说是相当紧凑了,就是最后两三集略显拖沓,闪回过多。作为悬疑推理剧,每一个坑都填得算是很完整了(小bug就不计较了),最后还形成一个完整的环,也是很难得了。剧情结尾是个开放式的,临了还给观众挖个坑,只能靠自己脑补了,不过这样悬而未决的非大团圆结局应该才是真正适合这部剧体质的结局。最后,我要吐槽一下李帝勋xi的演技,也许并不是他演的差,只是在另两位主演的演技光辉下,他有些时候演的实在让人捉急,表情和情感层次都不够明确,让人都忍不住出戏了,搞不懂他表现的是什么状态,看来还是需要磨练啊。总的来说,这剧给四星半吧,留半星做进步空间,期待还能有更好的。

1 没搞明白 聂隐娘没有杀田季安 为什么接下来 田就要杀她的爹
田的大老婆为什么要杀隐娘 为什么又没杀

略说古代文学的点拨教学方法

1、知人论诗

在讲解杜诗时,我引领学生还原杜甫漂泊西南的辛酸,感受他的饥饿,他的丧子之痛等等,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明白“丛菊两开他日泪”一句包含着怎样复杂的情感。这样一来,学生怎能不被打动呢?同样,我们要了解陶渊明生前的物质生活多么困窘,官场生活多么不如意,在了解了精神的困境和现实的惨淡对他的双重压迫后,我们才会觉得“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十个字包含了陶渊明多少辛酸和无奈,在毅然决然之下又隐藏了他怎样的不甘心。还原诗人自身的情感、经历,并关注作者所处的时代对他创作的影响。众所周知,系统介绍是点拨指导、鉴赏诗歌的基础和前提条件。我在介绍作者时,一般不会一带而过,而是作些详细地讲解,包括一些细节。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深入到作者的内心,从而理解作者的情怀,进而形成共鸣。我们如果不能还原作家的生活经历,对作家作品的理解就只能是片面的,以偏概全的。

2、展开想象的翅膀

用自己的语言或者用简笔画来勾勒画面。古典诗歌中的景色描写或情境描写总是能够表现出勾人心魄的美。在教学中,我们要善用点拨,巧用点拨对重点和关键词句作点化、指引,找到切入点引导学生展开想象,进入到作者塑造的意境中去。点拨是引导学生领悟古典诗歌意境美的关键手段,通过点拨,教师引导学生进入到作品意境中去,感受古典诗歌之真,体悟古典诗歌之美。记得我在上《归园田居》的时候,先是请会画画的同学上黑板用线条勾勒陶渊明笔下的田园风光,然后再请同学用自己的语言加以描绘,进行点缀。这一环节学生不但体会到了田园的静谧之美,更体会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想象之美,同时对陶渊明的生花妙笔也是敬佩非常。

3、化抽象为形象

如果和美产生了隔阂,学生就很难产生学习的兴趣。这时,我们可以借助多媒体技术进行点拨,给学生一个直接的刺激,引发他们的思考,增加他们的情感体验,这样既能“激趣”,也能“得趣”。例如,有些诗歌的画面感很好,非常适合我们用画面去展示,《沁园春·长沙》就是一例。当“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画面在屏幕上出现时,同学们一下子就被画面上色彩热烈、鲜艳欲滴的壮美秋景吸引住了,仿佛顿时豁然开朗,原来秋天可以如此之绚烂,可以如此之华美!与此同时,对毛泽东的诗歌也产生了探究的兴趣。

4、将心比心

自己动手才能更加深刻。诗歌的巧妙之处,往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冷眼旁观或详写笔记都很难感受真切,所以有时我会让学生仿效“香菱学诗”,自己动手写作古体诗。我认为只有当他们拿起笔却又落不下去时,诗歌的灵巧之美才会让他震撼。如果他落下笔来,那更值得欣慰,因为那样的学生会更热爱诗歌,这时老师适当加以点拨,那就会给学生打开一扇门,一扇通往他们个人诗歌王国的门。总之,我认为古典诗歌教学不能仅仅服务于考试,不能仅仅局限于字、词、句,我们的目标应该更远,应该去接近,去触摸诗歌的本质美。当然做到这一点,需要老师的勇气,更需要正确的点拨教学法。如果我们真正做到这些,即在古典诗歌教学中不那么急功近利,运用点拨尝试着返璞归真,那么或许诗歌这种文学体裁会在我们这个古老的诗歌王国再获新生。

作者:张艳萍 单位:湖南师大附中

阅读次数:人次

略说古代文学的精深

一、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与地域文化的深化

古典文学教学中对地域文化与文学的关注和强化,又深化了地域文化的研究。许多古典文学作品因不同地域地理因素及人文因素的影响而呈现不同的风格面貌。如王水照先生所言:“环境对于学术文化、文学创作的影响,乃是不争的事实。而在构成环境的人文的、自然的或两种交融的诸要素中,区域的人文性文化对文学活动的影响常是最直接、最显着的。”[4]地域文化与文学不仅影响着历代生活于其中的古典文学作家,也在不断地触动着今天生活于其中的人们。在古典文学教学中融入地域文化与文学,让学生意识到自己生活于其中的土地曾经是怎样的人杰地灵,文学作品中关涉地域文化的山川胜境、故园乡情、人文典故,无不激发起学生对于与自己密切相关的地域文化的兴趣与热爱。这些地域或是学生自己的乡园,或是学生熟悉的旅游胜地,或是学生读书学习的地方,如果在教授古典文学的过程中把这些与地域相关的文化文学知识介绍给学生,让学生真切地体会到自己所熟知的地域尚有如此丰厚的文化内涵,有如此多的文豪墨客、名作名着、古迹遗址、典故传说等等。这种地域文化与文学所带来的亲切感消减了古典文学与当代学生之间的时空距离感,从而激发起学生学习研究的兴趣,这既是对古典文学的有益改革,同时也是对地域文学研究的深化。以山东齐鲁文化为例,齐鲁大地胜境无数,山灵水秀,《战国策·齐策》载苏秦说齐宣王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渤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齐车之良,五家之兵,疾如锥矢,战如雷电,解若风雨,即有军役,未尝倍太山、绝清河、涉渤海也。”

二、古代山水

生活于其中的齐鲁文人受齐鲁山水之滋养,更是在其诗词文赋中抒写着他们在家乡诗意的栖居生活,并对自己的乡邑文化充满了认同感和自豪感,他们不仅徜徉于齐鲁山水之中,亦深受齐鲁儒家文化之滋育。随着近来地域文化研究的深化,可以归纳总结相关的研究成果,运用到古典文学教学中去,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依据高校所在地的地域文化资源开设地域文化文学选修课程,这既是对古典文学教学改革的有益探索,也是对地域文化与文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化与拓展。四、中国古典文学教学对当代教育思想的启示中国古典文学教学不仅以其丰厚的人生意蕴给读者提供积极的精神力量,且其中又有内涵丰富的人文道德教育思想直接给当代教育思想以启示。诸如古代文人的成长求学经历与学生的自我激励教育;古代家族文学中的家族教育与当代家庭教育;古典文学中的德育思想与当代学校德育教育等等。古代许多文学家在治学过程中刻苦勤奋,孜孜不倦,如孔子韦编三绝;公治长不耻下问;苏秦刺股苦学;董仲舒治学三年不窥园;欧阳修在贫困中以荻画地求学;陆游满屋书籍,营造书巢,苦读其中;宋濂不避苦寒,冒雪访师;蒲松龄于路边搭建草亭,几十年如一日搜集异闻趣事,终成辉煌巨着《聊斋志异》;袁枚抱持“书非借不能读”的求学态度,勤勉治学……先贤们的品行与治学精神为当代大学的自我激励教育提供了正面教材和前进的动力。家庭教育在历代教育体制中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古代如此,今亦如是,古代许多文人出身文化世家,在他们成才的过程中家族教育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十八世纪法国杰出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论及中国社会时说:“礼教构成了国家的一般精神……这个帝国的构成,是以治家的思想为基础的。”

三、文学与治国

治国之人才,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家族教育的保障。古代文化世家的家族教育思想对当代家庭教育多有启示,陈寅恪先生言及中国文化家族的特点曰:“夫士族之特点即在其门风之优美,不同于凡庶,而优美之门风,实基于学业之因袭。”[封建文化家族非常注重家学门风的保持和因袭,文化世家的族规家训大多以儒家礼仪规范为家族教育的核心内容,小而言之以“孝悌”与“节义”传家,大而言之,以“忠贞”与“济世”兴邦,其教育思想中因时代因素不可避免地有着消极的思想成分,但许多教育理念又对今天的家庭教育深有启示。文化世家对家族成员的教育极重个人素质,把以孝悌为核心的德育摆在极为重要的地位,认为孝为“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先由血缘亲情的孝悌,进而扩大为乡间邻里的和睦,又扩大而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博爱、仁爱,孝子亦遂修炼而成国之君子、贤臣,封建时代士大夫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想亦常在这样的教育进程中实现。在当代大学生德育工作亟待加强的今天,古人对于个人品行修养的重视值得后人借鉴。古代文化世家家族教育又非常重视母教,所谓“人子少时,与母最亲。举动善恶,父或不能知,母则无不知之,故母教尤切”。“母不取其慈,而取其教。”这也启发着当代身为父母的人,尤其是与孩子接触最为密切的母亲,要尽力做到以身作则,多与孩子交流沟通,而不是把孩子单纯交给学校,就轻易放弃了教导的责任,不仅要做好慈母,更要做好孩子的德育老师。在古典文学教学中有意强化德行教育,把德育和人格塑造相结合,必有益于学生塑造起健全的心理和完美的人格。

作者:冯海江 单位:四川理工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

古代文学幻境说研究

一、中国古代文学中幻境的美学特征

幻境是一种特殊的艺术意境,是中国艺术中别具神韵的审美境界,尤以那些想象神奇、意动九天的诗歌和小说幻境最为集中地阐发了幻境美学之特征。

非实冥空———意中之意、境中之境

中国山水画讲究以幻悟真,以幻启真。苏轼云:“安石作假山,其中多诡怪。虽然知是假,争奈主人爱。”主张在幻境中体验生命的真谛。幻境不是客观存在的实体,而是艺术家心灵境界的呈现,它所描绘的情境要么借鉴于神话,要么发自于内心,不受时空的障碍,创造出一种现实不能出现或不能实现的人生过程。这种“意境”体现得最多的就是诗歌和小说。王维虽然以“田园诗”名扬天下,但在他的着名诗篇《桃源行》中,以陶渊明《桃花源记》为蓝本,描绘了一处诡奇、梦幻的世外桃源。最擅长以“象”化“境”的诗人当属“诗鬼”李贺,杜牧在《李长吉歌诗叙》中说,李贺诗“盖《骚》之苗裔,辞或过之。”认为尽管李贺诗中不少意象,“鲸呿鳌掷,牛鬼蛇神,不足为其虚荒诞幻”,但“求其情状”,例如在看他的《浩歌》中扪心拷问“王母桃花千遍红,彭祖巫咸几回死?”又说“漏催水咽玉蟾蜍,卫娘发薄不胜梳。”诗中各种意象应接不暇,有的采自神话传说,有的采自历史故事,有的是现实生活的折射……诗人将所有意象作了打破时空秩序的“蒙太奇”式的组合。曹雪芹的《红楼梦》可以说是中国梦幻艺术的又一典范,众多想象的意象,亦幻亦真,使整部作品处于一个如幻如梦的境界之中,用一种浪漫的近乎神秘的笔调展示出人世的苍桑巨变,显示了人生中美的东西被践踏、被毁灭的现实,展现了一出女性和人生的大悲剧。青埂峰下的顽石既是这人生悲剧里的见证人,也是参与者,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跛足道人、癞头和尚实际上就是作者的代言人,作者借他们之口用一种荒诞的手法传达了对人生深邃的感悟和感叹,以及饱经富贵与浩劫之后的那种无可奈何的豁达。

即真即幻———行而无常、法而不空

中国传统之儒家,在学术思想上讲“经”讲“常”,以为天不变则道不变;但在立身治国上,则纯粹是针对人生生活面,所以讲仁义礼智信,讲诚正修齐治平,而不谈生前,不论死后,既无天国信仰,也不相信有来世,唯一确实掌握者为其现前自身之生命。这种观念,使中国人成为纯粹的现世主义者。然而岁月无情,现在转瞬即化为过去,万岁赓替,虽圣贤亦然。求长生而长生不可得,求及时行乐纵情声色而乐往哀来。我国文学史上最早的伟大诗人屈原亦早有感叹:唯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往者吾弗及兮,来者吾不闻。曹子建的“天地终无极,阴阳转相因,人居一世间,忽若风吹尘。”陶渊明的“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处处皆显示人生无常苦短之恸,故令霸气逼人的曹孟德亦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无多……”之慨。被列为我国四大奇书之一的《红楼梦》,根本上也就是透过贾府人物的兴亡盛衰,表现人生若梦、世事无常的道理,字里行间佛家思想流露无遗,曹雪芹在第五回即安排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事,警幻仙子显示金陵因果名册,演唱十二曲红楼梦,暗示出生命的虚幻无常,与命运前定的因果观念: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巳尽;冤冤相报自非轻;分离众散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徼律;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述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不落有无———元而不盈、通透达心

佛教东传以前,中国本土原也有类似思想,但却与佛家所云大相迳庭。大抵言之,儒家讲的是“天道福善祸淫”,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此种将人事因果归之于天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说法,往往令人有一种天威难测、捉摸不着的感觉,故而对儒家此种说法的确实性与周遍性,颇有商榷之余地。佛家之果报思想则不然,讲的是生死轮回、三世业报。生死乃人生之大事,生从问来?死归何处?大圣大智之若孔子者,对此问题,尚仅覆之以“未知生,焉知死?”遑论其余?而佛家轮回之说,非但解决了生死的问题,也为果报之说做了一圆满之答复,因为“命系于业,业起于人;人禀命以穷通,命随业而厚薄。厚薄之命,莫非由己。……”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小说发展史上看出这种趋势:在《红楼梦》中曹雪芹用梦来表达他痛定思痛,不能消除的悔罪意识;用梦来承载他“千红一窟”、玉石俱焚的悲剧意识;用梦来寄托他怀金悼玉的泛爱意识,这三重意识,“构成了作者心灵广袤、深邃的、奥秘无穷的内宇宙”。

二、幻境之说的原始生命观

应该说,中国幻境之说或者说古代神话过早过多地被历史化,以屈原《离骚》中对于鲧描写为例,“鲧婞直以亡身兮,终然夭乎羽之野。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纷独有此姱节?”王逸注谓“禹治洪水时,有神龙以尾化地,导水所注当决者,因而治之也。”洪兴祖补注引《山海经图》云“犁丘山有应龙者,龙之有翼也。……夏禹治水,有应龙以尾画地,即水泉流通。”此应龙与禹的密切关系印证鲧化为龙的神话。另外,《天问》谓“伯鲧腹禹”,这不是现代人理解的父子意义,甚至不仅仅是鲧的腹中生子的奇异,这是鲧的直接复活。不管是黄龙,亦或黄熊,还是禹,都是鲧的新生命。当然这些又非完全偶然:禹继承鲧治洪水的心愿和神力,龙与鲧初生时的称呼“白马”关联,《周礼•夏官庾人》记“马八尺曰龙”,天马化龙,也就十分自然的事了。后来的应龙更是在治水中频频现身,透出鲧义不容辞的治水热情。它们属于鲧的生命图腾,而这图腾不是简单的崇拜或是奇异的幻想,在原始生命观中,它们是“互渗”的。法国学者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中写到“在原始人的思维的集体表象中,客体、存在物、现象能以我们不可思议的方式同时是它们自身,又是其他什么东西。它们也以差不多同样不可思议的方式发出和接受那些在它们之外的被感觉的、继续留在它们里面的神秘的力量、能力、性质、作用。”

中国神话中正包蕴着这种原始生命观。如果我们忽视了这一点,就会轻易陷入神话历史化以后的许多“理性”解释而曲解神话的本意。如果说《离骚》中记载的神话仅仅是原始生命观的萌芽,那么明清小说则将这种原始生命观发展成熟。例如,《西游记》中一段“众僧议论佛门定旨,上西天取经的原由……三藏道‘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我弟子曾在化生寺对佛说下誓愿,不由我不尽此心’”。这些来自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传说,都揭示了原始生命观中神秘的互渗律和生死循环、磨炼复生的信仰,然而平心而论,在《红楼梦》确实将这一思想诠释得最婉转曲折、深辟入里却又自然生动、逼真如实。例如在书中,通灵宝玉历此半生,再非初始“自悼自叹”的未用补天石,他与空空道人讲:“历来野史,或仙修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至若才子佳人等书,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至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竟不如我这半生亲睹亲闻的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所有书中之人,……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反映、继承、传递了古人朴素的原始生命观,而这些智慧的感受,灵性的领略,也不仅仅属于原始人,也属于整个人类的永恒的、共通的生命感受。

三、幻境之说的哲学渊源

儒家讲究“子不语怪力乱神”,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孔子出,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实用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说,俱为儒者所不道,故其后不特无所光大,而又有散亡。”而随着佛教东渡,佛教无常思想透过文人的彩笔,与中国原有的思想相结合,再搀和当时社会上道教的色彩,进而做了更深入、更彻底的探讨与发挥,为中国古代文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透过佛陀的睿智与高僧大德的西行求法,佛教的东传,带来了“万法皆空”、“诸行无常”的观念,这是何等的深入、彻底,而又是这样的震撼人心,非但更强调提醒原有人生苦短之观念,更充分地开拓刺激了中国人的哲学视野,在文学作品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对无常不再只拘限于人生苦短之一点上,而趋于“诸行”无常、“万法”皆“空”上。在唐代的传奇小说中,如沈既济的《枕中记》,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以及清朝蒲松龄的《续黄粱》等,都是将人生数十年之种种遇合,浓缩到一场梦的短促时间内,来描写功名富贵以及人生之幻灭,如昙花一现,空而无常。如《枕中记》结段有言:生蹶然而兴曰:岂其梦寐也?翁谓生曰:人生之适,亦如是矣!生怃然良久,谢曰:夫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丧之理,无生之情,尽知之矣。

自此,由唐诗宋词发展到明清小说,佛教“无常”思想对于文学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吴承恩的《西游记》、陈仲琳的《封神榜》,还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都将这一思想发扬光大。特别是在《红楼梦》中,对于“一僧一道”和“经幻仙姑”、“太虚幻境”的描写,虽然篇幅不多而且写得恍惚迷离,巧妙地表达了作者对社会、对人性的深刻思考,产生了特别的艺术效果。

阅读次数:人次

2 老和尚用的是什么法术 顷刻销魂蚀骨 老和尚跟大老婆什么关系

3 隐娘救父返家途中 父亲说 当初不该把你送给尼姑 可以看作本片的一个题眼
可能全片就是为了最后父亲将这句话吐出来

4 第一个场景 黑白 树下 两毛驴 师徒 好冷僻的古意
师徒二人从来不是如普通人面对面而立 直到最后 两人都在险峰间伫立 师傅上
徒弟下 都面向邈邈群山 徒弟说 我不杀
师傅随后追去杀徒(似乎也不是真要杀她) 徒弟前 师傅后 师傅挥剑徒弟挡去
以前武侠片那些台词都白瞎了 真的侠客不需要言语 要么用剑 要么沉默

5
张震没有突破对一个野心而暴戾的节度使的想象。我以为他更可以狂放奢靡,反正是在一个藩镇上嘛,又是唐朝。什么光着脚丫摔瓶子,搂着小娘子跳舞,床榻上把掏心窝的话倾诉,都太文质彬彬了。

6 在树上 你在树上只是让你瞄准目标去杀人 怎么可以想别的。 首先
她要用眼睛看,目标会被晨雾、纱幔、花树遮掩,而你内心的往事氤氲从未散去。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好些镜头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隔着障眼物拍的。

7
所有这些挥来舞去的剑都是人伦之剑。你非要去搏杀,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去杀,去挨,你才能知道什么你挡得了,什么挡不了。就是身体能档,心也可能要受很深的伤。我江湖儿女,谁人不带伤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