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贫士 其四原文[陶渊明古诗]

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暧暧空中灭,何时见馀晖。朝霞开波德戈里察,众鸟相与飞。迟迟出林翮,未夕复来归。量力守故辙,岂不寒与饥?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魏晋·陶渊明《咏贫士
其一》

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好爵吾不荣,厚馈吾不酬。一旦寿命尽,弊服仍不周。岂不知其极,非道故无忧。平素将千载,未复见斯俦。朝与仁义生,夕死复何求。——魏晋·陶渊明《咏贫士
其四》

昔在黄子廉,弹冠佐名州。一朝辞吏归,贫苦略难俦。年饥感仁妻,泣涕向笔者流。娃他爸虽有志,固为儿女忧。惠孙一晤叹,腆赠竟莫酬。何人云固穷难,邈哉从前修。——魏晋·陶渊明《咏贫士
其七》

仲蔚爱穷居,绕宅生蒿蓬。翳然绝交游,赋诗颇能工;全球无知者,止有一刘龚。此士胡独然?实由罕所同;介然安其业,所乐非穷通。人事固以拙,聊得长相从。——魏晋·陶渊明《咏贫士
其六》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倾壶绝馀沥,窥灶不见烟。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闲居非陈厄,窃有愠言见。何以慰我怀,赖古多此贤。——魏晋·陶渊明《咏贫士》

咏贫士 其一

魏晋:陶渊明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后周最后时期南朝宋开始时代小说家、文学家、辞赋家、诗人。傣族,清代浔阳柴桑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难点,相关文章有《喝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等。

陶渊明

菜叶投空雀啄篱,上楼筋力强扶持。对花把酒未甘老,膏面染须聊自欺。无事亦知君好饮,多才终恐世相縻。请看平时衔杯口,会有金椎为控颐。——宋朝·苏仙《次韵王廷老和张十七二十日见寄》

次韵王廷老和张十七十二日见寄

横槎晚渡碧涧口,骑马夜入南山谷。谷中暗水响泷泷,岭上疏星明煜煜。寺藏岩底千万仞,路转山腰三百曲。风生饥虎啸空林,月黑麏窜修竹。入门突兀见深殿,照佛青荧有残烛。愧无酒食待游人,旋斫杉松煮溪蔌。板阁独眠惊旅枕,木鱼晓动随僧粥。起观万瓦郁参差,目乱千岩散红绿。门前商贾负椒荈,山后咫尺连巴蜀。曾几何时归耕江上田,一夜心逐南飞鹄。——明代·苏文忠《三日自阳平至斜谷宿于南山中蟠龙寺》

二十四日自阳平至斜谷宿于南山中蟠龙寺

落帆古戍下,中雪高如丘。强邀诗老出,疏髯散飕飗。僧房有宿火,手足渐和柔。静士素寡言,绝对自忘忧。铜炉擢烟穗,石鼎浮霜沤。征夫念前路,急鼓催行舟。我行虽有程,坐稳且复留。大哉天地间,此生得浮游。——汉代·苏和仲《雪后至临平与柳子玉同至僧舍见陈尉列》

雪后至临平与柳子玉同至僧舍见陈尉列

宋代:苏轼

落帆古戍下,小雪高如丘。强邀诗老出,疏髯散飕飗。僧房有宿火,手足渐和柔。静士素寡言,相对自忘忧。铜炉擢烟穗,石鼎浮霜沤。征夫念前路,急鼓催行舟。我行虽有程,坐稳且复留。大哉天地间,此生得浮游。1

咏贫士 其四

魏晋:陶渊明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南陈最后时期南朝宋开始时代散文家、国学家、辞赋家、诗人。达斡尔族,西楚浔阳柴桑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归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十分重要难点,相关小说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等。

陶渊明

枣红王谢古仙真,一去空山五百春。玉室金堂馀汉士,桃花流水失秦人。困眠一榻香凝帐,梦绕千岩冷逼身。夜半老僧呼客起,云峰缺处涌冰轮。——西晋·苏仙《宿九仙山(九仙谓左元放、许迈、王、谢之流》

宿九仙山(九仙谓左元放、许迈、王、谢之流

西山烟雨卷疏帘,北户天河落短檐。不独江天解空阔,地偏爱远似陶潜。——清朝·苏子瞻《监洞霄宫俞康直太师所居四咏
远楼》

监洞霄宫俞康直令尹所居四咏 远楼

金橙纵复里人知,不见七星鲈价自低。须是松江中雨里,小船烧薤捣香齑。——隋朝·苏仙《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金橙径》

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 金橙径

宋代:苏轼

金橙纵复里人知,不见河鲈价自低。须是松江大雨里,小船烧薤捣香齑。1

咏贫士 其七

魏晋:陶渊明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明清晚期南朝宋前期散文家、国学家、辞赋家、小说家。畲族,东魏浔阳柴桑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重大难题,相关小说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等。

陶渊明

昨夜霜风入裌衣,晓来病骨更支离。疏狂似小编人什么人顾,坎轲怜君志未移。但恨不携桃叶女,尚能来趁金蕊时。南台二谢无人继,直恐君诗胜义熙。(二谢従宋武帝十七日燕戏马台。)——东汉·苏子瞻《次韵王定国登时见寄》

次韵王定国立刻见寄

井底微阳回未回,萧萧寒雨湿枯荄。何人更似苏夫子,不是花时肯独来。——北宋·苏子瞻《长至节日独游吉祥寺》

冬节日独游吉祥寺

小篆妙绝吾所兄,真书小低犹抗行。杂谈作诗俱不敌,看君谈笑收降旌。二零一八年逾月方出昼,为君剧饮几濡首。二〇一五年过自家虽少留,寂寞陶潜方止酒。(此行公择病酒,多不饮。)别时代前卫涕揽君须,悬知此欢坠空虚。松下(Panasonic)驰骋余屐齿,门前轣辘想君车。怪君一身都以色列德国,近之清润沦肌骨。细思还会有可恨时,不许蓝桥见倾国。(公择有婢名云英,屡欲出,不果。)——清朝·苏仙《次韵舒教师寄李公择》

次韵舒教师寄李公择

宋代:苏轼

石籀文妙绝吾所兄,真书小低犹抗行。散文作诗俱不敌,看君谈笑收降旌。二零一八年逾月方出昼,为君剧饮几濡首。今年过自身虽少留,寂寞陶潜方止酒。(此行公择病酒,多不饮。)别时代洋气涕揽君须,悬知此欢坠空虚。松下(Panasonic)驰骋余屐齿,门前轣辘想君车。怪君一身都是色列德国,近之清润沦肌骨。细思还可能有可恨时,不许蓝桥见倾国。(公择有婢名云英,屡欲出,不果。)1

咏贫士 其六

魏晋:陶渊明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宋朝最后时期南朝宋前期作家、国学家、辞赋家、小说家。鄂温克族,东汉浔阳柴桑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显要难题,相关文章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等。

陶渊明

自酌金樽劝孟光,更教长笛奏伊凉。牵衣男女绕太白,扇枕娃他爹烦阿香。诗病逢春转深痼,愁魔得酒暂奔忙。醒时情味吾能说,日在西北白草冈。——西魏·苏和仲《子玉家宴用前韵见寄复答之》

子玉家宴用前韵见寄复答之

羡君超然鸾鹤姿,江湖欲下还飞去。空使吴儿怨不留,天马山漫漫七闽路。门前江水去掀天,寺后清池碧水花。君如大江日千里,作者如此水天华山底。——西晋·苏子瞻《送张职方吉甫赴闽漕六和寺中作》

送张职方吉甫赴闽漕六和寺中作

霜筠细破为双掩,中有长鱼如卧剑。紫荇穿腮气惨凄,红鳞照坐光磨闪。携来虽远鬣尚动,烹不待熟指先染。坐客相看为解颜,香粳饱送如填堑。早岁尝为荆渚客,黄花鱼屡食沙头店。滨江易采不复珍,盈尺辄弃无乃僭。自従西征复何有,欲致南烹嗟久欠。游aa2琐细空自腥,乱骨驰骋动遭砭。故人远馈何以报,客俎久空惊忽赡。东道无辞信使频,北隔幸有庖齑酽。——金朝·苏子瞻《渼陂鱼》

渼陂鱼

宋代:苏轼

霜筠细破为双掩,中有长鱼如卧剑。紫荇穿腮气惨凄,红鳞照坐光磨闪。携来虽远鬣尚动,烹不待熟指先染。坐客相看为解颜,香粳饱送如填堑。早岁尝为荆渚客,黄花鱼屡食沙头店。滨江易采不复珍,盈尺辄弃无乃僭。自従西征复何有,欲致南烹嗟久欠。游aa2琐细空自腥,乱骨驰骋动遭砭。故人远馈何以报,客俎久空惊忽赡。东道无辞信使频,西临幸有庖齑酽。1

咏贫士

魏晋:陶渊明

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又一说名潜,字渊明)号五柳先生,私谥“靖节”,西魏最后阶段南朝宋前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诗人。东乡族,南宋浔阳柴桑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严重性难题,相关小说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归去来兮辞》等。

陶渊明

小编观文忠公,四子皆超越。仲也珠径寸,照夜光仲阳。好诗真脱兔,下笔先落鹘。知音如周瑜,商议亦英发。小说乃余事,学道探玄窟。死为长白主,名字书绛阙。(熙宁之末,仲纯父见仆于首都之东,曰:“吾梦道士持告身授吾曰:上帝命汝为长野牛山主,此何祥也?”二零一八年,仲纯父没。)痛心清颍尾,已伴白鸥没。喜见三妙龄,俱有千里骨。千里简单到,莫遣历块蹶。临分出苦语,愿子书之笏。——南陈·苏文忠《送欧阳推官赴华州监酒》

送欧阳推官赴华州监酒

鹦哥花映丛祠小,越禽声里春光晓。铜鼓与蛮歌,南人祈赛多。客帆风正急,茜袖偎墙立。极浦一遍头,烟波Infiniti愁。——五代·孙光宪《菩萨蛮·木棉花映丛祠小》

菩萨蛮·木棉花映丛祠小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切磋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小编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吗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中外轻薄子,所谓‘浑浑噩噩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两汉·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诫兄子严敦书

两汉:马援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商量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作者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吗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全世界轻薄子,所谓‘劳而无功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见,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认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143古文观止,劝诫,书信