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韵先生湖上有作原文[邹浩古诗]

天空霜来岘首高,爽心先寄雪中桡。早陪胜集方多暇,应念前人不复朝。雁影不常摇莽苍,江声整天上岧峣。遥知清绝诗成际,正似寒窗火欲销。——南北朝·邹浩《次韵和长史梁端夫朝奉晓登岘山有作》

霜落西陂晚,追携物外欢。孤芳迎日动,轻浪逐莲乾。鱼计平素审,鸥盟未易寒。什么人知少陵老,爱客似苏端。——南北朝·邹浩《次韵先生湖上有作》

过额纷纭竞扫眉,此心直与古代人期。四年并席惟夫子,一笑忘言谢小儿。江国旧编尘漠漠,帝乡新路日迟迟。儒哈弗在无通塞,莫问高门知道还是不知道。——南北朝·邹浩《次韵和端夫席上送樗年》

数子清玉峙,粲粲凌朝辉。持竿谢高风,钵囊聊自携。岂不一趣尚,因缘非兔丝。北去得幽圃,相与无町畦。白鸟亦忘作者,共此天然姿。只应节度使奏,还在颍水涯。九原审难作,幸及同襟期。——南北朝·邹浩《次韵德符过曾园
其二》

东面澹残星,车马各有之。心落声利间,摇摇无静时。幽人独朝彻,蟾光濯涟漪。赋诗鸥鹭边,妙绝中郎词。青时正面临,白驹忽已驰。归来过小编谈,闻风徒振衣。——南北朝·邹浩《次韵德符过曾园
其一》

次韵和里正梁端夫朝奉晓登岘山有作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南通晋陵人。生于宋神宗嘉祐两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二岁。元丰八年进士,调银川颍昌府教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通判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赦书该得硬着头皮移,君到宁德适及期。将谓南徐须近便,那知北望尚羁縻。人情既久应相好,天气无它亦自宜。造物此心君会否,少留同本人返茅茨。——南北朝·邹浩《敷文》

敷文

海棠簇簇弄繁英,随分相逢眼自青。一种风骚似西蜀,何须心着展江亭。——南北朝·邹浩《曾园见川红》

曾园见川红

五百阿师何处来,天堂初不隔天台。灵泉飞作红尘雨,法鼓腾为山下雷。对现此身什么人彷佛,上方重阁正崔嵬。只应永劫观空眼,总向峰前喜好开。——南北朝·邹浩《示方广长老从誉》

示方广长老从誉

南北朝:邹浩

五百阿师何处来,天堂初不隔天台。灵泉飞作尘世雨,法鼓腾为山下雷。

对现此身哪个人彷佛,上方重阁正崔嵬。只应永劫观空眼,总向峰前爱怜开。

1

次韵先生湖上有作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西宁晋陵人。生于赵扩嘉祐七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一岁。元丰六年贡士,调许昌颍昌府教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少保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前身善财后老平,善知识处靡不到。十信生行回向地,等觉妙觉诸秘籍。一等秘书技中义一句,须弥聚笔海量墨。亘今后际力书写,今后可尽写不尽。何况柒人一切法,一一算谕莫能及。老平于此不思议,第三手把龟手笔。一刹那间能事竟,一一微尘出优异。贰仟社会风气微尘偈,一四日下微尘品。龙树传持所未会,悉在未来轮字里。字字无增亦无减,四十二字什么人举偈。大宝泽芝忽开敷,帝网重重清净土。十方三世佛菩萨,有的时候集结作證明。弥勒辨说巧赞叹,文殊师利欣按顶。日用驰骋日日新,此身普贤身内现。若人欲识老平身,就是毗卢点不清藏。——南北朝·邹浩《普融阁》

普融阁

绕架应怜不记归,故分新摘慰栖迟。慧香妙质无人共,赖有青笺寄作者诗。——南北朝·邹浩《次韵谢文子禽惠酴醾》

次韵谢文少禽惠酴醾

红尘勋业如作诗,先生能诗端自知。人间得丧如奕棋,先生能棋复何疑。此身未免红尘世,南北东西聊尔耳。波涛风际涌丘山,不害江河甘休水。二〇一两年年青草木青,唯有白发日日新。先生一笑谢簪绂,归作三吴高贵妃。三吴寒暄几来去,童时闾井今犹故。闾门亲旧半成空,往往子孙无托处。先生第宅濒清流,负郭岁有千钟收。挥金买酒醉竹秋,一局一篇方外游。诸郎森森美且修,名声相继彻冕旒。斑衣夙夕奉颜色,借问达官哪个人与俦。他年再拜乡人后,犹能敬为先生寿。——南北朝·邹浩《送李子威致仕回乡》

送玉皇李威致仕返乡

南北朝:邹浩

红尘功勋职业如作诗,先生能诗端自知。凡间得丧如奕棋,先生能棋复何疑。

此身未免世间世,南北东西聊尔耳。波涛风际涌丘山,不害江河甘休水。

当年后生草木青,唯有白发日日新。先生一笑谢簪绂,归作三吴高尚士。

三吴寒暄几来去,童时闾井今犹故。闾门亲旧半成空,往往子孙无托处。

士人第宅濒清流,负郭岁有千钟收。挥金买酒醉酣春,一局一篇方外游。

诸郎森森美且修,名声相继彻冕旒。斑衣夙夕奉颜色,借问达官什么人与俦。

他年再拜乡人后,犹能敬为先生寿。

1

次韵和端夫席上送樗年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秦皇岛晋陵人。生于宋简宗嘉祐三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51岁。元丰四年举人,调广陵颍昌府教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军机章京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门前朝市喧,门内山谷寂。昨来有虑心,到此了无迹。况复有高僧,炯炯双眼碧。渠今未易亲,拄杖鸣百尺。知君从之游,勤小编遥相忆。安得双树傍,题名拂尘壁。——南北朝·邹浩《次韵钱济明访定力僧及寄吴行古三首
其一》

次韵钱济明访定力僧及寄吴行古三首 其一

官有失常态丁民倒闭,只有流波入春眼。行人不管居人愁,但喜船头解初绾。汀洲梦破白鸥前,归意峥嵘净如刬。挽君君竟逐风东,瞑立西楼思何限。念君心似岭云高,卷雨收雷依ᾰ嵼。弟兄元恺正功名,独自巢由刘燕军简。君今杖屦烟云中,作者忆当年寄萧散。情深人合吻天伦,相与宫商真律管。可怜燕越阻寻盟,夜壑不留空旧馆。只应石佛俨巍巍,为本身旃檀荐诚款。——南北朝·邹浩《送石师稷还新昌》

送石师稷还新昌

窈窕峰峦藏宝刹,峥嵘楼阁倚晴天。作者来不问东西寺,径就僧堂借榻眠。——南北朝·邹浩《送谷隐呈同行诸公》

送谷隐呈同行诸公

南北朝:邹浩

窈窕峰峦藏宝刹,峥嵘楼阁倚晴天。作者来不问东西寺,径就僧堂借榻眠。

1

次韵德符过曾园 其二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邢台晋陵人。生于宋度宗嘉祐五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五十贰虚岁。元丰七年贡士,调秦皇岛颍昌府教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校尉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十两年前号畏途,祇今开垦尽田庐。显明总是辛卿赐,何人信兜鍪出裤襦。——南陈·项安世《文村道中》

文村道中

飞雪一何情,拜作者南轩竹。骈头控于地,默默隃信宿。寒花本轻扬,丛集乃折轴。况此梢云姿,萧然异凡木。飘风亦狂生,端来助陵蹴。似欲揉直柯,绕指惟所欲。焉知天与刚,初不愧幽独。罄折虽尔为,且异望尘辱。晨光破沈阴,春色盈两目。风雪安在哉,竹犹故时玉。——南北朝·邹浩《雪中对竹》

雪中对竹

知识分子江海士,使者水曹郎。开绢印三道,怀人天一方。上江春水急,穿峡晚云长。诗酒勤陶写,知命之年属易伤。——金朝·项安世《送查仲文三首
其二》

送查仲文三首 其二

宋代:项安世

莘莘学子江海士,使者水曹郎。开绢印三道,怀人天一方。

上江春水急,穿峡晚云长。诗酒勤陶写,不惑之年属易伤。

1

次韵德符过曾园 其一

南北朝:邹浩

邹浩(1060—1111)字志完,遇赦归里后于周线巷住处辟一园名“道乡”,故自号道乡居士,苏州晋陵人。生于宋哲宗嘉祐八年,卒於徽宗政和元年,年54周岁。元丰三年进士,调德阳颍昌府教授。吕公著、范纯仁为郡守,皆礼遇之。哲宗朝,为右正言,累上疏言事。章惇独相用事,浩露章数其不忠,因削官,羁管新州。徽宗立,复为右正言,累迁兵部里正两谪岭表,复直龙图阁。卒谥忠,学者称道乡先生。浩著《道乡集》四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邹浩

背郭好林塘,诛茅作草堂。因吟白鸦谷,为卜碧鸡坊。笼竹和烟净,江梅带雪香。四松经丧乱,阅世几风霜。——武周·邹登龙《题杜草堂草堂图》

题杜工部草堂图

根本竹帛最关怀,未免干戈老系身。可共儿曹争染刺,大书衔位诧比邻。——古代·项安世《漫兴四绝
其二》

漫兴四绝 其二

作者易不师房与雄,吾筴不占方与功。曰生一字有馀矣,万有二千无隐尔。亲朋老铁养火青枫前,过鼎一散成灰烟。泉亭长在麓之始,一止于山斯蹇矣。君不见坎离汲汲长相亲,天渊混混无停云。陈根已腐先复神,硕果未落心古人。心源翼翼城与瓶,目光步步蘧而醒。得路至死行勿还,一篑自到千山。不愁缉缉仍翻翻,偏小编诈诈与奸奸。只愁衰惰忘跻攀,生意自断它人难。公家这一件事最驾驭,万仞峰头看飞鸟。猛然怜作者鸒鸠鴳雀之凡毛,傅以鹏翼何其高。——北魏·项安世《次韵答胡季履》

次韵答胡季履

宋代:项安世

咱易不师房与雄,吾筴不占方与功。曰生一字有馀矣,万有二千无隐尔。

亲属养火青枫前,过鼎一散成灰烟。泉亭长在麓之始,一止于山斯蹇矣。

君不见坎离汲汲长相亲,天渊混混无停云。陈根已腐先复神,硕果未落心古时候的人。

心源翼翼城与瓶,目光步步蘧而醒。得路至死行勿还,一篑自到博格达峰。

不愁缉缉仍翻翻,偏笔者诈诈与奸奸。只愁衰惰忘跻攀,生意自断它人难。

集体那一件事最知道,万仞峰头看飞鸟。猛然怜笔者鸒鸠鴳雀之凡毛,傅以鹏翼何其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