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人为杨氏四子语原来的书文[古诗]

人中爽爽何子朗。——隋代·佚名《时人为何子朗语 其二》

东海三何。子朗最多。——隋代·佚名《时人为何子朗语 其一》

三苗不止。四珍复起。——魏晋·佚名《时人为杨氏四子语》

前有何句。后有张廖。——魏晋·佚名《时人语》

冯祖及赵,秽我凤池。——隋代·佚名《时人为冯祖赵三氏子语》

时人为何子朗语 其二

隋代:佚名

不缘朝阙去,好此结茅庐。——隋代·李衍《句》

者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杯酒。——隋代·李衍《醉妆词》

醉妆词

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锁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隋代·李衍《过白卫岭和韩昭》

过白卫岭和韩昭

隋代:李衍

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锁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1

时人为何子朗语 其一

隋代:佚名

不缘朝阙去,好此结茅庐。——隋代·李衍《句》

缓辔逾双剑,行行蹑石棱。作千寻壁垒,为万祀依凭。道德虽无取,江山粗可矜。回看城阙路,云叠树层层。——隋代·李衍《题剑门》

题剑门

者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杯酒。——隋代·李衍《醉妆词》

醉妆词

隋代:李衍

者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杯酒。5

时人为杨氏四子语

魏晋:佚名

阅水既成澜,藏舟遂移壑。彼美洛阳子,投我怀秋作。久敬类诚言,吹嘘似嘲谑。兼称夏云尽,复陈秋树索。讵慰耋嗟人,徒深老夫托。直史兼褒贬,辖司专疾恶。九折多美疹,匪报庶良药。子其崇锋颖,春耕励秋获。——南北朝·任昉《答刘孝绰诗》

答刘孝绰诗

春枝多病夭,秋叶少欣荣。心骸终委灭,亲爱暂平生。长风吹北陇,迅景急东瀛。知三既情畅,得一乃身贞。——南北朝·王融《法乐辞
其五》

法乐辞 其五

道近不得数,遂致盛寒违。不见东流水,何时复西归。——魏晋·佚名《子夜歌四十二首
其二十二》

子夜歌四十二首 其二十二

魏晋:佚名

道近不得数,遂致盛寒违。不见东流水,何时复西归。

1

时人语

魏晋:佚名

蒙羽高峻极,淮泗导清源。刑茅广裂地,跗萼盛开蕃。纷纶彤雘彩,从容琼玉温。冲飙摇柏干,烈火壮曾昆。畴昔同羁旅,辛苦涉凉暄。观风方听乐,垂泪遽伤魂。造舟虚客礼,高闬掩宾垣。桂树思公子,芳草惜王孙。今晨向郊郭,犹似背轘辕。丹旐书空位,素帐设虚樽。楚琴南操绝,韩书旧说存。西靡伤新树,东陵惜故园。自怜悲谷影,弥怆玉关门。馀辉尽天末,夕雾拥山根。平原看独树,皋亭望列村。寂寥还盖静,荒茫归路昏。挽铎已流唱,歌童行自喧。眷言千载后,谁将游九原。——两汉·王褒《送观宁侯葬诗》

送观宁侯葬诗

日照鸳鸯殿,萍生雁鹜池。游尘随影入,弱柳带风垂。青骹逐黄口,独鹤惨羁雌。同衾远游说,结爱久生离。于今方溘死,宁须萱草枝。——清代·王筠《和吴主簿诗六首
春月二首 其一》

和吴主簿诗六首 春月二首 其一

故人有所赠,称以冒霜筠。定是湘妃泪,潜洒遂邻彬。扶危复防咽,事归薄暮人。劳君尚齿意,矜此杖乡辰。复资后坐彦,候余方欠伸。献君千里笑,纾我百忧嚬。坐适虽有器,卧游苦无津。何由乘此竹,直见平生亲。——南北朝·任昉《答到建安饷杖诗》

答到建安饷杖诗

南北朝:任昉

故人有所赠,称以冒霜筠。定是湘妃泪,潜洒遂邻彬。

扶危复防咽,事归薄暮人。劳君尚齿意,矜此杖乡辰。

复资后坐彦,候余方欠伸。献君千里笑,纾我百忧嚬。

坐适虽有器,卧游苦无津。何由乘此竹,直见平生亲。

1

时人为冯祖赵三氏子语

隋代:佚名

先朝神武力开边,画断封疆四五千。前望陇山屯剑戟,后凭巫峡锁烽烟。轩皇尚自亲平寇,嬴政徒劳爱学仙。想到隗宫寻胜处,正应莺语暮春天。——隋代·李衍《过白卫岭和韩昭》

过白卫岭和韩昭

不缘朝阙去,好此结茅庐。——隋代·李衍《句》

辉辉赫赫浮玉云,宣华池上月华新。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隋代·李衍《宫词》

宫词

隋代:李衍

辉辉赫赫浮玉云,宣华池上月华新。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