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饮马长城窟行原文、翻译及赏析[古诗]

亭亭山上柏,悠悠远行客。行客行路遥,故乡日迢迢。迢迢不可见,长望涕如霰。如霰独留连,长路邈绵绵。胡马爱北风,越燕见日喜。蕴此望乡情,沈忧不能止。有朋西南来,投我用木李。并有一札书,行止风云起。扣封披书札,书札竟何有。前言节所爱,后言别离久。——南北朝·萧统《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两汉·佚名《饮马长城窟行》

我来长城下,饮马长城窟。积此古怨基,悲哉筑城卒。当时掘土深,望望筑城高。萦纡九千里,死者如牛毛。骨浸窟中水,魂作泉下鬼。朝风暮雨天,啾啾哭不已。昔人饮马时,辛苦事甲兵。今我饮马来,边境方清宁。马饮再三嗅,似疑战血腥。昔人有哀吟,吟寄潺湲声。潺湲声不住,欲向何人诉。青天不得闻,白日又欲莫。此恨应绵绵,平沙结寒雾。——元代·陈宜甫《饮马长城窟》

饮马长城窟,马头跌落长城月。长城之下旃裘处,小儿骑胡羊,弯弓射大鼠。胡羊长成不跪乳,戴角垂髯作胡语。朝闻汉营吹蹙篥,胡兵夜半来深入。拔剑向胡天,胡地雪深没马鞯。橐驼万帐何连连,霜威冻折吴郡绵。铁骑蹴碎层冰坚,血花开上鸊鷉泉,乃逐单于出穷边。穷边宣尉无人使,胡羊窜雪山,泣愬雪山大狮子。狮子北地雄牙须,旃裘之王帐下趋。端坐不语朝群胡,夜来红烛烧穹卢。生刲獐鹿开行厨,桐酒千钟牛饮如。琵琶丁丁伎乐殊,摩登如花红氍毹。乃云佛种天生渠,垂项百八摩尼珠。我思汉胡思深比兄弟,北戒江山矢带砺。左纛岂容汝娱乐,输心况在罗刹帝。波旬魔王工惑媚,非我族类心终异。间胡不筑朝汉台,翻开北户迎貘豺,胡行如鬼长城隈。——近现代·金天羽《饮马长城窟》

图片 1

饮马长城窟行

南北朝:萧统

即昭明太子。南朝梁南兰陵人,字德施,小字维摩。武帝长子。梁武帝天监初,立为太子。夙慧,五岁遍读《五经》。既长,明于庶事。信佛能文,遍览众经,东宫藏书三万卷。引纳才士,商榷古今,恒以文章著述,一时文风大盛。编有《文选》,以“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为标准,选录各体诗文,为现存最早诗文总集。另有《昭明太子集》。

萧统

辽东海北剪长鲸。风云万里清。方当销锋散马牛。旋师宴镐京。前歌后舞振军威。饮至解戎衣。判不徒行万里去。空道五原归。——隋代·杨广《纪辽东二首》

纪辽东二首

缔基发祥,肇源兴庆。乃仁乃哲,克明克令。庸宣国图,善流人咏。开我皇业,七百同盛。——隋代·牛弘等奉诏作《太庙乐歌九首
其四 皇高祖太原府君神室歌》

太庙乐歌九首 其四 皇高祖太原府君神室歌

伊昔家临淄,提携弄齐瑟。置酒饮胶东,淹留憩高密。此欢谓可终,外物始难毕。摇荡箕濮情,穷年迫忧栗。末途幸休明,栖集建薄质。已免负薪苦,仍游椒兰室。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行觞奏悲歌,永夜系白日。华屋非蓬居,时髦岂余匹。中饮顾昔心,怅焉若有失。——南北朝·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
其四 徐干》

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 其四 徐干

南北朝:谢灵运

伊昔家临淄,提携弄齐瑟。置酒饮胶东,淹留憩高密。

此欢谓可终,外物始难毕。摇荡箕濮情,穷年迫忧栗。

末途幸休明,栖集建薄质。已免负薪苦,仍游椒兰室。

清论事究万,美话信非一。行觞奏悲歌,永夜系白日。

华屋非蓬居,时髦岂余匹。中饮顾昔心,怅焉若有失。

1

饮马长城窟行

两汉:佚名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一作:客舍依依杨柳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唐代·王维《送元二使安西
/ 渭城曲》

送元二使安西 / 渭城曲

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谁家女儿对门居,开颜发艳照里闾。南窗北牖挂明光,罗帷绮箔脂粉香。女儿年几十五六,窈窕无双颜如玉。三春已暮花从风,空留可怜与谁同。——南北朝·萧衍《东飞伯劳歌》

东飞伯劳歌

十五入汉宫,花颜笑春红。君王选玉色,侍寝金屏中。荐枕娇夕月,卷衣恋春风。宁知赵飞燕,夺宠恨无穷。沉忧能伤人,绿鬓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为空。鹔鹴换美酒,舞衣罢雕龙。寒苦不忍言,为君奏丝桐。肠断弦亦绝,悲心夜忡忡。——唐代·李白《怨歌行》

怨歌行

唐代:李白

十五入汉宫,花颜笑春红。君王选玉色,侍寝金屏中。荐枕娇夕月,卷衣恋春风。宁知赵飞燕,夺宠恨无穷。沉忧能伤人,绿鬓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为空。鹔鹴换美酒,舞衣罢雕龙。寒苦不忍言,为君奏丝桐。肠断弦亦绝,悲心夜忡忡。83乐府,女子,抒情,失意

饮马长城窟

元代:陈宜甫

两晋崇玄虚,风流变华夏。举世尚清谈,天地指一马。依阿竹林贤,鸿名重天下。王郎衣冠冑,亦复慕草野。偶来剡溪上,溪水正清泻。扁舟信沿洄,气韵可潇洒。谁与好贤心,丹素入图写。山阴怀古意,欲揽不盈把。赋诗心夷犹,六义愧骚雅。西风尘冥冥,傥有知音者。——近现代·陈赓《子猷访戴图》

子猷访戴图

我行访道真劳哉,岂意万里逢君来。琳宫误落丹篆笔,惊起电火龙池雷。龙池雷息丹篆裂,蚀食真铨窃仙骨。投笔归来帝未知,长揖金华紫薇客。相携历井扪箕斗,侧身太行一挥手。俯眠苍茫八极深,始悟丹经一刍狗。旧传石髓在兹山,惝恍灵光石缝间。可怜中散餐不得,王烈一去何年还。九原劫灰无日起,我独从君探奇伟。君知混沌非死生,我亦空同无表里。哦诗寄谢山中云,采芝种术非殊勋。太行山倾河绝泻,此时正到无何野。——元代·陈泰《与同年邹焕同归舟中望太行山和前韵》

与同年邹焕同归舟中望太行山和前韵

且莫唱君杨白花,听我西湖竹枝歌。竹枝青青多竹节,杨花轻白奈君何。——元代·陈枢《和西湖竹枝词二首
其一》

和西湖竹枝词二首 其一

元代:陈枢

且莫唱君杨白花,听我西湖竹枝歌。竹枝青青多竹节,杨花轻白奈君何。

1

饮马长城窟

近现代:金天羽

金天羽(1874~1947)初名懋基,又名天翮,字松岑,改今名,号鹤望,别署有麒麟、爱自由者、金一等,吴江人。中国近代诗人。早年著《长江赋》、《西北舆地图表》等,颇负时誉。二十九年,在上海,与章太炎、邹容、蔡元培、吴稚晖等交甚密,参加革命团体爱国学社。去职后居苏州,1932年与章太炎、陈衍、李根源等创办国学会。抗日战争期间,任上海光华大学教授。家富藏书,有“天放楼”,积书数楹,具体数目不详。

金天羽

东岳庙恢扩,闻当街北头。何年消劫火,空以集名留。——近现代·俞平伯《东岳集五言杂咏六首
其二》

东岳集五言杂咏六首 其二

霾玉荒垣,雁霜几变林红色。霸图七宝坏楼台,狼藉莺花劫。凄绝乘龙娇客。闭秦楼、香销丛棘。烟芜金谷,钿盒飘零,珠魂宵泣。霜兔隃麋,瘗花铭草簪花格。投戈宁愧好男儿,重拓朱门戟。今日寒鸦废宅。鬼灯青、微吟怨魄。凉蟾窥遍,羽节排阊,风鬟微侧。——近现代·金天羽《烛影摇红
为湖帆题宋仲温书《七姬权厝志》原石墨本》

烛影摇红 为湖帆题宋仲温书《七姬权厝志》原石墨本

螺青鸭绿,是永和三日,烟花如织。投影东风晴半壁,照见古今消息。孙墓朱陵,閒花野草,一种皆沉默。东君何处,高天厚地难陟。秣陵逐盗归来,转瞬千秋,自笑翻成贼。更几千秋重论价,无得也应无失。料得桑田,再经沧海,依旧鱼龙国。白云来去,匆匆相与相识。——近现代·俞律《念奴娇
戊申三月登钟山》

念奴娇 戊申三月登钟山

近现代:俞律

螺青鸭绿,是永和三日,烟花如织。投影东风晴半壁,照见古今消息。

孙墓朱陵,閒花野草,一种皆沉默。东君何处,高天厚地难陟。

秣陵逐盗归来,转瞬千秋,自笑翻成贼。更几千秋重论价,无得也应无失。

料得桑田,再经沧海,依旧鱼龙国。白云来去,匆匆相与相识。

1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意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