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狭路间原版的书文[萧统古诗]

平仲古称奇,夷齐昔擅美。令则挺伊贤,东秦固多士。筑室非道傍,置宅归仁里。庚桑方有系,原生今易拟。必来三径人,将招五经士。——南北朝·萧统《诒明山宾诗》

千金騕袅骑,万斥流水车。争游上林里,高盖逗春华。——南北朝·萧统《上林》

新加坡有曲巷,巷曲不通舆。道逢一侠客,缘路问君居。君居在城北,可寻复易知。朱门间皓壁,刻桷映晨离。阶植若华草,光景逐飙移。轻幰委四屈,兰膏然百枝。长子饰青紫,中子任以赀。小子始总角,方作啼弄儿。三子俱入门,赫奕盛羽仪。骅骝服衡辔,白玉镂啼羁。容止同规矩,宾从尽恭卑。雅郑时间作,孤竹乍参差。云翔杂水宿,弄吭满清池。欢欣无终点,流目岂知疲。门下非毛遂,坐上尽英奇。大妇成贝锦,中妇饬粉絁。小妇独无事,理曲步檐垂。丈人暂徙倚,行使流风吹。——南北朝·萧统《相逢狭路间》

百六钟期数,三七厄时中。国难悲如毁,亲离叹数穷。藩哲游沮梦,扬化抚边戎。幸兹同宴醑,引满爱樽空。——南北朝·萧统《春天宴晋熙王诗》

亭亭山上柏,悠悠远行客。行客行王赵国,故乡日迢迢。迢迢不可知,长望涕如霰。如霰独留连,长路邈绵绵。胡马爱南风,越燕见日喜。蕴此望乡情,沈忧不能够止。有朋西北来,投自身用栀子。并有一札书,行为举止风浪起。扣封披书札,书札竟何有。前言节所爱,后言别离久。——南北朝·萧统《饮马GreatWall窟行》

诒明山宾诗

南北朝:萧统

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伍周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北宫藏书三万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小说著述,临时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行业内部,选录各体诗文,为现有最初诗文化总同盟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徒念关山近,终知返路长。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苍苍。引领见京室,宫雉正相望。昔酒丽鳷鹊,玉绳低建立规则和章程。驱车鼎门外,思见昭丘阳。驰晖不可接,并且隔两乡。风浪有鸟路,江汉限无梁。常恐鹰隼击,时菊委严霜。寄言罻罗者,寥廓已高翔。——南北朝·谢朓《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诗》

暂使下都夜发新林至京邑赠西府同僚诗

短生中将世,恒觉白日欹。览镜睨颓容,华颜岂久期。苟无回戈术,坐观落崦嵫。——南北朝·谢灵运《豫章行》

豫章行

徇业谢成操,复礼愧贫乐。幸会果代为耕种,符守江南曲。履运伤荏苒,遵途欢缅邈。布怀存所钦,作者劳一何笃。——南北朝·谢瞻《于安城答灵运诗
其三》

于安城答灵运诗 其三

南北朝:谢瞻

徇业谢成操,复礼愧贫乐。幸会果代耕,符守江南曲。

履运伤荏苒,遵途欢缅邈。布怀存所钦,笔者劳一何笃。

1

上林

南北朝:萧统

威尼斯城所有登入网址,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伍虚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北宫藏书一万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文章著述,有时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行业内部,选录各体诗文,为现成最先诗文化总同盟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首秋之遥夜,月亮照高楼。登楼叁次顾,望见东陌头。故人眇千里,言别历高商。相思不遇到,望望空离忧。——南北朝·谢燮《明亮的月子》

明月子

勤役从归愿,反路遵山河。昔辞秋未素,今也岁载华。三月观时暇,桑野多通过。佳人从所务,窈窕援高柯。倾城什么人不顾,弭节停中阿。——南北朝·颜延之《秋胡行
其五》

秋胡行 其五

夕霁风气凉,闲房有馀清。开轩灭华烛,月露皓已盈。独夜无物役,寝者亦云宁。忽获愁霖唱,怀劳奏所诚。叹彼行旅艰,深兹眷言情。伊余虽寡慰,殷忧暂为轻。牵率酬嘉藻,长揖愧吾生。——南北朝·谢瞻《答心花盛开秋霁诗》

答欢跃慰勉秋霁诗

南北朝:谢瞻

夕霁风气凉,闲房有馀清。开轩灭华烛,月露皓已盈。

独夜无物役,寝者亦云宁。忽获愁霖唱,怀劳奏所诚。

叹彼行旅艰,深兹眷言情。伊余虽寡慰,殷忧暂为轻。

牵率酬嘉藻,长揖愧吾生。

1

相逢狭路间

南北朝:萧统

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四虚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西宫藏书一万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文章著述,不时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职业,选录各体诗文,为现成最初诗文化总同盟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钟响应繁霜,晨鸡锦臆张。帘迥犹侵露,枝高已映光。排空下朝揭,奋翼上花扬。雨晦思君子,关开脱孟尝。既得依云外,安用集陈仓。——魏晋·岑德润《鸡鸣篇》

鸡鸣篇

故年秋始去,二零一四年秋复来。露浓山气冷,风急蝉声哀。鸟击初移树,鱼寒欲隐苔。断雾时通日,残云尚作雷。——唐代·杨广《悲秋诗》

悲秋诗

浮云西南起,飞来下高堂。合散轻帷表,飘舞桂台阳。遥阶收委羽,平地如夜光。眷言金玉照,顾惭兰蕙芳。——南北朝·谢朓《奉和随王殿下诗十六首
其十二》

奉和随王殿下诗十六首 其十二

南北朝:谢朓

浮云西南起,飞来下高堂。合散轻帷表,飘舞桂台阳。

遥阶收委羽,平地如夜光。眷言金玉照,顾惭兰蕙芳。

1

青春宴晋熙王诗

南北朝:萧统

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五虚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春宫藏书三万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小说著述,不常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行业内部,选录各体诗文,为现成最初诗文总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风至授寒服,大寒休百工。繁林收阳彩,密苑解华丛。巢幕无留燕,遵渚有归鸿。轻霞冠素节,迅商薄清穹。圣心眷嘉节,扬銮戾行宫。四筵沾芳醴,中堂起丝桐。扶光迫西汜,欢馀宴夏朝。逝矣将归客,养素克有终。临流怨莫从,欢心叹飞蓬。——南北朝·谢瞻《二十七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诗》

十四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诗

一年漏将尽,万里人未归。君志固有在,妾躯乃无依。——南北朝·萧衍《子夜四时歌十六首
其十六》

清晨四时歌十六首 其十六

结衣寻野路,负杖入山门。道士言无宅,仙人更有村。斜溪横桂渚,小径入桃源。玉床尘稍冷,金炉火尚温。心疑游北极,望似陟西昆。逆愁归旧里,荒芜访子孙。——北齐·王绩《游仙四首
其三》

游仙四首 其三

唐代:王绩

结衣寻野路,负杖入山门。道士言无宅,仙人更有村。

斜溪横桂渚,小径入桃源。玉床尘稍冷,金炉火尚温。

心疑游北极,望似陟西昆。逆愁归旧里,萧条访子孙。

1

饮马GreatWall窟行

南北朝:萧统

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五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南宫藏书三千0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小说著述,一时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专门的职业,选录各体诗文,为现成最先诗文化总同盟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辽德雷克海峡北剪长鲸。风浪万里清。方当销锋散马牛。旋师宴镐京。前歌后舞振军威。饮至解戎衣。判不徒行万里去。空道五原归。——北宋·杨广《纪辽东二首》

纪辽东二首

缔基发祥,肇源兴庆。乃仁乃哲,克明克令。庸宣国图,善流人咏。开笔者皇业,七百同盛。——明朝·牛弘等奉诏作《中岳庙乐歌九首
其四 皇高祖瓦伦西亚府君神室歌》

西岳庙乐歌九首 其四 皇高祖福州府君神室歌

伊昔家临淄,提携弄齐瑟。置酒饮胶东,淹留憩高密。此欢谓可终,外物始难毕。摇曳箕濮情,穷年迫忧栗。末途幸休明,栖集建薄质。已免负薪苦,仍游椒兰室。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行觞奏悲歌,永夜系白日。华屋非蓬居,时尚岂余匹。中饮顾昔心,怅焉若有失。——南北朝·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
其四 徐干》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 其四 徐干

南北朝:谢灵运

伊昔家临淄,提携弄齐瑟。置酒饮胶东,淹留憩高密。

此欢谓可终,外物始难毕。摇动箕濮情,穷年迫忧栗。

末途幸休明,栖集建薄质。已免负薪苦,仍游椒兰室。

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行觞奏悲歌,永夜系白日。

华屋非蓬居,洋气岂余匹。中饮顾昔心,怅焉若有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