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浅谈雷雨中的女子形象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海明威的硬汉形象

日本人竹内多鹤因为战争从小便失去了亲人,在无数日本村民从中国迁徙的过程中,她被张家买去作为一个生孩子的工具。从此张俭一家便开始了不同寻常的三人婚姻生活。

雷雨是曹禺的一部处女话剧,但在文坛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成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曹禺以1933年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背景下写的,暴露了具有浓厚资产阶级性质的家庭的封建和罪恶,揭示了旧制度必将灭亡的历史趋势。它以高度的艺术成就和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震动了当时的戏剧界,标志着中国话剧艺术开始走向成熟。剧中三个女性形象塑造的形象生动饱满细腻,性格鲜明,命运悲惨。繁漪是一位具有新思想、透着一股新气息的女性,她所发出的悲愤的呐喊,体现了反对封建主义,追求个性解放的民主精神。侍萍是一个纯朴、善良的劳动妇女,她所遭受的命运之不公,使她承受着最沉重的心灵压力。四凤一个美丽纯真的少女,却鬼使神差地重蹈母亲的覆辙。她们的形象有鲜明的特点,具有不同的意义。

现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从文学史的发展脉络来看,性别的差别和对女性的歧视,从先秦两汉就已经存在,尤其是在汉朝独尊儒术开始,女性更是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束缚和捆绑。因此当五四送来解放的曙光之后,这些女性便以飞蛾扑火的决绝,来换取生命的自由和尊严。但社会对女性的宽容并未达到其所宣称的那样,女性在出走之后,依旧面临着十分尴尬的性别困境,从而也就谱写出了现代文学史上多姿多彩,但又饱含血泪的女性生命抗争之歌。

一、家庭中的逃离

在古代封建大家庭中,女性是没有其独立的地位的。她们在为出嫁之前,要听从父母的安排,而在出嫁之后,要遵从夫家的礼仪规范。因此,在个性解放的号角吹响之后,这些女子上演了一幕幕的家庭逃离剧。作为五四时期女性逃离的代表,萧红、卢隐她们自身及其作品都是值得探究的。萧红是现代文学史上的另类存在,在这些叛逆的女儿中,她最勇敢,最富才情也最让人心疼。她以逃离家庭来获取自由,并走向了自我流浪和放逐的道路。这种逃离和行走的,在她的作品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以自己为素材,描写行走在人生中的孤独与凄凉,从而使得她笔下的女性形象有着独特的色彩与意味。例如当时的独幕剧《终身大事》中,描写出了一个走出家庭,不顾父母反对的追求自由恋爱的女性形象,并影响了中国文学史上一批娜拉的出现,但同时也要看到,虽然在对这些家庭逃离中女性的书写作品增多,但对女性在家庭逃离后如何生存却未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因此在现代文学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逃出去的女性形象,但其命运多是颠沛流离。

二、夹缝中的生存

女性的生存困境,一直是作家笔下所描写的主要内容,这在现当代文学史中也是如此。从现代文学中的作品来看,很多女性作家都表达了其与男性话语平等的渴望。舒婷在其《致橡树》中写道“:肩并肩”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但在大多数的作家笔下,女性却是作为夹缝中生存在状态而出现的。在鲁迅的《祝福》中,祥林嫂悲惨的一生成为了至今说不尽的话题。她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所束缚的女性,曾经的祥林嫂有幸福的家庭,但当丈夫死亡之后,家里的顶梁柱到下了,祥林嫂被迫改嫁,并在其额头上留下了被人称之为“耻辱”的伤疤,与此同时,唯一的儿子也死于意外,至此祥林嫂所有的寄托全都破灭,她为了获取心灵的安宁,在夹缝中挣扎生存,并将内心的所有痛苦寄托于神灵,以此来赎罪。但这仅有的生存余地都未被允许,她在现世的消磨中耗尽了自己的生命。纵观现代文学作品的长廊,那些在夹缝中生存的女性,并未获得其应有的生命尊重,反而在人世的消磨中逐渐耗损掉生命。她们的生命轨迹值得同情,也值得深思,女性的尴尬生存困境也因此成为了作家所寻求的书写命题。

三、婚姻围城中的困惑与挣扎

从整个社会环境来看,女性的生存空间除了父母所给予的家庭,其生存的全部便都寄托在了丈夫身上。但正如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女性耗尽所有精力所追寻的幸福,却往往是那么不可触及。在鲁迅的笔下,他描写了一个出走的娜拉,子君。《伤逝》中的子君,受到过良好的,是一个追求进步和自由恋爱的进步青年。她最终和涓生结合,也获取了一段时间的幸福。但当生活进入正轨之后,子君却未像之前一样继续追求进步,反而变得多疑,浅薄,并最终走向了传统女性所走的道路。尤其是在涓生离开她之后,子君又回到了封建的父亲家族,并在最后郁郁而终。子君是一个典型的生长于封建家族,在接受了先进思想之后走出来的典型形象。但最终,处于女性自身的限定,使得其所进行的反抗并不是彻底的,决裂的反抗,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也最终暴露出了旧的性格特点。

四、结语

女性形象一直是文学作品中所重点描写的内容。而自古以来,女性就是漂亮、贤惠的象征,其对美好感情的向往,对婚姻的渴望,都构成了文学作品的主要描写内容,这也因此使得女性形象具有了十分重要的表达力度。而通过本文的相关分析,对女性形象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同时随着作家对其探索和描写的加深,相信未来的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定会更为光辉多彩。

作者:郭帅

阅读次数:人次

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阅读教学

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阅读教学对教学内容的选择一直是个难题,许多教师对于教学内容的选择方法不一。笔者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总结出以下五个方面,希望能对其他一线语文教师有所借鉴和帮助。

一、根据作品的体裁风格来选择教学内容

现代文学作品都具有一定的风格和体裁。体裁是文学作品整体的特征表现,既包含了表面的文本因素,也包含了内在的社会因素。从表面来看,作品的表达方法、文章结构、形态格式以及题材性质等不同,现代文学作品可以划分为散文、诗歌、剧本和小说四类。初中阶段,我们不需要深入研究体裁的历史过程和时代特点,但需要从“言”“象”“意”等角度去研究作品的言语系统。“言”要看文本的叙事、说理、写物和抒情形式;“象”是在特定的文本语言中所表现出的意境、意象、典型等融合状态;“意”是读者在认识和体会“象”过程中的内心所感。从深层分析,文本作者由于所处的生活环境和文化背景不同,在文本中所反映出来的气质、思想、情感、审美以及创造力等方面也不同。初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可以根据四类不同的文体来选择不同的教学内容,做到重点突出。比如在剧本教学内容选择上,就应该侧重于台词、人物对话、人物形象构造和多角度写法等方面。

二、根据文本的教学功能来选择教学内容

教师通常可以通过分析语文教材来确定教学功能。语文教材包含了文本的三种教学功能,即定篇、知识和活动。语文教学内容的选择能够分为定篇教、知识教和活动教,定篇教就是“教课文”,知识教和活动教就是“用课文教”。一方面,教师应该选择适合初中学生阅读的经典作品,如《背影》《故乡》《我的叔叔于勒》等。学生通过欣赏作品,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学会从不同角度审美,培养正确的审美观。在教学内容选择上,一定要注重作品语言艺术的挖掘,要正确认识选文的权威解说,不可随意发挥,要加深学生对作品的领会。另一方面,教师要达到用课文教的目的,真正让学生“会学”。初中教材除了“定篇”课文以外,其余的都是属于“用课文教”。比如《威尼斯商人》教师就可以让学生扮演戏剧人物角色,从而体会和感受作品人物的内心世界。

三、根据文本的阅读方式来选择教学内容

阅读方式也可以称为阅读取向,教师可以根据阅读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现代文学作品的阅读方式主要有鉴赏和解读两种,学生通过阅读,可以提高自己的认识,形成新的知识和经验,增强审美能力。所谓“鉴赏”的阅读方式,其教学内容主要是引导学生对艺术作品进行感受,形成一定的理解思维和评价思想。当学生读完作品后,可以让学生表达自己的感受,并说一说“感受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等,让学生充分完成对作品的语言、意象、意境的鉴赏。所谓“解读”的阅读方式,需要学生对作品的世界、作者、文本、读者等进行分析,认清作者和世界、作品和读者的关系,明白作品都写了什么,对作者的情感进行体会,最终形成自己的见解。

四、根据课文的价值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

一方面,根据课文本身的核心价值来选择教学内容。核心价值是作者情感、态度、价值观在本文中的呈现,它往往能够引起社会大众的情感共鸣,从而促进读者价值观的改变和情感升华。另一方面,根据教材编者对课文的价值定位来选择教学内容。价值定位是看课文对提高学生知识、能力等方面的作用,需要考虑学生的心理情况,会受到初中语文新课标的限制。教师要根据教材编者安排课文的教学价值意图,根据不同的生活主题单元来确定教学内容。当前,许多公开示范课都是针对课文的价值取向来选择教学内容。

五、根据教师的教学需要来选择教学内容

一是要看教师想教什么。语文教师首先要研究清楚课文内容,对课文里的字词句能够进行正确的认读和解释,要对文本体裁、构思、行文、主体、背景等方面有一定的了解,这样教师能够设计教学目标,确定教学重点、难点,进行教学内容的合理选择。二是要看学生能学什么。教师要正视学情,应该从教育学、心理学等角度了解学生的学习动力和能力,不能出现“盲学盲教”现象。阅读教学应该是一种对话性质的教学,学生需要同文本中的世界、作者情感等进行对话。教师要根据学生对文本的理解程度进行有选择的讲解,对于能理解的不需要教,对于不能理解且需要理解的要详细教,这样教学目的和教学内容就能够很快确定下来。

作者:万中日 单位:莱西市店埠中心中学

阅读次数:人次

在《老人与海》面世后,“硬汉”这个词开始更多的进入文学评论家的视野,书中主人翁圣地亚哥连同《丧钟为谁而鸣》中的罗伯特、《永别了,武器》中的亨利、《太阳照常升起》中的杰克,这几个色彩鲜明的硬汉形象成为了海明威作品风格的代名词。

图片 1

首先,说下繁漪。可以说繁漪是一个果敢阴鸷,桀骜不驯的一个人,但是也正是因为她的性格的驱使,在当时的封建礼教的家庭下,她不得不是一个悲情的人物。命运的安排她嫁给了比她大了二十岁的丈夫,然而周老爷并不可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就连吃药看病这些事情都是强迫她的,她感觉不到一点夫妻之前应该有的幸福,所以在对幸福的渴望下,毅然决然地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而跟小自己没几岁的继儿子周萍产生了感情。但是由于繁漪固执果断的性格,她与当时的社会格格不入,周萍最终发现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犯了不该犯的错,决定与其扯清关系。

以圣地亚哥为例,圣地亚哥是一个面容憔悴,面上满是褐斑和皱纹的老人,这个角色塑造的成功之处,有很大一部分在于,一位或可称之为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在作者笔下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在几乎没有希望的时候坚毅勇敢而不退缩。在连续八十四天没有收获的情况下,圣地亚哥依然坚持认为自己可以捕获一条大鱼,他的意志没有动摇,八十四天是十二周,将近三个月,可是如此长的时间都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意志,除了一个小男孩,圣地亚哥没有朋友,没有支持可是他没有向生活认输。

严歌苓笔下的女性都拥有一种在不幸之中依然坚强活下去的韧劲。包括所有的角色都怀有一种对生命对生存的渴望与尊敬。

于是,繁漪在只有周萍可以当做心理依靠的情况下受到了来自最爱的人的打击,内心开始变得扭曲并且警惕。似乎整个情节的发展都是被繁漪所控制的,从她想赶四凤走,并且叫侍萍过来见面,从窗子外反锁并迫使周萍被四凤家人撞见,到两人要离开的最后关头不惜利用自己的儿子去留住两人,情节受她的影响发生着转变。

在第八十五天的时候,圣地亚哥终于捕到一条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可是船上已经没有水,没有食物,他和大鱼做了两天两夜的斗争。圣地亚哥和大鱼的斗争,是人和鱼的斗争,同时他也是老人和自己的斗争,和生活的斗争。

“她不是要跟这男人讨到喜爱,她讨的是生存。”这是描写多鹤在山坡上痛苦分娩大孩二孩时脑子里的念头。

不可否认,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有自己的主见并且有追求幸福的渴望,能在最后的时候不顾一切的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将自己和周萍的过往的感情呼之而出,那一刻为了能挽留住自己最后的幸福或是将心里的不满豁出去了全部说出,已经全然不顾,哪怕全盘皆输。曹禺曾说雷雨中最先选定的角色就是繁漪,他最满意的人物也是繁漪,他是怀着一种尊敬的情感写出了一个悲剧的人物,可见作者对繁漪的欣赏。

在茫茫大海孤立无援,甚至在大洋彼端,几乎没有人援助甚至是精神上对他的支持,他并没有气馁。祸不单行,在他成功杀死大鱼之后他又遭遇了鲨鱼群,即使到最后他的武器只是一支被折断的船柄。可大鱼终究是被鲨鱼吃光了皮肉,但他把大鱼巨大的鱼骨拖了回来,他要证明他的成功,他捕到了一只大鱼,不仅仅是为了证明给那些怀疑他的人,更多是向自己证明,这是一个交代,一个对自己的慰藉,一个勋章。

尽管在这世上无依无靠流落异国他乡,为张家做牛做马以及生孩子的工具,还经常受张俭妻子朱小环的冷嘲热讽,甚至有一次,张俭迫于生活的压力、街坊领居的眼光以及作为中国人的尊严还有种种原因,在带着多鹤和三个孩子出门游玩之时趁机将平日里深藏于屋中的多鹤丢弃,在之后被张俭丢弃的二十几天里,多鹤藏在运装西瓜的货车里、拉木头的车上、冒险扒过一辆一辆的火车,进过医院,最后又不得不沿着火车轨道徒步走回去,回到那个让她又爱又恨,有牵挂又有委屈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她的三个孩子,嫡亲的骨肉。她知道,嗷嗷待哺的孩子不能没有她。

可以说繁漪是新文化运动新时期女性开始解放的一个新时期的女性的形象,有独立的思想,想方设法冲破命运的束缚。当时黑暗的时代背景下,受封建思想和教条残害至深,她选择了反抗,但没有得到她预期的结果,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爱情。她就仿佛水一样,时而柔美,时而凶猛。既能像溪水一样缓缓流淌,也能有水滴石穿的韧劲。她努力使自己变得坚强去掩盖住内心的脆弱和与周萍的不伦之事不被发现,也能在关键时刻放手一搏去追求那一点点的希望,与旧时代的背景显得格格不入。但正这种格格不入,使她的身上带有新时代的新思想女性的特征。

书中有几句话广为流传——“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被打败。……生活总是让我们受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圣地亚哥如此,海明威也是如此,“硬汉”具有百折不屈、一往无前的勇气,面对不可变的命运,面对死亡的阴影,没有退缩和妥协。这是海明威透过作品传达给世人的宝贵财富,虽然他已经离世多年,但是他的作品,他笔下的硬汉们,依然在岁月的长河中踏浪而行,为人们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或许,她大可以在被丢弃的时候自行了断,但执念使然,她依旧好好地利用了生命的韧性来追求她决不允许自己放弃的东西。

鲁侍萍算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年轻时与周老爷产生感情,

但在那个年代,贫穷的日子,绝望的社会处境,闲言闲语,多鹤并不是没有想到过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张俭因为被认为杀死了喜欢多鹤的小石而被宣布判为死缓,两个儿子又反目成仇致使家不像家时,多鹤在内心的绝望中一个人坐在防空洞的池塘旁,犹豫着是否就这样一走了之去见她早已牺牲的日本代浪村同胞们。

然而,她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为着最后一丝能够救张俭的希望而去见小彭想要获得转机。然而面对小彭的追求与进攻,她仍是那么死心塌地的认准了张俭一个男人,尽管这个男人曾经想要抛弃她鄙夷她,但后来他不也重新认识了自己并疼爱宠爱自己吗,并且那是自己三个孩子的父亲啊。后来的她,破罐子破摔,像小环一样过一日混一日地与楼下的阿飞们仰脸大笑。她庆幸自己当初挺了下来

在那个年代里,人人只求自保。友情、亲情的分量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大孩张铁在受到外人的猜疑和闲话,感到十分羞愧与愤怒,对小姨多鹤冷嘲热讽,声称不碰日本人的东西,恨不得将身上的体毛刮得一根不剩,因为这是日本人的生理特征,而邻居们都嘲笑他是日本崽子。当后来多鹤被一个田中角荣身边的,也曾经被多鹤相救的护士请求回国以报答恩情时,他却又改变恶劣态度,亲切虚伪地称多鹤为母亲并不知羞耻地想要跟着多鹤移民到日本;在张俭家吃吃喝喝受到小坏照顾好几年的小彭在面对利益与自身安危时,依然只选择了自保,甚至以故意杀人罪而揭发张俭。

唯独小环和多鹤,依然保留心中那一份执着的情感,甚至不顾自己的清白,想要在重重阻力中,保护和拯救自己的家人。

小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张俭是她的挚爱。虽然她不是一个多么贤良淑德体贴温顺的妻子,总有说不完的抱怨话,对亲的人打骂是她每天毫不疲于进行的方式。但若不是她,或许这个家早已散,她能够忍受闲言碎语委屈自己,与多鹤共侍一夫,能够凭借自己的人缘受到及时的照顾并在后来借此得到探望监狱里的张俭,能够凭借自己的聪明机灵获得食物以维持家庭。

情商高,心地善,敢爱敢恨。正好弥补了张俭这个闷葫芦直性子。严歌苓将这个人物刻画得如此真实感人,虽然多鹤是整个故事的主题,但小环绝对是故事发展必不可少的助推剂,也是我个人认为刻画得最为成功的有血有肉的形象。

尽管故事结尾有些不尽如人意,相比酣畅淋漓的高潮相形见绌。但严歌苓笔下的女性形象总让人着迷总让人惊叹从没让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